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五十三章 夏国来信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五十三章 夏国来信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些掌柜的是紧张而来,忧思而去,一个个都低垂着头,神色复杂难看。

    “孙掌柜,您看这件事该怎么办啊!若是真的租了出去,我们这些人该怎么办啊?

    小厮什么还好说,但是自古以来都是新东家新掌柜,谁会留着我们这些人啊!”

    “是啊!我们也都年纪不小了,若是被赶走了,去哪找这么好的事做啊!”

    “就是!店铺生意不好也不能怪我们啊,还不是为了……”

    一直沉默的孙掌柜一记眼刀飞过,满是横肉的脸上竟是现了阴冷之色,他压低了声音,语气里却是难掩戾气:“都不要命了是吗?难道不知道话不可乱说吗?”

    那人的脸色变了变,也知道是自己失言,连忙低下了头。

    看着众人那死气沉沉的模样,孙掌柜开口说道:“是福是祸还说不定呢,看看你们这没出息的样子!”

    “老孙!咱们之间也不用藏着掖着,这铺子一年两万两的租金真是不贵,只要告示一贴出去,还愁找不到买家吗?

    就说那金华阁一万两的税金,咱们还不知道那些猫腻猫,他们赚的可不只如此!

    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只怕告示一贴进店的人都会踩坏了门槛!”

    一人叹气说道,想到自己的未来就愁容满面。

    孙掌柜冷哼一声,鄙视的看着他们说道:“你们只知道找东家,难道你们就想做一辈子掌柜的吗?”

    众人纷纷抬头看着孙掌柜,只见他肥厚的嘴唇上扬,露出了一抹狡诈的笑来,“咱们说不定可以借此机会变成人上人呢!”

    众人脸色一变,神色莫测,有人小声嘟囔道:“可是这银子咱们也不好凑啊……”

    立刻有人嗤笑道:“老李,你可别笑死人了,你管了酒楼这么多年,这点银子还拿不出来?”

    老李只“呵呵”赔笑,刚才那死气沉沉的众人都由阴转晴,开始打自己的小算盘了。

    “可是世子妃肯把店铺租给我们吗?”一人担心的说道,他们说的好听是掌柜的,其实都是给主子打杂的,世子妃可会瞧得起他们?

    “且看着吧,她要的不就是银子嘛,我去找秦侧妃说说,十有八九是能成的!”孙掌柜眯着眼睛笑盈盈的说道,松垮的眼皮挡住了原本就不大的眼睛。

    众人见他这般说,都转着眼睛,算计着自己的得失。

    云曦悠闲啜茶,安华笑着向外面望了一眼,笑着说道:“世子妃,您猜他们现在要去做什么呢?”

    云曦挑唇一笑,抿了口茶,开口说道:“打疼了狗,它自然会夹着尾巴去找自己的主人!”

    安华与青玉相视一眼,两人都浅浅一笑,看着屋内三个女人高深莫测的样子,玄商感觉自己好像瞬间了解了什么叫“三个女人一台戏!”

    待冷凌澈听到云曦的想法后,他单手撑额,笑容清浅流溢,衣袖滑落,露出了一段雪白如玉般的手腕,一副美男图,跃然入眼。

    “曦儿真是智谋无双,惟愿以后你切莫负了为夫……”清淡的语气夹杂着淡淡的幽怨,听得云曦不由蹙起了眉。

    “夫君还真是谦虚,你才是其智若妖吧,与你相比,我这些难道不是闹着玩的吗?”冷凌澈夸人聪明,就像美人夸赞丑女,怎么听怎么别扭。

    “我从来不与曦儿闹着玩,我只和曦儿……”冷凌澈贴近了云曦的耳畔,声音轻缓犹如柳絮,细密舒柔,但说出的话却是露骨至极。

    云曦立刻躲闪开,看着那如仙般俊逸的脸,只咬了咬嘴唇,不欲理会。

    冷凌澈见此却是倏然扬起了嘴角,勾起的唇犹如一弯清月,皎然生华,“看来曦儿是又生气了,这封信就算了吧……”

    信!

    云曦忽的转过了身,在这一瞬眼中波光大盛,仿若星河转移,光彩流溢,“是不是泽儿的信?快给我看!”

    冷凌澈忽的生出了嫉妒之心,刚才那一瞬云曦实在是太美了,即便在两人动情之时,即便在她最妩媚娇弱之际,也不及刚才那颜色分毫。

    冷凌澈轻叹一声,伸出手指轻轻覆在了自己的唇上,抬眸笑望着云曦,“曦儿……”

    然而冷凌澈的话未说完,那柔软的唇就立刻贴在了他的唇瓣上,那般的毫无预兆,那般的直接坦然。

    摸了摸自己微痛的嘴唇,看着云曦那满是期待的眼神,冷凌澈心中无奈,从衣袖中掏出了那封信递给了云曦。

    云泽,或许是他唯一一个无法打败的人!

