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五十七章 各有手段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五十七章 各有手段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青玉被云曦安排到了玉琉阁,而且还是将所有的权力都给了青玉,所有的事情青玉自行处理就好。

    云曦对青玉的看重让芙蓉阁的小丫鬟们一时间议论纷纷,毕竟管理铺子这件事实在重要,而云曦竟是没有用最得力的安华,反是用了青玉,让众人又是艳羡又是佩服。

    若是青玉从此能得云曦的青眼,说不定还会得了云曦的抬举成为世子的侍妾。

    毕竟女子总是有那么几天不方便,若是云曦有孕在身,自然也不方便伺候着。

    就算两人现在新婚燕尔,但是早晚还是要面对这件事的。

    有碧莲的前车之鉴,众人自是不敢再动那分歪心思,只求在云曦面前好好表现,借此得到云曦的认可。

    云曦也不是不知道小丫鬟们的闲言碎语,却是并没有管教制止,只恍若未闻。

    “世子妃,看来咱们芙蓉阁还是太清闲了,她们竟是还有这等时间来揣测您的心思!”听完喜华说的事,安华不由摇头笑道。

    “有人的地方便会有流言蜚语,只要无伤大雅,随她们说去吧!”云曦轻描淡写的笑道。

    坐在一旁吃葡萄的冷清落,擦了擦嘴上的汁水,开口说道:“不过二嫂,那个青玉真的信得过吗?毕竟她不像安华她们一直跟着你,这底细你可都清楚?”

    冷清落看似是一个率真烂漫的姑娘,实则她对府里宫里这些弯弯绕太过了解了。

    云曦未答,反是看着安华,开口问道:“安华,你觉得青玉怎么样?”

    安华蹙眉想了想,神色有些复杂,冷清落见此也关注起来,连忙开口问道:“怎么?她是不是有问题?”

    安华摇了摇头,沉思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奴婢也说不好,青玉很能干,奴婢吩咐的事情她都能很快做好。

    人也是老实本分,从来都不媚宠,可是奴婢觉得她有些太低调了,就好像……就好像害怕别人会注意她一般!”

    “不会吧,哪有这样的婢女啊!不花枝招展一心爬床便很是难得了,哪里还会有刻意隐藏自己的?”冷清落不相信,摇头否决道。

    “奴婢只是有这种感觉……”安华也不确定,因为这件事确实不合逻辑。

    若说青玉是个绝世美人不想让云曦误会,才故意隐藏自己也说的过去,可是青玉相貌平平,这就有些奇怪了。

    “你也有这种感觉?我觉得这个青玉是个有意思的,我倒是很期待她的做法……”云曦笑着说道,水盈盈的杏眸中流光四溢。

    冷清落歪头看着云曦,挑眉表示不解,心里却暗自庆幸自己来对了,这锦安王府的事可比话本子好看多了!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有人来传,说是锦安王请云曦去书房一趟。

    冷清落一听锦安王便咽了咽口水,紧张的问道:“二嫂嫂,王叔找你要做什么?”

    云曦摇头表示不知,冷清落一向畏惧锦安王,只觉的他那双眼睛盯的人心中泛寒,反正她是不敢与锦安王直视的。

    “二嫂嫂,不如你把皇祖母给你的发簪戴上吧,你要是戴了发簪王叔就不敢难为你了!”

    云曦失笑,安慰冷清落说道:“皇祖母给我发簪可不是让我来狐假虎威的,放心吧,我又没犯错,定不会有事的!”

    冷清落见此只好为难的点了点头,见云曦抬步离开,她却在屋内急得一圈圈转。

    其实云曦也是有些奇怪的,锦安王怎么会无缘无故要见她?

    云曦摇头笑笑,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

    刚走近书房,便听道锦安王那压抑怒火的声音,“这件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冷凌澈却是突然望向了门口,冷淡的脸上瞬间浮起一抹浅笑,那双墨眸泛着柔光,比粼粼湖面还要温柔缱绻。

    锦安王揉了揉眉心,不欲看冷凌澈这副模样,只一脸的厌嫌。

    冷凌澈和云曦两人相视一笑,笑意虽淡,但是里面的脉脉柔情却足以让人沉溺。

    云曦款款走向锦安王,盈盈一拜,福礼道:“见过父王!”

    “哼!你还知道自己的身份啊!”锦安王冷哼一声,不悦的开口说道。

    云曦笑而不语,只静等着锦安王开口,锦安王觉得自己最近病了,他似乎一看见云曦就头疼!

    他忍住心中的不耐,冷声开口道:“你可知道外面最近都在传你些什么?”

    “云曦不知!”云曦柔声答道,一副静等下文的模样。

    锦安王咬了咬牙,一拍桌案开口道:“王府可是短了你的吃穿,堂堂世子妃天天只知道管铺子的事情,外人都说我锦安王府的大门都要被那些掌柜的踏平了!”

