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十六章 弄巧成拙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十六章 弄巧成拙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言一出,众人大惊,就连一向冷静的殷太后都豁然起身,陆夫人更是被吓得啜泣起来,一时间场内气氛怪异凝重。

    而当冷凌澈听到那“失踪”二字时,平静的墨眸突然卷起了波澜,在那一瞬间,双眸中席卷的洪浪仿佛能将一切毁灭殆尽,俊美如谪仙的面容转瞬变为了嗜血残酷的修罗。

    直到一棵杨树轻颤,冷凌澈凝眸望了过去,眼中的狠绝和猩红才一点点退却,又变成了那个温润如玉,朗朗如阳的公子。

    欧阳侧妃满意一笑,她并不在意欧阳若落水一事,只要能处理掉云曦就好。

    云曦害得她的墨儿名声尽损,还被王爷责罚打了板子,今日更是害的芙儿被殷太后责罚,她若是不报此仇枉为人母!

    她知道欧阳若与云曦积怨颇深,在欧阳皇后面前欧阳若要比她有脸面的多,所以她们便一同进宫见了欧阳皇后,商量了这个一举两得的办法。

    殷钰的事情能成与否她一点都不关心,只要云曦死了,她心头的这口气就解了!

    “什么叫失踪了?”

    楚帝勃然大怒,冷清荧的事他略知一二,欧阳皇后提前知会过他。

    他当时还对欧阳皇后很满意,可是如今这接二连三的变故却是让他不得不怀疑欧阳皇后的用意!

    “回陛下,世子妃和七公主乘坐的小舟不见了……”

    “还不快去搜!”楚帝愤怒难平,他有些心虚的看了殷太后一眼,生怕她会发作为难。

    然而殷太后却是缓缓落座,只闭着眼睛转动着手中的佛珠,可她这副淡然的样子却让楚帝心里更是没底。

    “陛下,臣想随之前往!”冷凌澈起身开口说道,楚帝没有理由拒绝,点头应允了。

    冷凌衍转了转眼眸,玩弄着手中的杯盏,眼中色彩变幻莫测。

    看来,他真的很在意的那个女人呢!

    此时前殿乱成一团,云曦三人却是蒙着被子坐在床榻上,看起来反而很是安逸。

    “一会儿你们可知道该怎么说了?”云曦的发髻都凌乱了,索性将长发披散开,湿漉的长发如同一块墨黑的绸缎,乌黑亮泽。

    冷清落和陆琼羽都点了点头,陆琼羽的脸色好了一些,但是依然惨白,她的眼睛如同受惊的小鹿,湿漉漉水汪汪的,“谢谢你曦姐姐,要是没有你,琼羽今日只怕就没命了!”

    云曦看着陆琼羽这乖巧柔弱的模样,心里只觉得愧疚,“其实应该是我说抱歉才对,那些人都是冲着我来的,是因为我才让你遇险……”

    陆琼羽摇了摇头,虽然依旧病弱,但那双琥珀一般的眼眸却是那般明亮,“人各有命,福祸相依,害我落水之人并不是曦姐姐,救我之人才是你,所以你就是琼羽的救命恩人!”

    云曦心思微动,陆琼羽生而就有心疾,她不能激动不能悲伤,便是欢喜也不能太过剧烈,上天剥夺了她许多的可能。

    久病之人难免会心存怨愤,可是这个女子却没有,即便她身体孱弱,却依然坚毅开朗,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善意。

    就像一朵娇弱的小花,虽然被风雨侵袭,却依然顽强的绽放属于自己的颜色,这样的女子如何不被人喜爱呢!

    云曦和陆琼羽相视而笑,两人之间因为此事而亲近了不少,之前那种似有若无的疏离全然消失,两人仿佛相知多年的好友。

    云曦喜欢陆琼羽那种坚韧和纯善,而陆琼羽则欣赏云曦身上的肆意和张扬。

    冷清落托着下巴看了半晌,最后只叹了一口气,说了“造化弄人”四个字。

    云曦两人不解,冷清落一字一顿的说道:“可惜了你们都是女子,不然你们定是天作之和!

    彼此欣赏,彼此怜惜,若是这般只怕就没有我二哥什么事了!”

