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六十六章 芙蓉阁中事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六十六章 芙蓉阁中事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冷凌衍此言一出,西宁侯也只得答应,他也明白其中利害,若是欧阳若真的疯疯癫癫的,反倒是会成了祸患。

    冷凌衍早就对欧阳若很是不满了,骄纵跋扈,丝毫不顾及大局,如今她也算是自食其果,冷凌衍对她更不会有任何的心软。

    “以后如何便看她自己的造化了,若是她始终毫无长进,一个目光短浅的嫡女对我们非但没有助力,还有可能成为拖累!”冷凌衍几乎冷漠的说道,仿佛是在说一个与他毫不相关的人。

    西宁侯虽然有些不舍,但是与那至尊之位相比,一个嫡女的确也算不上什么。

    西宁侯夫人听闻之后哭的几乎要晕厥了过去,可是西宁侯是铁了心肠,将欧阳若和几个贴身婢女都送上了马车。

    好在欧阳若仍旧目光呆滞,状若痴傻,是以并没有费任何的力气。

    西宁侯府对外只言欧阳若染病,需要去一个清净之所休养,众人虽是有些疑惑,但也猜不透其中缘由。

    云曦闻后有些惊诧,没想到冷凌衍和西宁侯真的能冷漠至此,看着笑的得意的玄羽,云曦心下无奈。

    她只吩咐玄羽杀了那两个暗卫,将他们送到欧阳若的房间里,却没想到玄羽临场发挥,倒是起了出人意料的效果。

    “世子妃,属下做事可还稳妥?”玄羽一脸谄媚的笑意,让云曦一看就不由自主想起摇着尾巴的大黑狗。

    见云曦勾唇一笑,玄羽以为云曦是满意他的表现,便开口说道:“属下是最稳妥不过的人,若是世子妃将乐华许佩给属下,属下保证会一辈子对她好!”

    云曦眼含笑意,看着玄羽说道:“你可是没有办法,这才求到我面前了?”

    玄羽面露为难纠结之色,他之前一直信心满满,以为他定可以抱得美人归,可他没想到乐华这小妮子也太难追了!

    他使尽了浑身解数,可就连乐华一个笑模样都得不到,甚至还不如他当初不能说话的时候好呢!

    “这种事可不是我能决定的,你若是喜欢乐华,乐华早晚有一天都会知道的。

    但这种事需要你情我愿,我即便看好也不能擅自做主!”云曦开口解释道,其实她也有些心疼玄羽,可是她也不能因此就勉强乐华。

    虽然乐华可能是喜欢大黑的,可是毕竟玄羽才是真实的他,若是她们两人现在相处的不好,以后也只会成为一对怨偶。

    玄羽何尝不知道,可是他真的没有办法了,玄羽低垂着头,就像一只夹着尾巴,耷拉着耳朵的大狗。

    云曦还想劝慰几句,喜华脚步匆匆的跑进了屋内,一张小脸上写满了不开心。

    “世子妃,您管管那个玄角吧!他真的是太讨厌了!”

    “怎么了?”最近这芙蓉阁煞是热闹,这些人都要闹成了一团。

    “玄角真是讨厌,他问奴婢有没有婚配,说奴婢与他在一起定是极好的!

    可还没等奴婢拒绝,他倒嫌弃奴婢脸圆话多,就好像没有他奴婢就嫁不出去一般!”

    自从那次喜华被玄角吓到了之后,便一直绕道而行,但是玄角却还不死心,就仿佛这件事她捡到了多大的便宜一般!

    “知道了吧,玄角是我们五个里顶讨厌的,一定要离他远点,宁可选择玄宫也不要选玄角!”玄羽记恨着玄角,要是他追不到,玄角也别想着讨老婆!

    “打死我也不会选玄角,嘴巴那么坏,讨厌死了!”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但是坏男人的嘴巴也都是甜的,这玄角真是烦死了。

    云曦摇头浅笑,她和冷凌澈都是比较清冷的人,但她很喜欢看着他们吵闹玩笑。

    云曦只以为他们几个是在玩闹,却是没想到玄角是真的惹到了众怒。

    玄角见求娶喜华失败,却是并不气馁,为了争这口气,他也要第一个讨到老婆,让玄羽他们嫉妒而死。

    玄角坐在树上观察着下面的情况,喜华失败了,乐华他不屑与玄羽抢,青绢是秦侧妃送来的,碧珠年纪太小。

    正在此时青玉端着托盘,上面放着几册账本,玄角眼睛一眯,这个女人挺聪明的,不如就她吧!

    玄角倏的从树上落下,卷起了几片绿叶,忽的便出现在了青玉面前。

    青玉向后退了两步,但是并没有惶恐,玄角见此又满意了几分,他可不喜欢胆子小的。

    “青玉姑娘!”玄角笑着说道,俊美不凡。

    青玉端着托盘,微微福了一礼,不知道玄角找她何事。

    “在下斗胆一问,不知道姑娘可曾婚配?”

