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六十三章 太子府之宴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六十三章 太子府之宴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转眼到了太子府宴请的日子,云曦、严氏还有刚被解了禁足令的刘氏都受到了邀请。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刘宝珠被关了将近一个月,又受了杖刑之辱,此时心里郁积一个月的怨毒和憎恨都在看到云曦的那一瞬喷薄而出。

    刘宝珠抬步便要向云曦处冲去,却被身后的婢女巧儿抓住了衣袖,“少夫人可还记得欧阳侧妃提醒过您什么?”

    刘宝珠一怔,想到欧阳侧妃昨夜特意教训了她一顿,让她不要多生事端,如今最重要的还是要抢夺王府的中馈。

    秦侧妃因那些铺子一事而受到了牵连,如今正是她们大展身手的好时候,千万不能大意。

    刘宝珠咬了咬牙,想到欧阳侧妃的提醒,只好竭力压下了心中的愤恨,只用眼睛无声瞪着云曦。

    云曦却是恍若未察,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意给她。

    严映秋与冷清薇一同走来,见到云曦,严映秋露出了一个毫无芥蒂的笑容,反是冷清薇的笑容要僵硬许多。

    严映秋是典型的书香女子,平日里最喜欢的也不过是写字作画,或是做做女红,从来不插手府中之事,只在自己的小院子里相夫教子,是个最温柔不过的人。

    而她与冷凌弘也感情甚好,虽然冷凌弘也有两个侍妾,但相比其他金陵公子,绝对算得上是洁身自好了!

    “云曦,宝珠你们来的很早啊!”严映秋笑着说道,言谈举止温顺恭良,的确不愧为锦安王府的长媳。

    云曦心中暗想,或许这才是锦安王心中的儿媳标准吧,只可惜严映秋的温柔是她学不来的。

    刘宝珠见云曦两人聊得甚好,撇着嘴,冷声道:“大嫂还真是宽厚,秦侧妃的名声都被某人毁了,你还能笑得出来?”

    严映秋蹙了蹙眉,即便她脾气很好,却也不喜欢听刘宝珠这般挑拨,便开口说道:“这件事都怪那些刁民胆大妄为,才会牵连到母妃和云曦,不过事情已经查明,四弟妹还是不要再妄议了!”

    刘宝珠还想开口,云曦冷声道:“的确,这件事父王也十分震怒,若是让父王知道有人妄自揣测,只怕又要受到责罚了!”

    云曦说完便踏上了马车,气的刘宝珠不停的跳脚,严映秋也不喜欢刘宝珠这种挑拨离间的性子,与冷清薇也上了马车,谁也不去理会她。

    马车一路驶到了太子府,刚到门口,便有一道身影扑了过来,“二嫂嫂!”

    冷清落挽着云曦的手臂,将头倚在云曦的肩上,旁若无人的亲昵着。

    严映秋见此便带着刘宝珠和冷清薇先行进了太子府,云曦有些惊讶的看着冷清落,冷清落对西宁侯府和宁平侯府有着很深的恨意,她本以为冷清落今日不会来呢!

    “我是不想来,可是我又不放心二嫂嫂你啊,谁知道她们会不会借机生事!”在冷清落的心里,这些人都不是好人,都需要严加防备。

    云曦心生感动,冷清落为了她可以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是因为冷清落真的把她当做了亲人来关心。

    云曦心里暖暖的,来到楚国之后她不但没有孤立无援,反而有了更多的人在疼她爱她,好似上天要一次性弥补她所有的遗憾一般。

    两人挽着手进了太子府,云曦原以为夏日景色好,蓝玉柳会在凉亭里设宴,却是没想到她们反而是聚在了蓝玉柳的闺房之中。

    陆琼羽与秦盼兮已经到了,看到两人亲密的坐在一起,冷清落瞪了陆琼羽一眼,陆琼羽如何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只能无奈一笑。

    右丞相府与宁平侯府相距不远,秦盼兮来府中找她,她总不能避而不见吧!

    可陆琼羽也理解冷清落的心思,设身处地去想冷清落的做法也没有什么可置喙的,所以她从未尝试使冷清落接受秦盼兮,只要她们能维持一个相对平和的关系就好。

    陆琼羽与云曦一笑,笑容没有了之前的疏离,她眉眼弯弯,嘴角轻抿,一双眸子宛若春水荡漾着碧波。

    秦盼兮略有诧然,她与陆琼羽相识许久,自然知道她只对极其亲近的人才会露出这样的笑容。

    秦盼兮看了云曦一眼,这个女人从来到金陵开始便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她看起来并没有做什么,但却是在一步步夺权,每件事都做的异常漂亮。

    与这样的女人为敌的确是十分棘手,可是她并不想涉入其中,所以对于这些事情她一直冷眼旁观。

    蓝玉柳见云曦进来,立刻起身笑脸相迎,其他人没有云曦的身份高,自是也要一一见礼。

    “云曦,七公主你们可算是来了,你们不来我这心里就一直放不下呢!

