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五十九章 转折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五十九章 转折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黑脸妇人一听安华质疑,立刻就怒了,伸着脖子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们掌柜的都确定了,哪有你这个小娼……小丫头片子的事!”

    见玄商狠狠的瞪着她,黑脸妇人只觉得身上疼的很,心里有些后怕,便中途改了口,只是神态依然傲慢。

    “既然已经确定了,我看看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安华冷声说道,孙掌柜见安华神色不悦,便将发簪递给了安华。

    安华看了一眼,垂眸不语,那妇人见此立刻笑道:“你看又有什么用,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今日你们若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便要去报官!”

    “孙掌柜,您觉得此事该如何处理?”安华看向了孙掌柜,等着他表态。

    孙掌柜心中冷笑,现在想起他来了,他怎么会如她们所愿?

    孙掌柜故作为难,开口说道:“这件事也有我的失职,前两天我事情多,没有跟进此事,没想到竟是出了如此纰漏……”

    孙掌柜看了看抿唇不语的青玉,复又开口说道:“这位夫人,请你相信此事绝对是个意外,咱们玉琉阁立足金陵数十年,何曾做过这样的事!”

    孙掌柜一句话将自己和玉琉阁都摘了出来,而是将青玉和她身后的云曦送上了风口浪尖。

    “哼!你们以前是不做这样的事,谁知道现在会是个什么样呢!”黑脸妇人冷哼一声,扬头说道。

    “你的意思是世子妃接手以后,便会以次充好,赚这些昧良心的钱了?”安华逼问道,这两人不过是商人和民妇,竟是也敢指责世子妃,真是不自量力!

    “我没说!”黑脸妇人别开头,但是那倨傲的神色却出卖了她心中所想。

    “安华姑娘,不管怎么说这次是咱们玉琉阁出了纰漏,我做了十年掌柜,自认为商家要以诚为主,既然我们错了,就该坦诚认错!”

    孙掌柜说的郑重其事,众人纷纷点头,都觉得还是这掌柜有心胸。

    想到玉琉阁以前的确没出过这样的事,看来果真还是那世子妃的问题!

    孙掌柜低头冷笑,他的目的不是败坏玉琉阁的名声,而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云曦的卑劣!

    “咱们玉琉阁之前便说过,假一赔百,既然这夫人在咱们玉琉阁买到了假的首饰,咱们就要百倍偿还!

    我记得这发簪价值二百两,既然咱们有错,便要陪着这夫人两万两!”

    孙掌柜此言一出,更是得了众人的好感,想这掌柜的如此信守承诺,玉琉阁以后想必也不会再出这等事情。

    “他刚才还踢了我一脚!”黑脸妇人伸手指着玄商,那小眼睛里的寒光像是要吃了玄商一般。

    “我们再赔偿夫人一百两,夫人您看如何?”孙掌柜态度恭谦,开口赔礼。

    黑脸夫人见此冷哼一声,开口说道:“好吧!看在掌柜的份上,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孙掌柜看向了安华和青玉,为难的说道:“安华姑娘,我现在手里没有那么多的银子,不知道世子妃能不能通融一番,借给我一些钱……”

    “这假南珠又不是掌柜的买的,人也不是你的,谁犯的错谁来补偿啊!”黑脸妇人开口说道,冷眼看着安华和青玉。

    “对啊!这钱怎么也不该由掌柜的出,谁犯的错谁来补偿!”

    众人议论纷纷,都一边倒的站在了孙掌柜这边,都站出来为孙掌柜打抱不平。

    孙掌柜一脸憨厚老实的模样,连连摆手说道:“这可使不得,我是玉琉阁的掌柜,就必须要负起责任!”

    众人纷纷称赞孙掌柜,相比之下,青玉他们的做法就让众人很难接受了。

    在千夫所指之中,安华竟是突然笑了起来,她冷眼看着孙掌柜和黑脸妇人,开口说道:“我可没有答应你们的说法,你们决定的未免太早了吧!”

    青玉有些惊讶,抬头看向了安华,但见安华嘴角凝笑,眼中闪着自信的光彩,青玉眯了眯眼,难道安华有了什么打算?

    “你什么意思?你是要赖账不成?堂堂玉琉阁竟然出尔反尔,报官!我今日一定要报官!”

    “谁要报官呀,不如先说来与本侯听听?本侯最喜欢帮人断案了!”语落之间,一道修长的身影迈进屋内,顿时屋内所有的金银玉器瞬间黯然失色,唯能见到他一人尔!

