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十九章 反击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十九章 反击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金华阁?”云曦长眉一蹙,就连刚才还在感动中的喜华也一脸惊疑。

    “金华阁那不是西宁侯府家的铺子吗?”喜华开口问道,有些不解,若是如此她怎么不去西宁侯家做婢女呢?

    碧珠知道云曦和喜华定是生疑了,连忙跪下说道:“世子妃,奴婢绝没有二心。

    奴婢的父母虽然在金华阁,但是奴婢一开始就没想去西宁侯府,更不会是眼线……”

    碧珠年纪虽小,却也不是傻的,以前她不了解朝中的局势,但是自从她进了锦安王府便一直在芙蓉阁伺候着,耳濡目染自然知道了许多。

    特别是西宁侯家的那位小姐更是与世子妃几番结仇,碧珠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可是今日云曦发问,她还是如实说了,因为她实在是不想说谎。

    “世子妃,奴婢知道,像奴婢这种情况正常来说当然应该去西宁侯府,可是那里奴婢去不得啊!”碧珠眼泪汪汪的说道,眼神里都是惶恐。

    “此话怎讲?”云曦蹙眉问道。

    碧珠咬了咬嘴唇,还是开口说道:“这本是秘闻,也是因为奴婢父母都在金华阁才有所耳闻,听闻西宁侯府的婢女很多都活不长久,而且都是尚未及笄的少女,所以……”

    “那可知其中原因?”云曦挑了一下眉,只觉得这里面或许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个……奴婢也只是偶然听得父母谈话,好像是说欧阳世子……”碧珠为难的说道,这些她也不清楚,只是父母在决定送她做婢女时讨论了一番,正被她听到了。

    碧珠小心翼翼的抬头打量着云曦,不安的揉搓着手指,她本是只想帮世子妃解决问题,没想到反是暴露了自己,不知道世子妃会不会把自己赶走?

    碧珠其实不想走,虽然她还没有在别处伺候过,可是她很喜欢这里,因为安华几个大丫鬟都不像外面说的那么凶,更不会打骂她们这些小丫鬟。

    世子妃虽说清冷,但只要不背主,她一向宽厚,从不会对下人发脾气。

    云曦抬眸看了碧珠一眼,碧珠心中一紧,不由咽了咽口水,一副听天由命的模样。

    “你起来吧,只要你做好自己的事,我并不介意你的出身!”

    “真的吗?”碧珠本就年纪小,此时一脸惊喜的看着云曦,竟是忘了身为奴婢不得质疑主子。

    云曦扬唇一笑,喜华连忙碰了碰她,“世子妃骗你一个小丫头做什么,快去洗把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世子妃欺负你了呢!”

    碧珠连连跪拜叩谢,云曦复又说道:“喜华,你让安华给碧珠备些银钱,就从我的月银上出就好。”

    “世子妃……”碧珠没想到云曦不但没有赶她走,反而还要贴补她,顿时更是感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了好了,你快点去出去洗脸吧,你再哭一会儿世子妃就今日就不用出门了!”

    碧珠咧嘴一乐,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连忙欢喜的小跑出去,却正与青绢撞个正着。

    青绢见碧珠好像哭过了,连忙问道:“你怎么了?”

    碧珠连忙摇头,眼睛明明红红的,却笑着说道:“没事没事……”

    看着碧珠模样,青绢只以为她是让云曦斥责了,端水进屋时也明显小心翼翼了许多。

    “把水放在那就好!”喜华见青绢走了进来,便招呼着说道。

    青绢连忙将脸盆放好,甚至都没敢看云曦一下就连忙退身而出了。

    她和碧莲是两位侧妃所赐,后来碧莲出了那种事,现在她在这芙蓉阁里也十分的尴尬。

    碧珠和青玉都得到了重用,云曦虽是没有苛责她,但也只是让她做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现在她只求不要犯错,能好好保住性命就好。

    喜华一边挽发,一边与云曦说道:“世子妃,碧珠可信吗?”

    “应该可信吧……”青绢和碧莲是两位侧妃送来的,算是明的眼线,而其他的小角色也在之前被她一举拔除了。

    至于这青玉和碧珠,她们既然能被选为她的二等丫鬟,冷凌澈不可能任由别人的眼线在他们面前晃荡,想来应是可靠的。

    想到冷凌澈那其智若妖,算尽一切的样子,又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云曦莫名的恼火,恨的直咬牙。

    “世子妃,你怎么了?可是牙痒痒了,是不是想咬世子一口?”喜华见云曦暗自咬牙,自然知道云曦在想些什么,便打笑道。

    云曦扫了喜华一眼,懒得与她置气,便开口问道:“你刚才进门是不是要与我说什么?”

    “哎呀!看奴婢这记性,若是世子妃不提醒,奴婢都险些忘了!”

    喜华看了一眼周围,才贼眉鼠眼的笑着说道:“世子妃,昨夜金陵可是出了乐子呢!”

