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五十一章 喜欢小奶狗?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五十一章 喜欢小奶狗?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世子妃?哪个世子妃?”蓝玉柳一时怔愣,被冷凌衍反常的举动所惊。

    冷凌衍皱了皱眉,扫了蓝玉柳一眼说道:“自然是锦安王府的世子妃!”

    蓝玉柳柳眉微蹙,猛然想起宫宴之上冷凌衍似乎一直在关注着云曦,心里不由有些恐慌,难道世子竟被她的美色所迷?

    蓝玉柳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女子,她知道自己以后会是一国之母,她的夫君从来不是她一个人的,所以若是冷凌衍喜欢,她不介意为他纳其他的女子。

    可是云曦不行啊,不管她有多美,她都是冷凌澈的女人,是他的堂弟妹啊!

    “若是宴请贵女自然少不了世子妃,毕竟锦安王是太子您的亲叔叔,不论如何我们的关系都是不能生疏的……”蓝玉柳小心翼翼的提点道。

    冷凌衍却是冷了脸色,用那幽暗的双眼不悦的看着蓝玉柳,蓝玉柳心中惊慌,手指轻轻的颤抖起来,“太子……妾身……”

    “本宫做事何时用你来提点?”冷凌衍声音不大,但是那冷酷淡漠的声音让蓝玉柳只觉得如坠冰窟,浑身颤抖不止。

    “太子恕罪!是妾身多话了!”蓝玉柳立刻跪在地上,将头深深埋下。

    冷凌衍却是没有一丝的怜悯,只冷冷的看着她,语气中没有丝毫的爱意,只有无尽的决绝,“你若是有分析本宫的时间倒不如好好管理一下太子府,昨夜的事情未必没有你的失职!”

    蓝玉柳抖得更厉害起来了,她的手指冰冷僵硬,心里后悔莫及。

    她怎么就忘了太子最不喜欢被人质疑,更不喜欢被人插手他的事情。

    “你好自为之,切莫让本宫质疑你身为太子妃的能力!”

    看着冷凌衍欲拂袖而去,蓝玉柳才终是鼓起勇气,开口唤道:“太子,用了午膳再走吧……”

    “不必!”冷凌衍甚至都没有回头再看她一眼,便大步迈了出去,只留给她一道伟岸又冷漠的背影。

    蓝玉柳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眼泪一颗颗的滑落而下,她只是为了他好,为何他就不能对她多一丝爱怜?

    蓝玉柳擦了擦眼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不要露出这种软弱无能的表情,她会做的更好,会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妻子,一个优秀的太子妃,她绝不会让他失望……

    “来人!”她重新扬起了嘴角,即便眼睛酸涩,依然保持着端庄得体的笑。

    “太子妃有何吩咐?”

    “命人准备请柬……”

    ……

    宫里的事情云曦并不关心,以前在夏国她一个人又要防着后宫的女人,又要监管前朝百官的动态,可是如今有冷凌澈,她只要管好他的后院就好,剩下的事情她也可以安心做个“小女人”。

    毕竟某人的心机之深沉让人无法窥测,他不再是那个温柔无助的冷公子,而是心思莫测的冷世子,她倒是愿意偷懒。

    欧阳侧妃听闻云曦要对照礼单搬运嫁妆,连忙去找冷清芙拿回了被她偷走的嫁妆。

    冷清芙被打了板子,回来后又被曹夫人好一番斥责,此时又听欧阳侧妃命她交出云曦所有的东西,顿时心火旺盛,对云曦是恨到了骨子里。

    可是冷清芙已经卖了不少东西,欧阳侧妃无法,只得多花了几倍的价钱将东西赎回来,趁着云曦整理嫁妆之前全部补了回去。

    欧阳侧妃心有不甘,但是她刚得了一点府中的权力,不想因为此事而招惹云曦,免得云曦与殷太后告状,反而因小失大。

    欧阳侧妃因为心里有鬼,害怕云曦得知宫宴真相会报复她,便一直远远避开,云曦也乐得清静。

    秦侧妃也只派了几个嬷嬷在周围帮衬着,她自是也看得亲力亲为。

    喜华为云曦搬了一把椅子放在了垂柳之下,碧珠又给云曦准备了清茶和水果。

    看着碧珠机灵的模样,云曦微微垂眸,事情果然不出她所料,碧珠的身份冷凌澈是知道的,不论碧珠的出身,这个小丫头本身还是挺得云曦喜欢的。

    机灵懂事,又手脚麻利,若是可以,也许……

    “世子妃,奴婢可以开始了吗?”安华的话打断了云曦,云曦点了点头,安华便拿出礼单,在众人前面清点起来。

    玄商和青玉也在一旁帮衬着,云曦并不插手,只在一旁喝茶休憩。

    “世子妃的嫁妆可真是华贵啊,妾身可得来见见世面才好!”

