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七十四章 王府家规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七十四章 王府家规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什么?你是说玄商被大理寺抓走了?哈哈,这还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欧阳侧妃听闻之后笑得合不拢嘴,简直是拍手叫好。

    冷凌墨也是得意一笑,今日他们可是没费一兵一卒就给了冷凌澈一个下马威。

    他知道那个玄商绝不仅仅是个管家,看他的身手便知,想必定然是个对冷凌澈十分重要的人。

    想到他不过费了两句口舌便斩断了冷凌澈的左膀右臂,他就难掩沾沾自喜。

    还有那个安华,今日被冷凌淮如此折磨羞辱,以后看她还有什么脸面耀武扬威!

    安华在芙蓉阁里可是顶梁柱一般的存在,若是安华就此消沉,云曦势必要分散注意,那时候也许他们就有可乘之机了!

    “真是活该!秦欣霜是个贱人,这云曦也不是个好东西!若不是因为她,你和你三姐怎么会受伤?

    墨儿,这次你做的很好,如今秦欣霜和云曦都遭了报应,真是痛快啊!”欧阳侧妃赞赏的说道,从云曦嫁进来的那日,她心里就一直积郁着一口气,今日才刚刚出了这口恶气!

    母子两人正是笑得得意,突然有人来报,说是锦安王请她们去正堂。

    冷凌墨有些惊慌,欧阳侧妃却是满不在意的开口道:“放心!不会有事的,你父王不过就是询问一番而已!

    今日犯错的也是冷凌澈,怎么都算不到你的身上!”

    冷凌墨一想也是这回事,便与欧阳侧妃一起去了正堂,正堂里除了受伤的冷凌弘未到,其余人都已到齐。

    两人给锦安王行了礼,锦安王抬手让欧阳侧妃坐下,抬眸看着冷凌墨问道:“今日五皇子的事情你可都看到了?”

    “是!”冷凌墨听锦安王果然是要询问此事,心里盘算着他该怎么说才能让锦安王更加的生气呢。

    “你将事情原委讲给本王听听!”

    “是,儿子遵命!”冷凌墨说完还得意的看了一眼冷凌澈和云曦两人,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儿子今日与五殿下、欧阳世子一起用膳,五殿下觉得大厨房的饭菜很美味,便要赏赐安华。

    可是安华对五皇子却甚是无礼,不但将五皇子赐的酒都扔在了地上,还敢口出狂言,五皇子一时气急,便打了安华一巴掌。

    可是没想到二哥的属下竟是不由分说就打了五殿下,二嫂赶来之后,不但没有劝慰,反是掌掴了五殿下……”

    冷凌墨说完,堂内的女眷都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的看着云曦,她们这些深闺女子玩得了阴谋阳谋,但哪里会随意动手,还是打一个男子?

    刘宝珠冷冷一笑,阴阳怪气的说道:“二嫂的脾气还真是暴躁啊,以后还是克制点好,若是以后对世子也这样,那可就不好了!”

    刘宝珠最嫉妒云曦的不是她能掌权,而是冷凌澈对她百般疼爱,而冷凌墨对她却甚是薄情。

    所以她做梦都想看到云曦被冷凌澈嫌恶,看她一点点变成深闺怨妇,再也露不出得意的笑!

    可下一瞬,刘宝珠脸上的笑就被狰狞所取代,因为冷凌澈在刘宝珠说完之后,竟是捧起了云曦的手,仔细的打量着,还柔声说道:“可疼了?”

    众人的脸色都变幻莫测,锦安王咳了两声,警告冷凌澈不要太过分了,这里还有一屋子人呢!

    云曦淡淡笑笑,莞尔说道:“还好!”

    锦安王嘴角抽了抽,不知是该怒还是该怒!

    冷凌墨阴狠狠的看着冷凌澈两人,他的手臂直到现在还疼着,等冷凌澈落到他的手里,他定要砍了冷凌澈的胳膊!

    “二哥二嫂,五殿下可是皇子,虽说我们是堂亲,可是皇权在上可容不得我们放肆!您说呢父王?”

    冷凌墨瞄了冷凌澈一眼,便侧头看向了锦安王,可就只这一眼,竟是险些将冷凌墨吓得跪在地上。

    父王是在用什么样的眼神看他?

    那双微微眯起的凤眸中有痛恶,有冷绝,唯独没有一丝温情,仿若他是父王的仇敌,是应该死在他剑下的恶人!

    冷凌墨不禁后退一步,他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锦安王开口,一字一顿,不紧不慢的开口道:“那时你在做什么?”

    “我……我……”

    冷凌墨早已被锦安王刚才的眼神吓得不敢开口,欧阳侧妃没有留意,听到锦安王质问,立刻开口辩解道:“王爷,这件事也不能怪墨儿啊,那五殿下是皇子,咱们墨儿哪能阻拦!

    若是被五殿下怪罪,反而还会连累咱们王府,墨儿他也是无可奈何的啊!”

