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七十七章 宣战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七十七章 宣战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带着安华几人去了冷凌澈的书房,云曦一到,冷凌澈那本就璀璨的墨眸便又亮了两分。

    “曦儿,过来……”

    冷凌澈笑着伸出手,拉着云曦坐在了他的身边。

    云曦与他笑笑,抬眸望向了坐在一边,目光呆滞的男子。

    那男子怀里还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娃,那男娃胆子颇大,正用一双黑亮亮的眼睛的看着她。

    刘兴此时呆呆的坐着,他似乎在目视前方,但是眼神没有焦距,仿若一个盲人,什么都看不真切。

    云曦对那男娃一笑,挥手招呼那男娃过来,那男娃娃也不怕生,竟是挤出了刘兴的怀抱,朝着云曦走了过去。

    刘兴这才有了一丝知觉,他麻木的转动脖颈,见男娃朝着那美貌尊贵的女子走了过去,眼中泛出了一丝忧虑,他张张嘴想要唤男娃回来,嗓子却是干哑的发不出一点声音。

    “你叫什么名字呀?”云曦温柔的笑着,眼中是犹如春风一般的和煦,嘴角的笑宛若盛开的芙蓉花,明媚娇美。

    “我叫刘小宝!”小男娃的声音也如女孩一般娇娇的,还带着一股憨憨的可爱,但是他胆子很大,眼中没有一点恐惧。

    “那小宝今年几岁啦?”云曦耐心的与刘小宝说着话,看着云曦那满眼柔光的模样,冷凌澈淡笑的扬起了嘴角,等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他的曦儿定会更加的温柔似水。

    刘小宝掰着自己胖胖的手指头,努力的按下了大拇指,笑着给云曦看,“四岁!”

    “小宝真聪明!”云曦给了小宝一个粉嫩的大桃子,笑着与小宝说道:“小宝,花园里有很多漂亮的蝴蝶,我让人带你去抓蝴蝶好不好?”

    “好!”刘小宝开心的笑了起来,小嘴一咧,露出一排雪白的小牙。

    喜华走上前来,拉住了刘小宝的小手,准备带他去花园玩,刘小宝却是扑进了刘兴的怀里,奶声奶气的说道:“爹!小宝去花园抓蝴蝶,小宝有了漂亮的蝴蝶,娘亲是不是就会回来了?”

    屋内的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他才刚刚四岁,也许还不明白什么叫生死。

    刘兴那晦暗的眸中终于泛起了一点光亮,他咬了咬牙齿,勉强扯出了一抹笑容,却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喜华连忙牵住了刘小宝的手,笑着说道:“快走吧小宝,不然那些蝴蝶就都飞走了!”

    看着刘小宝小小的身子,欢快的步伐,刘兴一个七尺壮汉竟是抱着头呜呜的哭了起来。

    没有人打扰他,也没有人安慰他,因为在面对生离死别,所有的劝慰都是苍白无用的。

    安华看着不明所以,她不认得刘兴,也不知道这个陌生的男人为何会在王府中抱头痛哭。

    刘兴的哭声逐渐变小,亲人的离开足以击溃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

    “你想报仇吗?”云曦的声音清冷如泉,她没有出言关怀,而是直接了当的问道。

    刘兴止住了哭声,他缓缓抬头看向了云曦,隔着眼中的水光他看不清眼前之人,但是云曦却可以从这双眼中清晰的看到憎恨。

    “他曾经来过我们的酒坊,却不是为了买酒,只是为了调戏我的妻子……”刘兴的嗓音像干涸多年的沟渠,已经被灼热的阳光晒出了裂痕。

    但就是这样的声音,叙说的事情却是让所有人都觉得心中气血翻涌。

    “我们不知道他是谁,只出言赶走了他,他没有多说什么,笑笑便走了……

    我们谁都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里,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歹毒至此,竟是要了我妻子的性命!”

    刘兴的身体抖动了起来,他的情绪激愤起来,胸口剧烈的起伏着,那颗心仿佛要从他的身体跳出来一般。

    “那日恰逢我出门办事,可没想到他去而复返,更是无视店内一众的客人,在众人面前欺辱了我的妻子,甚至……甚至……”

    刘兴说不下去了,他的那双眼睛像是充血了一般,一双眼睛瞪得仿佛要从眼眶中掉出,看起来可怖而又可怜。

    他抓着自己的头,张大了嘴巴似乎是想要嘶吼出声,可是出口的声音却仿佛是在喉中烧了一壶沸水,汩汩作响嘶哑的听不真切。

    “他竟是……他竟是还让他的侍卫一同奸污我的妻子,让十多个侍卫轮流欺辱折磨她!他不是人!他是畜生!”