    众人都惊怔的看着眼前之人,就连那黑脸妇人都放缓了神色,凶神恶煞的脸上竟是多了一丝轻柔。

    “小侯爷!”安华和青玉福礼说道,孙掌柜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神色不安的望着来人。

    独有这般风流潇洒之势的自然唯有殷钰一人,他长着一双风情魅惑的桃花眼,挑唇一笑,犹如让人迷醉的美酒,让人垂涎不已。

    “这里挺热闹的!刚才是谁要报官,说来与我听听?”殷钰一挥折扇,露齿巧笑之间让屋内的一众女子都不由羞涩起来,就连那黑脸妇人竟也娇羞起来。

    “哎!等等我,我也要一起听听!”众人只见又有一道娇小清瘦的身影,那是一个十分秀美的美少年,手持一把纯白折扇,一身纯白锦袍,自有一身风华。

    安华惊讶开口,“七……七公子!”

    接到冷清落提醒的眼神,安华连忙改口道,仍旧惊怔的看着她。

    冷清落却是不在意,将手搭在殷钰的肩上,笑着说道:“谁有冤屈?说来与小爷听听!”

    黑脸妇人见进来了两名这般俊秀的公子,声音不似刚才那样尖锐,尽量压低了声音将刚才的事情娓娓道来。

    殷钰用扇子抵着眉心,状似苦恼的说道:“本侯爷也是个生意人,这做生意最讲究诚信二字……”

    “小侯爷说的是,还请小侯爷为小女做主!”黑脸妇人柔声说道,频频对殷钰抛媚眼。

    冷清落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人明显都嫁做人妇了,居然还自称“小女”,真是笑死人了!

    殷钰吓得向后闪了闪,躲在了冷清落的身后,冷清落忍着笑开口说道:“安华,那你想如何处置呢?”

    安华冷淡的扫了一眼孙掌柜,见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便开口说道:“这发簪不是我们玉琉阁的!”

    “怎么不是!”黑脸妇人尖着嗓子喊道,想到殷钰还在,便连忙放缓了语气,开口说道:“掌柜的都已经说是了,你为何还要狡辩呢!”

    看着黑脸妇人装腔作势的温柔,冷清落挑眉看着殷钰,殷钰果然是“艳福不浅”啊。

    殷钰苦着一张脸,感慨自己命运不好,早知如此就应该让二哥来了,省的伤了他的眼睛!

    “孙掌柜,你确定这是咱们玉琉阁的东西?”安华再次开口问道,声音有着说不出的冷意。

    孙掌柜抬眼看了乐华,那双小眼转来转去的,他有些摸不准安华,毕竟之前的事这安华的确有些小聪明,便只点了点头,开口说道:“确定!”

    安华闻后一笑,在众人或是指点或是嘲讽下,开口说道:“最了解玉琉阁首饰的自然是打造首饰的工匠们,不如询问他们一番?”

    孙掌柜更是有些狐疑,不知道安华是真的有信心还是在装模作样。

    “问就问!我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有小侯爷在此,一定会为小女做主的!”黑脸妇人说完之后还看了殷钰一眼,似在等着殷钰的回答。

    殷钰立刻挥扇挡住了自己的视线,不想见这些不干净的东西。

    孙掌柜一皱眉,既然如此他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便派找来了工匠们。

    那些工匠逐一检视了这支发簪,最后在黑脸妇人得意的笑容下,得出了一个共同的结论——这不是玉琉阁的首饰!

    “什么?你们是瞎了吗?这不是你们玉琉阁的还能是谁的?这上面还有你们的标记呢!”黑脸妇人顾不上温柔了,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孙掌柜闻后更是震惊,这些工匠都在玉琉阁做了不少年,今日为何会这般说辞?

    他看了一眼站在最后面的工匠刘师傅,沉声问道:“刘师傅,这到底是不是我们玉琉阁的东西?”

    刘师傅擦了擦汗,心虚的看了孙掌柜一眼,咬着牙摇了摇头。

    “你们这些卑鄙小人!你们定是收了她的银钱,所以才帮她作伪证!”黑脸妇人脾气本就大,此时看着这些人帮青玉作证更是气的怒不可遏。

    “刘师傅!你这是什么意思……”孙掌柜压低了声音,语气中的威胁甚是明显。

    这刘师傅是他亲手培养的,这件首饰也是他交给刘师傅做的,今日怎么会突然生出这种变故?

    刘师傅头上的汗珠更密了,身子也微不可察的抖了起来,他没有办法,孙掌柜给他再多的好处也比不上他全家老小的命啊!

