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七十章 府中生故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七十章 府中生故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接手大厨房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王府,众人都知道云曦是个能干的,这次她虽然只接手了一个大厨房,但若是做的好,以后府中中馈岂不是都要慢慢交到她的手上?

    毕竟她是王府是世子妃,是以后的锦安王妃,而秦侧妃再如何厉害也只是个侧妃,说难听一点那就是个妾室。

    一时府中人都在动自己的小心思,这个时候站队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云曦却并未如她们所想的一般事事亲力亲为,只将事情交给了安华和青玉,她则是依然在芙蓉阁中坐的安稳。

    这倒是出乎了众人的预料,因为大厨房鱼龙混杂,交错着许多势力分支,不管是欧阳侧妃还是秦侧妃对大厨房都非常的看重。

    欧阳侧妃听闻是云曦接手大厨房后,不怒反笑,狠狠的啐了一口说道:“真是活该!秦欣霜那个贱人筹谋了这么久,结果反倒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还将大厨房送到了云曦手上,真是可笑!”

    “母妃,可是云曦掌权对咱们也没有好处啊!”刘宝珠嫉妒的说道,她嫁进王府已有一年了,可别说府中的事情,便连她院子里的一应事项也都还握在秦侧妃的手中。

    可这云曦才刚嫁进王府,便得了这么好的活计,她简直嫉妒的要死!

    “那也好过给秦侧妃那个贱人!只要她不舒心,我就舒心多了!上次她便折在了云曦的手上,这次又是,只怕她现在也恨的要死呢!”

    欧阳侧妃冷笑说道,对秦侧妃的恨意竟是让她暂时忘记了对云曦的痛恨。

    “可那个云曦也不是个好东西,她本来就是世子妃,若是再掌握了府中中馈,以后这王府里可还有我们的事?”刘宝珠愤愤不平的说道,一想到云曦活的滋润她便恨的要命。

    “你还有脸说,你都嫁进来一年了,连个丫头都没生出来!你若是能生个长孙出来,墨儿也会多一个助力!”欧阳侧妃没好气的说道,将心理的怒火都发泄到了刘宝珠的身上。

    刘宝珠心里委屈,又不是她不想生,可是冷凌墨一个月里留宿在她那不过寥寥几日,哪有那么好就怀上!

    再说了,冷凌墨院子里一堆的莺莺燕燕,不也一个没怀上吗,也许是冷凌墨的问题也说不准啊!

    可是这些话刘宝珠自是不敢说的,只敢在心中暗暗腹诽,心里却是又将云曦怪上了,若不是因为云曦她今日怎么会被责骂!

    刘宝珠咬了咬牙,她一定不会让云曦好过的!

    王府的规矩是每到初一十五,一家人便要坐一起用膳,只是众人凑在一起的气氛却十分尴尬。

    冷凌墨对云曦两人是恨之入骨,却又不敢在锦安王面前流露出来,便只阴沉着一张脸,时不时用愤恨的眼神瞪着冷凌澈和云曦。

    刘宝珠更是没有好气,看着冷凌澈对云曦体贴入微的样子,心里嫉妒的要命。

    她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冷凌墨,同样是兄弟,冷凌弘和冷凌澈都是正人君子,可这冷凌墨却是典型的花花公子,甚至还敢觊觎自己的嫂子!

    起初让她嫁到王府她是喜不自胜的,特别那时她还幻想着自己能成为世子妃,成为以后的锦安王妃,可是现在看来这些不但都已是渺茫,冷凌墨对她也不会好到哪里。

    她满怀愤恨的夹了一块肉,扔进嘴里狠狠咬着,仿佛是在咬着云曦一般。

    突然她神色有些狰狞起来,她勉强咽下了那块肉,又连忙喝了一大口水。

    她这一番动作不小,众人的视线都被她吸引了过来,锦安王不悦的蹙起了眉,眼中的厌恶丝毫不用遮掩。

    “你做什么呢?还有没有一点礼数!”欧阳侧妃觉得丢脸,出声斥责道。

    “这肉实在是太咸了,根本就难以下咽!”刘宝珠委屈的说道。

    “太夸张了吧!”冷凌墨不信,夹起了一块肉,刚放进嘴里就被他吐了出去。

    “这哪是肉!这分明就是盐嘛!”冷凌墨也连忙喝了一大口清水,就算他把肉吐了还能感觉到那种齁死人的咸度。

    锦安王蹙眉夹了一块,双眉紧皱,又夹了其他的几道菜,有好几道都咸的要命。

    看见锦安王的脸色有些难看,秦侧妃连忙善解人意的递上了一杯水清水。

    锦安王将杯中的清水一口饮尽,刘宝珠偷偷瞄着锦安王,见他脸色阴沉,嘴角勾起一抹淡笑来。

    她怎么能看着云曦一人得意呢,她派人去大厨房偷偷在菜里撒了一把盐,这饭菜这么难吃,锦安王一定会责罚云曦!

