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七十六章 反击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七十六章 反击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刘兴话音一落,下面众人“轰”的一声炸开了锅!

    “什么?堂堂皇子竟是能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真是该杀!”

    “就是!不是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吗?难道只是说说而已?”

    京兆尹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这件事若是处理不好,丢了官职是小,严重的甚至会丢了脑袋!

    若是让陛下得知此事,他舍不得杀五皇子,对自己可不会留情!

    “你们休要听此等刁民胡言乱语!这一切都是谣言,都是他在污蔑楚国皇室,本官怀疑他就是别国奸细,故意来我楚国离间,众位千万不能上了他的当啊!”

    “我呸呀!这刘老实最老实不过的人,便是被人骂了打了,都不会与人为难,还别国奸细,我呸死你!”圆脸男人愤恨的吐了京兆尹一脸的口水,京兆尹被气得后退几步,指着圆脸男人就要骂。

    这时那个尖嘴青年也愤愤不平的接话道:“皇子就是金贵的,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就是蝼蚁!

    你们穿的用的哪些不是从我们身上克扣出来的!我们养着你们,你们还要来睡我们的老婆,打我们的孩子,哪有这样的道理!”

    两人的一番话瞬间点燃了周围众人的怒火,一时间群情激愤,周围的人越来越多,都对京兆尹指指点点,甚是破口大骂。

    京兆尹被气得浑身发抖,可此时不是与这些刁民争执的时候,他指着城墙上的刘兴,对周围的士兵大声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把他给我抓下来!”

    “干什么!要杀人灭口啊!大家看看,还有没有王法了!”圆脸男人怒气冲冲的吼道,周围人都围了过来,那些士兵根本就没有办法冲破层层阻碍。

    京兆尹被一群人挤在中央,急的他几欲窒息,甚至还有人在趁机掐他踹他,疼的他是龇牙咧嘴。

    京兆尹忍无可忍,一把拔出了身边侍卫的钢刀,尖声吼道:“我看谁敢再闹!”

    周围都是一些小老百姓,此时见京兆尹拔出了刀,一时都被吓得后退了几步。

    但哪里都还是有不怕死的人,那尖嘴青年一看京兆尹拔刀,立刻大声喊道:“官老爷杀人了!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楚国没有王法了呀!”

    京兆尹被气得浑身发颤,却不愿理会,正想带着一众官兵去城墙拿人,那刘兴向下望了一眼,双眸如死水一般黯淡无光。

    一个身高七尺的健壮男儿竟是留下了两行热泪,他望着下面的人群,高声喊道:“我不用你们来抓我!今日我本就没想到活着!朝堂肮脏如此,楚国必亡!”

    刘兴说完便闭上了双眼,毫不迟疑的向前迈了一步,可是前面没有青石铺路,他这一跃,再无生路!

    “啊!”

    底下的人群都尖叫了起来,有些胆子小的都捂上了眼睛,不忍心看到那鲜血淋漓的场景。

    可是意料之中的重物落下声并没有传来,刚才喧闹的人群反倒是安静了下来。

    那些捂着眼睛的人纷纷松开了手,抬头张望,只见一名身穿黑色暗纹衫,眉目端正的男子竟是跃身而上,将刘兴一把抓住,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人群中先是一阵寂静,随即爆发出了叫好声,都拍着巴掌给男子呐喊。

    京兆尹先是一怔,随即拨开人群,带着身后的官兵走上了前去,一挥手便道:“将这刁民给本官拿下!”

    男子却是将脚软的刘兴向后一推,居高临下冷冷的看着京兆尹。

    京兆尹今日接二连三的被人触怒,此时终是隐忍不住,厉声叱道:“大胆狂徒,竟是敢阻碍官府办案,本官今日定要拿下你!”

    京兆尹说完,一众官兵便将黑衣男子和刘兴围在了中间,黑衣男子只淡漠的扫了他们一眼,那轻蔑的神色让京兆尹大动肝火。

    “真是狂妄的刁民!看本官如何教训你!”

    “是谁要教训本世子的属下?”这道声音清澈明净,犹如高山之巅的白雪,纯粹的没有一丝杂质。

    众人都不由自主的散开,让出了一条路来,不敢沾染那男子仿佛九天垂云的白衣。

    京兆尹的脸色又难看了一分,身子却是不自觉的低了几分,脸上也挂着讨好奉承的笑,殷勤的说道:“原来是冷世子,下官有失远迎,还请世子恕罪!”

