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六十二章 热闹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六十二章 热闹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场算计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冷凌澈听闻之后,只含笑说道:“没想到曦儿竟是如此调皮……”

    调皮?

    云曦挑了挑眉,只怕某人会觉得她可恨才对吧!

    “不过这件事并非我一人促成,安华、青玉还有玄商都帮了我许多,特别是青玉,她虽是话少但却是个厉害的,我觉得做一个侍女还真是委屈她了……”

    云曦若有所思的说道,每每看见青玉的眼睛,她就觉得仿佛看见了自己,一样的顽强,一样的不屈。

    云曦是有感而发,冷凌澈闻后却是神色微怔,眼中划过一道莫名的色彩,见云曦没有察觉,他只揽着云曦,轻声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我们无法顾及每个人,只要过好自己的日子便可……”

    云曦歪头看着冷凌澈,只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古怪,可未等云曦细想,喜华便拿着请帖走了进来,开口说道:“世子妃,这是太子府送来的请帖,说是请您后日去太子府小聚!”

    “好!我知道了,你去转告太子府中人,就说我一定到!”云曦接过了请帖,看了一眼倏然一笑。

    冷凌澈随手拿过,略略看了一眼,便开口说道:“以后就让玄羽跟在你身边吧,若是有事尽管唤他!”

    “嗯,好!其实你不必担心,太子妃是个聪明人,她是绝对不会在府中对我动手脚的!”

    “不只是太子府,以后我们要面对的事情还有许多,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先保全自己……”冷凌澈伸手理了理云曦鬓角的碎发,轻声说道。

    他的眼中有无限的柔情,说话的语调更是仿若能将人溺死在柔波之中,他的眼中有无尽的爱怜,看着云曦那绝色的面容,心中暖波微漾。

    若是可以,他真的希望能将云曦护在羽翼之下,不让她再接触外界的风雨。

    可她是云曦,她不是笼中小巧的金丝雀,而是足可以与他并肩翱翔的凤凰。

    她愿意与他风雨同行,而不是活在他的呵护之下。

    冷凌澈伸手轻抚着云曦额间的红梅,在上面轻轻的印上一吻,墨眸中泛起让人看不透的涟漪。

    云曦,我一定会守住你,绝不会让你重蹈母妃的覆辙!

    ……

    自从锦安王表态之后,秦侧妃便咬着牙将自己多年的积蓄全部翻了出来。

    但是三百万两是个天大的数字,她甚至只能背地里偷偷卖了自己的嫁妆,挪用了自己铺子的钱,又回娘家借了不少钱,才勉强凑上了银子。

    可她现在无异于是拆东墙补西墙,她是宁平侯府的二房嫡女,她手里的东西自是无法与王妃的相比,就连铺子也要差上一截。

    这么多年冷凌弘在外应酬、拉拢人脉都离不开银子,如今不但折损了店铺,还要赔偿给云曦三百万两,以后自会捉襟见肘。

    可是外面已经风声渐起,相比这些银钱她更看重以后的利益,所以秦侧妃再如何的不舍还是一咬牙将钱凑齐了。

    看着那些掌柜的送上来的一捆捆银票,云曦只瞄了一眼,便命安华收好。

    安华的嘴角不由扬了一瞬,她掂量了一下手中沉甸甸的银票,满意一笑,早该如此,只要是属于她们的银子,一文钱也不能丢!

    那些掌柜的都抖如筛糠,孙掌柜的死让他们都无比的恐惧,这两天他们都活在惊恐之中,生怕自己就成了下一个孙掌柜。

    即便是秦侧妃给他们送来了三百两银子,让他们借此来补上亏空,可是他们仍是胆战心惊,因为这样就是证实了他们贪墨的事实。

    云曦捧茶啜饮,碗盖与杯盏发出的清脆响声,让一众人冷汗直流。

    不知过了多久,有些人的身子都已经摇摇欲坠了,云曦才淡漠的开口道:“本宫不喜欢揪着一件事不放,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众人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却是听云曦复又开口说道:“不过……”

    众人的心都随着这一声“不过”提了起来,只见云曦放置了杯盏,抬起那双冰冷的眸子瞥了众人一眼,“不过,你们不要以为补回了以前的银子就算是了事,以后若是再有此事发生,那就不是吐出银子这么简单的了!”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呼啦啦的跪了一片的人,没有了领头羊,这些人也都乖顺多了。

    “以后的账本本宫会命人一月一查,所有的进项需每天交由玄商处理,若是需要采购货物,也都要到玄商处报备条子。

    本宫给了你们机会,但愿你们不要错失了这最后一次的机会!”