    刘兴陷入了疯癫,云曦和安华都面露不忍,安华之前被冷凌淮调戏便已经觉得羞愤欲死,此时想到那弱女子被十多个侍卫奸污折磨,她的眼泪就不受控制的簌簌落下。

    安华走到刘兴的身边,蹲下身子看着面前这个泣不成声的男子,她语气轻柔,却又坚定的不容置疑,“逝者已矣,我多说无益,但是我们至少要让那个恶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刘兴怔了怔,目光茫然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但见她那一双黑亮的眼睛透着坚强,好像她完全可以理解他的悲痛。

    刘兴渐渐冷静了下来,可随即眼中却又浮现了一层死灰,“可他是五皇子,是皇帝的儿子,谁又会为我的妻子做主?”

    他走遍了金陵的衙门,但是所有衙门给他的答复都是等待!

    明明有那么多人看到了,明明那人是如此的招摇过市,可堂堂的金陵衙门却是什么也查不出来!

    刘兴抬头望向了那个一身白衣,未发一言的男子,就在他心灰意冷,甚至想要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这个男子出现了。

    这个男人告诉了他真正的歹人是谁,可他没有欢喜,而是陷入了更深的绝望。

    他便是连普通的富商乡绅都告不赢,如何去向一个皇子讨回公道。

    可是这个男人说,只要自己听他的,他便一定可以帮自己洗刷冤屈。

    于是便有了刚才城楼上的一幕!

    刘兴是憨,但却不傻,这种仙人一般的男子为何要帮他,不是因为他可怜,或许只是因为他或许是扳到那皇子的一颗棋子!

    他以为自己从城楼跳下定会没了性命,可他还是愿意一试,否则,他便是死也没有脸面去见他的妻子。

    可他没想到他居然活了下来,那个人没有骗他!

    刘兴跪爬到冷凌澈的脚下,他仰望着冷凌澈,就像在仰望着高不可攀的神像,等待着救赎。

    “公子!公子你真的能帮我是不是?你真的能帮我复仇是不是?”刘兴不识字,并不知道这里就是锦安王府,冷凌澈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他只能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冷凌澈的身上。

    “是!”没有劝慰,没有解释,可只这一个字便足以让刘兴空悬的心暂时安落。

    “爹!爹!你看我抓的蝴蝶漂不漂亮,娘亲什么时候回来啊!”刘小宝一路跑了回来,他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嘴角溢着最纯真的笑。

    刘兴紧紧的抱着刘小宝,他的身体微抖,眼泪一颗一颗落在地上,刘小宝却是全然未知,只看着手上水晶瓶中的蝴蝶,笑得绚烂生华。

    “玄宫,给他们在府中安排一处住处,你留在那!”冷凌澈的意思玄宫懂,他要保护这对父子不受伤害。

    看着刘兴父子两人离开,云曦叹了一口气,心里有些莫名的悲怆。

    她和冷凌澈都没有母亲,而母爱又是任何感情都无法替代的,冷凌淮是恶人,他们又何尝不是?

    冷凌淮造成了刘兴的悲剧,他们却是在利用这种悲剧,若这次牵连的不是冷凌淮,他们可还会花费心思去管。

    云曦心里突然涌现了凄凉,原来他们是这样的人吗?

    无视别人的生死,只在乎自己的利益,他们和楚帝和太子又有何分别?

    云曦越想越悲,原来她与自己讨厌的那种人没有什么区别,原来她也是一样的凉薄冷酷,毫无人性!

    云曦想着想着竟是哭了起来,豆大的泪珠噼里啪啦的落下,好似颗颗水晶断了线,如何也止不住了。

    冷凌澈没想到云曦会哭,因为他认识了云曦十年,她的哭泣只手可数。

    冷凌澈立刻将云曦环在了怀里,玄角还想看着,却被玄羽大力的拉走了。

    主子曾说过,世子妃一哭,他就想杀人,此时屋里就他们几个,难保不会成为狩猎的目标啊!

    几人连忙退出,还颇有眼力的关上了门,冷凌澈将云曦打横抱起,走到了里面的小榻上。

    “曦儿……告诉我怎么了?”

    一向自诩了解云曦的冷凌澈也束手无措了,因为云曦的失态崩溃太过突然,简直是让他猝不及防。

    云曦攀住了冷凌澈的脖颈,将头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口,汩汩的泪水瞬间浸湿了冷凌澈轻薄的衣衫,那微凉湿润的触感让冷凌澈的心口一片冰冷。

    他捧起云曦的脸,看着她那双哭红了的眼睛,心疼的无法言表,更是让他的心犹如在烈火上焦灼一般。

    云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就是特别的感伤,似乎周围的一切都让她感觉到冷,感到可怕,感到无处可依。

    她明知道有冷凌澈在护着她,还有殷太后和冷清落在疼着她,可她的那颗一向坚硬的心莫名的变得软弱了,她更不知道自己何时竟变得伤春悲秋了!