    云曦的手近乎颤抖的打开了那封信,她有些急切慌乱,将信封都撕开了一条小小的裂口。

    信件有两个信封,外面的信封上是完全陌生的字迹,上面写着“锦安王世子亲启”,里面的信封上才是云曦最熟悉的字迹“吾姐云曦亲启!”

    云曦小心翼翼的拿出了里面满是字迹的纸,仿若是生怕弄坏了薄纸,所以她的手指虽是微抖,却还是尽力小心。

    就在云曦展开信件刚刚看了一行字后,泪水便噙满了她的眼眶,眼中充斥的全是晶莹的泪珠,让她的眼前成了白蒙蒙的一片,再也无法看清上面的字迹。

    “我念给你听吧……”冷凌澈伸手拿过了纸张,云曦抹了抹眼泪,乖巧的坐在了冷凌澈的身边,只睁着一双水光粼粼的眼睛看着他。

    冷凌澈移开了视线,将目光落在了那封信上,“至亲阿姐,见信如唔……”

    云曦的眼泪在听到那“至亲阿姐”四个字时,便已经滚滚落下,冷凌澈抬眸看了她一眼,继续开口说道:“夏宫清幽,朝廷清明,泽儿一切安好……”

    长长的一封信在冷凌澈那宛若碎玉般的声音中缓缓流过,时间仿若静止了一般,金色温暖的阳光映射进屋内,为两人的身影镀上了一层薄光。

    冷凌澈声音轻缓的念出每一个字符,云曦则是目光融融的看着他,即便云曦清泪落下,也掩盖不了两人之间那岁月静好的温馨。

    看到最后,冷凌澈挑了挑眉,云曦心头一顿,连忙问道:“怎么了,可是他出什么事了?”

    冷凌澈的表情有些古怪,他将信递给云曦,淡淡开口:“剩下的你自己看吧!”

    云曦忙不迭的接过,可当视线落在信纸上时,眼中的担忧淡却,取而代之的只有无奈和宠溺。

    因为最后一句话写着:“冷凌澈,本宫知道你会看我的信,告诉你,就算你娶了我阿姐,我本宫也不会叫你一声姐夫的!因为我讨厌你!”

    那“讨厌”两个字又重又大,可以看出云泽写这封信时的咬牙切齿。

    “他还小……”云曦笑着解释道,嘴角难掩那一丝甜蜜温暖。

    “我还可以回信吗?”她的眼眶微红,仍泛着粼粼的微光,她就那样抿嘴望着他,眉梢眼角都是期待,这样的云曦让他如何能拒绝。

    冷凌澈短暂的沉默,他正想开口,云曦闭着眼睛轻轻吻上了他的唇,不同于刚才的急切慌张,这个吻温柔缱绻,微凉而柔软。

    “夫君,谢谢你!”云曦环住了冷凌澈的腰身,没人知道在她看到了这封信时,她的心情有多么轻松欢愉。

    虽然冷凌澈对她疼爱宠溺,但她的心总有一个角落在惴惴不安,而如今她终于等到了她期待已久的回答。

    冷凌澈长睫微扇,语气微有喑哑,他抬起云曦的下巴,沉沉说道:“曦儿用的可是美人计?”

    云曦摇了摇头,“我是真的高兴,能看到这一封回信,我便于愿足矣!”

    他将叹出的气息吹在她的脖颈上,语气轻柔温和,“我有什么理由说不呢?”

    不管她想要什么,他都会满足,只要她永远陪着他,便是天下他也可以倾覆……

    ……

    网撒出去了,就看有没有鱼甘愿往里面钻,云曦不动声色的等着,只看他们能商量出什么对策。

    其中陆琼羽的母亲来过一回,陆琼羽身子弱,虽然是夏日也还是不可避免的受了风寒,这几日陆夫人一直在她床前照顾,直到今日陆琼羽有了起色,她才能脱身前来致谢。

    陆夫人是那种很温柔的女子,一看便是腹有诗书,气质清雅,相貌与陆琼羽也有几分相似,只是陆琼羽总有一种弱柳扶风之感,让人一见便会心中生怜。

    陆夫人精心准备了很多的礼物,又红着眼眶好一番道谢,让云曦反是觉得不好意思了。

    两人相谈片刻,陆夫人惊讶于云曦的学识和气度,之前她听闻过许多有关云曦的传闻,甚至一度以为云曦会是第二个二皇子妃,可是今日一见才知道何谓流言可畏。

    只是陆夫人自然想不到,这流言背后有着云曦自己的推波助澜,陆夫人越发的喜欢云曦,也为陆琼羽能结交这样的好友而感到欣慰。

    直到有人通传秦侧妃来了,陆夫人才起身离去。

    云曦送陆夫人离开,陆夫人与秦侧妃寒暄片刻,秦侧妃才笑着打量着云曦,开口叹道:“云曦的气色越发的好了,这模样也越发娇艳了!”

