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六十七章 两妃相争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六十七章 两妃相争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近的王府很是热闹,但是云曦只安闲的待在芙蓉阁中,外面的吵闹喧哗丝毫入不了她的耳中。

    云曦翻着书册,喜华也坐在一旁,看着自己手中的话本子,突然她抬起头来,笑盈盈的看着云曦,开口说道:“世子妃,府中的事情你最近可知道了?”

    “你指的是什么?”云曦翻了一页书,淡淡问道。

    喜华将自己的小矮凳向前挪了挪,嘴角难掩笑意,“就是欧阳侧妃和秦侧妃啊,欧阳侧妃不是得了管理大厨房的权嘛!

    最近大厨房可热闹极了,整个大厨房都长蹿下跳的,欧阳侧妃可真是大换血,几乎将所有人都换成了自己的。

    这么大的举动,自然是怨声载道,大厨房是个肥差,谁也不想无故被换下!”

    云曦的手指停顿了一下,她抬头看着喜华,发问道:“秦侧妃没有任何的表示?”

    “没有!听闻每日都有人去找秦侧妃哭诉,但秦侧妃一直都未理会。”喜华眨巴着大眼睛开口说道。

    云曦微转眼眸,扬唇一笑,“索性也不关我们的事,我们就坐山观虎斗吧!”

    喜华连连点头,狗咬狗什么的最好看了!

    青玉拿着厚厚的一摞账本走了进来,因着之前云曦的话,青玉也不再故意隐藏自己,她出众的能力让她在一众侍女中甚是显眼。

    虽有人羡慕嫉妒,但是青玉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她们也不敢有任何的说辞。

    “世子妃,这是这个月各家铺子的账本,请您过目!”

    云曦随意翻了两眼,现在这些账本都有玄商他们几人打理,他们做事细致,根本就不用云曦费心。

    “安华呢?她不是和你一起看账本去了吗?”云曦见只有青玉一人,便开口问道。

    青玉轻轻挑了挑嘴角,眼中闪过一抹好笑的光,“安华姐现在只怕是脱身乏术!”

    因着上次和云曦深谈,青玉也放松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样紧绷,偶尔也会说两句玩笑话。

    见云曦和喜华都一脸好奇的看着她,青玉也不再藏着,嘴角抿起一抹轻笑,开口道:“安华姐中途被玄角截了,现在正只怕正在被玄角提亲呢!”

    “玄角?他不是喜欢喜华吗?”云曦诧异的看了喜华一眼,显然还不十分了解芙蓉阁内的某些情况。

    “世子妃你可别逗了,玄角哪是喜欢谁啊,奴婢觉得他是没事找打!”喜华啐了一口,显然对玄角的不满已经溢于言表了。

    “玄角也与奴婢说过……”青玉开口将事情大致讲了一遍,听的云曦更是诧然。

    这五个人里玄商沉稳,玄宫老实,玄徵腼腆,玄羽虽是性子跳脱了一些,但对乐华也是一心一意,这玄角倒是个例外。

    云曦对玄角的了解不算多,一时没想到芙蓉阁里还有这样的“风流人物”。

    “奴婢看那玄角动心是假,想要娶亲却是真!”青玉一语道破,想到玄角那副模样便觉得好笑。

    云曦不禁扶额,玄角是冷凌澈的属下,她不好过问,况且玄角虽是多情了些,但是也没有什么不妥的举动,云曦便开口道:“也许他是在与你们玩笑吧,若是他真做的过分了,你们再来告诉我,我会让世子与他好好谈谈的。”

    青玉和喜华相视一眼,两人都点了点头。

    而此时安华被玄角挡在了院子里,看着玄角那艳光四射的笑意,安华心里已然清明。

    喜华和青玉都遭此毒手,看来她便是玄角的下一个目标了。

    未等玄角开口,安华便将温和笑道:“你可是想问我是否婚配?”

    玄角的眼睛亮亮的,红唇皓齿,美的阴柔似水,“还是安华姑娘聪慧!”

    看着安华那温柔的面庞,玄角脸上的笑意更多了一分,“安华姑娘机智聪敏,在下十分仰慕,我们不如……”

    “玄角,这些话你可是要与芙蓉阁所有人都说一个遍?”安华一直都在扮演姐姐的角色,对身边的人都很温柔照顾,即便此时也没有责怪玄角。

    “那是她们没有眼光,安华姑娘你放心,你若是选了我,我一定会对你一心一意,就算你年纪比我大,我也不嫌你老的!”

    看着玄角那双真诚的眼神,安华无奈苦笑,她算是见到了传说中的“三句半!”

    这玄角说话前半段都还挺好的,可偏要在最后加上一句“画龙点睛”,可实则却是毁了所有,难怪喜华她们都对玄角怨怒甚深。

    安华的脾性一向很好,并没有因玄角说她老就因此恼怒,反是耐心的说道:“玄角,你一直这样可不好,时间长了,大家只怕都会对你有意见了。”

    “我才不在乎呢,理会旁人做什么,咱们自己开心就好啊!安华姑娘,我说的都是真心的,你就做我的妻子吧……”

    “玄!角!”

