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八十二章 王府的诅咒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八十二章 王府的诅咒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冷凌淮的哭诉让欧阳皇后的眼中又泛起了泪光,冷凌淮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他年纪小,欧阳皇后自是娇惯,母子两人的关系也更亲近。

    此时看着冷凌淮那绝望的眼神,欧阳皇后只觉得心如刀绞。

    “淮儿!我的淮儿!”欧阳皇后抱着冷凌淮,声音悲切哀转的哭喊道。

    “该死的冷凌澈!还有那该死的贱民!不过一个低贱的民妇,死了便死了,居然还要来牵扯我的淮儿!”欧阳皇后完全不分青红皂白的说道,她只恨有人伤了冷凌淮,却全然不顾冷凌淮做下的滔天恶事。

    有母如此,冷凌淮不被养残才是怪事!

    “母后!我不想离开您,我不想去边境!”冷凌淮知道现在唯一能救他的就是欧阳皇后了,便抱着欧阳皇后泪如雨下。

    欧阳皇后的心果然碎了,她抱着冷凌淮安抚道:“放心吧淮儿!你是本宫的孩子,谁也别想动你!

    你父皇和皇兄不管,母后管!母后绝对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得了欧阳皇后的承诺,冷凌淮神色稍缓,那双眼中却迸发着浓浓的恨意。

    该死的冷凌澈,你竟然敢这般算计我!

    若是不让冷凌澈付出血的代价,他便不是冷凌淮!

    御书房中,楚帝将手中的奏折狠狠的摔在了桌上,责罚了冷凌淮,他的心里也不好受。

    韦喜德为楚帝倒了一杯茶,一脸的忧愁模样,他叹了一口气,开口道:“五皇子还是老奴看着长大的呢,老奴这心里都不好受,更何况陛下您了!

    可您是一国之主,可千万不能气坏了身子啊!”

    韦喜德的话说进了楚帝的心里,见此韦喜德继续开口叹道:“这世子爷也是的,虽说世子心善,把人救了,可也没有必要养在府里啊。

    若是早些交给太子殿下,这件事也不至于闹到今日的地步了!”

    楚帝皱了皱眉,目光冷了一分,韦喜德继续说道:“不过说来也是,其他的公子们锦安王爷管得了,偏偏这世子……”

    楚帝一拍桌案,吓得韦喜德缩了缩头,可楚帝却并没有看向韦喜德,只望着殿外抿了抿嘴角,冷声道:“摆驾德彰宫!”

    看着楚帝怒气冲冲的背影,韦喜德冷冷的勾起了嘴角,谁当这个锦安王都可以,唯独这个冷凌澈不行!

    ……

    五皇子被贬为庶人,要被发配苦寒之地的事情传遍了金陵,众人无不赞叹楚帝公正英明。

    可刘兴对这个结果却并不满意,他懊恼的拍着腿,不甘心的说道:“可惜没能要得了他的命!”

    冷凌澈扫了他一眼,径自举杯喝了一口茶,轻描淡写的说道:“他会死!”

    “世子说的是真的?”刘兴立刻面露喜色,经此一事他对冷凌澈已经是深信不疑。

    他最初从没有想过能告赢此事,可正是有冷凌澈的层层谋划,他才能如此顺利。

    “嗯!”冷凌澈没有与他多解释,复又抬头看了他一眼,开口道:“刘小宝先留在我这吧,你先回丞相府,等你大仇得报我,我会送你们离开,届时便不要再回来了……”

    冷凌澈说完便放下杯盏离开了,刘兴怔了怔,突然双膝跪地,冲着冷凌澈离开的方向深深的叩了三个头。

    他何尝不知道,就算他打赢了官司,他也在金陵待不下去了。

    甚至就算他想逃,也未必能逃出去。

    他也知道,冷凌澈不仅是要帮他,也是因为那五皇子本就与冷凌澈利益相左,可是这些他并不在意。

    只要能让妻子死而瞑目,他做什么都值!

    直到听闻冷凌澈为他们父子想好了退路,他才知道,冷凌澈是真正的善人,否则他们的生死对他又有什么影响呢?

    刘兴忍不住落下了眼泪,他擦了擦眼睛,声音哽咽道:“娘子,一定是你的在天之灵在保佑我和小宝对不对?我一定会照顾好小宝,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刘小宝一直藏在芙蓉阁里,刘小宝经此一吓后,乖巧了许多,恐怕是担心云曦还会将他给坏人带走,便乖乖的待在屋里,从不吵着要出去玩。

    喜华是个有耐心又喜欢陪小孩子的,便买了一些市面上的玩具陪刘小宝玩。

    刘小宝也喜欢喜华,一点也不认生,两人正在玩布老虎,刘小宝好奇的问道:“姐姐姐姐,那个仙女姐姐和神仙哥哥有没有小宝宝呢?”