    云曦顺势望去,只见来人正是两位夫人,说话的是霞夫人,名为碧霞,是当年楚帝赐给锦安王的舞女。

    虽然霞夫人已经生了六小姐冷清蓉,但是身段依然窈窕,面容也保养得体,的确是个风韵犹存的貌美妇人。

    只是……

    看着霞夫人那满身珠玉的模样,云曦终于知道冷清蓉为何身为小姐却贪图钱财,霞夫人这一身珠翠简直是要将家底都搬了出来。

    而她身边的锦夫人则是一身青色长裙,头上也只插着一支墨绿的发簪,打扮的十分简单。

    锦夫人原名绣锦,是王妃身边最得力的人,不过至于为何王妃身死她反而成了王爷的夫人,云曦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锦夫人十分低调,相貌身材也远不如霞夫人,所以锦安王更是将锦夫人遗忘在脑后,可也或许正是如此,锦夫人生下了一个公子却依然能平安的生活在锦安王府里。

    冷清蓉最先蹦了过来,一脸的惊讶,围在那些箱子周围左右的晃荡,“天哪!这里面竟是有这么多的珠宝首饰,这怎么戴的过来呢?

    好漂亮的绸缎啊!这是我最喜欢的桃花色,真漂亮!”

    安华她们本就事情多,这冷清蓉却实在是烦人,围在安华她们身边左看看右看看,就连一向好脾气的安华都有了踢人的欲望!

    而霞夫人压根就不理会冷清蓉,好像根本就没觉得冷清蓉此时是很失礼的,只盯着那些箱子说道:“妾身以前还听过一些传闻,说是夏国陛下对长公主并没有十分偏爱,如今看起来却是不然……”

    云曦只笑了笑,抬头见冷凌逸站在锦夫人身边,却是一直用眼睛瞄着自己,便笑着招了招手,“过来坐!”

    冷凌逸得了云曦的同意,立刻拉着锦夫人的手走了过来,锦夫人有些局促的打量着云曦,见云曦的确是面色温和,才缓缓坐下,却是并不与之攀谈。

    “二嫂,我听说你在宫宴上落水了,是真的吗?”冷凌逸的视线没有一刻落在那些嫁妆上,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全是担忧。

    云曦见此柔和一笑,伸手递给冷凌逸一个粉嫩的桃子,轻声开口道:“没事的,我的水性是很好的!”

    “哦!”闻此冷凌逸才放心的点了点头,张嘴便咬在了粉嫩的桃子上,眼睛顿时眯成了一条缝,“好甜!”

    “喜欢你就多吃一个!”云曦说完便又递给了冷凌逸一个桃子,冷凌逸不客气的接过,转手递给锦夫人,“娘,你吃!”

    锦夫人笑着接过,看着云曦和冷凌逸亲近的模样,神色很是欣慰。

    “还是咱们七公子嘴甜,这么快就得了世子妃的喜欢呢!”霞夫人语气泛酸,不善的看着冷凌逸。

    冷凌逸仍是未觉,只一边吃着桃子,一边吐字不清的说道:“那是因为二嫂性格温柔啊,逸儿很喜欢二嫂啊!”

    锦夫人连忙出口斥责道:“逸儿,不得胡说!”

    霞夫人掩嘴一笑,那双描着淡红色胭脂的眼睛不怀好意的看着冷凌逸,“七公子今年也已经十岁了,也该知道男女有别了!

    世子妃是你的嫂子,你这般说辞可不妥当啊!最近刚出了五皇子的事情,咱们王府可别又落人口舌啊!”

    锦夫人脸色难堪,有些不知所措,冷凌逸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刚才的话有什么不妥的。

    “霞夫人多虑了,七弟年幼,自然不会有人多想,若是真有人敢借此生事,只怕才会落得个心术不正的骂名!你说呢,霞夫人?”

    云曦轻描淡写的说道,霞夫人却变了脸色,看着云曦那冷淡的模样,暗暗揉了揉帕子,只恨云曦真是牙尖嘴利。

    云曦明明是在骂她,结果反是让她毫无回嘴的余地。

    冷清蓉这时蹦了过来,张嘴就说道:“二嫂,你的嫁妆也太多了,你用的过来吗?

    我看见你那还有几匹颜色鲜艳的绸缎,那也不适合你这样年纪的人呀!”

    喜华翻了一个白眼,还能再不会说话一点吗?

    “怎么就不适合啊!二嫂长的这么美,穿什么都好看!”终于吃完桃子的冷凌逸立刻开口反驳道,他嘴上还挂着桃汁,看起来好笑却又可爱。

    喜华点点头,这才叫会讲话的!

    云曦放下了茶杯,扫了冷清蓉一眼,装作听不懂冷清蓉的话,只开口说道:“芙蓉阁里有些小丫鬟年纪小,那些绸缎留给她们做衣裳就好!”

    “那多浪费啊,还不如……”霞夫人如何也是要些脸面的,怒气冲冲的起身拉着冷清蓉就走。

    “娘,你拉我做什么,我还要……”冷清蓉挣扎着,眼睛一直瞄着箱子里的绸缎。

    “你给我闭嘴!还嫌不够丢人啊!”霞夫人一边骂着冷清蓉,一边用力的拉扯着她。

    喜华无奈摇头,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就算是个夫人,那也是王爷的女人,怎么眼界这么小呢,白白教坏了自己女儿!