    锦安王最好面子,如今被人在外面暗戳戳的指着脊梁骨,他自然恼怒不止。

    女子的闺誉和名声最重要,哪有一个女子天天与那些掌柜周旋的,简直是岂有此理!

    见冷凌澈蹙起了眉,云曦偷偷拉了拉他的袖子,笑着开口问道:“既然父王发问,云曦也想问父王一句,父王可知道母妃的铺子一年的盈余是多少?”

    “本王的职责是带兵打仗,守护楚国,可不是为了在金钱上斤斤计较的!”

    锦安王最讨厌的便是那些满身铜臭的商人,家里有一个刘宝珠他已经很反感了,没想到这个云曦更是掉进了钱里!

    “父王是楚国的英雄,云曦钦佩。”云曦笑着说道,但是语气随意,锦安王是没有看出半点钦佩来。

    “可是父王一生征战,结果您的荣光竟是被外人所享,知道是以为咱们王府宽厚,不知道也许还会以为咱们愚蠢好欺负呢!”

    锦安王拍案而起,用那双冷凝的凤眸狠狠的盯着云曦,“你可知道你在与谁说话?”

    云曦神色不变,坦然的迎视着锦安王的目光,淡笑说道:“母妃店铺的盈余竟是不到真正利润的五分之一,父王,咱们王府虽然富庶,但也不可如此纵容吧!”

    锦安王似是略有诧异,但还是怒气沉沉的看着云曦,只冷声道:“店铺的事情你交代了下人便好,你别再出面了,本王不想再听到外人说我们王府只想着赚钱的营生!”

    云曦没料到锦安王不但丝毫不过问,反而还不让她再介入此事,难道他就一点不怀疑吗?

    王妃的铺子被下人如此折腾,得的是谁令,云曦不相信锦安王会想不明白!

    看到锦安王沉着面容,不再理会的模样,云曦抿了抿唇,难道他是在包庇秦侧妃?

    云曦也冷了面容,福礼便欲离开,冷凌澈拉着她的手,轻声道:“我们一起回去……”

    “本王让你走了吗?”锦安王对冷凌澈怒目而视,一副恨不得吃了冷凌澈的模样。

    冷凌澈却是并不理会,只拉着云曦的手向外走去,温和的问道:“一会儿想吃点什么?”

    看着两人视若无人的离开,锦安王气得将桌案上的杯盏全部砸落地上,外面的小厮闻后叹了一口气,自从世子娶了世子妃,王爷砸杯的频率明显高了呢!

    “你想如何做便如何做,不必在意他!”冷凌澈莫不在意的说道,随手把玩着云曦的柔夷,轻挠着她的掌心。

    云曦虽有些气闷,但她也不是稍有打击便会放弃的人,便点了点头,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我进去之前听父王与你说考虑什么事……”

    冷凌澈的目光微闪,却只笑着说道:“别管他,只要是他的意见,我们全部无视就好!”

    云曦不禁失笑,这话若是让锦安王听到,只怕会更加恼怒吧!

    与此同时,当秦侧妃听闻锦安王斥责了云曦之后,挑唇轻笑,神色舒缓温和。

    “还是母妃厉害,云曦一心扑在那些店铺上,而母妃只要动动手指,便是父王也要对她多加斥责。

    如今她不但损了名声,还被父王责令不得插手此事,还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冷清薇本是还担心云曦会借铺子的事情对母妃不利,如今看来还是母妃更加厉害!

    “云曦自视甚高,又太过强势,你父王最是不喜欢这样的女子。

    之前在宫里云曦阴了我一把,让我被殷太后好一番斥责羞辱,我也该讨些利息回来了!”

    秦侧妃不屑做那种女人间斗嘴皮子的事情,所以即便她心中不平,也不会与云曦有口舌之争。

    等到时机一到,再行出击,保证会给对方一个难忘的记忆!

    “等着看吧,我会让云曦明白这王府到底是谁的天下!”秦侧妃勾唇而笑,笑意却甚是清冷,眼中更是流露着连冷清薇都看不明白的阴寒。

    ……

    青玉是个能干的,她明白云曦对她的考验和试探,她本不想太出风头,可既然事已至此,她唯有将事情做得漂亮!

    玉琉阁的店铺装潢并不输于金华阁,生意也不像孙掌柜们说的那般惨淡。

    可是她必须要做些什么让店铺的生意更好,若是没有一丝改善,也只会让那些老狐狸平白捡了笑话。

    青玉觉得若是想要店铺红火,必须要先有一个足够的势头,既然如今店铺全权交由云曦,便应该让众人知道这店铺的新主子是谁!