    今日大家难得聚聚,咱们一定要好好玩乐才行!”

    对于这个处事圆滑的太子妃,云曦不拂她的脸面,也不多加应和。

    “世子妃这么忙,自是很难出来,毕竟一会儿要管自己院子的事,一会儿还要去管那些店铺,分身乏术也是正常的!”敢这么明目张胆讽刺云曦的,自然就只有欧阳若一人了。

    云曦顺势望去,整个屋子里只有欧阳若一人傲慢的坐着,听闻上次落水她颇为严重,躺了好几日才能下床,如今看她那脸颊红润的样子,看来是恢复不错。

    “女子成婚之后自是要掌管府中中馈,岂能如闺阁女子一般整日玩乐?若是世子妃真如欧阳小姐一般四处玩乐,只怕反是不妥了!”

    女子说话的声音有些冷硬而尖锐,不似寻常女子那般柔美,云曦有些惊讶,因为替她说话的正是二皇子妃。

    她与二皇子妃并没有交情,除了在之前宫宴上二皇子妃对她的“善妒”行为给与了认可,两人私下里没有任何的交集。

    欧阳若扫了二皇子妃一眼,欧阳若虽是骄纵,但是这二皇子妃也不是个脾气好的。

    她尚未成亲时便是个脾气火爆的,如今成了二皇子妃脾气不但没有一点收敛,反而越发的暴躁,所以就连欧阳若也不愿意惹她的晦气。

    对于二皇子妃的善意,云曦轻轻点头以示谢意,但是二皇子妃只抬眸扫了她一眼,并未有任何的亲近之意。

    云曦也不在意,只在蓝玉柳的招待下缓缓落座,蓝玉柳命人送上了茶水点心,有着蓝玉柳调节,一时间气氛也算是乐融融。

    只有欧阳若的神色一直低沉阴郁,那划过云曦脸上的眼神就像刀子一般锋利。

    冷清落百无聊赖的坐着,她一向不喜欢这种宴会,一众人凑在一起挂着虚伪的微笑,说着谁也不信的话,若不是为了保护二嫂嫂,她是绝对不会来的。

    冷清落打了一个哈欠,蓝玉柳见此笑道:“七公主可是觉得无趣了呢?今日天色很好,我在花厅里摆了几桌,一会而我们可以一便赏花一边饮酒,倒也不算辜负这般的美景!”

    冷清落挑了挑眉,显然对蓝玉柳的说辞并不感兴趣,蓝玉柳一向能包容,只笑着说道:“其实我前几日得了一副画,今日想请大家帮我点评一番,也好让玉柳能在太子面前多言语几句!”

    蓝玉柳说完,便有人捧出了一张画卷,蓝玉柳命人展开,上面画的是一副春光美景,青天,白日,花香,鸟语。

    勾勒群山的笔触恢宏壮观,描绘花鸟时却又不乏细腻,这的确是一副上等的佳作。

    众人围着画作纷纷点评了一番,无不是在称赞,这副画的确是不错,而且她们也不知道这画到底是谁作的,就算是这画不好,她们也不敢说出一个不字来。

    云曦看了看,微微蹙了蹙眉,却被蓝玉柳捕捉到,连忙问道:“云曦,你可有什么见解?

    我只知道这画不错,但是太子却偏要考我,云曦若是有何见解不妨说出来让我长长见识!”

    “没什么,我也只是觉得这画很不错而已。”云曦淡笑说道,并不想在此出风头。

    “世子才学惊艳,二嫂耳濡目染也应别有见地才是,单单这”不错“二字,听起来可甚是敷衍!”

    刘宝珠不敢妄动,但她就是不愿意让云曦称心如意,便皮笑肉不笑,冷声冷语的说道。

    云曦扫了刘宝珠一眼,有些人就是不长记性,好了伤疤忘了疼,云曦扬唇一笑,轻声道:“久闻四弟妹聪敏,才得四弟一见倾心,不如四弟妹评定一番如何?”

    刘宝珠语凝,她出身皇商,虽然家中也很看重对她的培养,但是终究是不如这些金陵贵女的。

    因此她的身份一直不被金陵的贵女接受,她们都笑话她出身低,又嫉妒她嫁的好,此时看着她为难的样子也没有人肯为她解围。

    最后还是严映秋不想让云曦两人针锋相对,免得失了王府的和气,便笑着开口评定了一番,算是解了两人的尴尬。

    可是刘宝珠不但不领情,反而小声的嘟囔道:“就你爱显!”

