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六十章 杀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六十章 杀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黑脸妇人早已经吓得魂不守舍,抬手便指着孙掌柜大声尖叫道,那声音之尖锐简直是生怕别人听不到一般。

    孙掌柜正琢磨着该如何传出消息,却未想到这黑脸妇人竟是连思考的机会都不给他。

    周围众人的眼神都变得复杂起来,她们在刚才还觉得这掌柜是个有胸襟有气魄的男人,可若此事真的是他与外人联手来坑害云曦,那么其心肠不可谓不狠毒!

    “你……不要乱说啊!我可不认得你,你若是想活命还是想清楚一些再开口!”孙掌柜脸色一白,连忙出言提醒她。

    可是那黑脸妇人已经吓傻了,哪里还能听得出孙掌柜的意思,只以为孙掌柜是见事不好要与她撇清关系。

    黑脸妇人的声音又拔高了一调,尖着嗓子喊道:“青天大老爷呀,您可要为民妇做主啊,民妇都是被这小人蛊惑才做错了事,主谋都是他啊!”

    孙掌柜被气得嘴唇直抖,浑身哆嗦着说不出一个字来,这女人简直是蠢笨如猪!

    那黑脸妇人仿佛是害怕别人不相信她一般,连忙开口解释道:“小侯爷、大老爷,民妇与孙胖子家的妇人是好友,所以这孙胖子就让民妇来帮他做这件事!

    民妇也是一时猪油蒙心,还请大老爷饶命啊……”

    黑脸妇人声泪俱下,若是她长得美上几分,定会是惹人怜惜的,只可惜屋内的众人没有一个人在看她。

    孙展柜见黑脸妇人将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都说了个彻底干净,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

    她现在说的好听,当时不是她一听到有银子才毛遂自荐的吗?

    如今倒好,她竟好意思说自己是无辜的,真是可恶至极!

    冷清落乐得“噗嗤”一声,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孙掌柜媳妇的朋友都与他长得这般像,两人还真是乌鸦落在猪背上,谁也别嫌弃谁!

    冷清落清了清嗓子,她来此处可不仅仅是为了看热闹的,更是为了说出一句很重要的话!

    她轻叹一声,似是无意间感叹道:“怪不得世子妃要亲力亲为,有如此恶毒之仆,若是世子妃不谨慎小心,岂不是要被这些恶人扒一层皮!”

    众人闻后轻轻点头,玉琉阁内的人多数都是富家夫人小姐,她们的手里也都有店铺,谁家摊上这样的事情都是糟心的。

    “我家世子妃曾是夏国最尊贵的长公主,何曾插手过这些金银俗事?可这店铺是已逝王妃的陪嫁之物,世子妃不忍看其败落,才事事亲力亲为,以全一番孝心。

    却不曾想反被人污蔑闺誉,说什么世子妃贪图银钱,夏国太子是世子妃的亲弟,难道我家世子妃还会短缺银子不成?

    世子妃顾念你们都是铺子的老人,又是秦侧妃娘娘一手提拔的,即便发现铺子有问题,也没有责罚你们,可你们都做了什么?

    好在苍天有眼,今日终是还了我家世子妃一个公道,否则便是我们这些做奴婢觉得委屈!”安华顺着冷清落的话悲戚的开口说道,众人听闻之后都觉得有点心虚。

    因为她们多多少少也曾这般想过,可是此时听安华这般说,她们才深觉如此,夏国未来的国君是云曦的亲弟弟,她何至于贪图几间铺子的钱?

    似是为了掩饰心虚一般,众人纷纷指责起孙掌柜来,说什么的都有,好像这样就能与孙掌柜划清界限,就能掩饰她们刚才的说辞。

    “不过一个掌柜,竟是敢贪墨店铺的银子,你有几条命花?钰哥哥,一定要将这个黑心的家伙关进大牢,好好审一审看看他背后还有什么人!”

    冷清落的话落地有声,众人一时都沉默无语,皆一时陷入了深思,因为她们都想到了一个曾经被她们忽略的问题!

    之前这店铺都是由秦侧妃打理的,而这孙掌柜也是由秦侧妃一手提拔的。

    如今这孙掌柜竟是敢算计王府世子妃,若是没有人给他撑腰,他可敢做这样的事情?

    而至于那个撑腰的人,自是不言而喻了!

    京兆尹的脸色瞬间白了,简直比孙掌柜还要难看,他之前以为不过奴大欺主的事,还想卖锦安王府一个人情,可如今看来这弄不好是秦侧妃和世子妃之间的博弈,他忤逆了哪边都不好!

    京兆尹求助似的看着殷钰,殷钰起身拍了拍京兆尹的肩膀,笑着开口道:“你放心,你为王府处理,我定会在王爷和世子面前好好夸赞你!”

