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五十二章 无商不奸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五十二章 无商不奸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未等两日,安华他们便已经拿出了妥帖的办法,云曦闻后一笑,看着安华说道:“你这主意不错,可是你一个人想出来的?”

    “奴婢一个人哪里想的这么万全,主要的功劳都在于青玉,奴婢不过是跟着完善罢了!”安华笑看着青玉,心里对她是越发的满意了。

    青玉福了一礼,神色恭谦,“奴婢不敢居功,奴婢不过是随意乱想,还是安华姐聪慧,能够想出这么万全的主意!”

    云曦挥了挥手,扬唇笑道:“你不必这办拘谨,就算是你随意乱说,那也是你的本事!”

    “多谢世子妃夸赞!”青玉又福了一礼,恭敬端庄。

    青绢也要比青玉秀丽一些,但是青玉那双眼睛真的很美,就像两潭清泉,清澈却又魅惑,让人一望便移不开视线。

    看青玉这谨小慎微的样子,云曦也不再多话,只开口说道:“安华,你命人将这些掌柜的都唤来吧!”

    “是!”安华的脸上是洋溢不住的笑,一直稳重的步伐都轻快了很多。

    云曦见此无奈摇头一笑,虽然她不像安华一样在乎钱财之物,但她对这件事也很是期待。

    不仅仅是因为她要夺回冷凌澈的东西,她也想借此看看秦侧妃忍耐的极限,那张总是完美的笑脸她真是看够了呢!

    “安华!”

    安华闻声驻足,只见玄商正快步向她走来,玄商一身浅灰色的长衫,最普通的颜色穿在玄商身上硬是有了一种俊朗的书生之气。

    “你这急匆匆是要去做什么?”玄商见安华步伐欢快,便笑着开口问道。

    安华的脸上难掩喜色,看了看周围才开口说道:“世子妃让我去找那些掌柜的来!”

    “世子妃要有动作了?”玄商本是想参与此事,可冷凌澈却只言交给安华她们便好,这才未过两日她们便有所行动,真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嗯!我和青玉想了一个办法,世子妃觉得可行,便让我去找那些掌柜的来!”安华目光灼灼,在阳光的映射下明亮的晃人。

    玄羽微微失神,轻咳了一声忙开口说道:“我派人去找吧,你回去等着便好!”

    “可是……”

    见安华有些犹豫,玄商连忙解释道:“我一会儿在正门等着那些掌柜的,有我出面别人定会以为是世子的意思!”

    安华眉目舒展,世子妃毕竟是内阁妇人,闺誉最是重要,玄商出面在外人看来定然是得了冷凌澈的意,其他人自然没有资格置喙!

    “还是你想的周到!”安华扬唇一笑,皓齿红唇,她一向看重规矩,一言一行都合乎礼仪,便是微笑都是恰到好处。

    但是今日安华看起来的确很是开心,笑容也比往日盛了几分,阳光明亮刺眼,却是不及安华眼中映射出来的流光。

    直到安华福礼离开,玄商才恍然惊觉,连忙晃了晃自己的头,蹙着眉若有所思的喃喃一句,“真是怪哉!”

    玄商带着几个掌柜的进了芙蓉阁的会客堂,这些掌柜的也不是第一次来锦安王府,所以并未东张西望,只是突然换了一个东家,这些掌柜的一时都心里没底。

    “玄管家,世子妃今日唤我们来到底有什么事啊?”一个掌柜的开口问道,想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玄商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开口说道:“不知!”

    几个掌柜的彼此使了一个眼色,其中一个矮胖的掌柜取出了一个小巧的金元宝,偷偷的递给玄商,“玄管家,今日有劳您在门口迎我们,这是一点小小的心意!”

    他们都知道玄商是冷凌澈身边的人,见识自然不少,送出手的东西自然不能小气。

    玄商抿嘴一笑,伸手将金元宝揣进了衣襟里,神色也比刚才和善了许多。

    “不用担心,世子妃刚刚接手店铺的事情,找你们问话也是正常的,你们如实禀报就是!

    世子妃性子良善,你们只要不失了礼数就好!”

    玄商说完之后,那些掌柜的明显脸色好转了一些,只跟着玄商朝着芙蓉阁走去,不再多话。

    暗处的玄角扔掉了手里的瓜子,拍了拍手说道:“还是玄商的活计好,总有油水,老子想和他换换!”

    “你?你每月的银钱也不少,可存下一文钱了?若是将王府交给你,只怕主子真的就要靠世子妃的嫁妆活着了!”玄宫毫不留情的说道。

    “银子是用来干什么的?享受啊!