    死在她手中的人已经数不过来了,夏宫中每一笔血债几乎都有她的参与。

    她看惯了生死,即便看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她的面前死去,她都不会皱一下眉。

    可当她看到刘小宝那灿烂的笑颜,那纯真的双眸,她那颗坚硬如铁的心忽然遭受了重创,她在那一瞬觉得自己好卑鄙好无耻!

    “夫君,我们是坏人……我们都是坏人!”云曦泣不成声,冷凌澈却是知道了云曦奔溃的原因。

    可即便如此他依然觉得费解,因为他认识的云曦是个坚强无畏的女子,她在他的面前虽然会露出小女人的妩媚娇俏,可她从来都不曾这般脆弱。

    此时的她就像一个瓷娃娃,脆弱的不堪一击!

    “曦儿不哭!曦儿是全天下最好的女子,曦儿不是坏人,我也不是坏人。

    我们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即便我们身份尊荣,可是我们无法掌握其他人的生死,我们能做的也只有无愧于心!”

    他们不是神,他们没有办法保护所有人避开灾祸,他们也没有能力解决这世上一切的不公,他所能做的便是给她一个安稳。

    “冷凌淮的狠毒不是我们促成的,刘兴家里的惨祸也不是我们造成的,我们虽是有自己的目的,却是也帮刘兴达成了心中所愿。

    我们不是圣人,我们也不是神,所以,不要再责备自己,更不要用哭泣来责罚我!”

    冷凌澈的声音让云曦渐渐平复了下来,就像一阵细密的小雨熄灭了她心中的惶恐不安。

    她哽咽的“嗯”了一声,想伸手揉揉自己红肿的双眼,冷凌澈却拉下她的手,取出了一条柔软的丝帕轻轻为云曦擦着着眼角和脸颊。

    云曦仍旧抽咽着,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心中的情绪就像翻滚的热水一般,让她无法压制,必须要让所有的悲伤都化成眼泪才能舒缓她的郁愤。

    看着冷凌澈湿的发皱的衣襟,云曦脸色不由泛红,连忙试图用手去抚平擦拭,结果却只是徒劳,反是弄得更皱了。

    冷凌澈低头看着她那只小手在自己胸前摆弄着,看着她将仅仅皱了一小块的衣襟弄皱了一大片,她似是察觉到冷凌澈在看她,抬头见正对上冷凌澈那无奈却又宠溺的目光。

    云曦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眼中还犹自挂着泪滴,她将双手环在了冷凌澈的脖颈上,像猫一样的蹭着她,娇声说道:“不许笑我,否则我还哭给你看!”

    云曦语落,两人都是一怔,云曦红着脸缩在了冷凌澈的怀里,情绪平缓了的她又变成了那个温顺慧黠的女子,仿佛刚才的娇嗔是冷凌澈一人的幻听。

    云曦的喜怒无常虽是让冷凌澈有些意外,但是她撒娇蛮横的模样倒是让他极爱,他怜爱的环住了云曦,无奈的叹息道:“我对你笑,你却要对我哭,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曦儿,你是在欺负我吗?”

    云曦缩了缩身子,不肯说话,冷凌澈却是轻声一笑,吻了吻她黑亮的长发,“可我甘之若饴,宁愿一生如此……”

    两人紧紧相拥,温馨美好,而此时太子府中却是一片乌云密布!

    “混账!”冷凌衍狠狠的扇了冷凌淮一个巴掌,将冷凌淮打的头一偏,脸上立刻肿了起来。

    “太子息怒!这件事我们好好商议就是!”蓝怀如见冷凌衍真是气急了,连声劝慰道。

    “商议?还有什么可商议的!现在外面议论纷纷,百姓怨声载道,本宫应该直接杀了你,大义灭亲!”冷凌衍怒不可遏,若不是蓝怀如拦着,他还要再抽冷凌淮几个巴掌。

    “不过就是一个低贱的妇人,我看上她那是给她脸面,谁想她却是牙尖嘴利,还敢骂我无耻!既然她骂了我,我便给她无耻看看!”

    冷凌淮见那妇人长的貌美,便调笑了几句,未想她竟是伶牙俐齿,像极了云曦那可恶的嘴脸!

    不是贞洁烈女吗,他偏要将她踩入泥潭,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行苟且放荡之事!

    “事到如今你居然还死不悔改!”冷凌衍只有他一个弟弟,所以对他一直宠着,平时出了什么事他也都想办法帮忙摆平,没想到如今竟是出了这等的丑闻!

    见冷凌衍又要发怒,蓝怀如连忙转了话题,开口说道:“这件事有很多的蹊跷,就比如那个刘兴是如何登上城门的……”

    冷凌衍扫了冷凌淮一眼,脸色更加的沉郁,“此事有何不明的?那刘兴如今身在锦安王府,这分明是冷凌澈在与我们宣战!”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