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五十五章 他之所求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五十五章 他之所求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和冷清落都回头望去,只见逆光之中有一抹修长的身影,一身暗黄色的四爪龙纹锦衫,腰间束着一条玄色腰封,虽然看不清他的面孔,但是单单那一身尊贵威严的气质,其身份自是不言而喻。

    冷清落冷了脸色,抿嘴蹙眉站在一边,目光警惕又带着冰冷的疏离。

    云曦缓缓起身,躬身福了一礼,淡声开口道:“见过太子!”

    冷凌衍双眸微眯,明明是盛夏之景,却是因为冷凌衍那冷戾的光而变得寒气弥漫。

    冷凌衍敛眉不语,只冰冷肆意的打量着云曦,就是这个女人,不但逆转了局势,还转手陷害了他的母后,狡诈如斯,当真可恶。

    云曦不等冷凌衍开口,便径直站起了身子,冷凌衍微微蹙眉,神色冷凝不善。

    “云曦,原来你和七公主真的在这啊!”说话的正是蓝玉柳,她气息微喘,看起来是一路追着冷凌衍前来。

    云曦侧身看向了蓝玉柳,她尽量克制了喘息,脸上挂着与之前毫无二致的温柔笑意。

    “今日我本是进宫看望母后,却是听闻云曦你在这,我便想着来瞧瞧,太子正巧也下朝了,我们便一同来了……”蓝玉柳笑着解释道,心里却是有些酸涩。

    她本是想和冷凌衍一同回府,谁知让冷凌衍知道云曦在看望十一皇子,竟是直接赶了过来。

    她不知道冷凌衍到底想做什么,可是宫内耳目众多,她不能让冷凌衍的名誉有一点损失!

    “原是如此,那世子妃特意来找云曦,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云曦并不在意他们的来意,也只随意应和道。

    蓝玉柳看了冷凌衍一眼,扬起一抹笑意,看着云曦说道:“过几日我想在府内举办一场宴会,云曦你刚到金陵,我希望你也能参加,我也好给你介绍金陵的小姐和夫人……”

    云曦挑了一下眉,冷凌衍面无表情,蓝玉柳笑意盈盈,云曦微转眼眸,嗅出了鸿门宴的味道。

    看着蓝玉柳那满是期冀的眼神,云曦勾了勾嘴角,就算宴无好宴,但是太子妃都来亲自请她,她自然没有理由拒绝。

    “多谢太子妃好意,云曦定会前往!”

    看见云曦答应,蓝玉柳似是松了一口气,笑意也不觉明艳了几分,“如此就好,等时间确定下来我便命人给你送请柬!”

    “多谢太子妃好意!”

    云曦单淡淡应下,正在此时冷凌泽小跑过来,一见这么多人,脸上的笑收敛了几分,怯生生的拉了拉云曦的衣袖,“姐姐……”

    冷凌衍扫了冷凌泽一眼,冷凌泽被那阴冷森然的眼神盯得向后退去,完全缩在了云曦身后。

    “没想到十一弟竟是与你这般亲近!”冷凌衍说话没有语气的起伏,让人探查不出他的真实用意。

    “十一皇子心性纯善,只要真心待他,他亦会真心回应!”

    “你的意思是本宫对他不够兄友弟恭?”冷凌衍眯了眯眸子,那眼神让云曦觉得有些莫名的不舒服。

    “太子贵为储君,想必平时定是繁忙异常,以后闲暇时多与十一皇子相处,十一皇子自然会亲近您!”云曦说话滴水不露,态度虽是清冷,却又让人找不出一点毛病。

    “巧舌善辩!”冷凌澈衍冷冷开口,说出的话让云曦蹙起了眉,让冷清落更是怒火横生。

    “太子、太子妃,你们二位可还有什么事?若是无事还是赶快回去歇着吧!”冷清落从不会唤冷凌衍等人为兄长,就连说话也都态度凉薄。

    “这便是你与皇兄说话的态度?”冷凌衍斜睨了冷清落一眼,眸中浮起了一层寒霜,让人望之生畏。

    云曦不想让冷清落和冷凌衍争吵,正想开口,骄阳之下突现一抹如流雪回风般的身影,“云曦……”

    声音清悦,淡却了夏日的浮躁,甚至就连空气也在这一瞬间弥漫了兰之清幽。

    冷凌澈与冷凌衍见过礼,便旁若无人的走到了云曦的身边,拉起她的手,清浅笑道:“我们回家吧……”

    “嗯!”云曦亦是嫣然浅笑,如同寒梅般的疏寒在一瞬间消散无踪,如破云的皎月散发着柔光。

    “十一皇子,这些点心你先吃着,若是喜欢哪个,以后我再给你送来!”云曦笑望着冷凌泽,语气有着说不出的轻柔。

    冷凌泽似是不舍得云曦,但是周围的人让他感到不安,他咬着嘴唇点了点头,不敢拒绝,只偷偷拉了拉云曦的袖子,眼泪汪汪的看着她。

    “以后我偶会经常进宫看你的,好不好?”

