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五十章 在意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五十章 在意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用过早膳后就去与秦侧妃议事,秦侧妃被殷太后好一番斥责,自是不敢再找借口怠慢,第二日便说要将嫁妆和王妃生前留下的铺子全权交给云曦。

    冷清薇一直被秦侧妃带在身边,冷凌弘是王府长子,一直被锦安王教养在身边,秦侧妃便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这个女儿的身上,力求将女儿培养的得体聪慧。

    即便她不是嫡女,但是王府的女儿嫁的自然也会是金陵权贵,以后就是当家主母,所以自小秦侧妃就培养冷清薇,不管处理什么事都会带着她,完全是在按照大家族主母的标准在培养。

    冷清薇见云曦来了很热情恭敬的行了礼,云曦笑着应下,这冷清薇与秦侧妃一样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

    就像秦侧妃明明在她的手上吃了这么大的亏,今日也是一如既往笑盈盈的看着她。

    云曦也挂上了一丝浅淡的笑,一屋子的人看起来其乐融融,仿佛是在谈天说地一般。

    “二嫂,你脖子上戴的是什么,看起来好别致啊!”冷清薇刚刚及笄,年轻女孩子自然都喜欢漂亮的首饰。

    云曦的表情略有心虚,不自然的摸了摸颈上的丝帕,“没什么,不过是夏国女子最普通不过的饰品……”

    “不过还真的挺好看的,与二嫂这身衣服搭起来也很合适!”冷清薇笑着说道,语气真诚。

    云曦只扬唇笑笑,并未有多热络,秦侧妃抿了一口茶,笑道:“也怪我最近事多,一直没来得及将嫁妆交给你,反倒是惹得太后误会。”

    “侧妃言重,太后娘娘也不是那种不明事理之人,她定会了解侧妃您的一番苦心!”云曦不动声色的推了回去,事到如今还想装无辜,未免晚了些!

    秦侧妃脸上的笑有一瞬的裂痕,却是转瞬即逝,随即笑道:“若是你今日无事,便将嫁妆和太后娘娘的赏赐都抬回芙蓉阁吧……”

    “嫁妆的事情先不急,云曦也好命人收拾一下芙蓉阁,明日再搬就好。

    不过云曦的东西实在繁多,云曦打算明日的时候让丫鬟一边对着礼单一边整理东西,这样也省的以后难以归整……”

    秦侧妃扬唇笑了笑,抬眸看着云曦,缓缓开口道:“云曦可是不放心你的嫁妆?”

    云曦闻后一笑,莫不在意的说道:“不过都是些身外之物,云曦并不放在心里,可云曦这样也是为了秦侧妃好。

    若是明日不将东西处理好,以后再发生昨日那样的事,侧妃岂不是百口莫辩?”

    秦侧妃笑意更深,眼神却是有些微冷,片刻之后才笑道:“你说的对,这样对你我二人都好!”

    反正她也没有贪云曦的银子,至于谁拿了,那就不是她管得的了!

    秦侧妃打开了自己身边的小匣子,里面放着厚厚一摞的地契,“这些都是王妃留下的东西,本就应该交给你打理,我每日的事情也多,对于这些店铺也是力不从心,以至于每年也盈余不了多少银钱……”

    云曦接过看了两眼,意味深长的一笑,这些铺子都在金陵的繁华街道上,若说这些铺子不赚钱,傻子才会相信。

    “有劳秦侧妃多年打理,世子和云曦都感念在心,以后云曦自是会帮您多加分担!”云曦只扫了两眼,便笑着说道。

    冷清薇看了看秦侧妃,见秦侧妃神色如常,冷清薇不由在心中钦佩,还是母妃厉害,今日若是易地而处,她是很难隐忍的。

    秦侧妃命人送来了厚厚一摞的账本,开口说道:“这些便是铺子的账本,你若是有什么看不懂的地方尽管来问我!”

    秦侧妃耐心的说道,语气关切真挚,若是不知情的定会以为秦侧妃就是云曦的亲婆婆呢!

    “多谢秦侧妃,云曦谨记在心!”

    几人又说了些客套话,云曦才亲身离开,秦侧妃的笑渐渐落下,眼神一片冷寒。

    “母妃……”冷清薇担忧些开口唤道,她很少见秦侧妃有疾言厉色的时候。

    “没事!”秦侧妃收回了视线,眼神依然阴冷,“没想到才过一月云曦就迫不及待的要夺权了,既然如此那便让她夺!”

    “可是,她会不会发现……”

    “不会!”秦侧妃斩钉截铁道。

    “那账本做的天衣无缝,就算她有所怀疑也查不出来的,她想要便给她,不过一个空壳子还全了我的名声!”