    他也不知道这件事是如何败露的,只知道在他揣着银子回家时,突然有一个带着黑色面具的黑衣人蹿了出来,将一把匕首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那人向他家狂吠不止的黑狗嘴里弹进了一颗药丸,那只剽悍的大黑狗突然嚎叫了一声,接着便倒在地上抽搐起来,身体更是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迅速腐败,最后化成了一滩血水。

    而那只大黑狗直到最后一刻才咽了气,死得极其悲惨。

    不等他逃脱,那人又喂了他一颗药,不论他如何干呕也无法吐出去,黑衣人冷眼看着他,问他可想要解药?

    他当然要活着,于是他选择听话,可是黑衣人只给了他半颗解药,若是他没有按照要求来做,就要了他的命!

    看着刘师傅颤抖着说不出话来,其他的工匠有些不解,忙开口解释道:“咱们玉琉阁的标记早已经换了啊!世子妃说咱们店铺要有新气象,所以就设计了新的标记!”

    青玉诧然抬头,看向一旁静默站立的安华,难怪安华有恃无恐,原来是世子妃早有准备!

    青玉见此缓缓后退,垂眸不语,嘴角却是微微扬起,一双眼睛清澈皎洁。

    世子妃,真是个有趣又厉害的女人!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孙掌柜看向了一旁满脸心虚的刘师傅,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可是他这番举动却是引起了别人的怀疑,既然这东西不是出自玉琉阁岂不是更好吗?

    为何孙掌柜看起来有些惊愕,恼怒甚是还有一丝恐慌?

    其中一个工匠随手拿过柜台上一支南珠发簪,还有一条红宝石的项链,“这些都是最近所出的新品,你们可以来看看上面的标记。”

    黑脸妇人手中的发簪上刻着一个很小的“玉”字,而那工匠手中的首饰上刻的却是一个被圆圈所围的“玉”字。

    殷钰见此一笑,收起折扇开口说道:“那圆圈便是”珠“,珠圆玉润,倒是个好兆头!”

    “这些南珠都是同一批次买来的,为何只有你这发簪上的标记不同?”安华反客为主,咄咄逼问道。

    那黑脸妇人完全没想到是这么个局面,顿时便慌张起来,眼睛时不时瞄着孙掌柜,只兀自嘴硬说道:“我不知道,我就是在你们这里买的……”

    孙掌柜只觉得心中一寒,他从商多年,此时还有什么不清楚的,他这是上了人家的套!

    安华也懒得理会他,只看向殷钰开口道:“小侯爷,这件事您看该如何处理?”

    “刚才不是说要报官吗?那就报官好了!这玉琉阁是锦安王府的产业,本侯爷就算卖王爷一个人情,要亲自督办此事!

    你!去京兆府一趟,就说殷小侯爷让他来此处审一个大案子,快去吧!”

    殷钰随手指了一个小厮,让他去京兆府唤人,那黑脸妇人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腿一软,竟是跌坐在了地上,这等反应已是不打自招。

    孙掌柜见殷钰要插手此事,心里更惊,若是殷钰不在他还能去通风报信,早做打算,难道他现在只能等死了?

    “小侯爷,此时关系重大,小的应去锦安王府回禀世子妃!”孙掌柜恨不得脚底抹油,立刻去找秦侧妃。

    然而殷钰只抬眸看了孙掌柜一眼,笑着说道:“不必!世子妃无暇理会此事,冷世子已经将此事委托给本侯,有什么事你找本侯便可!”

    孙掌柜如坠冰窟,此时才意识到云曦的可怕,他以为他会是那只黄雀,谁知云曦却是背后冷眼旁观的猎人!

    就在孙掌柜心思百转千回时,京兆尹竟是亲自到场,对殷钰极尽奉承。

    殷钰微抬下巴,指了一下那黑脸妇人,将事情说了一个大概,锦阳侯在此,京兆尹自是要好好表现,便一身官威说道:“侯爷放心,此等事情下官定会处理稳妥,定会还锦安王府一个公道。”

    京兆尹也十分圆滑,不但要在殷钰面前好好变现,字里行间还要卖锦安王府一个人情。

    京兆尹看了那黑脸妇人一眼,虽然她吓得浑身发抖,面无人色,但是也让人起不了任何的怜香惜玉之心,便开口道:“此等恶妇要先应掌嘴三十,若是还不老实就用热油灌嘴,省的她再信口胡诌!”

    那妇人没见过世面,在看见京兆尹的一身官服时就已经吓得抖如筛糠,此时听京兆尹说完更是被吓得险些晕倒。

    若是她真的吓晕,孙掌柜倒是还松了一口气,谁是那妇人竟是拼劲力气,指着孙掌柜大声喊道:“不要用刑!民妇从实招来!

    是他!就是他!是他给了我这支簪子,让我陷害玉琉阁,让我陷害世子妃!

    他说若是能骗得世子妃两万两,便分我一半,求大老爷饶命,不要对我用刑啊!”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