    云曦的耐心抚平了冷凌泽心中的畏惧,他点着头,听话的松开了手。

    “走吧……”冷凌澈握了握云曦的手,笑容清浅,眼中却是无法掩饰的宠溺和爱怜。

    看着两人这旁若无人的样子,冷凌衍眸光更冷。

    “太子,若是无事我们便先告辞了!”

    冷凌衍居高临下的“嗯”了一声,冷凌澈两人携手离开,热烈的阳光照在他们身上,模糊的轮廓,却变得唯美异常。

    冷清落抿了抿嘴,只暗暗瞪了冷凌衍一眼,便追着云曦离开。

    蓝玉柳神色艳羡,冷凌澈不仅相貌极俊,对待云曦更是温柔体贴,足以让任何女子羡慕。

    她偷偷抬头看着冷凌衍,在她心中冷凌衍是世间最好的男儿,可是她或许一辈子也得不到他的柔情……

    想到此处蓝玉柳的神色有些悲戚,却只听冷凌衍冷寒的声音传来:“好生筹备宴会吧,一定要好好”招待“锦安世子妃!”

    冷凌衍咬重了“招待”两字,让蓝玉柳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她越发的看不懂冷凌衍,却再也不敢开口发问。

    冷凌衍眯着眼睛望向了已经走远的云曦两人,嘴角玩味的勾起,果然有些意思……

    ……

    冷清落耍赖要跟云曦回府,冷凌澈见云曦没有意见,便也没有拒绝,殷太后见她们亲近也自是欣慰,便懒得去管这是否合乎规矩。

    冷清落生怕冷凌澈会甩下她,只命秋忆给她准备换洗的衣服,她则一路跟到了锦安王府。

    公主驾到,芙蓉阁顿时忙碌起来,安华命人打扫出了一间干净的屋子,又命小厨房府多备些菜式。

    冷清落本就不是个怕生的,说了几句话便与一众侍女打成了一片,特别是喜华,两人都是爽朗的性子,竟是聊得十分投机。

    混了一顿晚膳,冷清落是个有眼力的,见冷凌澈嘴角的笑淡了几分,说话的字数也在逐一减少,冷清落识趣的起身离开,才免去了某人要将她赶回宫里想法。

    云曦与冷凌澈说了蓝玉柳宴请她的事情,冷凌澈微蹙了一下眉,淡声开口道:“其实不必去,不管是太子还是二皇子,我们之间的关系都是不可能弥补的……”

    每每提及冷凌衍时,冷凌澈的表情都会出现些许的裂痕,云曦没有询问,只说道:“我倒不在意和他们的关系,可是金陵毕竟还有很多中立的权贵,若是真到了那一日,有些盟友总好过孤立无援!”

    冷凌澈一笑,笑声极轻,还有着一抹微不可察的冷嘲,“繁盛之时多为友,衰败之时只为利,只有当我们手中拥有足够的权力时,才会有这些锦上添花之美……”

    云曦不置可否,这本就是人性,她看了一眼冷凌澈,他所指的权利又是什么呢?

    是权倾朝野的兵权,亦或是无人能与之为敌的皇权?

    冷凌澈只笑着揽过她,将她的长发揉乱,轻声说道:“曦儿不必想这般多,就把此事当做一场游戏,只要我们开心就好……”

    敢将这种事归为游戏的想必也就只有冷凌澈了,云曦也不再多思,只笑着说道:“看来你此时便是那个狂傲自大,以天下为棋盘的扶君啊……”

    冷凌澈却是笑着环住了云曦的腰身,将头埋在她乌黑的长发之中,“我的心很小,装不了天下乾坤,今生所为不过你一人而已……”

    “油嘴滑舌,只会说些甜言蜜语……”云曦咬唇轻笑,眼中难掩欢愉。

    冷凌澈眼中华光大盛,长身俯下,目光灼灼含情,“既然如此,为夫便让曦儿好好品尝一番,是否真的很甜……”

    ……

    一夜无话,冷清落直到冷凌澈上朝起身,才敢来找云曦,她知道若是想多玩些时日,最要紧的就是不能耽搁二哥的好事!

    “二嫂嫂,你醒了?”冷清落在外间悄声唤道。

    “嗯!你进来吧!”云曦正在梳妆,因着不出门她只穿了一件常服,头上只插着一支金簪,很快就梳洗好了。

    两人用了早膳,又下了两盘棋,最后一盘冷清落实在下不下去了,便百无聊赖的说道:“二嫂嫂,那些掌柜的什么时候才来啊?”

    正是说着,安华进殿来报,“世子妃,孙掌柜他们来了!”

    “是吗?我们快去看看!”冷清落一边说着,一边将棋盘弄乱,笑着说道:“这次算平,下次再来!”

    云曦无奈一笑,也将手中的棋子放回棋盒,起身拂了一下长裙,开口道:“你不是想看戏吗?走吧!”