    冷清薇点点头,只觉得自己还有许多东西尚未掌握,可是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二嫂很不一样,和府里的每个人都不一样,但愿是她多想了吧……

    听闻云曦拿来了铺子的账本,玄商和安华几乎是一同赶到了芙蓉阁,两人一同翻阅账本,屋内只能听到纸张翻动的声音。

    喜华咽了咽口水,看着两人专心的模样,弄的她莫名紧张,甚至让她连大气都不太敢喘,生怕她一个不小心害的两人算错了账……

    半晌之后,两人几乎一同放下了账本,两人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惆怅。

    “世子妃,这些账根本就看不出问题来,可是这利润不可能这么少!”

    那厚厚的一摞地契有庄园别院,剩下的都是黄金地段的铺子,可是账本上的利润竟是还不如一些小店面,这怎么可能呢?

    “这些铺子在秦侧妃手里多年,她怎么可能不往自己手里搂钱呢?只是没想到她这么谨慎,竟是将账本做的滴水不露!”玄商沉声说道,即便他们心中生疑,可是账本就摆在这,他们总不能去质疑侧妃。

    安华抿了抿嘴,显然也是闷闷不乐,她不是贪财的人,但是只要是她们的东西就没有让别人吞占的道理!

    云曦扫了一眼沉默不语的众人,笑着说道:“你们不是一直盼着这么一天吗,如今怎么反而闷闷不乐了?”

    玄商和安华显然都在算计着什么,两人都没有说话,云曦看了一旁静立不语的青玉一眼,只见青玉微微蹙眉,眼中有夺目的光华闪过。

    青玉一直跟着安华打点库房,安华说青玉是个十分聪明能干的人,在许多事情上并不比安华差上半点,甚至安华总觉得她在藏拙,认为真实的她远不仅如此。

    青玉有一种书香之气,她长的只能算中等之姿,可偏偏那双眸子瑰丽明亮,让人不由觉得惋惜,只觉得长着这样一双眼睛的应是个绝色美人才对。

    云曦勾了勾唇角,她这个芙蓉阁还真是卧虎藏龙呢!

    “罢了!你们回去慢慢想吧,也不急在这一时,等有了想法再来回禀我!”云曦让他们连账本一起拿走了,那意思就是不再插手此事。

    看着几人离开,喜华开口问道:“这事情真的那般棘手?就连世子妃都想不出对策来吗?”

    “我一个人的能力总是有限的,我不可能事事插手,我相信安华他们!”云曦可以想办法解决,可是她更希望看到安华她们的成长。

    “世子回来了!”碧珠先行迈进屋内,欢快的回禀着。

    云曦神色一僵,抿了抿嘴角,喜华见此立刻识相的离开,她可不想做被殃及的池鱼。

    喜华推搡着碧珠离开,正好迎面撞见回来的冷凌澈,喜华对冷凌澈做着嘴型,小声的说道:“生气了……”

    冷凌澈点头一笑,便抬步迈进了屋内,云曦的手里不知从哪找了一本书,正低头看书全然不理会冷凌澈。

    冷凌澈见此只浅浅一下,随意的坐在了云曦身后,看着她脖颈上的丝带,笑着说道:“曦儿今日的打扮很别致……”

    云曦“啪”的一声将书合上,什么别致,还不是为了掩盖某人的罪行!

    云曦负气要离开,冷凌澈却是一把拉住云曦的手腕,顺势将云曦拉入自己的怀中,未等云曦挣扎,他便低沉的嗓音在云曦的耳边轻声喃道:“曦儿,我受伤了……”

    云曦心中一紧,连忙抬头打量着冷凌澈,声音更是急切慌张,“怎么回事?你不是去上朝了吗?怎么会受伤?”

    看着云曦急切的发问,冷凌澈嘴角缓缓舒展扬起,将云曦的手覆在了自己的心口,“相思之伤,疼在此处……”

    云曦怔了怔,绝美的面容上浮现了一丝愠怒,她抽回了自己的手,挣扎着起身,冷凌澈只微微用力便将她牢牢的禁锢在怀里,“难道曦儿没有想为夫吗?”

    云曦觉得脖颈间一凉,只见那丝帕早已经被冷凌澈扯落,而他正饶有兴致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轻蹙着那淡若远山的眉,开口说道:“就是形状不够雅致,还需再接再厉……”

    “不要!”云曦一口回绝,不肯给冷凌澈半点机会。

    “不要什么?”他挑眉问道,笑里的戏谑让云曦红了脸,如何也说不出那“吻痕”两字。

    “反正就是不要!这样会被人看见……”

    “那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呢……”冷凌澈勾唇一笑,笑意邪魅入骨。

    云曦的耳朵都红了,精致小巧的耳朵像是两瓣娇嫩的花瓣,晶莹红润让人见之生喜。

    看着云曦将嘴唇抿成了一条细线,冷凌澈知道不能再欺负下去了,否则今晚就要难熬了……

    他将云曦轻轻的放在了软榻上,伸手提壶为云曦倒了一杯茶。

    云曦见冷凌竟是主动放过了她,不觉得有些惊讶,连忙保持了一段安全的距离。

    冷凌澈仿若未察,只开口问道:“你可听闻五皇子的事了?”