    玄角未等说完,背后便传来了一道夹杂着压抑怒火的声音,玄角转过头,只看玄商阴沉着一张脸,那双眼中的怒火仿佛要将他焚毁一般。

    “干什么?老子最近没花府中的钱,你瞪我干什么?”玄角以为玄商会动怒,十有八九是因为钱财的事情。

    他略略想了一番,确定自己最近绝对没有破坏府中的物件,更没有浪费,才理直气壮的与玄商对峙起来。

    安华却在玄商出现的时候,缓缓低下了头,并没有迎视玄商的目光。

    “你在做什么?”玄商逼近一步,狠狠的盯着玄角。

    玄商的个子要比玄角高上一些,此时居高临下的逼视着玄角,让玄角一度产生了自己我怀疑,难道他什么时候偷了玄商的银子?

    “这是我们两个的私事,与你有什么关系!”玄角虽是被玄角的气场吓得后退半步,但还是嘴硬的说道。

    “谁给你的胆子调戏世子妃的身边人?”玄商步步紧逼,玄角步步后退,直至玄商将玄角和安华间隔开。

    “什么叫调戏!我们是在商议终身大事!”玄角仰头强硬的回复道,但是不断后退的脚步却出卖了他的心虚。

    “我若是再发现你不务正业,调戏安华……安华她们几个姑娘,我便罚你一年的俸禄!”玄商手握经济大权,在钱财上甚至比冷凌澈的权力都要大。

    玄角气得咬了咬牙,可奈何自己的口粮和老婆本都掌握在玄商的手中,便只哆嗦着手指,指了指玄商,冷哼一声甩袖离开。

    玄商冷漠的收回眼神,在看着安华时,眼中不自觉萦绕了一层温和的微光。

    “你没事吧?玄角就是这般肆意的性子,但他不是坏人……”玄商的语气更是舒缓轻柔。

    “嗯!”安华应了一声,点了点头,却依然没有抬起头来。

    最近安华见到玄商时都是这副模样,玄商以为安华定是因为他之前在玉琉阁唐突才生气了,便连忙开口解释道:“安华,之前在玉琉阁……”

    “我还要与世子妃禀报店铺的事情,就先走一步了!”安华说完与玄商福了一礼,便脚步匆忙慌乱的离开了。

    玄商见此长长叹了一口气,心里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突然有一只手搭在了玄商的肩膀上,玄商侧头看去,只见是一脸贼笑的玄羽。

    “百炼钢成绕指柔,看来不论是什么样的男人终究都逃不脱温柔女儿乡嘛!”

    玄商蹙眉不耐烦的将玄羽的手拨开,给了玄羽一个鄙夷的眼神,玄羽却不气馁,连忙开口道:“我可以帮你追啊,只要你给我一千两银子就行!”

    他今年这一年的薪水都给了玄宫,最近有些捉襟见肘,他便只得将主意打在了玄商的身上。

    “你?”玄商扬起嘴角,讥诮的看着玄羽,语气更是赤裸的嘲讽,“换个谁我都有可能相信,可是你嘛……”

    玄羽并不在意玄商的嘲讽,只面露复杂,摇头说道:“我和你们不一样,我喜欢的不是个正常的妹子,不管什么套路对她都没用!

    可是除了乐华之外,我敢保证让你们所有人抱得美人归,如果失算了,我把钱全额退给你不就好了?”

    玄商却只是冷笑,看着玄羽说道:“可事情的前提是我要喜欢安华不是吗?可我们之间只是共同打理王府的伙伴关系,不劳你惦记着了!”

    玄商说完转身便走,玄羽看着玄商的背影冷哼了一声,“真是个不坦诚的男人!早晚有你求我的一天,可那时就不仅仅是一千两能摆平的了!”

    ……

    芙蓉阁的大事小情已经渐渐步入正轨,云曦最近是越发的安闲,看着天色晴朗,便决定出去走走。

    严映秋正带着楠姐在花园里玩,花园中的那些花颜色各异,每一朵都让楠姐喜欢不已。

    她一会儿摸摸这个,一会儿闻闻那个,小小的娃娃跑来跑去的,看着便让人喜欢。

    “楠姐,你慢些跑!”严映秋跟在楠姐的身后一边笑着一边说道,她的面容本就温柔,此时眼中嘴角都泛着母性的光辉,使她看起来更加的美了。

    楠姐眼尖的看到了云曦,张着手臂,软糯糯的说道:“婶婶,婶婶……”