    锦安王给了欧阳侧妃一个冷冷的眼神,那眼中似有千年不化的寒冰,声音更是透着狠绝的威压,“本王可是在问你?”

    欧阳侧妃的双眼睁大,嘴巴开开合合,却是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秦侧妃转眸沉思,从始至终都不发一言,见锦安王如此更是将头深深埋下。

    “将人带进来!”

    锦安王语落,便有侍卫拖着两个血粼粼的人走进了大堂,血痕从门口一直划至他们脚下,一众女眷都吓得闭上了眼睛,那浓浓的血腥味让她们难以忍受。

    冷凌墨脸色一白,这两个人是一直跟在他身边伺候着的,他们此时被打成这般模样,会不会说了不该说的话?

    “这两个可是在你身边伺候的?”锦安王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那鲜血淋淋的两人,才缓缓抬眸,用一双凌厉的凤眸盯着冷凌墨。

    “是……”冷凌墨颤颤巍巍的答道,不停的咽口水,借此来减缓心中的紧张。

    “为何本王听到的与你说的不一样呢?他们说,是你向五殿下提议大厨房的饭菜很好,又说掌管大厨房的是世子妃身边的侍女。

    在五殿下折辱那名婢女时,你却和那欧阳沐在一旁谈笑风生,甚是欢喜?”

    “父王!儿子没有!儿子不敢!”冷凌墨“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惊慌失措,颤抖不已。

    “王爷,墨儿是被冤枉的啊……”

    欧阳侧妃一嗓子喊了出来,锦安王随手拿过桌案上的杯盏,朝着欧阳侧妃便狠狠砸了过去。

    锦安王是行军打仗的将军,手上的力度如何会轻了去,更何况他此时怒火攻心,那杯盏瞬间破裂,落了一地。

    欧阳侧妃尖叫一声,额上顿时破开了一道口子,鲜血如注,流了满脸,“啊!我的脸!我的脸!”

    这下子饶是秦侧妃也被吓得脸色苍白,她嫁给锦安王二十余年,何曾见过锦安王发过如此大的脾气。

    “闭嘴!本王还没死呢,哪里有你这个妇人插嘴的资格,你若是再敢叫一声,本王这便命人堵了你的嘴!”

    欧阳侧妃看着自己手上刺目的鲜血,又惊又怒又惧,两眼一翻,竟是昏了过去。

    “母妃!”

    刘宝珠跑过去想扶起欧阳侧妃,锦安王却只淡漠的看了一眼,冷冷道:“都不许扶她,不过一点皮外伤,死不了!”

    锦安王说完便将视线移开,再次落在了面如死灰的冷凌墨身上,在他那惶恐畏惧的眼神中,近乎绝情的开口道:“本王可以容忍你们争抢,可以容忍你们有彼此的小心思。

    但是,本王曾说过,本王这辈子最看不得兄弟之间反目成仇,更看不得兄弟间为了权利和金钱手足相残,你拿本王的话当耳边风是不是?”

    “父王,我没有……没有……”冷凌墨早已吓得六神无主,此时只会一遍一遍无力的念叨着“没有”两字。

    “本王不喜欢理会后宅之事,可这不代表本王就瞎了聋了,你真以为你那点小心思本王看不透吗?”锦安王一脚将冷凌墨踢翻在地,冷凌墨只觉得喉咙发腥,却生生那欲喷出的血气咽了回去。

    “手足相残!可耻!”锦安王疯狂的咆哮道,女眷们简直都要吓哭了,平日里的锦安王就已经很可怖了,今日更仿若是战场上的修罗,一身的冷戾弑杀之气。

    云曦抬眸望着,看着那鬓发已白脸色沉郁的锦安王,她垂下了眸子,心里竟是对锦安王多了一丝同情。

    想当年八王之乱,可曾不是因为这皇位之争?

    明明是血缘至亲之人,却成了这世上不共戴天的仇敌!

    可是,只要有权利纷争,这种自相残杀便永远不会消失!

    “本王的眼里容不得沙子,今日本王必须请出家法,好好教训你这个不顾念兄弟的逆子!

    日后谁若是再敢如此,本王必将他逐出家门!”锦安王说完之后,打开了身侧的匣子,从里面取出了一条通体漆黑的长鞭,上边还挂满了密密麻麻的倒刺。

    “来人!将四公子绑了!”

    见锦安王请出了家法,冷凌墨吓得抖若筛糠,舌头却是灵活了起来,“父王,儿子知错了,儿子再也不敢了,求父王饶过儿子吧!

    父王,以后凌墨一定尊敬大哥和二哥,处处以他们马首是瞻,父王就饶了我吧!”

    刘宝珠也跪了下来,小脸吓得苍白,脸上全是泪痕,虽然冷凌墨平时对她不好,可他毕竟是她的夫君,她怎么舍得看他受罚?