    京兆尹腿一软,脸上的肌肉都僵硬了起来,“小侯爷……”

    京兆尹的声音颤抖不止,仿佛即将被压入大牢的会是他一般,殷钰展开折扇,眯眼一笑,提点道:“你尽管秉公处理就好,事情远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

    京兆尹半信半疑的看着殷钰,但见他笑的如沐春风,只好擦了擦头上的汗,事到如今他只好将这趟浑水走个彻底了!

    他目光如炬,双眼像刀子一般从孙掌柜和黑脸妇人的脸上划过,都是这两个混蛋没事找事,否则如何会把他牵扯进来?

    “来人!将这两个刁民给本官押回去,本官要亲自审问!”

    看着京兆尹那怒不可遏的样子,冷清落掩嘴一笑,她早就看不上这个死胖子了,居然还敢屡屡算计二嫂嫂,看京兆伊这副模样,只怕他这回真的要成“死”胖子了!

    冷清落只觉的心中一阵舒爽,也学着殷钰的模样摇起了折扇。

    孙掌柜面如死灰的被官差绑走,只用最后的气力狠狠的瞪着安华和青玉,但却没有人看他一眼。

    闹剧结束,屋内的一众人都觉得有些恍惚,青玉侧眸看了看安华,抿了抿嘴角,转身看着身后众人,笑着说道:“今日是玉琉阁的不是,竟是扫了大家的雅兴。

    大家若是有喜欢的东西尽管挑选,为了弥补大家,玉琉阁今日所有的东西都有折扣!”

    众人在玉琉阁看了半天热闹,有些人还说过云曦的坏话,都有些不好意思,此时一听有折扣,自是要捧场,生意反而好了起来。

    殷钰眯着眼睛多看了青玉两眼,冷清落将手搭在殷钰的肩膀上,在他的眼前晃了晃手,开口说道:“你看什么呢?我告诉你啊,你可别打我二嫂嫂身边人的主意,否则看二哥怎么收拾你!”

    殷钰低头瞥了冷清落一眼,眯着眼睛说道:“如今有二嫂陪你玩了,你就不用讨好我了是吗?”

    “二嫂嫂那可比你有意思多了,反正你是看不到的,说了也白说!”冷清落双手环胸,斜着眼睛看着殷钰。

    殷钰勾唇一笑,拨开了冷清落的手臂,用扇子敲了敲她的头,开口说道:“既然如此,以后还麻烦七公主记得男女授受不亲,小心误了我的终身大事!”

    殷钰说完冷哼一声,冷清落嘴角高高扬起,做了一个鬼脸说道:“哼!我还不跟你玩了呢,你就是嫉妒我能看到好玩的!”

    冷清落也抬步离开,她还要尽快告诉二嫂嫂这里的事情呢!

    安华唤青玉一同回府,她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玄商,但见玄商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两人视线相对,都瞬间慌张的回避了眼神。

    安华衣袖下的手腕动了动,刚才玄商竟是在众人面前抓了她的手臂,现在回想起来她还觉得手臂上有些炙热的感觉,让她只一时难以面对玄商。

    玄商轻咳了一声,也暗自恼火自己冲动,可他刚才大脑一片空白,根本就来不及想那么多。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会做出这样失礼的事情,可他毕竟是个男子,他和安华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样一直尴尬下去也不好。

    “你们两个是要回府吗?那我们一起走吧!”

    安华点了点头,却只拉着青玉抬步离开,并没有望向玄商。

    玄商心中无奈,看来他还是要找个机会好好赔礼了!

    回了芙蓉阁,冷清落早已经将芙蓉阁发生的事情绘声绘色的讲给了云曦,听的喜华一阵心痒,后悔自己没有出去看这场热闹!

    云曦闻后抿嘴一乐,这些人以为她软弱好欺,如今杀鸡儆猴,正好可以让剩下的人好好掂量掂量!

    安华和青玉回来复命,云曦看了青玉一眼,笑着说道:“青玉,这几日辛苦你了,你做的很好!”

    青玉摇了摇头,仍旧将头埋得低低的,“世子妃谬赞了,奴婢愧不敢当!今日若不是世子妃未雨绸缪,奴婢反是成了罪人!”

    “你不必妄自菲薄,若说打理铺子,你做的比我要好多了,至少你那个办法我是想不出来的!”