    “什么?”云曦只随口问道,并没有太多的兴致。

    “昨夜五皇子去了太子府,可竟然醉酒轻薄了太子的一名侍妾,可谓是一夜风流,只可惜最后被进去的小婢女撞见,尖叫之下引来了众人……”

    喜华说的眉飞色舞,云曦惊诧转身,不由问道:“这些事你是从哪听来的?”

    “世子妃,如今外面都传的满城风雨了,谁不知道啊!”

    “满城风雨?”云曦喃喃的重复着,心里却下意识的有了一个猜想。

    这种事冷凌衍应该藏着才对,怎么会一晚上就传的满城风雨,直觉告诉她,这一切是那个男人做的!

    ……

    而此时朝堂之上,五皇子跪在金殿中一脸的死气沉沉,楚帝被气的嘴角直抽,冷凌衍的脸色也不好看。

    “混账!你看看你做的都是什么事?简直大逆不道!”满桌子都是御史弹劾冷凌淮的奏章,平日里他骄纵跋扈也就罢了,如今竟是连兄长的侍妾也敢轻薄!

    “父皇,儿臣不过是喝多了,根本就不记得……”冷凌淮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是多喝了一些酒,可是昨夜迷迷糊糊的,一看见那个侍妾就心痒难耐,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满屋子都是人了!

    “住嘴!混账东西,平日里就嚣张放纵,今日必定要严办了你!”楚帝气的怒不可遏,一张脸气的铁青。

    “父皇!五弟的确是醉酒失礼,但那侍妾也不过是太子妃刚刚提上来的,有名无实罢了,还请父皇饶过五弟一次!”冷凌衍脸色略显阴沉,低声开口说道。

    冷凌衍看了冷凌澈一眼,昨夜冷凌淮是来太子府与他商议冷凌澈的事情。

    冷凌淮私自做主,竟是准备劫持冷凌澈两人,谁知道那一队人竟是无故失踪,现场经过细致的处理,甚至看不出打斗的痕迹。

    可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凑巧的事,拦截冷凌澈的人莫名失踪,他不相信这是个意外!

    而冷凌淮本是准备离开,谁知竟是闹出了这件事,他最了解冷凌淮,虽然冷凌淮行事放浪但也绝不会染指他的女人,怎么看怎么像被人算计了!

    冷凌衍眯了眯眼睛,可若是真的是冷凌澈,他又是如何做到的?

    冷凌澈离开楚国十年,这种程度的势力绝不是一朝一夕所能有的,可若不是冷凌澈,他又实在在想不出谁会做些事!

    楚帝脸色微动,正欲开口,殷钰却是没憋住笑,“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太子真是宽厚,你看你脸都气绿了,还要为五殿下说话!”

    众人都偷偷瞄着冷凌衍的脸,顺便看了看他的头顶,到底是哪里绿众人都心里清楚。

    冷凌衍侧目看了殷钰一眼,那阴冷的眼神犹如毒蛇一般,然而殷钰一向不畏惧任何的警告,就连在锦安王的威压之下依然可以肆意自在,又如何会在意冷凌衍呢?

    殷钰嘴角抽搐着,似乎是想要忍笑,但却又偏偏憋不住,整个殿内就看他一人不停的颤抖着,时而“噗嗤”一些笑出声来,时而清咳两声,想要做出一副正经的模样,却在下一瞬就破功,反而笑得更加厉害。

    锦安王瞥了殷钰一眼,满眼的嫌弃,想当年锦阳侯是何等的风采,怎么会有这样的后人?

    楚帝的脸色难看了一分,他看得出来殷钰是故意为难,毕竟昨日欧阳皇后算计了殷钰一通。

    殷钰虽是不学无术,但也不是个傻的,如今找到个借口,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来人!将五皇子拉出去重责二十大板,闭门思过一月,若是还敢再犯,朕必废了你!”

    冷凌淮心中不服,还想分辩,可在看到冷凌衍那警告的冰冷眼神后,便只好咬牙认了,被侍卫拉出了殿外行刑。

    冷凌洵白白看了一场好戏,虽是竭力隐忍,但还是难掩笑意,“太子果然性情宽厚友爱兄弟,这点冷世子还要多多学习才是!”

    冷凌洵故意旧事重提,冷凌衍和欧阳皇后已经很倒霉了,冷凌衍被自己亲兄弟戴了绿帽子,这是他以后永远无法抹去的污点。

    可是干看着冷凌衍倒霉还不够解气,冷凌澈也得跟着一地倒霉才是!

    冷凌洵意在让众人想起冷凌澈之前做过的残害手足的事情,然而殷钰却是一拍手,一副惊诧模样的说道:“二皇子这么一说可不是嘛!那四公子的母妃也是西宁侯府的,怎么就这么巧呢!”