    “这里并非京兆府,大人客气了!”冷凌澈露出了温润无害的笑,如同他们头顶的日光,明亮的刺眼,仿佛他的容颜本就不应被凡人瞻仰。

    “本世子的侍卫可是做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竟是要劳大人亲自教训?”冷凌澈的声音明明如初春雪融,带着无限的暖意,可京兆尹这种在官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人,却本能的察觉出了危险的气息。

    京兆尹从来没敢小瞧过这个半路回来,没有母族势力的冷世子。

    “哪里哪里,是下官误会了,多亏了这位壮士出手相助,下官自是应该感激才对!”京兆尹低头哈腰的说道,与刚才那个趾高气昂的京兆尹简直判若两人。

    “切!”周围人都发出了唏嘘的声音,可是京兆尹却一点都不在意,为官之道就是对下要狠,对上要捧。

    “如此就好!”冷凌澈扬唇笑笑,嘴角牵起的弧度仿若一弯新月,散发着清冷的初辉,“玄宫,走吧!”

    京兆尹竟是被冷凌澈的一个微笑看怔了,见玄宫拉着刘兴就走,这才恍然惊醒,一拍脑袋,一路小跑跟了上去,赔笑道:“世子,今日多谢您出手相助,这人便交给小的吧,怎么敢劳烦您呢!”

    京兆尹不是谁都能做的,他这一番话说得可谓是滴水不露,冷凌澈只侧眸看了他一眼,轻声道:“今日的事情事关楚国皇室的颜面,已经不是你京兆府能处理的了,你确定你要揽下这件事?”

    京兆尹一愣,可他是何等聪慧之人,想到大理寺关着的那位,他脑中灵光一闪,竟是下意识的避开了一步,看着冷凌澈的眼神也从讨好变成了畏惧。

    冷凌澈见此勾了勾嘴角,笑意不达眼底,径自抬步上了马车,被放下了的车帘挡住了他那道修长俊逸的身影。

    京兆尹怔怔的站在原地,竟是在炎炎夏日中察觉到了一丝冷意,身后一个官兵头头凑近了问道:“大人,放任他离开可以吗?”

    京兆尹抬手擦了擦额上的汗,抬头看了一眼金陵城门,嘴角抽动了几下,才有气无力的喃喃自语道:“要变天了……”

    人群中的圆脸男子和尖嘴青年不留痕迹的离开了人群,两人一同走进了一条毫不起眼的巷子,才站住了脚步。

    “靠!咱两今天忙了半天,反是让玄宫那个混蛋捡了便宜,老子也能救人啊,肯定比玄宫救的好!”尖嘴青年撕开了脸上覆着的面具,赫然是玄角那张阴柔的脸。

    “玄宫他会说那些话吗?要是让他来,还不得像背书一样的将这些话念出来啊!”玄羽也撕掉了面具,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大热天戴面具真不是人干的活!

    “不过咱两今天配合的还挺默契的,说的那是个群情激愤,有这等能力的也就你我了!”玄角沾沾自得,对自己那是十分的满意。

    “等玄商出来,必须要让给玄商请咱们喝花酒去,也该狠狠的宰他一笔了!”玄角复又说道,之前对玄商的担心一丝也无。

    “得了吧,我可是有家室的人,我可不屑与你们鬼混!”玄羽立刻表明立场,十分骄傲的说道。

    “呸啊!就你那还叫家室?你八字画出来一点没!”玄角呸了一声,出口鄙夷道。

    “那也比你强,整个芙蓉阁的女人都让你问遍了,结果呢,没有一个搭理你的吧!”玄角现在是万人臭,在芙蓉阁里已经没有人理会他了。

    “那是她们没有眼光,都是些胭脂俗粉,自然配不上老子我!”玄角一仰头,不但没有一丝失落,反而还一副十分骄傲的样子。

    “那你就等着一辈子孤独终老吧!等你死了,我们几个的孩儿怎么也不会让你横尸接头的!”玄羽斜睨着玄角,嘴角的笑都带着胜者的嘲讽,早已忘了他那坎坷的情路。

    “我呸呀!我告诉你啊,其实我已经知道我的真命天女是谁了?远不是安华她们几个能比上的!”

    玄羽一脸惊恐的看着玄角,压低了声音,低吼道:“你疯了!世子妃也是你能觊觎的,你不怕主子阉了你啊!”

    “你有病吧!我说的是世子妃的另一个婢女宁华!”玄角嫌弃的看着玄羽,一副看傻子的模样。

    “宁华?你又没见过,你怎么知道好?”只有玄宫和玄羽去过夏国,而宁华又留在夏国照顾云泽,这玄角怎么会想到她呢!

    “感觉!就是冥冥之中的定数!算了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我们还是先回府吧!”