    青玉微微抬起头,只见云曦笑的温和柔美,青玉抿了抿唇,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开口说道:“世子妃,奴婢有一件事情想问您……”

    “你说吧……”云曦笑着开口,看着青玉的目光虽有探查,却并无冷意。

    “世子妃是如何想到要更换标记的?”青玉终于问出了口,今日若不是云曦实现更换了玉琉阁的标记,那么事情就很难办了。

    “孙掌柜不是一个安分的人,这也是我为何最先选择玉琉阁的原因。

    我一直派人跟着他,发现在你去采买南珠时,孙掌柜竟是买了一批假的南珠,他是老掌柜了,不可能连南珠的真假都分不出来,那么这假南珠的用途特也就不言而喻了!”

    而后她又让玄羽去威胁那个刘师傅,安华则重金收买了其他的工匠,等得便是孙掌柜自寻死路!

    “青玉,我瞒着你不是因为不信任你,只是我希望将此事闹大,既然有人敢吞我的银子,我就一定要让她全都吐出来!”

    青玉似乎没想到云曦会与她解释,她与安华不同,云曦防着她才是最正常不过的,她本就没有将此事放在心里,可听到云曦解释后,她一时反是有些怔愣。

    青玉永远都是微微低头,此时她有些诧然,竟是抬头直视着云曦。

    平淡无奇的面容,却偏偏长着一双明艳美丽的眼眸,让人心觉遗憾,因为这样一双眼睛应该长在一张绝色倾城的面容上。

    云曦眯了眯眼睛,在刚才那一瞬她没有在青玉的眼中看到谨小慎微,而是看到了一双清澈明亮而又散发着自信光彩的双眸。

    云曦微微怔愣,因为在刚才那一瞬她仿佛看见了自己的眼睛,那眼中有着骄傲高贵,还有不会被任何困境所打击的不屈!

    两人四目相对,青玉连忙收回了视线,将头重新埋下,不敢再抬起头来,而云曦也垂下了眼眸,眸中有华光流过。

    云曦喝了一口茶,将此事一笔带过,只开口问道:“如今孙掌柜已经被关进了大牢,你们觉得之后的事情该如何来做?”

    喜华想了想,开口说道:“那孙胖子一看就不是个硬气的,想必挨几板子就会如实招了,我们应该防着有人杀人灭口才是!”

    云曦点了点头,复又看着青玉问道:“青玉,你怎么看?”

    未等青玉回答,云曦却是先行开口说道:“青玉,我还是喜欢你自信的样子,我不喜欢藏拙之人,也并非容不得他人,我以为你应该是了解的……”

    青玉转了转眼眸,见云曦嘴角凝笑,那双眼皎洁如月,她微微扬了扬嘴角,云曦说的没错,若是心胸狭隘之人,如何也容不得她。

    她欣赏云曦,因为今日的事情云曦做的干脆利落,便是她也未必做的到,在这样聪明的女人面前,藏拙才是愚笨的。

    “世子妃,奴婢反是觉得那人并不想要孙掌柜的命!”青玉笑着说道,眼中溢满了光彩。

    “怎么会啊?孙胖子要是一直活着,就会说出真相啊……”喜华摇头不赞同,这种时候不就是要杀人灭口才对吗?

    “说出来又有什么用?这件事若是真的追究起来,丢的也是我们王府的脸面,王爷可会答应?不说别人,王爷就是第一个包庇此事之人!”

    青玉开口解释道,她抬头看了云曦一眼,两人竟是相视一笑。

    喜华不由苦恼的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云曦和青玉彼此望了一眼,异口同声的开口道:“杀!”

    杀?

    喜华更是不解,转头看着安华和冷清落,安华蹙了蹙眉,随即却是也恍然大悟,而冷清落早已是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

    喜华见只有她一人没想明白,也不好意思开口问,只看着满屋子笑的意味深长的人,撇了撇嘴一脸的不开心。

    此时玉霜院中,秦侧妃本是安静的等着孙掌柜传来喜讯,谁知得到的竟是孙掌柜入狱的消息!

    “怎么会这样?为何是孙掌柜入狱?”冷清薇疑惑不解,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怎么会是这么个结果?

    待听来人细细回禀,一向冷静自持的秦侧妃狠狠的摔了一个杯子,心口剧烈的起伏起来,总是挂着温和笑意的脸上更是难掩阴郁之色。

    “可恶!可恶!”她居然上了一个小丫头的当,她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给算计了!

    “母妃息怒!”冷清薇也是脸色一变,那孙掌柜知道的事情可不少,若是他落入了京兆尹手中,只怕……

    “母妃!我们不如……”冷清薇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眼中闪过寒光。

    “不可!”秦侧妃立刻回绝道,孙掌柜不能死,他死了才是麻烦。

    秦侧妃冷静下来,蹙眉神思,思索着对策,却是突然又听人来报,她皱了皱眉,不知道又发生何事,便命人进来。

    那人一见秦侧妃立刻跪在地上,声音颤抖的说道:“侧妃娘娘不好了,那孙掌柜……孙掌柜死了!”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