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七十九章 右丞相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七十九章 右丞相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冷凌衍话音一落,云曦便推开了冷凌澈,向后退了几步,冷凌衍终于如愿以偿的看见了云曦,更是肆无忌惮的欣赏着她眼中的失望。

    冷凌衍勾起了嘴角,这便是她口中那最好的男人,貌若谪仙,实则他的心却是自私而又冷酷!

    冷凌澈眸色微动,似是受了伤,里面的光晕微微碎裂,他垂下头,没有解释,只柔声开口道:“曦儿,回去等我……”

    “为什么?”她看着冷凌澈,可那眼神却如同在看着一个陌生人般,冷凌澈没有抬头,因为他知道他承受不了这样的眼神。

    而冷凌衍却是看得一清二楚,他得意的勾起了嘴角,走到了两人身边,看了一眼藏在云曦身后的小男孩,眸中闪过一道冷光,吓得刘小宝又往后退了退。

    “带上这个孩子!”这句话冷凌衍是与他的侍卫说的,那侍卫上前欲拉扯刘小宝,却是被云曦一个无声的眼神所制止。

    “我不同意!”云曦没有看向冷凌衍,而是抓着刘小宝的手在看着冷凌澈。

    冷凌衍一挥手,制止了侍卫的动作,若是他们能够离心,他再多等些时刻又能如何。

    似是曾受不住云曦这样的目光,冷凌澈抿了抿唇,出乎了众人意料的将云曦环在了怀里,“曦儿,不要让我为难,好吗?”

    云曦的身子微微抖了起来,她想要推开冷凌澈的怀抱,而冷凌澈却只将她环得更紧。

    云曦放弃了挣扎,只无力的任由他抱紧,无力的由着那侍卫抢走了被吓哭的刘小宝,她却连回头都不敢。

    刘小宝被吓吓得呜呜直哭,他不是察觉到了危险,他只是不明白云曦他们为何要将他交给这些可怕的人!

    冷凌衍有些失望的看着缩在冷凌澈怀里的云曦,在感觉到冷凌澈那冰冷的眼神时,才淡漠的收回了视线。

    虽然今日没看到他们夫妻离心有些可惜,但是他相信这件事已经给他们两人造成了裂痕,以后他再想离间也容易很多了!

    “你那宝贝属下本宫很快便会将他放出来,不过你要记得,本宫能把他放出来,就能再送他回去,你最好不要玩花样!”冷凌衍冷硬的撂下了这几句话,便甩袖离开,只用眼神的余光瞥了冷凌澈怀中的云曦一眼。

    冷凌澈,既然你不让我好过,本宫也不会饶过你!

    太子府中,当冷凌淮听闻冷凌衍帮他处理了此事后,早把之前冷凌衍打他的那一巴掌的不满抛在了脑后。

    “我就知道皇兄对我最好了,怎么会看着我被冷凌澈那个小人算计呢!”冷凌淮讨好的笑道,他对这个兄长一向敬重,而冷凌衍对他也的确很好。

    “别高兴的太早!这次的事情你闹的颇大,若是还敢有下次,本宫绝不理会!”冷凌淮是他的亲弟弟,他没有办法,否则他真是懒得给他收拾这个烂摊子!

    “皇兄放心,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保证再也不碰那些低贱的民女了,真是麻烦!

    还有这个该死的刘兴,我一定要剥了他的皮,居然敢诋毁我的名声,真是可恶!”冷凌淮恶狠狠的说道,分明是没有一点悔过之心。

    “最近你给本宫安分点,不要在这个时候生事!”冷凌衍冷声警告打道,他不在意几个百姓的性命,他只在意自己的名声!

    “这是自然,我最近一定老老实实的,绝不会再生出任何的事端!”冷凌淮立刻保证道,可转眼又阴沉着脸色,怒气沉沉的说道:“冷凌澈实在是可恶,皇兄,咱们一定不能放过他!”

    冷凌衍没有接话,可是那双寒光烁烁的眸子却是出卖了他的心中所想。

    他站起身,身姿挺拔,容颜冷峻,他扫了冷凌淮一眼,开口道:“本宫要去锦安王府拿人,你可要与本宫一起?”

    “我不去!我才不想看冷凌澈那得意的样子,还有那个该死的云曦,等皇兄做了皇帝一定要将他们交给我来处置!”