    严映秋并不在意,她不是为了帮刘宝珠,只是不想让人以为锦安王府不和,她们在府里如何吵都是自家的事,没的让外人捡了笑话。

    蓝玉柳见此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只命人重新斟了茶。

    冷清落对这种诗词歌赋一向不喜欢,只随手接过了茶盏,可却不知是何人碰了她的手肘,她本就是刚接过杯子,一时不稳,竟是将杯中的茶水都洒在了画作之上。

    屋内顿时传来了抽气之声,刚才那副绝美的画已经湿了一片,那恢宏的连绵群山已经晕得墨迹斑斑,再也找不出一丝美感。

    饶是冷清落一时也呆住了,看着那副被她毁了的画,竟是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刚才的确是有人碰她,可是她即便这般说了也只像是在狡辩,又有谁会相信她?

    “七公主,你这就有些过分了吧!太子妃好意让咱们赏画,就算你不想让世子妃评点,也不能毁了这副画啊!”欧阳若立刻冷着嗓音说道,将云曦和冷清落都一同带上了。

    就算殷太后偏疼冷清落,这件事也足以算是对储君不敬,冷清落不但会受到惩罚,更是会有损名声。

    “就是啊,若是二嫂你刚才不拿乔,七公主也就不会为了你而毁了这副画!唉……真是可惜了一副好画啊!”

    刘宝珠幸灾乐祸的说道,她可忘不了这七公主当时是如何落井下石的,如今既是让她逮到了机会,她怎么能轻易放过呢!

    “不会的!清落不会这么做!”陆琼羽见冷清落成了众矢之的,立刻开口为她辩解。

    陆琼羽一着急,脸色就不由泛红,气息也变得不再匀称,秦盼兮连忙为她抚背顺气,担心她会因为激动而犯了心疾。

    冷清落是陆琼羽最好的朋友,自小陆琼羽就是冷清落的伴读,两人一起学习一起玩乐,对于陆琼羽来说,冷清落就像是她的亲姐妹,如今看着冷清落遭受了冤枉,她如何不心急?

    陆琼羽还想解释什么,一直沉默的云曦却开口说道:“七公主的确是有意的!”

    众人皆是错愕,都不解的看着云曦,不明白她何出此言。

    “呵呵!世子妃未免有些凉薄了吧,七公主往日与你最是亲近,可你不但不帮七公主说话,反而还多加指责,我都替七公主感到委屈呢!”

    欧阳若笑着说道,最好让所有人都知道云曦冷淡无情,这样的女人如何配做锦安世子妃?

    欧阳若说完还颇为得意的看了冷清落一眼,从云曦刚进金陵开始,这个冷清落就处处维护她,如今可好,刚遇到一些事情,云曦便将她彻底甩了,真是活该!

    冷清落看着云曦,眼神微有凝结,似是疑惑不解,她眨了眨眼睛,却是收起了眼中的惊疑,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之下,点头道:“对!我就是故意的!”

    “清落!”陆琼羽急着开口唤道,不知道她们两个是怎么回事,竟是主动将事情往身上揽。

    其他人更是难以置信,欧阳若皱着双眉,冷声道:“七公主,你莫非是被施了巫术?你有必要护她如此吗?”

    冷清落抬眸扫了她一样,冷哼一声,眼中尽是鄙夷,“本宫说是故意的就是故意的,与你有什么关系?还未出阁就成了长舌妇,真是让人厌恶!”

    “你!冷清落你真是不识好歹!”欧阳若觉得冷清落就是一只疯狗,怎么不分好赖!

    “你又不是好人,本宫听你的作甚!”要比傲慢冷清落可不比欧阳若差,甚至冷清落要更加英气,从而还多了一丝别人没有的寒戾。

    “七公主,您可是不喜欢这副画,还是说这副画有何不妥?”蓝玉柳要比欧阳若冷静的多,她没有参与争吵,而是一句话命中要害。

    冷清落语凝,她用眼睛瞄着云曦,示意云曦为她解围,她之所以承认是因为她相信云曦不会害她,可若是真要她说出些什么,她可说不出来。

    “七公主将这画毁了是为了太子妃好!”云曦走到画作之前,眼中闪过冷冷寒光,嘴角却是扬起了一抹清浅的笑意。

    “哦?玉柳这倒是不知了,还请云曦为我解惑一二!”蓝玉柳的举止绝对可以堪称金陵闺秀的表率,即便画作被毁她依然能保持端庄优雅。

    云曦莞尔一笑,一双眸子灿若星子,她淡淡瞥了那画作一眼,周身气质尊贵华傲,声音清冷如泠,“七公主之所以毁了这幅画,是因为这画虽美却别有深意,而那背后的含义对太子和太子妃而言都不算好事!”

    “我可没看出来,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狡辩的!”欧阳若不屑的说道,只以为云曦是要诡辩。

    “你这种凡夫俗子岂能看得出来,我二嫂嫂岂是寻常人能比的?”

    蓝玉柳无心听两人的争吵,只看着云曦问道:“那这副画到底有何深意呢?”

    云曦扬唇,冷淡的吐出两字,“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