    “父王!凌墨知错了,您就饶过他吧,求您了!”刘宝珠不停的叩着头,可他们两人的声泪俱下没能让锦安王回心转意。

    “无规矩不成方圆,今日本王绝不姑息!”

    锦安王今日是真的怒了,侍卫见锦安王如此,立刻走上去扒了冷凌墨的衣服,严映秋立刻避开视线,脸色通红。

    秦侧妃也被锦安王这滔天的怒意吓得指尖冰冷,小心翼翼的开口道:“王爷,这里还有女眷,不如……”

    “不可!今日本王要让所有人都看到这一幕,让所有人都知道我锦安王府容不得手足相残之人!”

    锦安王心意已决,秦侧妃也不敢再劝,只能如坐针毡的看着,锦安王处置冷凌墨她应该开心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反而只有无尽的恐慌,就仿佛被脱光衣服的人是她,而那可怕的长鞭也要落在她的身上!

    冷凌墨被人脱光了上衣,露出了白皙的皮肤,绑在了侍卫推进来的架子上。

    他的两只手被吊起,赤裸的上身光溜溜的展露在众人面前,让他一度觉得羞愤。

    可当锦安王的皮鞭落在他的身上时,什么羞辱什么怨恨通通都没了,有的只有无尽的疼痛。

    “啊!”

    那鞭子上是密密麻麻的倒刺,一鞭子下,冷凌墨的后背上边便满是粼粼的血痕,甚至还有皮肉被倒刺勾掉,看起来甚是触目惊心。

    六小姐冷清蓉早已经被吓的哭了起来,缩在霞夫人的怀中呜呜痛哭着。

    冷凌逸虽然忍着没哭,但是也被吓得够呛,小身子不停的抖动着,恨不能缩成一团。

    冷凌澈将云曦的双眼覆上,不愿让她看到这令人作呕的一幕,而他却用那双淡漠的眼平静的看着。

    除了冷凌澈,其他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一众女眷虽是回避着视线,但冷凌墨那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对她们而言也是难以忍受的折磨。

    “刚才那一鞭子是打你无视府规,这一鞭子是打你藐视兄弟之情!”锦安王语落便挥鞭而上,冷凌墨的身上瞬间又多了一条血痕。

    交叠的伤口处疼痛加倍,让冷凌墨几欲昏厥,锦安王却仍是怒意难平,一双眼迸发着浓浓的失望和厌弃,“这一鞭子是代替为你所伤的兄弟们赔礼赎罪!”

    这最后一鞭子下去,冷凌墨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哀嚎出声,仅仅三鞭子,冷凌墨的身上却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而他也彻底的昏厥了过去。

    锦安王扔掉了皮鞭,坐在座位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可就连往日里最是温柔体贴的秦侧妃今日也不敢上前劝慰。

    “今后若是有谁再敢自相残杀,本王绝不会姑息!”

    秦侧妃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柔声试探开口道:“王爷……”

    锦安王却挥了挥手,看起来沧桑又悲戚,“都退下吧,本王要一个人静静!”

    秦侧妃抿抿嘴,不敢多话,众人更是恨不得赶紧逃窜。

    刘宝珠哭哭啼啼的,可是欧阳侧妃和冷凌墨还晕着呢,秦侧妃便只好命人将这两人抬了回去。

    除了云曦两人,众人皆已散尽,冷凌澈和云曦正要离开,锦安王才突然开口道:“如此你可满意吗?”

    冷凌澈驻足,回眸看了锦安王一眼,他此时的苍凉和疲惫在冷凌澈眼中都只是讽刺,“父王的苦肉计不错,冷凌墨这次便算了吧!”

    冷凌澈说完便要离开,锦安王的眼中闪过一阵心痛,强硬如他,出口的语气却都带着请求,“澈儿!”

    这两个字让冷凌澈的身子轻颤了一瞬,却也仅仅是一瞬,快到只有在他身边的云曦才有所察觉。

    “澈儿,我不希望你尝试我所经历过的痛苦,兄弟相残足以成为以后的噩梦!澈儿,他们是你的兄弟,我希望你……”

    冷凌澈却是转过了身子,那张有些神似锦安王的脸庞此时却只有一片冰冷,那狠绝和残酷的眼神让锦安王只觉得心如刀绞,无力支撑。

    “他们是父王的骨血,但却不是我的兄弟,我的母妃只生了我一人,我何来兄弟可言?

    我回来,为的不是你的王位,而是清算十年前的血账!佛挡杀佛,魔挡杀魔,不管是谁,只要挡了我的路,我便定然不会手软。

    所以父王若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那便管好你的儿子们,他们是你的亲人,不是我的!”

    顿了顿,冷凌澈的嘴角微微扬起,竟是勾起了一抹冷酷残忍的笑,让锦安王不愿去面对,“还有上面那位,他是你的皇兄,你不愿违逆他,但是,我会!”

    ------题外话------

    第二更……

    先收拾一个,不要着急,剩下的人很快跟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