    “还没呢!”这个问题不好与刘小宝解释,便只想了想说道:“明年就会有啦!”

    “那为什么今年没有,明年才有啊?”刘小宝歪着脑袋,一脸求知欲望的问道。

    “呃……因为他们还没准备好呢,得提前准备小孩子的衣服和被褥啊!”

    看着刘小宝懵懵懂懂的样子,喜华连忙拿出了新的玩具分散刘小宝的注意,免得他再问出小孩子是从哪里来的这种刁钻问题。

    刘小宝顺利的被玩具吸引了注意,可是喜华却托着下巴苦思起来,世子和世子妃已经成婚几个月来,怎么还没动静?

    世子已经很是勤快了,照理说不应该啊……

    而另一边安华已经将冷凌淮的事情放下,尽管府中很多人看她时,那眼神里都满是打量,甚至还有人在背后嚼舌头,可安华一点都不在意。

    她想好了,她今生的责任本就是照顾好世子妃,剩下的事情她都不在乎。

    可每日跟在她身后的男人的确碍眼了一些!

    自从玄商出狱归来,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整日跟在安华的身后,仿佛是被玄羽附身了一般。

    而安华已经很明确的拒绝了玄商,即便冷凌淮还没来得及对她做什么,可是她的名声还是毁了。

    她不想误了玄商,更不想害的玄商也像她一样被人指指点点,可是玄商却是油盐不进。

    安华说她名声毁了,玄商不在意,只说清者自清,不必在意别人的看法!

    安华说他不喜欢玄商,玄商也不在意,只说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只要安华肯给他一个机会就好!

    看着后面不言不语,只默默跟着的玄商,安华终于忍不住转过了身去,回头看见的便是玄商那温文尔雅的笑。

    安华低下了头,抿着嘴唇,开口说道:“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我的名声本就不好听,如今你整日跟着我,她们还不一定如何编排我呢!”

    看着安华那垂头敛首的模样,玄商只觉得心疼,曾经安华是那般的自信骄傲,如今虽是面上不留分毫,可她的心里却是这般轻视自己。

    “安华,你是世子妃的婢女,你应该学学世子妃那种毫无顾忌的性子!”敢当众承认自己善妒,还扬言不许世子纳妾,世子妃这般的不要名声,安华怎么就不能学一学呢!

    “世子妃是世子妃,我是我,我不想给世子妃抹黑,所以你不要再来找我了!”安华咬咬嘴唇,狠心拒绝。

    看着安华转身要走,玄商却是一把拉住了安华的手,无视安华那惊惧的脸,一字一顿的说道:“安华,在我有牢狱之灾时,你都肯下嫁与我,如今你我皆是平顺,你为何反是要躲着我?”

    安华的脸瞬间涨红了,她嘴唇哆嗦着想要否认,可是看着玄商那诚挚的眸子,安华几度欲言又止,心里只将喜华恨上了,只想着回去后要缝上喜华的嘴。

    可安华这次却是误会了喜华,这件事其实是云曦与玄商讲的。

    云曦了解安华的性子,知道她外表看起来坚强,实则心里只怕很难过这个坎。

    玄商对安华的好云曦看得一清二楚,有人能不惜牺牲自自己去救一个女子,她相信,这样的玄商绝不会辜负安华。

    所以云曦告诉了玄商,只希望能给他们增添一线机会,她希望她身边的人都能得到幸福。

    “我……我那是一时胡言,你不必当真!”安华红着脸辩解道,几次试图甩开玄商的手,却反是被握的紧紧的。

    “那不是胡言,那是你话由心生!安华,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我不逼你,可我只希望你不要毫无理由的就将我拒之门外。

    若是我们相处之后,你还是不喜欢我,或是觉得我配不上你,我马上就走,绝不再纠缠!”

    玄商言真意切,安华的心就像湖上的小舟,微微荡漾,可是这样的她真的配得上玄商吗?

    玄商对她的好,她历历在目,每每想起她也会面红耳赤,羞涩却又欢喜,可是……

    抬头看着玄商,安华的眼中清泪盈盈,她咬了咬嘴唇,开口道:“我还想再陪世子妃几年,等到小世子出生,我们再来商量自己的事吧!”

    安华说完,趁着玄商怔愣的时候,连忙摆脱了禁锢跑开了,她和他都需要冷静。

    若是冷静下来之后,他的心意不变,她也已分清了感动和喜欢,也许他们可以在一起……

    玄商怔了一瞬,便大步朝着寒竹院赶了去,寒竹院内有一间普通的小院落,里面种着不少的药草。

    玄商猛地推开门,将里面正在写字的玄徵吓得险些哭了出来,可待看清来人不是玄角而是玄商,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玄徵声音轻轻细细的问道,一双大眼里全是露露水光。

    “配药!”