    你看玄商那模样,他银子多吧,穿的像奔丧似的,有什么用!谁家的姑娘能看上他?”玄角咂嘴说道,一脸的不屑。

    玄宫抬头看了看玄角的脑袋,开口提醒道:“你还是先保住自己的脑袋吧,毕竟我对长成你这样的夜壶实在是没有兴趣!”

    “靠!玄宫你睁大眼睛看着,老子一定最先找到媳妇儿!”玄角说完之后立刻闪身,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玄宫耸了耸肩,抬头看了一眼明媚的太阳,这都到夏天了,怎么还是挡不住这些人的发情呢?

    ……

    那些掌柜的随着玄商一路走到了芙蓉阁,但见芙蓉阁优雅别致,虽无华丽的装饰,但处处可见其用心。

    众人一路低着头,只隐隐见到一抹紫色的衣角,“小人见过世子妃!”

    众人跪拜行礼,这时只听一道玉石激荡般的声音传来,“起来吧!”

    众人抬起头来,一时都愣在了原地,他们也不是没见过富家小姐,但是从未见过云曦这样尊贵倾城的美人。

    安华见这些掌柜的竟是都直直的看着云曦,便轻咳了两声,那些人自知失礼连忙垂下了头。

    玄商侧身站在一边,脚步微不可查的挪向了安华。

    以云曦的身份自然不会随意与他们说话,她看了安华一眼,安华会意向前迈了一步说道:“今日世子妃找大家前来是为了问问店铺情况,众位不必惊慌。”

    这些人不能直视云曦,但却可以看安华,但见安华的穿着打扮都不输与一般人家的小姐,看来应该是云曦的得力人。

    “多谢姑娘!”

    安华扬唇一笑,得体的说道:“我叫安华,是世子妃身边的大丫鬟,众位掌柜不必客气!”

    几个掌柜的彼此望了一眼,那个矮胖的掌柜的向前迈出一步,开口说道:“小人们不敢隐瞒,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云曦抬眼看了这掌柜的一眼,这掌柜的身材矮胖,脸上堆的都是肉,此时脸上挂着笑,所有的肉仿佛都要溢出来一般,看着十分可笑。

    云曦心想,还好喜华此时不在,否则定会笑出声来。

    每个掌柜的都做了一个介绍,有绸缎庄的掌柜,也有酒楼的掌柜。

    冷凌澈母妃的铺子众多,衣食住行几乎都有涉及,可是这些铺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几乎没有一个是赚钱的!

    那个矮胖子是首饰铺子的孙掌柜,玉琉阁的店面不输于西宁侯府的金华阁,但那金华阁是日进斗升,而玉琉阁只能保持收支平衡。

    “世子妃初到金陵,对金陵还不是十分熟悉,以后铺子里的事情还都要仰仗各位掌柜的!”安华说话干脆利落,吐字如钉。

    孙掌柜连连点头,脸上的肉随着他的动作颤了颤,低眉顺眼,做出了一副忠心不二的模样,“世子妃放心,小人们一直都在王妃的铺子里做事,承蒙王妃看重才能得此殊荣!

    世子妃若是有什么事以后尽管吩咐,小人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孙掌柜语落,众人纷纷应声点头,连连称是,都是一副一心为了云曦的样子。

    云曦抿了一口茶,将手中的杯盏放在了桌案上,清脆的声响让众人心间一颤,一直沉默许久的云曦终是开口说道:“本宫不求众位赴汤蹈火,只是本宫有一事不懂,这些铺子都在金陵顶好的地段,为何收入甚少?”

    孙掌柜并未有所惊慌,只一脸愧疚,“都是小人们无能,实在没脸见世子妃啊!”

    一众掌柜的都面露愧色,纷纷低下了头。

    云曦心中冷笑,都说无商不奸,这些人果然都是一群老狐狸!

    “据本宫所知,玉琉阁以前是不输于金华阁的存在,金华阁依然日进斗金,为何咱们玉琉阁相差如此之多?”

    “世子妃有所不知啊!金陵城中的铺子都是金陵权贵所有,怎么做生意是一方面,这人脉也是很重要的!”孙掌柜面露难色,神色复杂的说道。

    云曦挑了挑眉,孙掌柜的复又说道:“小的们也曾想过各种主意,但最后都效果甚微,如今能维持住王妃的铺子,便已经是小人们最大的能力了……”

    孙掌柜叹气说道,一脸的哀愁,他身后的其他掌柜也都跟着唉声叹气,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

    云曦眯了眯眼睛,看来这个孙掌柜还是这些人里面的小头目呢!

    玄商听到此处已经皱起了眉,碎玉阁是他一手打理的,这里面的弯弯绕他最是清楚,这孙掌柜的简直是满口谎话!

