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十七章 公子的惩罚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十七章 公子的惩罚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殷太后的意思众人听得明明白白,殷钰的婚事以后交由殷太后全权做主,任何人不得插手!

    楚帝哪里还敢不从,心里只恨欧阳皇后无用,竟是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处理不好。

    欧阳皇后忍着心里的愤懑,咬牙忍下,对别人来说禁足是个小事,可她是个皇后,一言一行都会被放大数倍,虽然只有十五天,但淑妃那个女人还指不定要从中生出多少事呢!

    淑妃喜不自禁的谢恩,没想到欧阳皇后蹦跶了一天,最后竟是她从中获利!

    “皇后娘娘您不要担心,臣妾一定会好好代理六宫事宜的!”淑妃恭恭敬敬的福了一礼,却看得欧阳皇后想要咬人。

    冷凌洵也颇为得意的看了冷凌衍一眼,冷凌衍却是全然没有放在心里,只微垂着头,若有所思。

    冷凌衍一开始并不知道欧阳皇后她们的计划,但是现在也已经猜到了大概,不过这里面有不对劲的地方,看来他要找母后好好聊聊了!

    这时有人进来禀告,说是那个小太监大喊冤枉,说他没有推殷钰入水,但当时的情况众人都看得“一清二楚”,都可以为殷钰作证。

    殷太后看了楚帝一眼,开口询问道:“陛下打算如何处理?”

    “一切听母后的安排!”殷太后已经做出了让步,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楚帝自然不会在插手。

    “那就割了舌头乱棍打死,再扔到乱葬岗吧!”殷太后轻描淡写的说道,语气平静却让众人都觉得心惊。

    “哀家累了,清落你扶哀家回去!”殷太后揉了揉眉心,缓缓抬起手臂。

    冷清落立刻上前搀扶住殷太后,在众人的跪拜下缓缓离开。

    楚帝也无心再理会宫宴,只瞪了欧阳皇后一眼,冷哼一声大步离开。

    锦安王神色淡淡,对发生的事情显得漠不关心,只在楚帝离开后率先出宫,锦安王府的人自是立刻起身跟上,只有欧阳侧妃一人神色莫测,表情甚是难看。

    今日的计划是她们一同想的,那两个太监明明是去杀云曦的,结果却是死在了欧阳若和冷清荧的船下,这件事越想越让人觉得可怕。

    欧阳皇后一时想不明白,那是因为她不够了解云曦,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欧阳侧妃深知云曦的为人。

    那是一个眦睚必报心狠手辣的女人,今日的事一定是她的回击,可她一个柔弱女子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现在欧阳若生死不明,欧阳皇后又被责罚,这件事会不会牵连到她的身上。

    欧阳侧妃的脸都被吓白了,一边怕云曦会找后账,一边又担心西宁侯府会因此而责备她,她身子摇摇晃晃,步履阑珊的朝着宫外走去,比起失足落水的陆琼羽还要病弱。

    陆流君搀扶着陆琼羽,温柔的说道:“琼羽,咱们也早些回府吧,得请个大夫好好为你看看,免得你感染了风寒!”

    陆夫人也连忙点头应道,看着陆琼羽的眼神满是怜惜,心疼的要命。

    陆琼羽乖巧的点点头,却发现陆丞相在一直盯着她看,便疑惑的开口问道:“祖父,怎么了吗?”

    陆丞相年近七十,长着一把花白的胡子,他眯着眼睛打量了陆琼羽一番,最后只道:“无事,快回去休养吧!”

    看着陆夫人和陆琼羽离开的背影,陆丞相摸了摸胡子,一脸的别有深意。

    “祖父,可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陆流君心思敏锐,立刻开口问道。

    陆丞相抬头看了他一眼,最后只摇头笑道:“真是精彩啊……”

    陆丞相说完之后便摸着胡子离开了,陆流君眸色微转,棕色的瞳孔中闪着烁烁清辉,最后他也只是挑唇一笑,意味深长,抬步跟上了陆丞相的步伐。

    宫里的处理经过云曦和冷凌澈自是无法得知,两人自从上了马车之后就再无交谈,云曦偷偷瞄了冷凌澈一眼,抿了抿嘴角。

    她怎么觉得冷凌澈好像生气了呢?

    可为什么呢?

    这时马车外传来了“砰”的一声响动,云曦吓了一跳,但外面驾车的玄宫未有任何反应,想来应是没有危险的。

    马车外传来的是玄角的声音,他压低了声音,开口说道:“主子,不远处有一队人马,看来是来者不善!”

    “杀了!”冷凌澈淡漠的吐出两字,脸上的表情仍是矜贵俊美,但在昏暗的马车内总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云曦有些心惊,难道都不用查查证对方是何人吗?