    青玉皱了皱眉,正是不解,却听玄角开口说道:“我觉得咱们两个还算是满般配的,若是青玉姑娘觉得可以,在下便去请世子妃赐婚!”

    玄角打量了一下青玉,认真的说道:“虽然姑娘长得普通了一些,但是我这个人一向不在乎外表,所以青玉姑娘不必觉得有压力,更不用自卑……”

    青玉的嘴角抽了抽,若是寻常人说这种话,那定是在折辱她,可偏生玄角说的真挚无比,仿佛他不过是在说事实,并没有任何的恶意。

    看着玄角那自信的笑,仿佛青玉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而正确的选择就是嫁给他!

    青玉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微笑,她的姿容平淡无奇,偏生一双眼睛纯净明亮,她柔声轻语道:“小女的确是蒲柳之姿,哪里能及得上公子唇红齿白,面若桃花,自是一副倾城之色!”

    青玉说完之后便福礼离开,只留下玄角一人托着下巴,兀自深思,这话是好话,但是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味呢?

    玄宫在一旁看着,笑得肚子都疼了,他拍了拍身边的玄徵,笑着问道:“玄徵,你觉得玄角这样的能讨到老婆吗?”

    玄徵很坚定的摇了摇头,看着玄角的眼神多有怨恨,“他不会!一定不会!”

    “我也觉得不会,而且按照他这种办法,用不了多久,只怕他就要成为整个芙蓉阁的头号死敌了!”

    ……

    慕香阁的包间之中,有一个貌美女子正在素手拨琴,殷钰侧躺在小榻上,桃花眼中堆满了笑意。

    他身侧坐着一个身穿蓝色锦衣的男子,长发以玉束冠,气质朗朗,如松如竹,他只低头啜饮,一张俊脸之上浮着淡淡的笑意。

    “流君,你这年纪也不小了,可有喜欢的姑娘?”殷钰眯着眼睛看着陆流君,最讨厌催婚的人却是最喜欢催别人。

    “流君与小侯爷惺惺相惜,小侯爷不娶亲,流君哪里敢呢?”陆流君隔空敬了殷钰一杯,嘴角笑意清浅,说话的声音宛若一道穿竹的风,淡雅清幽。

    “你和我不一样啊,我天生便是个风流公子,可你不是啊,你可是咱们金陵仅次于我的翩翩佳公子啊!”

    陆流君扬唇笑了笑,不愿与殷钰争论这个排名是何人所排,只喝了一口酒,开口道:“金陵城没有我喜欢的女子,这里也没有我喜欢的生活,所以现在我还不会娶亲!”

    殷钰的八卦之心已经泛滥,他立刻凑近了陆流君,开口追问道:“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我交友广泛,也许认识你喜欢的呢?”

    陆流君看了眼晴朗的天空,眉尾轻扬,开口道:“或许是那才是我向往的生活吧……”

    随意自在,没有勾心斗角的朝堂纷争,喜欢便聚在一起喝上几杯,不喜欢便动手打上一架,以后江湖不见……

    殷钰走到窗边,向外看了看,才转身看着陆流君挑眉道:“怎么,你还想上天啊?”

    两人正是谈笑,房门忽的被人打开,一道洁白无垢,修长挺拔的身影缓步走了进来。

    抚琴的女子恰在此时抬起头来,她指尖一顿,美妙的琴音瞬间破裂,“铮”的一声仿若玉石碎裂,成了映衬他的背景。

    冷凌澈和陆流君的眼中都微有诧然,只有殷钰笑盈盈的走了过来,酒气深深的说道:“二哥,你可算来了!来,咱们今日无事,一起来喝几杯!”

    殷钰知道冷凌澈最洁身自好不过,便命屋内的歌姬退出,那抚琴的女子忍不住又望了冷凌澈一眼,除了惊艳想不出任何的词汇。

    她心里羞愧不已,她学琴多年,没想到今日会因为一名男子乱了心神。

    离开也好,否则看着这般宛若神祗的男子,她不敢保证不会出错。

    殷钰为冷凌澈倒了一杯酒,笑着开口道:“二哥,二嫂前两日的事做的也太漂亮了!

    弟弟这生意也想更好一些,不如你让二嫂来帮我出出主意吧!”

    “没空……”几乎是想也不用想的回答。

    “是二嫂没空,还是你舍不得啊?”殷钰撇了撇嘴,全然不信。

    “都有!”冷凌澈坦然答道,没有一丝的避讳。

    殷钰和陆流君相视一笑,殷钰促狭道:“流君,你可看见了,这成家的人就是不一样,你可不能比我早成家啊,否则我可真是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殷钰看了陆流君一眼,转了转眼眸,开口道:“流君,以后喝酒赌钱,你就来找我,要是你偶尔想要附庸风雅了,便找我这二哥就好,想必你们一定会相见恨晚啊!”

    “流君不敢,世子惊艳才绝,是天纵之才,流君岂不是班门弄斧?”陆流君笑着答道,但是温和的语气中却难掩套的疏离。

    “哎!咱们都是自己人,客气什么啊,那要说赌钱,你们也定是不如我的啊!