    锦夫人正给冷凌逸擦着嘴,见云曦望过来,锦夫人紧张的说道:“世子妃,凌逸他年纪小,您……”

    “无事,世子和我都很喜欢七弟。”云曦冲着冷凌逸扬唇一笑,冷凌逸一愣竟是脸红的低下了头。

    锦夫人显得有些错愕,喃喃自语道:“世子他……”

    “锦夫人,您做的点心很好吃,您的心意世子和我心领了!”

    看着云曦那双明亮睿智的眼眸,锦夫人低头不语,有些话不必言明,云曦的意思是接受了她的心意。

    锦夫人抿了抿嘴角,整个王府里她只能选择世子,不管是因为王妃,还是为了凌逸……

    云曦只看了锦夫人一眼,便收回了视线,忠诚与否是要依靠行动,而非只言片语……

    云曦的嫁妆和赏赐整整搬了一日,这空前的盛况让府众人都不由感叹云曦的身价富足。

    女子有如此丰厚的嫁妆傍身那自是值得骄傲自豪的,因为女子的嫁妆越多,便证明娘家越看重,婆家自然也会高看一眼。

    玄宫几人打打杀杀还好,但是在管理财物上并不擅长,所以也就躲在一边享受清闲。

    玄角嗑着瓜子,一边吐瓜子皮,一边说道:“咱们世子妃的嫁妆也太丰厚了,咱们主子以后就算什么都不干都足够他们吃喝玩乐了!”

    “你这话说的,那咱主子不就成了小白脸吗?”玄羽抢了一把瓜子,坏笑着说道。

    “噗!咱主子那模样还真有几分潜力!哪像某些人,天天跟着人家姑娘屁股后边跑,结果呢?屁用没有!”玄角三句话必定毒舌,准确无误的踩在了玄羽的痛楚上。

    “那你比你好吧!你个小白脸,以后不做暗卫去小倌馆也能养活自己!”玄羽的求爱之路可谓漫长艰辛,如今听玄角公然侮辱自己,自然接受不了。

    “你说谁呢?老子堂堂八尺男儿,虎背熊腰,面如古铜,你他娘的才是小倌呢!”玄角一把扔掉了手中的瓜子,脸色阴沉的瞪着玄羽。

    可即便玄角说着满口脏话,又拍着胸膛趾高气昂的怒视玄羽,可那洁白的皮肤,红润的嘴唇,细长的眉,含情的眼,即便发怒也像是在娇嗔。

    “不男不女!懒得和你分辩,等我的孩子满地跑了,只怕你媳妇还未出生呢!”玄羽说完翻身离开,只留玄角一人跳脚大骂。

    “我呸!就你那样的还想找到媳妇?老子让你看看什么叫做魄力,老子一定比你厉害!”

    玄宫只盯着下面的嫁妆看,玄角见他一声不吭,便推了推他说道:“玄宫,你说我和玄羽谁能先找到媳妇儿?”

    玄宫看了玄角一眼,懒得介入这两个疯子之间,便随手一指,“他!”

    玄角顺势望去,只见玄宫指的是正在一旁磨药的玄徵,玄徵一看见他们正望着自己,脸立刻就红了,连忙捧着药材落荒而逃。

    玄角抽了抽嘴角,啐了一口说道:“老子就和你打这个赌,要是玄徵先找到媳妇儿,老子把脑袋拿给你当夜壶!”

    玄宫瞥了玄角一眼,嫌弃的转身离开,捧着这种夜壶尿得出来才怪吧!

    芙蓉阁忙了一整日,才将云曦的那些东西搬到了自己的小库房,安华的嘴角扬了整整一天,别人都是累的哀声叹气,她反而神清气爽。

    同样精神抖擞的还有玄商,两人还在库房里交流了一下管理的心得,都受益匪浅。

    今日芙蓉阁里的人都忙坏了,云曦给每个人都赏了钱,又命小厨房多做了些饭菜,一时间芙蓉阁热闹欢喜,每个人都感念云曦的恩德。

    云曦又另外备了一桌的菜,让安华还有玄商他们坐在一起用膳。

    拒绝了某两人打算在库房用膳的请求,安华几人和玄商他们第一次聚在一起。

    玄羽候着脸皮挤在了乐华的身边,乐华用筷子直接扎进了烧鸡中,玄羽咽了咽口水,只觉得今日这般喜庆的日子还是不要妄添杀戮的好,便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了。

    玄角暗自发笑,只笑玄羽自不量力,可下一瞬他就笑不出来了,只见安华几人都十分照顾玄徵,将鸡腿、嫩肉,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了他。

    玄徵脸色红的都要滴出血来,玄角砸了咂嘴,看着玄宫那意味深长的笑,玄角不禁犹疑。

    怎么,难道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玄徵这种小奶狗?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