    冷凌衍没有答应,冷凌澈的生死他不在乎,但是那个女人……

    冷凌衍不再多语,抬步离开,起身去了锦安王府。

    冷凌衍以冷凌淮心怀兄弟,不忍让冷凌澈失去属下之名放了玄商,不但卖给了冷凌澈一个人情,可以要回那个对冷凌淮不利的原告,还给了冷凌淮一个宽待兄弟的美名。

    玄商被关在大理寺已有多日,有着锦安王府倒是没有人敢对他私自用刑,但狱牢里的饭菜自是不能与外面的比,玄商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那平日里干净的脸上也满是胡茬,头发不再飘逸,整个人看起来仿佛历尽了沧桑,一下子老了十岁。

    玄宫他们没觉得如何,只要没丢了命,没受伤,这点小事算得了什么。

    但是女眷的心总是柔软敏感的,见玄商如此她们的心里都不好受,特别是安华,在看见玄商第一眼时,便红了眼眶。

    当她知道玄商今日便能够回来的时候,她简直高兴的坐立难安,可如今看到玄商那狼狈憔悴的容颜时,安华的心就仿佛被人狠狠的揉捏踩踏了一般,眼泪更是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玄商单膝跪在冷凌澈身前,他知道这次他给主子惹了麻烦,可若再来一遍,他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会因此收手,所以他在看冷凌澈时是满眼的羞惭。

    冷凌澈没有说什么,除了云曦他本就不喜多语。

    无视玄宫几人的关心和促狭,玄商的眼神毫无迟疑的落在了安华的身上,而安华却是在与他目光相视的一瞬,瞬间泪雨如下,转身便跑了!

    玄商想追,可是想到此时的局势,他还是驻足而立。

    “相会团聚果然是令人感动啊!太子府的那个小男孩可是哭了一夜要找父亲呢!”冷凌衍一身暗黄色蟠龙衣,气度尊贵不凡,只是神色冷厉了一些。

    “父子团聚,天经地义,凌澈自是不敢阻拦!”冷凌澈命人去带刘兴过来,玄商不明所以,喜华她们几个却都是面色复杂纠结。

    冷凌衍看了一眼玄商,嘴角上挑,笑道:“有得有失,只是不知你这次的得失可还值得?”

    冷凌澈的眸光黯淡了一分,却是看得冷凌衍心中欢喜,最近一直压在他心头的郁闷都已烟消云散了!

    正在冷凌衍感到心情甚好的时候,冷凌澈命着去唤人的小厮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喊道:“世子!不好了!人不见了!”

    “什么?什么叫不见了?一个大活人怎么会不见了?”发问的自然是冷凌衍,他向前一步,瞪着一双狼眸逼视着小厮。

    那小厮被吓得双腿发软,“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却是害怕的说不出话来。

    冷凌澈蹙眉,却是镇定的问道:“人不是在寒竹院吗?怎么可能会不见了?”

    “奴才去的时候门上的锁还在呢,可窗子却是开了,想必他是翻窗逃了!”那小厮哭丧着一张脸,生怕这些主子会因为此事而迁怒他。

    可他明显高估了自己的价值,冷凌衍迈上一步,逼视着冷凌澈道:“好你个冷凌澈,你居然敢与本宫耍花样?什么丢了?本宫看你分明是要反悔!”

    人好端端的在锦安王府,怎么可能会丢?

    分明是冷凌澈要赖账!

    “太子若是不信可尽管搜府,若是凌澈有一句隐瞒,任由太子处置!”冷凌澈竟是一脸的无辜,气得冷凌衍牙根直痒。

    他才没那么愚蠢,他一个太子无缘无故去搜皇叔的府宅,不是等着御史弹劾吗!

    正在两人胶着时,突然有人一路跑到冷凌衍的身边,低语了几句,冷凌衍的脸色瞬间阴沉如墨,双拳紧握,关节处都隐隐泛白,显然是在隐忍心中的怒火。

    他抬头看着冷凌澈,但见冷凌澈那双墨眸中含着淡淡的笑,明明清淡如水,却偏偏让冷凌衍觉得自己受到了他的嘲笑。

    若是冷凌澈让他先放人,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可是他把刘兴的孩子带走了,那刘兴如何敢胡言乱语。

    就算是冷凌澈想要反悔,那刘兴也一定不会为冷凌澈所用。

    可是,就在刚刚,他的侍卫竟是告诉他,那个孩子从他的府里不翼而飞了!

    一个大活人,忽然在一众侍卫的眼皮子底下的不见了,而如今那刘兴也不见了踪影……

    冷凌衍的心里忽的浮起了一抹惊恐,他不可置信的望着冷凌澈,难道这一切都是冷凌澈事先安排的,他中计了?

    冷凌衍正这般想着,忽然有人来报,“太子,不好了,有人劫了右丞相的马车,此时正在……正在控诉五殿下!”

    冷凌衍在听到这最后一句话后,只觉的周身的血液逆流,仿佛被凝结成冰了一般。

    右丞相!

    这次冷凌衍就连瞪冷凌澈的心思都没有了,他一把抓起那传话的侍卫,目眦欲咧的说道:“在哪?”

    “就在东街上……”

    那侍卫还未等说完,冷凌衍便翻身上马,策马向东街行去。

    冷凌澈只幽幽的勾了勾嘴角,便转身迈回了府中,玄商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主子,属下……”

    玄商有些为难,他现在算不算戴罪之身?