    届时云曦丢了大厨房的权,严映秋又是个只知道琴棋书画的,这大厨房不就成了她的囊中之物嘛!

    “二嫂,你这是怎么弄的啊,这些饭菜也太难吃了,看来大厨房你还要管的严一些才行啊!”刘宝珠似是无意的开口说道,却是将事情都引到了云曦的身上。

    众人都望向了云曦,云曦却是不紧不慢的放下了筷子,用帕子擦了擦嘴,笑望着刘宝珠,“四弟妹觉得这饭菜很难吃吗?”

    “这不仅仅是难吃了吧,这简直是难以下咽!”刘宝珠撇着嘴说道,一直用眼神的余光瞄着锦安王,只等着锦安王发怒罢了云曦的权。

    “可这些人都是欧阳侧妃亲自提拔上来的啊……”云曦慢悠悠的说道,一句话便将刘宝珠给说傻了。

    云曦低头浅浅一笑,轻声说道:“大厨房里的人我可是一个都没换,只想着这些人都是欧阳侧妃精心选上来的,自然都是好的,却没想到反是不合四弟妹的口味……”

    “什……什么?你说……”刘宝珠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只瞪着一双眼睛看着云曦。

    云曦竟然连一个人都没换?

    可这怎么可能,当时欧阳侧妃一接手便将大厨房里的人都换了,她以为云曦也定是这样。

    若是云曦一个人都没换,那今天这件事不就扯到了她们的身上吗?

    刘宝珠不敢去看欧阳侧妃那副要吃了她的模样,只目瞪口呆,不知该如何辩解。

    云曦见此轻轻的扬了扬嘴角,抬眸看着锦安王说道:“云曦自以为王府还是和睦最重要,大厨房的事情多,若是频繁更换人手,唯恐出了乱子,却没想到这些人还真是非换不可了!

    父王,云曦斗胆想将大厨房重新打理一番,不知可合规矩呢?”

    “哼!此时你倒是讲规矩了,平日里也不见你注意!”锦安王没有好脸色的说道,说话还不忘瞪了冷凌澈和云曦一眼。

    云曦也不在意,只扬唇浅笑,锦安王说话虽是不好听,但还是同意了云曦提议,只冷声道:“大厨房交给你了,你就不要畏首畏尾的。

    若是有哪些不听话的尽管赶走,若是本王再发现饭菜出了问题,就拿你是问!”

    锦安王说完便怒气沉沉的扔了手里的筷子,起身便要离开,秦侧妃连忙开口唤道:“王爷您还没用膳呢,妾身命人在小厨房给您做一些吧!”

    欧阳侧妃瞪了秦侧妃一眼,也连忙露出一抹明艳的笑,柔声道:“王爷还是去妾身那里吧,妾身可以给王爷煮茶!”

    秦侧妃蹙眉看着欧阳侧妃,锦安王见她们两这副样子,便沉声道:“不必!本王出去吃!”

    秦侧妃见锦安王怒气冲冲的离开,才回头冷冷的瞪着欧阳侧妃,欧阳侧妃却是满不在意的笑道:“王爷走的还真是一点都不犹豫,看来也是厌恶你了呢!”

    “还不是你在这里添乱!”刚才若不是这欧阳桐捣乱,王爷一定会去她的玉霜院。

    “哼!你自己不得王爷欢心,与我有什么关系啊!你还以为你是二十年前的模样呢,都人老珠黄了,还妄想拴住王爷,真是可笑!”欧阳侧妃也不甘示弱,句句踩秦侧妃的痛处。

    秦侧妃的年纪比府里的侧妃夫人都要年长几岁,欧阳侧妃便故意借此嘲笑。

    冷凌弘和冷凌墨都面露尴尬,他们的母妃在这里争风吃醋,他们劝也不是,帮也不是。

    冷凌澈和云曦只望着彼此浅浅一笑,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秦侧妃见众人都在望着她,自是失态,只抿了抿唇,沉了脸色。

    她最近还真是情绪不定,竟是与欧阳桐这个蠢女人争执起来。

    看着欧阳侧妃那得意嚣张的脸,秦侧妃猛然起身,冷冷的盯着欧阳侧妃,半晌后嘲讽笑道:“欧阳侧妃选人的眼力还有待提高,否则宝珠也不会嫌弃这饭菜难吃了!”

    秦侧妃说完甩袖离开,只在途中用那双阴沉冷戾的眼睛狠狠的盯着云曦。

    欧阳侧妃却是因为她这句话气的跳脚,“那我也比你强,你上蹿下跳一番结果还不知道便宜了谁!”

    欧阳侧妃喊完之后,看着屋内的一众小辈,不觉有些脸红,只指着刘宝珠的鼻子叱骂道:“没用的东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欧阳侧妃说完转身离开,冷凌墨也觉得丢了脸面,在聪明能干的云曦面前,刘宝珠就更显得丑陋愚蠢,他站起身,瞪着刘宝珠骂道:“丢人现眼!”