    云曦点点头,将刚才的事情放在一边,挑眉问道:“这件事是你做的吧?”

    冷凌澈只是一笑,不置可否,反问道:“曦儿何出此言呢……”

    “昨夜玄角说有人埋伏在暗处,看你的处理办法想来那些人应是针对我们的,我想应该与五皇子有关吧……”

    冷凌澈饮了一口茶,笑而未语,云曦继续开口说道:“欧阳皇后本是想要害我,结果反而将事情弄砸,还引得楚帝怀疑……”

    这些本就是云曦的目的,既然欧阳皇后恶毒如斯,她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又有何不可,只是欧阳皇后因此被楚帝责罚,她势必会记恨自己。

    可是五皇子出了这等事情,宁平侯府定会借机打压,而那个时候皇后忙着与淑妃争权,自然无暇再来算计她。

    冷凌澈闻后赞赏的看了云曦一眼,轻声感叹道:“曦儿果然聪慧,为夫不及曦儿万一……”

    云曦抿了抿嘴,她不过是分析了一下可能,能想出这种主意的冷凌澈才可怕好吧!

    “二皇子想要旧事重提,给我一个不顾念手足之情的名声,结果反是害的欧阳皇后被禁足一月,淑妃代理六宫,只怕宫里一时间不会安宁了……”

    二皇子的心机不算深沉,不过是八面玲珑,又得楚帝扶持,反倒是那个冷凌衍,让云曦莫名的觉得不舒服。

    “这样也好,我们也能过些安宁的日子,处理一下府中的事情……”云曦笑着说道,眼眸流转间有华光闪过。

    “是啊,我们也可做些其他的事情……”冷凌澈侧头笑望着着云曦,只见她鬓发如云,面若桃花,垂眸深思间仿若寒梅凝香,清冷明艳。

    云曦没有听出冷凌澈的画外之音,只轻轻的“嗯”了一声,全然没有看到冷凌澈那笑意融融却魅惑矜贵的姿容。

    ……

    冷凌衍从欧阳皇后的宫殿走出,里面还时不时的传出欧阳皇后暴怒的声音,冷凌衍脸色阴沉却是没有理会。

    欧阳皇后听闻自己又被禁足一月之后便气的疯癫起来,冷凌衍听得头疼,便拂袖离开,不过他的疑惑已经得到了答案。

    果然是那个女人!

    冷凌衍第一次见到她时,只是因为他看到云曦在与欧阳若争执,因为欧阳若骄纵的名声众人皆知,冷凌衍也只以为这个绝色的女子定会被欺负的痛哭离开。

    结果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反而是欧阳若怒不可遏,之后她更是敏锐的看向了他所在的位置,让他不由惊讶了一瞬。

    可是他并不是贪图美色之人,即便她姿容绝丽,也不足以引起他的在意。

    直到在宫宴之上当他得知她便是冷凌澈的世子妃时,他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如今听欧阳皇后说那两个宦官本是用来收拾云曦的,他便知道昨日蓬莱湖的变故都是这个女人一手策划的。

    够狠够准,比起那些只知道争宠的女子的确厉害许多。

    冷凌衍牵了牵嘴角,夏日炙热的阳光映在他的脸上,却是掩饰不了半分他脸上的阴鸷。

    冷凌澈果然是个得上天偏爱之人!

    “云曦……有意思!”他冷笑一声,拂了一下暗黄色的衣袖,抬步离开。

    太子府中,蓝玉柳正在处理府中的各项事宜,听闻太子前来,蓝玉柳立刻屏退了众人,温柔的脸上笑意盈盈,“太子您回来了?妾身命人给您准备些饭菜可好?”

    “嗯!好!”虽然只是淡淡的两个字,却足以让蓝玉柳心花怒放。

    蓝玉柳连忙吩咐人去准备,看着冷凌衍坐在自己房中,她的心里便难掩欣喜。

    冷凌衍不好女色,每日大部分时间都忙碌在书房里,她虽是心疼却也从不敢打扰,看着他今日一下朝就来了自己院子,她竟是欢喜的有些不知所措。

    蓝玉柳伸手给冷凌衍倒了一杯茶,柔声说道:“太子……”

    “你安排一下,过几日请金陵贵女们来府中一聚吧!”冷凌衍喝了一口茶,不等蓝玉柳说话便先行说道。

    蓝玉柳有些惊诧,冷凌衍从不理会这种事情,怎么会突然让她宴请金陵贵女呢?

    冷凌衍喝了一杯茶,随手将杯盏放下,语气淡漠,声音幽冷的说道:“别忘了将世子妃一起唤来!”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