    玄角懒得解释,但他却是坚信自己的猜测,自从他知道世子妃还有一个婢女的时候,便有了这种预感,那个宁华和他一定会有故事!

    ……

    芙蓉阁中,安华披散着头发坐在屋里,自从那日之后她便不再出门,往日里干脆利落的安华竟是一直呆呆的坐着,常常一坐便是半日,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云曦每日都来看安华,安华不吵也不闹,安安静静的吃饭,云曦问一句她就答一句,再多的话却是怎么也不肯说了。

    云曦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视安华为姐姐一般,如今看着安华失魂落魄,她便恨不得杀了冷凌淮泄愤。

    喜华推开了房门,一束明亮温暖的阳光照进屋内,映在了安华的脸上,晃得安华眯了眯眼睛。

    不知为何,她不喜欢看见阳光,只想待在屋子里,这样才会让她觉得有安全感。

    她正想开口让喜华关上门,却只见云曦迈了进来,便站起身福了一礼,没有多说什么。

    “外面的景色那么好,你总缩在屋子里做什么!”云曦命人将窗子都打开,顿时便有清新的风和明亮的光融了进来。

    安华抿抿嘴没有说话,云曦也不多说什么,只拉着她坐了下来,一如往常般闲聊着。

    安华今日特别的心不在焉,有时就连云曦问话都没有听到,最后云曦也不说话了,只抬眸看着她。

    半晌,安华牵动起嘴角,几经犹豫踌躇,才小声问道:“玄商是要被发配苦寒之地了吗?”

    云曦转了转眼眸,垂眸道:“是!”

    安华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云曦不急,只陪她干坐着,不知过了多久,安华突然起身,“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将云曦和喜华都吓了一跳,“世子妃!奴婢求您将奴婢许配给玄商吧,奴婢要和他一起去边疆!”

    “什么?”喜华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安华,又转头去看云曦,一脸的迷茫不解。

    “安华,你要嫁给玄商?”云曦扶起安华,让她坐在自己身边,柔声问道。

    “是!”安华的声音不大,语气却很是坚决。

    云曦的眸色动了动,思虑了一会儿复又问道:“你是因为喜欢他才要嫁给他,还是因为感激他?”

    “有分别吗?”安华没有抬头,只启唇轻声的嘟囔道。

    “有!若是你喜欢他,嫁给他是唯一的结局,但若是感激他,却有无数种方式可以报恩!”

    安华将头垂得更低了,就连云曦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云曦叹了一口气,正想开口,乐华却是满脸笑容的冲了进来。

    “好了!”乐华扬唇笑着,那双冷清的眼眯成了弯弯的月牙,锋利的薄唇也扬成了好看的弧度。

    “你还是别笑了,笑比哭还丑!”喜华一脸嫌弃的说道,了下一瞬便疼的龇牙咧嘴,哀嚎连连。

    “世子回来了!”乐华一边揪着喜华的胳膊,一边笑着与云曦和安华说道。

    云曦扬唇笑笑,安华却是有些奇怪,世子回来了乐华为何要这么开心?

    乐华见安华愁眉不展,惜字如金的她竟是难得的开口道:“五皇子完了!玄商没事了!”

    安华一时没能理解,正想发问,喜华却是尖声喊道:“世子妃!安华姐!你们若是再不理我,我就先完了!”

    “乐华,你快放开她吧!”

    云曦无奈扶额,这两人从小打到现在,她真是都懒得理会了。

    云曦伸手理了理安华脸边的长发,温柔的笑道:“你换件衣服,我们出去看看你不就知道了?”

    “奴婢……”虽然玄商救下了她,她并没有被冷凌淮撕破了衣裳,但她还是觉得自己是不洁的,外面的明亮更让她感到惶恐。

    云曦拉起了安华的手,嘴角溢满了温柔的笑,声音没有一丝冷意,反是犹如三月嫩柳,“我说了,你要是感激玄商有无数种办法,其中之一便是不要辜负了他的心意!

    他拼了命的救你,若是你萎靡不振,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他的情意?”

    那“情意”二字让安华觉得脸颊发热,她低下了头,抿着嘴角,云曦见此复又说道:“最近你一直躲在屋子里,大厨房和芙蓉阁都乱了起来,青玉一人分身乏术,你总不能让我府里府外的忙吧!”

    安华面露惭愧,她一味的躲藏,却是没有考虑到世子妃的现状,她怎么能如此任性愚蠢!

    “好!奴婢知道了,奴婢换件衣服就过去!”安华应声说道,云曦见此终是舒了一口气。

    不管用什么理由,只要能把她骗出去就好,至于剩下的事情她们便拭目以待,全权交由那些男人们吧!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