    我交友虽广,但独独钟爱流君一人,我这二哥对我来说就像亲二哥一般,你们自是也要多加亲近嘛!”殷钰笑弯了眼睛,挡住了眼中的波光。

    陆流君扬唇一笑,隔空敬了冷凌澈一杯,笑道:“以后有机会,自会与世子讨教一二!”

    冷凌澈举杯示意,却是淡笑未语。

    几杯酒下,陆流君坐正说道:“今日流君要先走一步,改日流君再亲自做东!”

    “走吧走吧,我知道你们丞相府规矩严,不过等你以后想出自己喜欢的女子,千万别忘了告诉我啊!”殷钰还对此事念念不忘,一时提点了多次。

    目送陆流君离开,殷钰脸上的欢笑才渐渐收起,摇头叹息道:“流君什么都好,就是太聪明谨慎了,说话做事滴水不露,简直就是块石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更何况这种选择牵扯的全家的性命……”冷凌澈并不在意,只开口说道。

    “话虽如此,可若是右丞相府站在咱们这一边,有些事可就轻松多了!”殷钰感慨道,可惜右丞相只在意黎民百姓,对于储位之争没有一点兴趣。

    “你以后不必做这样的事情,任何的事都需要顺其自然……”冷凌澈饮了一口酒,嘴角倏然扬起,笑意如芙蓉盛开,潋滟风华。

    殷钰怔了怔,随即摇头叹息,“这般看来倒是我事多了?”

    “嗯……”冷凌澈淡淡的应了一声,却是将殷钰气的直笑。

    “好好!谁让你是我好二哥呢!”殷钰一挥折扇,上面赫然还写着“人生在世,惟愿痛快”几字。

    冷凌澈侧眸看了一眼,便欲转身离开,殷钰连忙开口道:“二哥,你这要去哪啊?怎么刚来就要走,再陪小弟坐一会儿嘛!”

    “回府!”

    殷钰那恳求的眼神没能阻拦冷凌澈离开的脚步,殷钰叹了一口气,悲凉的说道:“二嫂管的这么严吗?看来成婚还真是无趣啊!”

    冷凌澈驻足看了他一眼,轻轻的扬起了嘴角,淡笑说道:“你不懂!”

    殷钰目瞪口呆,好一个他不懂,他怎么觉得自己在刚才受到了嘲笑呢?

    殷钰随即浮起了一抹笑,那是发自内心的愉悦笑意,二哥能有今日这番模样,他真的很庆幸。

    他至今也忘不了二哥十年前的眼神,凶狠、阴鸷、残酷,仿佛什么都不在意,仿佛他憎恨这世间的一切,那眼神直到现在想起来,他还是觉得可怕之至。

    可是看着二哥如今恢复如常,心有所爱,他便由衷的欢喜感动,还好上天终究是宽厚二哥的,没有让他变成行尸走肉……

    冷凌澈手里拎着从慕香阁打包回来的麻辣笋尖,一路嘴角凝笑的走向芙蓉阁。

    王府里所有的人都羡慕云曦命好,冷凌澈不但俊美,更是温柔体贴,这几乎是所有女子梦寐以求的人生了。

    刚一回到芙蓉阁,冷凌澈便听到后院传来了一道清悦动听的笑声,他抬步走了过去,站在一株高大的榕树下驻足站立,眼中坠笑的看着秋千上那个笑颜如花的女子。

    她坐在秋千上,喜华在后边推着她,她一次比一次荡的高,嘴角的笑一次比一次盛烈。

    秋千的对面种着一株美人树,此时正开的最浓,花瓣裂片五瓣,花冠成淡淡的粉红色,中间一点金色,使得整棵树看起来如同一位身穿金粉色纱衣的美人,在风中摇曳生姿。

    云曦正挑起脚尖,试图触碰那伸展出来的花枝,而当她的脚尖踢到开满团簇花朵时,那粉金色的花瓣簌簌落下,犹如一场花瓣雨为她倾泻而下。

    她的眼睛比阳光更明亮,她的笑比鲜花更明艳,冷凌澈抬步走了过去,正在扬唇欢笑的安华见此,挥手将众人赶走。

    冷凌澈走到云曦身后,华欢抿唇一笑,蹑手蹑脚的离开,将这一场极美的花瓣雨留给两人……

    冷凌澈慢慢的推着云曦,看着她巧笑嫣然,美的仿若是这棵美人树化灵而成的仙子。

    冷凌澈的眼眸深邃缠绵,在云曦荡回时,冷凌澈不再舍得将她推开,而是握住了那两只紧握锁链的玉手。

    云曦诧然回头,然而未等她看清来人,眼前的光亮被一阵温热所遮掩,薄唇上多了两瓣微凉的唇瓣。

    粉色的花簌簌落个不停,随风停留在她的发上,他的衫上,仿佛只为了沾惹他们身上那甜美的气息。

    云曦缓缓闭上了眼睛,静静的感受这个充满了花香的轻吻,就算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时间改变了一切,她都没能忘了这个满是花香和阳光的午后……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