    自从那天之后楠姐便学会了喊“婶婶”,这功劳还非冷凌澈莫属,每次见到楠姐,冷凌澈便会让楠姐喊云曦婶婶,只有她喊了,冷凌澈才会给她糖吃。

    所以“婶婶”这个称呼已经在楠姐的头脑里根深蒂固了,云曦对此也颇为无语,谁会想到冷凌澈那样的人却那般的小心眼。

    云曦蹲下身子,将飞扑过来的楠姐抱在了怀里,楠姐一直都喜欢云曦,便亲近的搂住了云曦的脖子,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停的眨着。

    “小心别弄脏了你婶婶的裙子!”小孩子总是调皮的,严映秋连忙走了过来,担心楠姐的鞋子会弄脏云曦的衣裙。

    “没事,小孩子就是这样!”云曦抱着楠姐走了过去,严映秋见云曦喜欢楠姐,心里也自是高兴。

    严映秋身边的婢女赶紧走上去抱起了楠姐,严映秋便和云曦坐在一处说话,“楠姐最近的身子可都还好?”

    “其实平时都还好,只是每年换季的时候都难免会风寒发热,只希望她长大些身子也会好一些!”严映秋怜惜的看着在一旁玩乐的楠姐,眼中是浓浓的担忧。

    “楠姐长大后也可以吃一些滋补的药,身子会越来越好的!”云曦柔声安抚道。

    严映秋点头笑着,感觉与云曦更为亲近了,因为楠姐虽然是王府的第一个孩子,但她是个女孩,又体弱多病,所以并没有人看重楠姐。

    可是云曦却对楠姐既温柔又耐心,这让严映秋十分的动。

    “大嫂!二嫂!”

    一道清脆的男童声音传来,云曦两人望去,只见是冷凌逸站在一旁,有些害羞的看着她们。

    云曦见冷凌逸那又期待又害羞的模样,不由一笑,伸手招呼他过来。

    虽然冷凌逸是她们的小叔,但他还是个孩子,云曦她们自然也就不必太过避讳。

    冷凌逸时不时就会往芙蓉阁跑,今日他也是听闻云曦在花园里,便跑了过来,却没想到严映秋也在。

    他与府中其他的人都不亲近,所以一时间有些手足勿措。

    云曦见他如此,正想开口,楠姐却突然跑过来拉着冷凌逸的手,开口说道:“小叔叔,小叔叔……”

    楠姐的手软软的,嫩嫩的,冷凌逸低头看着楠姐的笑容,也温和的笑了起来。

    冷凌逸本就是个温和的性子,见楠姐与他亲近,便笑着说道:“我带楠姐去摘花好不好?”

    楠姐却是摇了摇头,撅着一张小嘴,眼泪汪汪的说道:“我不要!花会疼的,我不要它疼……”

    云曦听着楠姐这奶声奶气的声音,眼中也不觉泛起了一丝温柔,“楠姐真是个善良温柔的孩子,长大之后也会是个花一样的女子。”

    严映秋的嘴角凝着骄傲的笑意,就算楠姐是个女孩,那也是她最宝贝的孩子,“我从不奢求太多,只要她平安喜乐就好!”

    云曦微有失神,平安喜乐这也是母后对她的期待,看来每个母亲对孩子都一样的期许。

    两人相视而笑,虽然冷凌弘曾经是世子之位的争夺人之一,可是云曦竟是有些喜欢这个温柔的女人。

    或许是因为她身上那种母性的光辉,若是可以,云曦真的希望她们永远不会为敌。

    “映秋!”一道有些冷硬的声音传来,严映秋立刻走了过去,与秦侧妃见礼。

    秦侧妃只扫了严映秋一眼,便将视线落在了云曦的身上,云曦心中讥笑,看来那三百万两真是够秦侧妃肉疼的了,竟是连那虚伪的笑都露不出来了呢!

    “天这么热你怎么还带楠姐出来!她身子本就不好,难道你不知道吗?”秦侧妃的声音有些冷,严映秋显得有些茫然。

    “我看天气很好,楠姐也想出来玩……”

    “她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她胡闹,你也跟着胡闹!”秦侧妃虽是在斥责严映秋,但目光却始终落在云曦的身上。

    “哇”的一声,楠姐大声哭了起来,她虽是不懂为什么,但见自己的母亲被人责骂,立刻就伤心的抽泣起来。

    严映秋连忙走上前去将楠姐抱在了怀里,轻声的安抚着,她心里也有些委屈,不知道秦侧妃为何突然发作。

    但严映秋本就是温柔恭顺的女子,她一句话都没有辩解,只与秦侧妃福了一礼,抱着楠姐就离开了,而秦侧妃落在她们母女身上的眼神只有不满。

    她可以容忍严映秋不懂算计,但若是不识好歹便无法姑息了!

    她在云曦身上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就连下人都看得出来,可严映秋却偏偏要与云曦交好,这不是在打她的脸面吗?

    秦侧妃冷冷的看了云曦一眼,淡漠的抬步离开,等她先收拾了欧阳侧妃再好好教训她!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