    若是堂而皇之的在王府晃悠真的好吗?

    冷凌澈侧眸扫了他一眼,声音淡漠的说道:“还用本世子请你?”

    “不用不用!”玄商连忙摆手道,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让冷凌澈赶紧去忙自己的事。

    玄羽摇着“尾巴”走到了乐华的身边,开口说道:“刘兴在控告犯人,咱们要不要去看看?”

    其实玄羽已经做好了被乐华拒绝的打算,可他还是开口问了一句,乐华皱着眉,玄羽以为自己又要听到乐华那字正腔圆的“滚”字,正想叹气,却见乐华一脸严肃的说道:“好!”

    玄羽一脸的震惊,他喃喃自语道:“天哪,我不是在梦吧?”

    玄宫和玄角相视一眼,两人狠狠的掐了玄羽一把,疼的玄羽都流出了眼泪,但他的心里却像是吃了蜜一样甜。

    “好!咱们这就去!”玄羽觉得一定是自己的诚心感动的上天,他以后终于可以翻身了。

    玄羽喜不自胜,可乐华只是因为讨厌冷凌淮,所以能让冷凌淮倒霉的事情她都喜欢!

    “我们也去吧!这次冷凌淮可是撞在了刀锋上,只怕这次就连陛下也没有办法保他了!”玄角也是一脸兴奋,这个冷凌淮实在让人厌恶,这次他们做了这么大一个局,若是不看看结果岂不是扫兴?

    “那我也去!”玄宫也附和道,喜华和碧珠一听他们都要去凑热闹,自是不甘落后。

    最后一场两人的幽会变成了集体活动,众人无视玄羽那要吃人的模样,都兴高采烈的向门外走去。

    碧珠有些担心,弱弱的问道:“喜华姐姐,咱们不用和世子妃说一声吗?”

    “不用!青玉不是帮咱们告假去了吗,这个时候世子和世子妃忙着呢,才没有时间理会我们呢!”喜华一点不担心,拉着碧珠便欢快的向前跑去。

    玄商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回了寒竹院,他要先把自己打理一下,然后还有重要的事要做呢!

    芙蓉阁的一间偏房中,云曦坐在小榻旁,一脸心疼又怜爱的看着榻上的人。

    榻上躺着的正是睡着了的刘小宝,他好像哭的久了,此时即便在睡梦中也是一抽一抽的,那小嘴高高的撅着,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

    听到身后的有响动,云曦转身望去,见是冷凌澈,嘴角一扬,笑着说道:“刘兴已经遇到了右丞相?”

    冷凌澈点点头,见刘小宝还在睡着,更是放缓了脚步,两人移步在外间说话。

    “小宝这孩子看来是吓坏了,刚才在梦里还喊着娘呢!”云曦心中酸酸的,看着刘小宝那张委屈的脸就觉得心疼,不觉间竟是又湿了眼眶。

    冷凌澈连忙擦着云曦的眼角,轻声安抚道:“以后便好了,等这桩案子一成,他们便可以安静的过日子了!”

    云曦点点头,虽然他们的计划可以保证刘小宝不受一点伤害,可是一想到用那么小的孩子做诱饵,云曦的心里就难受的很。

    将心比心,若是有人这般对她的孩子,她的心里一定要疼的滴血了。

    可是他们没有别的办法,为了救出玄商,只能先让冷凌衍放松警惕,刘兴决不能落到冷凌衍的手里,所以他们便只能委屈刘小宝。

    若是利用刘兴,云曦的心里不会有一点亏欠,因为这件事他们各取所需,谁也不亏欠谁。

    可是刘小宝只是个孩子,他还什么都不懂,便受到了这般的惊吓,那种罪恶感让她难以承受。

    云曦最近心宿不宁,冷凌澈也感觉得到,可在这种时候他能做的只有陪伴和安抚。

    他抱着云曦,轻抚着她的背,柔声劝慰道:“曦儿,我向你保证,我们绝不会走到这一步……”

    他会守住她,会守住他们的孩子,会守住他们所珍视的生活。

    云曦环着冷凌澈劲瘦的腰身,将头埋在他的胸口。

    她信,她相信他会是世上最好的丈夫和父亲,她相信他会护他们一世无忧。

    室内一片静谧,而此时东街之上却是人声鼎沸,乱成了一团。

    原是在右丞相回府的路上,刘兴披头散发的突然冲到了轿子前。

    右丞相是何等的身份,周围的侍卫立刻一拥而上,正欲擒住这突然出现的贼人,刘兴却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哀绝的悲鸣道:“右丞相在上,草民刘兴恳请右丞相为草民做主,为草民死去的妻子做主!”

    “落轿!”

    轿内传来了苍老却有力的声音,一位头发花白却精神抖擞的老人从里走出,他看了刘兴一眼,眼中闪过一道精明的光华。

    唉……

    这些年轻人还真是会给他找麻烦啊!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