    “好嘞!”冷清落连忙喜滋滋的跟上,锦安王府的事情一定比宫里好玩多了。

    上次殷钰在王府看了一出戏,与冷清落侃侃而谈好久,这次她也要来好好气一气殷钰!

    还未走到会客堂,远远便听到那里乱糟糟的,云曦看了安华一眼,安华摇头表示不解,云曦蹙了蹙眉抬步走了上去。

    孙掌柜几人都站在院中,见云曦走来连忙跪拜行礼,他们偷偷看了冷清落一眼,但见冷清落衣着华贵,举止不凡,但因为不知其身份没有贸然开口。

    院内摆着数十只麻袋,里面装着满满的东西,因为麻袋口系着,让人看不清里面装的是什么。

    几人随着云曦进了大堂,云曦抚裙而坐,冷清落也随意的坐在主位上,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你们今日前来可是准备好了店铺的租金?”云曦径自开口问道。

    “回世子妃,小的……”

    “噗!”冷清落一看见孙掌柜就笑出了声来,他一说话脸上的横肉乱颤,若他是个白胖子倒也还好,至少看着干净些。

    可是这孙掌柜又黑又胖又丑,脸上泛着一层油光,脸色红黑交加,在配上他那刻意讨好的笑,实在是让她憋不住笑。

    见众人都在看自己,冷清落咬着嘴唇,捂着自己的肚子憋笑道:“别管我,你们继续,继续……”

    看着冷清落那笑得香肩微颤的模样,云曦不由扶额,她一直没敢带着喜华来,就怕出现这种局面,今日冷清落一来,还是逃不脱这种局面。

    “回世子妃……小人……小人……”

    孙掌柜每说一句话,冷清落就笑一声,最后弄得孙掌柜不知该不该开口,只茫然的站在屋内。

    云曦瞄了冷清落一眼,冷清落拍了拍自己的脸,伸手挡住自己的眼睛,摆手道:“继续……”

    不行,她不能看他了,否则今日一定会活活笑死!

    还未等开始她就已经开始佩服云曦了,因为若是换成她,看着孙掌柜这张脸,她就全盘皆输了。

    “小的已经凑齐了钱,毕竟两万不是个小数目,小的们也是东挪西凑,加上多年的积蓄才终是凑够了!”孙掌柜趁着冷清落不笑了,连忙加快速度将话说完。

    “如此甚好!”云曦抿了一口茶,点头应道。

    “可是……”孙掌柜的欲言欲止,神色复杂的看着云曦。

    “什么事?”云曦抬眸扫了他一眼,淡漠的开口问道。

    “可是小人们哪里有资格用银票,平日里的钱也都是一个铜板一个铜板省出来的,所以那些钱都装在了麻袋里……”孙掌柜搓着手,一脸的局促不安。

    “你的意思是,你们拿的都是铜板?”云曦挑眉问道,孙掌柜的连连点头致歉。

    云曦抬步走向了院中,命人打开了其中一个麻袋,里面装着整整一麻袋的铜板。

    “这要数到什么时候啊?”冷清落终是不笑了,看着院子里那大小不一的数十个麻袋,只觉得头晕,这得数到哪辈子啊!

    冷清落看向了云曦,终是相信了云曦的话,这些人还真是大胆,连世子妃都敢嘲弄!

    可偏偏他的话句句在理,若是云曦做不到,也只能怪云曦没有能力。

    冷清落有些心急,却只见云曦只微微挑了一下眉,就看向了身侧的安华。

    安华蹙眉微思,随即绽放了笑颜,对着云曦点了点头,云曦见此满意一笑,不再理会。

    孙掌柜见云曦不说话,心里暗暗得意,这世子妃骄纵傲慢,对他们呼来喝去,今日便让他来好好灭灭她的威风。

    玄商闻讯赶来,见到院中的情况不悦的皱眉,这些个混账居然敢戏弄世子妃,他们还真是嫌命长啊!

    玄商正想开口,只见安华向前迈出一步,她的脊背笔直,眼神目视前方,温柔的面容上挂着璀璨的笑容,让人无法忽视她身上的那种自信。

    玄商站在原地,忘记了来此的初衷,他没有开口,因为不想破坏安华此时的风采。

    “请问哪些是孙掌柜的?”安华开口说道,脸上笑意浅浅。

    孙掌柜苦着脸指了几袋子,苦恼的说道:“有劳安华姑娘了,真是……真是不好意思!”

    孙掌柜说的好听,一脸的歉疚,心里却是冷笑不止,她们不是想要两万两吗,看她们能不能承受得起了!

    “孙掌柜客气了,一点小事不麻烦的!”安华不管何时都挂着得体的微笑,让人挑不出一点错处。

    孙掌柜面色谦卑,心里却是冷笑不止,他倒要看看这些小丫头有什么能耐!

    然而未过多久,他脸上的肥肉便堆成了一团,笑不得哭不得,而其他众人与孙掌柜的脸色如出一辙的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