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六十四章 野心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六十四章 野心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野心?什么野心,这分明就是一副山水风景画,你少危言耸听了!”欧阳若不屑冷哼一声,神色阴狠。

    “就是啊,大家都觉得这幅画画的很好,谁也没看出野心来,二嫂再如何想帮七公主辩解,也要找一个合适的借口啊!”刘宝珠抿唇笑道,她一个人不敢说云曦什么,但是有欧阳若帮衬,她自是乐得见缝插针。

    蓝玉柳的神色依然温婉,没有一丝的不耐,反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云曦勾唇一笑,看着那副晕染了的画作,轻启粉唇,开口道:“这幅画作的画工和意境都很好,群山峦叠,鸟语花香,可即便是这种世外桃源般的美景依然掩藏不住作画之人的野心!”

    云曦伸出纤细莹白的手指,在画卷上轻轻一指,众人的视线都随之望了过去,“群山峦叠,层层渐染,所有的山峰都被黑墨渐染挑成,却唯有中间这座山峰,笔锋清晰,山顶耸立。”

    严映秋闻声望去,蹙眉抿唇,也在暗自琢磨,云曦的手指缓缓移动,那粉嫩的指尖如同一片桃花瓣落在了卷轴之上,“还有树枝上的这只小鸟,看似小巧实则却最是凶猛……”

    “胡扯,这不过是最普通的一只鸟,又不是猎鹰,哪里凶猛了?”欧阳若嗤之以鼻,只觉得云曦是在胡诌。

    “这的确是一只小巧的鸟儿,但是它的爪子尖锐有力,喙弯而锋,双眸寒光闪烁,额间一撮黄色翎羽,这分明是黄冕雕,即便尚是幼鸟,可待长成之后可为天空霸主!”

    云曦复又指向了池中莲叶下的那只锦鲤,“虽然这只锦鲤只露出了一角,但是不难看出这是一只黄色的锦鲤。

    金色是为尊,黄色鲤鱼一直被视为龙之子嗣,只需风雨之至,便可化身为龙,俯视众生!”

    众人皆是沉默,云曦嘴角的笑容愈盛,眼神却是越加的清冷,她挑唇笑道:“这幅画不论是那突出的山峰,还是冕雕和锦鲤都仅有一个,说明作画之人野心昭昭,只愿成为万中无一之人!”

    严映秋是喜欢附庸风雅之人,她鉴赏过无数的名人画作,可是当她在看到这副画作时,也不过只觉得画工很好,可是在听云曦解释之后,她才有一种恍然大悟之感。

    她也觉得这幅画有些说不出来的奇怪,可她一时并未看出来,如今细细想来,可不就是如此!

    这幅画不论是鸟还是鱼都只有一只,可偏偏画中之景却又不是孤独寂寥,反是欣欣向荣,充满了活力。

    直到听云曦剖析之后她才恍然惊觉,这并非形单影只的孤寂,反是傲视一切的王者之气。

    陆琼羽也终的松了一口气,满脸钦佩的看着云曦,不过一副画作,云曦竟是能看出这么多的深意,还真是厉害!

    蓝玉柳脸上的笑僵硬了,神色不自然的扭曲了起来,她看着云曦,眼神里是一种莫名的惶恐。

    云曦微微蹙眉,欧阳若立刻开口说道:“太子妃,你可信她的说辞?”

    蓝玉柳惊醒,自是失态,深吸了一口气,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开口说道:“还是云曦聪慧,玉柳愚笨竟是并未看出其中玄机。

    好在今日七公主和云曦为我解惑,否则若是被有心人知晓,只怕会有损太子的名声!”

    “太子妃……”欧阳若惊声叫道,蓝玉柳这般说辞岂不是认可了云曦?

    蓝玉柳却是不想再纷争此事,只笑着说道:“众位先移步去花厅可好,玉柳换件衣裙,便去陪众位姐妹吃茶……”

    众人闻此都随着侍女的指引离开,云曦看了蓝玉柳一眼,眸色微沉,却是不动声色的任由冷清落挽着她离开。

    直到所有人都散去,蓝玉柳那勉强露出的笑才彻底收起,听到身后的响动,她身子微微僵硬的转了过去,启唇轻语道:“太子……”

    内间走出了一个身子修长俊逸的男子,一身暗黄色四爪金龙太子朝服,腰间系着一条玄色的蟠纹腰带,正是面色沉寂如水的冷凌衍。

    “太子……”蓝玉柳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冷凌衍的神色,轻轻抿唇唤道。

    冷凌衍却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外面,似是在隔空望着谁的背影一般。

    蓝玉柳的心里弥漫起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只低眉敛首的说道:“太子,刚才的话您可都听到了?”