    此时的冷凌澈让云曦觉得莫名的怕,就好像她是一个犯错了孩子,正等待着应有的责罚。

    可是,她做错什么了呢……

    马车外面不再有响动,想来应是玄角奉命离开了。

    马车一路平稳的驶到了锦安王府,云曦松了一口气,马车内的气氛实在是压抑,然而还未等云曦呼吸到外面的空气,他便被冷凌澈一把抱起,惊得她不由娇嗔出声。

    “你做什么?快放我下来!”云曦低声说道,府里有那么多人,若是保持这种姿势走回芙蓉阁,那她以后要不要见人了!

    “别闹!”他只淡淡开口说了两个字,语气虽轻,却不像往常那样带着宠溺的温柔。

    “凌澈,你……”

    冷凌澈低头对云曦笑了笑,那笑容极淡,可不但没有让云曦感到安定,反而让她越发的心慌。

    在府中众人或是惊诧或是兴奋的眼神中,冷凌澈抱着云曦大步回到了芙蓉阁。

    安华几人一见云曦是被抱着回来的,立刻围了上去,“世子妃这是怎么了?可是受伤了?”

    “去准备热水和姜汤!”冷凌澈只说了这一句话,芙蓉阁便忙乱了起来。

    因为安华让人早就烧好了热水,所以很快就准备好了,喜华这时也急急忙忙的端着一碗姜汤跑过来,正当她要迈进屋子里的时候,冷凌澈却是站在门口,一把接过了姜汤,下一瞬便将屋门“砰”的合上了。

    喜华庆幸自己跑的不够快,否则世子这一下,她的鼻子就塌了!

    “公主!”乐华急得不行,作势就要往里面闯,却被安华一把拉住。

    “世子妃没事,都散开吧!”

    云曦的衣服虽然湿了,但是她气色还好,倒是冷凌澈的气色不佳,只怕受伤是没有,两人闹别扭倒是真的!

    “真的?”乐华眼巴巴的看着安华,两条眉毛都变成了小山。

    “嗯!你还不相信我吗?你们都回去歇着吧,若是世子和世子妃有事自然会叫人的!”

    见安华神色坦然,乐华才放心的点了点头,却还是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着,一脸的不放心。

    喜华走过去不怀好意的说道:“你要是这么不放心世子妃,不如你偷偷潜进去或者爬到房顶上看看?”

    乐华看了喜华一眼,那双眼睛又变成了利刃一般,她长腿一扫,喜华瞬间摔了一个跟头,看着捂着屁股龇牙咧嘴的表情,乐华才扬了扬嘴角拍手走人。

    “乐华!你个死丫头,你给我等着!”直到乐华走远,喜华才敢将心里的话骂了出来。

    喜华嘟着嘴费力的爬起来,揉着摔疼了的屁股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嘴里还一直叨叨其词。

    树上站着看热闹的几人,玄角双手环胸,看着玄羽说道:“玄羽,你看上的妹子挺辣呀,不怕以后夫纲不振吗?”

    玄羽扫了玄角那唇红齿白的小白脸一眼,冷笑道:“就你这长相只怕只有”妇纲“了!”

    “嘶!你再说一遍,信不信不老子让你像那些人一般身首异处啊?”玄角呸了一口,说话时都刻意做出一副粗俗不堪的模样,但仍旧难掩身上的阴柔之气。

    最后还是玄商问了一件正事,“查到那些人是谁派来的了吗?”

    “嗯!里面只有一个是领头的,剩下的都是一些流寇,那领头的在被我挑断手筋脚筋之后,终于开口说出了他的上家!”

    “谁?”玄商几人立刻望向了玄角,让他一度觉得倍有面子。

    “能想出这种损招的除了五皇子还有谁?他想的倒美,居然敢打我们世子妃主意,还想折辱咱们世子,我去他老娘的!”

    玄商几人互望了一眼,眼里没有气愤,只有深深的哀悼,这位五皇子只怕是要惨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玄宫盯着芙蓉阁的大门,若有所思的说道:“依我多年的经验来看,主子今日定是生气了,而且还是与世子妃生气了!”

    玄商几人也望了过去,玄羽搓着手,一脸兴奋的说道:“你们说主子这样的人会怎么惩罚世子妃呢?”

    打肯定舍不得,骂也张不开嘴,嘿嘿嘿……

    几人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莫名的色彩,玄商站起身,开口道:“走吧,主子心情本就不好,若是让他知道我们几个一直在树上张望,只怕……”

    玄羽和玄角咽了咽口水,立刻闪人,玄宫看了看光秃的树枝,一脸茫然,到底怎么惩罚的啊?