    “你受伤了?”玄徵眼中的光荡漾着,那微蹙的眉都显示着玄徵的担忧。

    “给我配一副能快点生孩子的药,越快越好的那种……”玄商的眼中闪着炙热的光,主子实在太慢了,还是让他来帮帮主子吧!

    玄徵怔在了原地,可是短暂的平静之后,玄徵却是抹着眼睛哭了。

    “你……你怎么了?”玄商一脸错愕,他哭个什么啊!

    “玄商疯了……呜呜……”

    玄商:“……”

    ……

    冷凌澈回到芙蓉阁时,只有碧珠守在外间,见冷凌澈回来连忙起身,冷凌澈却是挥了挥手,碧珠便退下了。

    冷凌澈走进内间,云曦正倚在小榻上小憩,她手中还有一本书,显然是在看书时不知不觉睡着的。

    最近云曦十分嗜睡,可最近天气也真是十分炎热,明明已快到秋季,这几日却一日比一日闷热。

    冷凌澈抽出了云曦手中的书,云曦猛然睁开眼睛,待看清眼前之人,眸中的警惕才缓缓散去,变得温柔和妩媚。

    “你回来了……”云曦没有起身,而是伸了一个懒腰,声音娇糯的唤道。

    “嗯……”冷凌澈伸手便将云曦捞起,尽管夏季炎热,冷凌澈却依然喜欢抱着云曦。

    云曦也没有推拒,反而挽上了冷凌澈的脖颈,小声的问道:“五皇子被发配了苦寒之地?”

    “对,今日一早走的……”冷凌澈只觉的抱着云曦是世上第二舒服的事情,第一舒服的自然是将她压在身下……

    “没想到欧阳皇后还真舍得……”云曦伸手把玩着冷凌澈的衣领,扬唇笑道。

    “她自然舍不得,若是她舍得了反是没有意思了……”冷凌澈吻着云曦额上的红梅印记,他喜欢云曦光洁的额头,就像在亲吻一块上好的白玉。

    “你已经有主意了?”两人在说朝政之事也像在说夫妻情话一般,软喃细语,柔情缱绻。

    “曦儿不必担心,若是曦儿有精力不妨好好犒劳一下为夫……”冷凌澈正想吻上那娇艳的红唇,门外突然传来碧珠的声音,说是玄商给两人送调理身体的补药来了。

    冷凌澈眉目一寒,云曦也颇为不解,最近玄商也不知道怎么了,将注意力都放在了他们的身体上。

    “赶出去!”冷凌澈对于任何破坏他们夫妻亲热的人都是一视同仁的讨厌。

    顿了顿,冷凌澈复又补充道:“告诉玄商,他若是再来,我便将他扔进宫里!”

    碧珠不解,玄商却是明白,能在宫里做事的除了宫女便是太监!

    玄商只觉的郁闷又苦恼,难道他们锦安王府的男人都被吓了诅咒吗?

    主子追妻要十年,难道他也要十年不成!

    不行!

    夜长梦多,他必须要尽快将事情定下!

    这般想着玄商只好咬牙去找玄羽,只要能追到娇妻,花多少银子都值得!

    ……

    最近金陵城乱,锦安王府也乱,秦侧妃见锦安王愁眉不展,便善解人意的开口道:“王爷,最近府中事多,妾身想带着府中女眷去寺里拜拜,也好求得咱们家宅平安!”

    锦安王最近上了不少火,牙都疼了起来,听秦侧妃这般说,便点头应下。

    他一向不信神佛,可最近府里的确鸡犬不宁,虽然这些不宁都来自于他的那个好儿子和好儿媳,但是他管不了,便只能寄希望于佛祖了!

    让佛祖感化那两个冥顽不灵的家伙,比由他来管教更加的现实!

    “也好!你们都出去走走吧,咱们府里也很久没有添人口了,去求求子嗣也好!”

    秦侧妃眸光一闪,转而笑着说道:“可不是呢!正好这两日寺里有法会,是佛光最强盛之时,想必她们几个一定会给咱们王府多添人气的!”

    锦安王满意的点了点头,秦侧妃见锦安王神色柔缓,便柔声道:“王爷,今日去玉霜院歇息吗?”

    “不了!本王这还有一堆的事没处理呢,你早点歇着吧!”

    秦侧妃有些失落,可看着锦安王桌上堆得那些像小山一般的公文,秦侧妃便只好施礼离开。

    锦安王留宿在她那的时间越来越少,甚至就算留宿也是累的倒头就睡,他们已经多年没有夫妻之实了。

    不过好在锦安王不只是对她如此,她虽是失落,也总算是平衡,可秦侧妃来不及回味这种失落忧伤,便被分散了注意。

    想到祈福一事,她冷冷的勾起了嘴角,笑的冷寒森然,这次的祈福一定会使她心想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