    “嗯!听到了,而且清清楚楚!”冷凌衍嘴角一扬,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便是蓝玉柳也看不真切。

    蓝玉柳嫁给冷凌衍已有数年,可是她从不敢说自己了解身边的这个男人,他的事情她从不敢询问,只谨慎恭谦的做好一个贤内助。

    “还请太子不要动怒,世子妃她也只是为了七公主随口一说……”

    “为何动怒?她说不错,本宫就是有野心,只是没想到第一个看出来的人竟是她!”冷凌衍的语气很冷,甚至让人听不出是夸赞还是威胁。

    蓝玉柳诧然抬头,试图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他的心中所想,冷凌衍扫了蓝玉柳一眼,淡淡开口道:“今日你做的很好!”

    蓝玉柳勉强一笑,心里生不出半分喜悦,今日是冷凌衍命她来试探云曦的,可是她一直都想不明白这样做的意义。

    不管云曦是好是坏,是强是弱,对他们而言又有何分别?

    他们的立场都无法改变,她是锦安世子妃,他们之间根本就无法共存!

    “太子……这幅画该如何处理?”蓝玉柳不敢多嘴询问,踌躇半晌,只问出这么一句来。

    冷凌衍斜睨了那被水浸湿的画作一眼,淡漠的说道:“烧了吧!”

    见冷凌衍抬步要走,蓝玉柳握紧了双手,出声询问道:“太子,您要去哪?”

    冷凌衍驻足回首看了蓝玉柳一眼,只那一眼就让蓝玉柳心惊的埋下了头,再也不敢发问。

    直到冷凌衍离开,蓝玉柳才感觉那种压抑的气氛终于消散,她瘫坐在软塌上,心口剧烈的起伏着,她眼神悲戚的看着冷凌衍的背影,只觉得心口疼痛。

    太子,你到底要做什么?

    与此同时,一众贵女们纷纷聚到了花厅处,云曦径自落座,其余的贵女都围在云曦和冷清落左右攀谈。

    云曦虽不若蓝玉柳左右逢源,但是偶尔也会应和几句,云曦说话得体,虽不甚热络却也让众人觉得舒心。

    有小婢女端着托盘来奉茶,眼看那小婢女手中的托盘歪歪斜斜,一直跟在云曦身后的乐华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单手便接过了托盘,冷冷吐出两个字,“小心!”

    那小侍女打了一个激灵,乐华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哪里是在关切,分明是在警告。

    乐华端着托盘,将里面的杯盏安稳的放在了云曦的面前,欧阳若恨的咬了咬牙,眼中闪过懊悔的目光。

    云曦故作不知,只与周围人浅笑应答,正在此时有小侍女前来禀告,说是太子妃请云曦单独前去说话。

    云曦挑了挑眉,冷清落却是不答应了,“有什么事非要我二嫂嫂一个人去,本宫也要去!”

    那小宫女面露为难,只皱眉说道:“太子妃想与世子妃聊聊那副画作,还要说些贴心话,还请七公主见谅!”

    “本宫去了又如何,大不了本宫不听就好了!”冷清落只觉不妥,好端端的单独请云曦过去,一定有问题。

    “这……”小侍女更是急的不知所措,额上都渗出了细细的汗珠。

    云曦拍了拍冷清落的手,淡笑说道:“你们先聊,我去去就来!”

    “二嫂嫂!”冷清落还是不放心,抓着云曦的手冲她使了使眼色。

    云曦也挑眉一笑,示意冷清落安心,她来都来了总不能一点收获都没有,既然有人请,她自是要去看看。

    欧阳若见云曦独自离开,嘴角悠然扬起,捧起茶杯啜饮起来。

    小侍女引着云曦穿过环曲的游廊,穿过花团锦簇的花厅,向后院深处缓缓前行。

    乐华一直跟在云曦左右,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倏然有两道黑影坠落,那小侍女吓得想要尖叫,却被黑衣人一掌砍晕。

    云曦蹙眉看着那两道黑影手持寒铁匕首,一步步向她走来,乐华立刻挡在云曦身前,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你们是何人?竟是敢在太子府行刺?”

    面对云曦的质问,那两个黑衣人根本就不在意,只脚尖一点,纵身跃来。

    乐华与他们缠斗在一起,这两个黑衣人步伐一致,出手利落,一看便是经过培养的杀手,而非是普通的江湖客。

    其中一个黑衣人趁着乐华防守的空当,竟是一跃至云曦面前,可是他手中的匕首并非要置云曦于死地,反是对着她的脸刺了下去。

    云曦的身子向后一仰,乐华摆脱了黑衣人的纠缠,腰间软剑一出,“铮”的一声挡住了黑衣人的匕首。

    暗处的玄羽险些被吓得停止了心跳,他刚才险些就忍不住要出手了,若是那匕首划伤了世子妃的脸,后果简直难以想象!