    刘宝珠委屈的红了眼眶,可她不想在云曦面前哭,只咬着满口的银牙,愤愤不平的说道:“云曦,我和你没完!”

    云曦摇头浅笑,显然并不在意刘宝珠的威胁,严映秋和冷凌弘觉得尴尬,好好一顿饭最后却是不欢而散,便也起身离开了。

    “咱们王府以后只怕会越发的热闹呢!”云曦若有所思,笑着说道。

    “为夫喜欢清静,便有劳夫人了……”冷凌澈牵起云曦的手,轻轻的印上一吻,眼中闪着促狭又宠溺的笑。

    “油嘴滑舌!”云曦伸出纤长的手指,在冷凌澈的额上轻轻戳了一下,两人都浅笑出声,欢愉喜悦。

    而王府中未安稳几日,便又出了变故,冷凌弘在打马球时不慎落马,虽然他身手敏捷避开了马蹄的践踏,但还是摔伤了腿,不得不卧床休养。

    秦侧妃看着冷凌弘被包扎的右腿,眼中闪过一道杀意,她狠狠的拍着桌案,怒声道:“真是可恶!他们怎么能这般无耻,居然敢这么对你!”

    和冷凌弘打马球的有冷凌衍、冷凌淮、冷凌墨还有西宁侯世子欧阳沐,却偏偏是冷凌弘一个人受了伤,还不是他们故意为之!

    “母妃,是儿子不小心,怨不得别人!这伤也不重,修养一段时日就好了。”冷凌弘没有怨天尤人,反是劝慰着秦侧妃。

    秦侧妃张张嘴,可看着冷凌弘受伤的腿,不忍再多说,只吩咐严映秋说道:“你好好照顾弘儿,我去找王爷!”

    严映秋的眼中盈着泪珠,她点点头,心疼的看着冷凌弘,冷凌弘却是扯出一抹微笑,轻轻拍了拍严映秋的手。

    冷清薇看着也不好受,咬着嘴唇与秦侧妃说道:“大哥的伤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们去找父王,让父王给大哥做主!”

    冷凌弘想要阻拦,可是秦侧妃和冷清薇却是已经走了出去,冷凌弘叹了一口气,开口道:“只怕府内又要因为此事而引发风波了,我最不愿看到的就是这样事。”

    冷凌弘之前是想要世子之位,所以他一直听从锦安王的安排,努力读书习武,希望自己足够优秀,可以配得上世子之位。

    后来冷凌澈回来了,一跃成为了锦安世子,他有过失落,也曾自私的想过,若是冷凌澈不回来该有多好。

    可那种感觉也是转瞬即逝,其实不管谁当这个世子,其他的人虽是无法承爵王位,但也短缺不了吃喝,一家人和乐的生活在一起也好。

    可他不是天真的妇人,他知道就算他没有争抢的心思,这王府也不会安宁。

    他看着坐在自己床边泪光盈盈的严映秋,握着她的手,温和的开口道:“映秋,希望我们一家能够永远这样下去……”

    ……

    秦侧妃和冷清薇来到锦安王的书房时,冷凌墨也在里面,锦安王正在询问冷凌墨今日发生的事情。

    冷凌墨巧舌如簧,只将事情都推给了冷凌弘,将一切都归罪于他自己的不小心。

    秦侧妃听得心中恼火,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王爷,弘儿的骑术是您亲自教的,他的骑术一向很好,怎么会无故摔下马背?”

    “秦侧妃,这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也许是大哥骑的那匹马被惊动了才会导致他落马受伤。

    不过所幸大哥受伤不重,秦侧妃也就不要太过担心了!”冷凌墨语气轻松,虽是装出一副关切的模样,但是上扬的嘴角还是出卖了他的心中所想。

    “受伤不重?那是因为弘儿身手好,否则……”从飞驰的马背上摔了下去,若是躲的不及时,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可当时大家都看见了,就是大哥自己掉下马背的!”冷凌弘一直都比他更得锦安王的心,这次真是便宜他了,若是死了才好呢!

    “四公子指的难道是太子他们吗?他们与你的说辞自是一样的!”秦侧妃咄咄逼人道。

    “秦侧妃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会加害大哥不成!”冷凌墨委屈的尖声喊道,一副要让锦安王做主的模样。

    “好了!都别吵了!你先回去吧,最近安分些!”锦安王将冷凌墨赶走,只提点了两句,虽然他也心中怀疑,但是没有证据他总不能去质问太子。

    “王爷……”秦侧妃眼泪盈盈的抽泣着,她咬着下唇,欲言又止。

    “你回去后好好照顾弘儿吧,今日的事情本王也没有办法……”就算他是王爷,也有他触手不及的地方。

    秦侧妃双手紧紧握着,心里恨意滔天,可是看着锦安王那无能为力的样子,秦侧妃还是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他们真是欺人太甚,既然如此,那就谁都别想好过!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