    ……

    而此时冷凌澈手捧着姜汤,洁白如玉的手指拿着青翠色汤匙轻轻搅动着姜汤。

    云曦清了清嗓子,虽然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但是显而易见冷凌澈是生气了的,而且还是与她。

    “夫君,我真的没事!”那一声夫君有些羞怯有些小心翼翼,就像一片羽毛般轻轻的扫过冷凌澈的耳畔和心间。

    冷凌澈只淡淡的“嗯”了一声,他小心的盛了一勺汤,放在唇下轻轻吹着,又用嘴唇试探了一下温度,才将小勺子送到了云曦嘴边。

    云曦喜欢辣,但是最讨厌姜的辣味,她抬眸看了冷凌澈一眼,见冷凌澈的神情没有一丝松动,只好闭着眼睛一咬牙,张嘴将姜汤喝下。

    冷凌澈一勺一勺细心的喂着,云曦几次欲言又止,可一看到冷凌澈那略显阴沉的脸色,便只好一直隐忍着,直到将这碗姜汤彻底喝尽。

    云曦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这姜灼烧着,那种感觉比生病还难受。

    冷凌澈放下手中的瓷碗,不由分说的便又将云曦抱了起来,看着那热气腾腾的浴桶,云曦的心里生出一丝恐惧。

    “我自己来吧……”

    冷凌澈只浅笑着望着她,伸手解开了她的腰带,内衫,中衣,云曦本想制止他,可不知为何那熟悉的笑脸今日却让她莫名的觉得可怕?

    云曦闭上了眼睛,直到感觉到了一丝冷意,她才下意识的环住了双臂,一张小脸早已经红的仿若染上了海棠花汁,娇艳欲滴。

    冷凌澈将她温柔的放在了浴桶之中,云曦咬了咬嘴唇,任由他为她擦背洗发。

    水气袅袅,在夏日这里的温度可以说得上的闷热了,可云曦却还是觉得有些凉意,而这股寒凉就来自于她背后的这个男人。

    冷凌澈平日里很温柔,今日是加倍的体贴,这可这种温柔让云曦有些难以接受。

    冷凌澈将闭着眼睛的云曦从水里捞了出来,温柔细致的为她擦着身上的水珠,又用干净的毛巾裹在了她的长发上,为她一点点揉搓着。

    云曦睁开眼睛,室内水汽环绕,云曦的睫毛上挂着细细的水珠,她睫毛轻颤,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眼前的男人。

    男子身姿修长,面若刀削,五官深邃,但不是那种硬朗之美,而是一种如仙般的俊美清俊。

    “夫君……”云曦小心翼翼的开口唤道,冷凌澈只浅笑回应,却并不说话,只将她打横抱起,缓缓走到了床榻边。

    冷凌澈扯落了云曦身上包裹着的毛巾,云曦伸手便要去拉锦被,手腕却被冷凌澈一把握住。

    云曦怔怔的看着冷凌澈,那双幽深的墨眸跳动着诡谲妖冶的光,云曦现在是一丝不挂,虽然他们早已有夫妻之实,但是每次云曦都要求熄灭烛火,恩爱之后也要第一时间钻进锦被里。

    如今室内烛火辉辉,她就这样不着寸缕的被冷凌澈压在身下,即便那是她的夫君,是她此生最亲密的人,她也无法如此面对他。

    “夫君……”她声音微带颤抖,可是在看到冷凌澈嘴角那邪魅蛊惑的笑时,后面的话她竟是说不出口了。

    她就像是一只羔羊,被人喂饱养肥,又清洗干净,现在便只能伸着脖子,等着猎人的屠刀落下。

    而冷凌澈便是那个将她养肥,现在又要将她吞掉的猎人,云曦咽了咽口水,气息微乱……

    “夫……”

    那一声呢喃尚未出口,就瞬间变得支离破碎,被冷凌澈清冷的唇狠狠覆上。

    冷凌澈的吻总是温柔缠绵,带着无限的宠溺,如同清风润雨,让人酥了心麻了骨。

    可是今天他的吻却是炙热霸道,如狂风暴雨一般席卷上了她的唇,不留给她一丝喘息的机会。

    云曦试着推拒他,但得到的却是冷凌澈更猛烈的攻击,她连连避让,他却是寸寸攻袭,直到她丢盔弃甲再无力反抗。

    他的动作放缓,云曦以为他肯放过了自己,可下一瞬她的粉唇却传来了一阵刺痛,有血腥的味道在她的嘴里蔓延开来。

    云曦痛的“嘶”了一声,她的双眉紧蹙,不可置信的看着冷凌澈。

    他平日里对她处处温柔呵护,即便是床笫之事,她明显可以感觉到他的压抑,他一直顾及着她的感受,不舍得让她有半点不适。

    而他今日却咬了自己……

    冷凌澈双手撑在云曦的耳畔,深深的望着她,似要将云曦溺死在他幽深的墨眸之中,让她再也无法逃离。

    他抬起云曦的下巴,舔舐着云曦嘴唇上的伤口,目光凝结着冷冷寒光。

    “痛吗?”他开口问道,烛火映在他的脸上,他的容颜一半明亮一半幽暗,一半美若谪仙一半冷若魔君。

    “那你可知当我知道你落水之时,我的心有多痛……”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