    殷钰的阴阳怪气众人都听得明白,殷钰性子算是好的,但若真的惹到了他,他就如疯狗一般死咬着不肯松口。

    楚帝揉了揉眉心,他知道殷钰心有怨恨,虽然他和冷清荧的婚事不成了,但是楚帝也不希望殷钰与他离心,便开口说道:“欧阳皇后教子无方,禁足一月,宫务暂由淑妃代理吧!”

    冷凌洵一时愣住了,没想到殷钰会歪曲他的意思,虽然欧阳皇后倒霉他很开心,但毕竟此事是因为他的一句话,只怕西宁侯和太子都会记恨他!

    果然,冷凌衍淡漠的扫了冷凌洵一眼,虽然只是一瞬但是冷凌洵清楚的看到了杀意,而西宁侯也是脸色沉郁。

    冷凌洵喉咙动了动,看来他最近要小心行事了!

    退朝之后,冷凌衍走到冷凌澈身边,压低了声音,冷冷问道:“二堂弟昨夜回府可一切顺遂?”

    冷凌澈淡笑点头,声音轻缓如兰,“自是顺遂,金陵治安颇好,即便行夜路也是安全的。”

    冷凌衍目不转睛的紧盯着冷凌澈脸上的神情,温润如玉,嘴角和眼中的笑没有任何不妥。

    可即便如此,冷凌衍就是觉得此事与冷凌澈有关,他说不好那种感觉,十年前冷凌澈带给他的是嫉妒,十年后却让他察觉到了威胁。

    “如此,甚好!”冷凌衍冷冷说了四字,便甩袖离开,而冷凌澈依然笑得如沐春风,只墨眸中泛起了微不可察的涟漪。

    锦安王蹙眉看着,抿了抿嘴却未多话,只瞪了冷凌澈一眼,给了他一个自己体会的眼神。

    可冷凌澈却别开了脸,气的锦安王想要跳脚,碍于众人在场,只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殷钰冲着冷凌澈挤眉弄眼了两下,两人未说什么,相继离宫。

    在冷凌澈欲乘马车离开时,一只手突然撩起了车帘,解着便只见殷钰笑眯眯钻了进来,完全没有任何不好意的表现。

    “二哥,你的马车很舒服嘛!”殷钰眯着桃花眼,一把挥开折扇,笑盈盈的看着冷凌澈。

    冷凌澈扫了一眼殷钰扇子上的字,殷钰立刻敏锐的察觉到了,连忙左右展示自己的扇子,挑眉笑道:“怎么样二哥,弟弟这把扇子不错吧?”

    “词不错,其他的一般……”冷凌澈收回了视线,淡淡开口。

    “二哥,你这就叫偏心了!不过我也承认,二嫂这两句话说的的确不错……”殷钰一时感慨,见冷凌澈不打算打理自己,连忙清了清嗓子,一脸正色。

    “二哥,这件事是你做的吧?真毒啊!人家不过说你为了丫鬟殴打兄弟,你竟然转手就给冷凌衍扣了一顶绿帽子!

    都说宁可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啧啧,他们那是不知君子狠起来招数更多啊!”

    冷凌澈闭目凝神,根本就不理会殷钰,殷钰却是转了转眼睛,一脸坏笑的说道:“二哥怎么如此疲乏?可是有什么事力不从心……”

    冷凌澈抬眸看了殷钰一眼,殷钰忍不住浑身打了一个寒颤,立刻用扇子打自己的嘴,赔笑道:“贱嘴!该打!”

    冷凌澈重新合上眼帘,而殷钰却是端正了神色,桃花眼中笑意皆无,灿若春桃的面容竟是有些冷峻,“可你刚回金陵便如此招摇,不怕惹得冷凌衍的忌惮?”

    冷凌澈轻挑一下嘴角,笑意清冽寒凉,睁开的墨眸中翻卷着无法平定的波澜,“即便我什么都不做,他可会忽视我?”

    殷钰一想也是这般,只摇头苦笑,“谁让咱们两个都长着一张有故事的脸呢,就你我二人这相貌如何也平庸不了啊!”

    外面驾车的玄宫不由发笑,殷小侯爷还真是有些不要脸了,哪有这样明目张胆夸自己的。

    “哦?是吗?我看你掩饰不错,完全可以以假乱真!”

    “二哥!”

    殷钰幽怨的说道,难怪玄角嘴巴那么毒,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暗卫!

    冷凌澈清浅一笑,脑海里想的却都是云曦的音容笑貌,不知他的曦儿今日可有想他呢?

    与此同时云曦打了一个喷嚏,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秦侧妃见此关切的说道:“云曦可是落水着凉了?若是你身子不好,我们可以改日再议!”

    云曦挥了挥手,什么改日,若是再拖下去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那时候只怕安华就要急出毛病了。

    “云曦没事,多谢秦侧妃关怀,我们还是继续说铺子的事情吧……”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