    云曦坦然笑笑,抬手请秦侧妃进屋小坐。

    云曦命人上了茶水点心,并不开口询问,秦侧妃与云曦闲聊了一些琐事,抿了一口茶,开口说道:“云曦,我听说你要将店铺租出去?”

    云曦闻后笑了笑,放下杯盏笑道:“秦侧妃的消息很灵通嘛!”

    秦侧妃神色未变,坦然道:“什么灵通,还不是那几个掌柜的来找我了!”

    “哦?他们找侧妃所谓何事啊?”云曦故作不知,两人虚与委蛇,倒是和乐。

    “说来惭愧,这些铺子都是王妃留下的,可我每日要管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些,竟是使得王妃的铺子荒废至此……”秦侧妃一脸的愧色,云曦只冷眼看着,并不说话。

    “这些年一直是我管着铺子,这些掌柜每年都会来与我回禀,自是觉得与我熟悉。

    如今是你接手,他们一时心中惶恐,不知道你其实最和善不过,竟是还非要我来多话,替他们说这一句!”

    秦侧妃以帕掩唇,眼神似有若无的落在了云曦的脸上,云曦蹙了蹙眉,开口问道:“那不知秦侧妃要为他们带什么话?”

    秦侧妃掩唇轻笑,神色温柔的开口说道:“他们在铺子里做了十多年,自然不想离开。

    他们托我来问问,看看能不能将铺子租给他们?”

    云曦诧异抬头,似有不解,“租给他们?”

    见秦侧妃点头应下,云曦挑眉,眼中皆是打量,“这点小事竟也值得劳动秦侧妃!”

    “他们的事我自然不屑管的,可是云曦你想过没有,这不仅是铺子的问题,更关系到我们王府的名声!”秦侧妃并不在意云曦的冷淡和怀疑,反是苦口婆心的劝道。

    云曦不屑的冷笑了一声,神色疏离冷傲,“不过两间铺子,侧妃言重了!”

    秦侧妃也不恼,安心的解释道:“云曦,咱们王府在金陵城是仅次于楚宫的存在,一言一行都被人放大数倍。

    你突然将王妃的铺子租出去,别人会如何来想?是咱们王府缺银子?还是世子受到了王爷的苛责?”

    见云曦像是听进去了,秦侧妃继续柔声说道:“其实咱们王府并不指着这些铺子,金银是有限的,但若是损了名声可就不值得了。

    我知道你对我有些嫌隙,但是一家人关起门来怎么闹都行,就是不能将笑话闹出去门去。

    王爷和世子在朝堂上忙禄,咱们女人家要确保他们没有后顾之忧!”

    云曦一直蹙着眉,见秦侧妃看着自己,她才舒展眉头,轻描淡写的说道:“多谢秦侧妃的善意提醒,不过这事情是我一人做的,即便有人说辞,我也会一力承担,不劳侧妃挂心了!”

    云曦的脸色不大好看,她拿起杯盏轻轻啜饮,已然是一副送客的模样。

    秦侧妃叹了一口气,只关切的说道:“你好好想想吧,我知道你聪明的,自然分得清利弊!”

    见云曦不说话,秦侧妃只好起身离开,直到出了芙蓉阁,一直沉默的冷清薇才开口说道:“母妃,您觉得云曦会听您的意见吗?我看她好像……”

    “她是个聪明的,知道如何做才是对的,只是她一直身居高位,性情淡漠傲慢,自然不会当真我的面认错!”秦侧妃笑着打断了冷清薇,伸手理了理冷清薇的发丝。

    “可是,女儿觉得她是个多疑之人,您提出来的意见她可会采纳?”冷清薇可不觉得云曦是那种三言两语就能说动的人。

    “我承认她很聪明,就连我也吃了她的亏!可是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她久居深宫,哪里会懂生意上的猫腻!

    就连我也不敢保证那些老狐狸报的账是对的,要说他们一分不贪,我可不信!

    生意之道便是大家都有钱赚,云曦想掐断这些人的财路,他们怎么能不奋起反击呢!”

    秦侧妃笑着说道,脸上的表情就如园中的花一般柔美,眸中的光却是寒寒烁烁,犹如冰封霜冻。

    “母妃的意思是那些掌柜得会闹事?”冷清薇虽然一直在学府中中馈,但是商海之事远非她能理解的。

    “看着吧,若是云曦肯就此收手,那么皆大欢喜,若是她紧咬不放,那些小人物也不容小觑啊!”秦侧妃伸手折断一支月季,看着那粉嫩的花瓣,幽幽开口。

    云曦想要店铺,她给!

    这些年她从这些店铺上得了不少的银钱,即便铺子给了云曦,那又能如何?

    她只会更加名声言顺的享用铺子的进项,如今铺子交给了云曦,不管是赔是赚都与她再无半点关系!

    秦侧妃勾出一抹冷笑,玉婉清,若是你知道,即便你死了,你的铺子都在为我的儿子效力,不知你可会死不瞑目呢?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