    “孙掌柜,咱们远的不说,就说金华阁和碎玉阁,这两家可以算是首饰铺子的翘楚了吧?”

    “是!是!小人也艳羡的很,可不论如何努力都是望尘莫及啊!”孙掌柜一脸遗憾,肥肉堆积的缝隙里都溢满了哀伤。

    “金华阁和碎玉阁每年缴纳的税款便有一万两,依照这个比例,也就是说这两家每年的利润应有十万两。

    玉琉阁店面的位置丝毫不逊于这两家,就算是经营不善,也要比其他小店面的要好才对。

    可是这每年盈余一万两,这差的未免有些太多了吧!”

    孙掌柜的擦了擦额上的细汗,心里有些心疼刚才的那个金元宝,都说拿人手软,这玄商怎么还为难他们呢!

    “玄管家有所不知啊,当年王妃在世时,咱们铺子的收益的确好,可是王妃去后,这生意就一年不如一年。

    您也知道,金陵这些夫人小姐买东西,首饰是一方面,要的也是人情啊……”

    “哦?依你所言,铺子经营不利,倒是应该怪罪咱们王府了?”云曦冷然开口,声音仿若冰凌,吓得众人立刻跪地。

    众人都觉得上了玄商的当,就这也这叫性子和善?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啊!小人在铺子里做事已经十多年了,小人所有的心血和青春都在这铺子里啊!

    铺子不赚钱,小人也是心如刀绞,夜夜被愧疚折磨,可有些事小人们真的是没有回天之力啊!”

    孙掌柜字字啼血,悲痛无比,其他人也都暗自抹着眼泪,悲声说道:“小人无用,对不起王妃啊!”

    看着乱糟糟的一团,玄商眉头跳动,看着便觉得恼火,这些人分明是在欺世子妃不懂商场之事!

    如今又抬出情分,意思便是说他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若是世子妃责罚他们,只怕还会落个恶名!

    云曦揉了揉头,叹了一口气,似乎是觉得烦了,安华见此立刻说道:“别哭了!小心惊扰世子妃!”

    众人的哭声戛然而止,却都兀自啜泣,其中要数那孙掌柜哭的最伤心,险些背过了气去。

    “这铺子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云曦有气无力的问道,似乎已经失去了耐心。

    “小人们已经尝试过多种办法,只是……唉……”孙掌柜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从他进门开始便一直在唉声叹气,似乎比云曦还要忧愁。

    “既然如此,这些铺子还有什么意思呢!本宫随意拿出几样嫁妆都可以抵得过这些店铺的收入,与其费心照顾,还不如兑出去的好!”

    云曦有些恼火,看起来十分的失望,对这些铺子已经失去了兴趣。

    玄商闻后蹙眉,刚想要说话,后来又想到冷凌澈的嘱托,说是任何事都要听从云曦的,便闭口不言了。

    那些掌柜的皆是一惊,纷纷抬头望向了云曦,但见她揉着眉心,眉头紧锁,神色间难掩怒气。

    这些掌柜的都听闻过这世子妃的事情,想她堂堂一国公主,自小娇生惯养,哪里会懂得赚钱的辛苦。

    再加上她有整整二百五十六抬嫁妆傍身,自然看不上这些蝇头小利。

    可是,如果云曦卖了店铺,那么新东家哪里会容得下他们这些人……

    “都是小人无能啊!还请世子妃不要动怒!”孙掌柜泣泪横流,就仿佛云曦要卖掉的是他一般。

    “世子妃,按理说主子的事小人们不应插手置喙,可是这些铺子是王妃留下的,您若是卖了铺子,岂不是会惹得别人说您的闲话嘛!

    小人虽是无能,但愿意一辈子守着王妃的铺子,直到埋入黄土的那一天!”

    孙掌柜声泪俱下,将身后那群好不容易刚刚平息下来的人都惹得一起哭了起来。

    云曦抬头看着他们,神色有些动容,“没想到你们倒是个忠心的!只是铺子如今盈利这般的差,难不成以后还让本宫用嫁妆贴补亏空?”

    众人都抿嘴不语,他们不希望卖铺子,但是也无法保证能达成云曦的要求。

    安华想了想,试探着开口问道:“世子妃,这些是王妃的铺子,若是卖了的确不好!

    可咱们不如将它租出去,这样既不用您再费心打理,收入也是稳定的,何乐不为呢?”

    云曦转了转眼眸,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开口赞道:“这个主意好!玄商,这些铺子每年盈余多少?”

    “回世子妃,最多的不过一万两!”玄商有些看不懂,但还是开口回道。

    “好,本宫知道了!你们回去便写一份租赁告示,每间铺子一年租金为两万两,本宫不喜欢拖沓,今日你们就办了吧!”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