    一众人又是哀嚎半晌,纷纷表了忠心之后,才纷致散去,安华扫了一眼,开口问道:“世子妃,这些人可信吗?”

    “现在这件事已是风口浪尖,暂时先留着这些人吧,也免得众人惶恐。

    等过了这阵,再慢慢寻觅合适的人手,这些人都是一路货色,恐惧也只是一时,以后难免会再起二心。

    最近就只能劳烦玄商忙上一些了,你平时若是无事便多去帮帮他!”

    云曦说完却是没有得到安华的回应,她抬头一看,只见安华竟是正在发呆,云曦浅笑道:“银子都回来了,你怎么还发呆呢?”

    “啊?没事……库房还有些事情,奴婢先去处理一下!”安华的回答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云曦也未多想,只点头答应。

    冷清落被殷太后派人近乎强制性的带走了,铺子的事情也解决了,一时间芙蓉阁倒是显得安静了下来。

    最近几日,芙蓉阁的人络绎不断,今日难得那安闲,云曦捧起了一本书册,细细翻阅,谁知院子里却是突然传来了玄羽那撕心裂肺的声音。

    云曦放下了手中的书册,轻轻揉了揉眉心,嘴角轻扬,摇头喃喃自语道:“看来是安静不了了!”

    喜华正在捧着一包蜜饯,一边看话本子一边吃,路过的玄羽眼尖,这包蜜饯正是他给乐华买的,顿时便质问道:“这不是我给乐华买的吗,怎么在你手里?”

    喜华看了看手里的蜜饯,只看了玄羽一眼,当着他的面又吃了一枚,还舔了舔手指说道:“乐华给我的啊,怎么了?”

    “怎么会呢?这明明是我送给乐华的啊……”最近他送给乐华的东西,乐华都收了,他还一度以为自己有进展了呢!

    喜华擦了擦手,有些怜悯的看着玄羽,只想着这玄羽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乐华那个直脑筋!

    “唉……你是不是还送了乐华鲜花和首饰?”

    玄羽表情更是惊诧,一脸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喜华拍了拍玄羽的肩膀,一脸的同情,叹息道:“那你可知你送的那些东西最后都如何了?”

    玄羽摇了摇头,喜华见此更是怜悯,只觉得她应该与玄羽说实话,否则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孤独终老了。

    “你送的花,被乐华扯下泡了脚,你送的那支发簪,现在还插在我们屋子的花盆里,乐华说用它来松土最好不过了……”

    玄羽的身影一点点变灰,一张俊脸上显得死气沉沉,他瘫坐在石凳上,喃喃道:“怎么会呢?她明明收了啊……”

    喜华看了一眼被自己吃了一半的蜜饯,吃人嘴短,就冲着这包蜜饯她也应该帮一把玄羽。

    “你整天追在乐华身后,她不收你就一直追,她最怕别人烦她了,能不收下你的东西吗?

    你这追女孩子的办法实在是差了点,所谓投其所好,你倒好,巧妙的避开了乐华所有的喜好,她就是武功不如你,否则早打死你了!”

    喜华一边吃着蜜饯一边为玄羽分析着,玄羽认真的听着,虚心受教,他知道乐华她们几个都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彼此最是了解不过,若有他能有一个神助攻,想必会容易一些。

    “喜华姑娘有何指教,玄羽愿意言听计从!”玄羽一向有眼色,立刻附和说道,那虚心崇拜的小眼神让喜华很是受用。

    “其实吧,你一开始方法就用错了!”喜华一直觉得自己的满腹才华没有用武之地,见玄羽这么上道,便决定将自己的多年所学倾囊相赠。

    “乐华可不是寻常的女孩子,换句话说,就是普通女孩子喜欢的东西她都不喜欢,你送的那些花啊首饰啊,她根本就不看在眼里!”

    玄羽连连点头,怪不得不管他送什么,乐华都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玄羽心中苦叹,想他也是个风流人物,为多少人解决过情感上的疑难杂症,可所谓当局者迷,到了他自己这,他反而什么都看不透了。

    “那乐华究竟喜欢什么呢?”虽说送人东西要投其所好,可她若是没有喜好,那可怎么办?

    喜华一脸深不可测的模样,她冲着玄羽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只要是人就会有喜欢的东西,乐华也不例外!”

    在玄羽殷切的期盼之中,喜华笑着说道:“乐华最喜欢的就是打人,所以……”

    “所以我就让她打我!”玄羽以为自己窥得了天机,立刻拍手笑道。

    喜华:“……”

    亏她还以为玄羽是个聪明的,结果也一样是个笨的!