    世子妃嘱咐过他,除非是有她的命令,否则不管什么时候他都不得现身。

    玄羽紧张的看着下面的局势,乐华的身手根本不足以对抗这两个杀手,若是再僵持下去……

    玄羽正是担心着,果然乐华渐渐现了败势,玄羽险些急的一跃而下,却是正在此时突现一众穿戴一致的府兵,看似应是太子府中人。

    玄羽暂且压住了心中的忧虑,隐藏踪迹暗中观察。

    那两个黑衣人的眼中划过一道惊诧,却是并未惊恐,两人相视一眼,与那些府兵争执了两下便跃身离开。

    云曦向某处望了一眼,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身后传来了众人跪拜之声,云曦转身望去,眉梢微动。

    “你可有吓坏了?”不同于冷凌澈温润清澈的嗓音,这声音虽是好听,但却透着一股阴冷森然。

    云曦回头看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男子,缓缓福了一礼,便起身迎视着冷凌衍,“多谢太子挂念,云曦没事!”

    “无事便好!只是没想到世子妃与人积怨颇深,仇家甚至一路追来了太子府,看来这个人情还需要凌澈来还了!”冷凌衍似在说笑,但是那双阴沉沉的眸子让云曦不觉就想起了毒蛇。

    “若是太子殿下能将那两个小贼抓住,那么世子和云曦势必会好好感念太子一番!”

    冷凌衍闻后眯了眯眼睛,他向前走了一步,走到云曦身边,低沉着嗓音问道:“哦?你这是何意?难道是在埋怨本宫没有抓住那两个刺客?”

    云曦避开一步,抬眸看着冷凌衍,扬唇一笑,清清冷冷的开口道:“我的婢女都能与那两个小贼周旋一二,而堂堂太子府的府兵竟是不过几招就放走了他们,是贵府府兵太弱,亦或是有意放水……”

    冷凌衍眸色微凝,眯着一双微微上扬的眼眸紧紧的盯着云曦,院内风吹树枝,满院子的人却是静寂无声,良久,冷凌衍竟是轻笑出声,开口道:“你果然是个胆大的!”

    “承蒙太子夸赞,云曦若是胆小,只怕刚才就要被刺客所伤。云曦来太子府赴宴,却是负伤而归,届时只怕太子府也会受到牵连吧!”

    冷凌衍莫不在意的勾了勾嘴角,一双眼睛如同冰霜,“你是在威胁本宫?”

    “不是威胁,不过是就事论事而已,太子您心中想必亦是清明!”云曦含笑望着冷凌衍,冷凌衍脸色微沉,眸中闪过不悦。

    其实这刺客是何人所派他们都心里清楚,痛恨云曦又清楚太子府的环境,自是只有那位被宠坏了的欧阳若!

    欧阳若的冲动无脑的确让冷凌衍十分震怒,就算云曦没死,可若真的毁了容貌,太子府也一样难逃其责。

    平日里欧阳若如何骄纵他都可以不在意,但是他不能容许任何人损害他的名声。

    冷凌衍看了看云曦,嘴角一挑,语气微松,“如此说来倒的确是太子府招呼不周,本宫在阁内备了薄酒,不知世子妃可愿意让本宫以酒谢罪?”

    云曦微垂眼眸,并没有拒绝,冷凌衍见此一挥手,跪着的府兵便都立刻散去。

    乐华一路紧紧的跟着云曦,冷凌衍也没有制止,两人步入了小阁之中,小阁的南北两门都开着,微风荡起四周的纱幔,凉爽怡人。

    云曦扫了一眼桌案上的酒菜,坦然落座,冷凌衍嘴角凝笑,要为云曦斟酒,云曦却是以手覆杯,冷冷开口道:“云曦不善饮酒,太子若是有何事便直说吧!”

    冷凌衍也不怒,便为自己倒了一杯酒,细细品味之后才一饮而下,“其实美人和酒一般,都是越烈,味道才越好……”

    “也不尽然,烈酒灼喉,适合自己才好!”

    冷凌衍闻后朗声笑了起来,云曦见过冷凌衍多次,似乎只有这一次他的笑才有一丝丝真实。

    “那你呢?你可是适合本宫那二堂弟的?他在夏国呆了十年,这十年里你们真的没有任何的交集?

    世人都以为你们是被一纸婚约所束,可事实真是如此吗?”

    云曦和冷凌澈都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早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可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想掩饰彼此的感情。

    如今他们已经成婚了,无论事情真相如何,都再也没有人能将他们分开。

    云曦扬了扬嘴角,眼里浮起了一抹讥笑,“太子是因为有所怀疑,所以才让太子妃用那副画来试探我的吗?

    那么您又试探出什么结果了呢?不如说给云曦听听?”

    冷凌衍一凝,目光阴沉冷厉,“你怎么确定是本宫?”

    云曦冷笑一声,启唇开口说道:“我不仅知道是太子您来试探我,更知道那副画便是您亲笔所做……”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