    得了云曦的应允,青玉从云曦众多的嫁妆中借了几样东西。

    那是一套千枝缠丝梅花头面,单看做工便知道这并非楚国所有,两国的首饰差别颇大,却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人觉得更加的精致新奇。

    青玉命人打了一个透明的水晶盒子,将这套头面放在了里面,又将水晶盒子摆放在了屋子正中央。

    未过多久,金陵城传出了新的趣闻,云曦那神秘的命格众人皆知,都传她与梅花有着不解之缘。

    最近更有人传,云曦有一套头面是上天所赠,带有神力,所以云曦才能一世平顺,更是有了一段绝佳的姻缘。

    而此时那套头面就放在玉琉阁中,传闻阁中的珠宝也会因此而拥有神力,会给女子带来无尽的幸运。

    一时间此消息几乎传遍了大街小巷,许多人都赶来玉琉阁,只为见这套首饰一眼,借此沾沾荣光。

    青玉一直待在店铺里,每当有人问青玉外面的传言可是真的,青玉总是一副淡淡的神情,笑着说道:“不可言!”

    青玉什么都不说,众人反是乐得相信,青玉话虽不多,但是很有眼色,态度又好,总能为客人介绍适合的饰品,说的话也正合乎心意,一时间玉琉阁的生意果然红火起来。

    青玉知道,这不过是一时的噱头,可虽不能起到长久的作用,但能招揽一些客户,让她们知道玉琉阁的好处,以后口口相传自然会受益匪浅。

    孙掌柜冷眼旁观,没想到这个不出彩的丫头竟是会有这么多的心思,看着越来越红火的店铺,孙掌柜却是越加的郁闷,他要尽快做点什么了,否则便不好交代了!

    正在此时,青玉突然走过来与他商量道:“孙掌柜,我看最近很流行南珠,咱们店里多是金玉,不如进些南珠,也好增添一些花样!”

    孙掌柜连眼皮都没抬,兴致寥寥,阴阳怪气的说道:“世子妃都说一切都青玉姑娘做主,小的可不敢插手!”

    孙掌柜此番模样与在锦安王府那卑躬屈膝的样子相比简直判若两人,青玉见他如此只蹙了蹙眉,便不再与他商议。

    看着青玉的背影,孙掌柜啐了一口,小声骂道:“不过就是一个卑贱的侍女,还真拿自己当一回事了!”

    孙掌柜的骂完,觉得痛快多了,便转身进了内间,不想再看眼前这火热的气氛。

    云曦听闻之后,扬唇一笑,摇头说道:“我便知道这个青玉是个有魄力的,如今看来果真如此!”

    谁说流言蜚语便一无是处呢?

    流言能重伤云曦,也能为她带来想不到的好处!

    可是,青玉这般的行事作风反是让云曦摸不准了,如此清楚人言者,绝不会是一个小小婢女所知,这青玉……

    云曦正是想着,冷清落在一旁笑着说道:“其实我还知道一个更有效的办法!”

    云曦抬眸看她,冷清落抿嘴一乐,不怀好意的看了冷凌澈一眼,忍笑说道:“其实啊,不用那么麻烦的!

    只要让二哥往玉琉阁一坐,但凡在玉琉阁买东西的人都可以摸二哥一下,只怕二嫂嫂你就能富可敌国了!”

    云曦和几个丫头皆是忍俊不禁,一旁看书的冷凌澈微微挑眉,斜睨了冷清落一眼,淡漠的开口道:“不仅殷钰到了婚配的年纪,我看你也是一样……”

    冷清落脸色一僵,连忙起身打了自己的嘴,“我说错了,其实我是想说应该把钰哥哥放在那!”

    看着冷凌澈仍旧冷淡的神色,冷清落的喉咙动了动,心惊肉跳的说道:“时间不早了,二哥和二嫂嫂早些休息吧!”

    冷清落落荒而逃,几个丫头也都笑着离开,只有云曦还沉浸在冷清落讲的笑话里难以自拔。

    冷凌澈将书放下,走到云曦身边,撩起她的长发,开口说道:“曦儿觉得很好笑吗?”

    云曦忍俊不禁,虽是没有点头,但脸上的表情已经给出了答案。

    冷凌澈勾唇一笑,伸手捞起云曦大步走到床榻上。

    “你又做什么?”云曦心一惊,连忙抓住了自己的衣襟。

    昨夜明明说好今夜休息的!

    “曦儿放心呢,为夫不会食言!”

    冷凌澈说的郑重,云曦略略放心,冷凌澈却是突然扬起嘴角,将云曦的手缓缓放入了他的衣襟里。

    “我觉得清落说的有些道理,我们自是不能白拿别人的东西!

    为夫拿了曦儿二百五十六抬嫁妆,实在亏欠太多,便只好以身相偿,让曦儿……”

    冷凌澈压在云曦身上,在她的耳边吐气如兰,嘴角的笑仿若妖冶的魔花,魅惑而又致命,那最后的“摸个够”三字温柔缱绻,却让云曦欲哭无泪,已经可以预料到接下来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