    “是教她武功啊!”喜华怒其不争的看着玄羽,扶额叹息。

    玄羽一怔,悔恨的拍着自己大腿,他怎么把这件事忘了呢!

    想当初在夏宫时,他们两个的相处可是相当的和谐,虽然他现在不能暴露身份,但是也可以按照以前的相处模式来啊!

    “多谢喜华姑娘,明日玄羽再给你买上几包蜜饯!”玄羽重拾了自信心,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意。

    喜华挥挥手,很豪爽的说道:“不用不用!也可以买上一些坚果,你都买蜜饯我会酸的倒牙的!”

    树上的玄宫几人看到了地上的一幕,玄宫瞥了一眼玄角,开口说道:“看来玄羽会拨开云开见月明了!”

    “切!想都别想,有老子在,绝对不让他成!”玄角信誓旦旦的说道,一脸的势在必得。

    而就在下午,玄羽摆了一个自以为最英俊的姿势,乐华刚一出现他便开始在院子里舞剑,他不敢暴露自己夏宫中的身手,但是姿势依然俊秀。

    乐华果然驻足望着玄羽,这还是她第一次将视线落在玄羽身上这么久,玄羽嘴角一扬,自是十分得意。

    然而就在下一瞬,突然横空出现一道身影,玄角手持一把银剑,与玄羽纠缠在一起,两人打的是难舍难分。

    “玄角,你要死啊!你赶紧给我滚,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玄羽低声咒骂道,警告着玄角。

    玄角却是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咱们五个都单着呢,你也别想自己成事!”

    “你!”玄羽气的怒不可遏,他侧眸看着乐华,见乐华的视线已经分散,时而看着他,时而看着玄角,顿时心中怒火中烧。

    两人的身手本就差不离,这一场比试不知持续了多久,直到玄商将两人骂开,玄羽才注意到乐华早就不见了身影。

    “乐华呢?”玄羽见乐华不见了,无心恋战,连忙开口询问道。

    “早走了!乐华觉得你们打得无趣,看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喜华叹了一口气,玄羽最后的可能也没了,看来两人是没戏了!

    “玄角,你给我等着,若是我此事不成,我这辈子就和你死磕到底!”

    玄羽将手中的剑一扔,指着玄角的鼻子便大声叱骂道,说完便转身小跑离开,边跑边喊道:“乐华,我会的可多了,我可以教你啊……”

    喜华双手环胸,无奈摇头,玄商瞥了玄角一眼,转身欲走,玄角却是眯着眼睛说道:“你最近来芙蓉阁有些勤啊,你不是还要管着寒竹院吗?”

    “对账!”玄商只冷冷的说了两个字,便转身离开。

    玄角不疑有他,侧头看着喜华,转了转眼睛,这喜华也是世子妃身边的婢女,倒是也可以考虑一下!

    若是他能先行解决终身大事,以后在五人中岂不是可以横行了?

    喜华还在兀自感叹玄羽倒霉,却察觉到有一道视线黏在了她的身上,喜华诧异抬头看着玄角,只见玄角顶着一张比她还漂亮的脸,却是像看猎物一般的盯着她,心里不由有些发毛。

    “你……你看我做什么?”喜华后退一步,恐惧的咽了咽口水。

    “你可有婚配?”

    “啥?”喜华诧然,一时摸不清头脑,不明白玄角为何要问这种问题。

    玄角清了清嗓子,围着喜华转了一圈,略略满意的开口说道:“我今年十九,尚未婚配,身体康健无不良嗜好……”

    玄角将自己介绍了一遍,听得喜华更是一头雾水,当玄角说完了一句话,便笑着说道:“我这条件还挺优秀的吧!”

    喜华呆若木鸡的点了点头,玄角见此更是满意,扬唇一笑,开口道:“你觉得优秀就好,我是世子的暗卫,你是世子妃的侍女,身份也蛮匹配的。

    虽然你脸圆了一些,不大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但是我觉得咱们还是可以试试,万一成了呢……”

    喜华张大了嘴巴,一脸的诧然,玄角勾唇一笑,顿时艳光四射,“怎么样,你是不是也觉得挺合适的,你考虑……

    哎,你干什么去?你跑什么?我还没说完呢,你回来!”

    “世子妃!”喜华一边小跑,一边惊恐的喊道,仿佛是听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事情一样。

    屋内正在喝茶的云曦和冷凌澈相视一眼,云曦无奈苦笑,开口说道:“看来咱们芙蓉阁以后会一直这样热闹下去了……”

    “不会!”冷凌澈喝了一口茶,淡声说道,看着云曦那疑惑的目光,冷凌澈嘴角轻扬,笑意雅绝,“等我们以后有了孩子,定会更加热闹……”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