    云曦不禁失笑,不知道她这这小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

    几人正说笑着,外面传来了此起披伏的呼喊声,云曦随手挽上了长发,起身说道:“我们该走了!”

    当搜寻的宫人看到云曦她们的身影时,顿时都乐出了声,连忙喊道:“找到了!找到了!”

    最先冲过来的竟然是陆流君,他救下了殷钰,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本是想着上岸后换身干净的衣物,竟是听到了陆琼羽失踪的消息,便连忙跟着众人过来搜寻。

    陆流君平日里总挂着淡笑,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现在双眉紧锁,像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琼羽,你怎么了?你的衣裳怎么都湿了?

    你落水了?有没有受伤?可有哪里不舒服?……”

    陆流君一连串的发问简直让陆琼羽不知从哪开始回答,只无奈的牵起嘴角,任由陆流君将所有的问题一次性问完。

    见陆琼羽不说话,陆流君神色更是惊恐,“琼羽,你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可是伤到了喉咙?”

    “哥……”陆琼羽无力的开口道,有些局促低下了头,觉得很不好意思。

    “怎么了?有不舒服的地方吗?”陆流君抓着陆琼羽的肩膀急切的说道,一双俊目恨不得将陆琼羽看着彻底。

    “我没事,我不慎落水了,是世子妃救了我……”

    听闻陆琼羽落水,陆流君的神色又凝重了一分,可是听到陆琼羽说出“世子妃”三字,他才意识到周围还有别人,连忙松开了手,走到云曦身边躬身拜谢。

    “谢过世子妃,世子妃的恩情丞相府感激不尽!”陆流君是右丞相府的长孙,他此言甚重,云曦自是听得明白话里的深意。

    “陆公子不必放在心上,我与琼羽是好友,若是琼羽愿意以后请我吃顿茶便好!”云曦浅笑说道,回绝了陆流君的好意。

    陆流君微有惊讶,因为右丞相府在金陵举足轻重,更是众位皇子争抢的对象,只是右丞相府一直保持中立,而刚才陆流君的承诺是多少人求而不得的。

    见云曦神色清朗,没有半点借此邀功之意,陆流君眸色微动,复又躬身一拜。

    “云曦……”一道清凉如泉,足以激荡人心的声音传来,云曦侧身去看,嘴角缓缓扬起。

    在冷凌澈看到云曦的瞬间,眸色似乎变得更加的深沉幽暗,仿若没有阳光照进的黑潭,冰冷刺骨。

    “身上怎么都弄湿了……”冷凌澈的声音很轻很淡,他拿出帕子为云曦一点点擦拭着发丝,动作温柔轻缓。

    “世子妃是为了救我才跳进了湖里……”陆琼羽有些愧疚的开口说道,局促不安的揉搓着手指。

    冷凌澈挑眉看着云曦,天色已经逐渐昏暗了下来,阳光的余晖映进了那双墨眸中转瞬便消失不见,似乎一切的光芒都被他的双眸吞噬殆尽。

    天色昏暗,云曦并没有看清冷凌澈的神色,只点头说道:“我以前学过水,水性还是不错的!”

    “我们回府吧……”冷凌澈牵着云曦的手,云曦有些惊讶的发现他的手竟然比她的还要凉。

    “可是,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好……”

    “不必理会了,我们回府!”冷凌澈说完便拉着云曦阔步离开,他的声音虽然还是那般悦耳,但是云曦却觉得有些莫名的寒凉。

    “你可会解释?”冷凌澈侧眸看了冷清落一眼,冷清落愣了一下,连连点头。

    冷清落看着冷凌澈的背影,蹙着眉歪了歪头,二哥是不是生气了?

    当众人回到宫宴上时,楚帝眯了眯眼睛,开口问道:“凌澈和云曦呢?”

    “回父皇,陆小姐不慎落水,世子妃跳水救回了陆小姐,但也受了惊吓,情绪不稳。

    二哥让儿臣给父皇赔罪,他带着二嫂嫂先行回去休息了……”冷清落开口说道,她一直低着头,语气也没什么起伏。

    楚帝看了冷清落一眼,微微蹙了蹙眉,未等楚帝说话,锦安王便怒气沉沉的说道:“这个逆子!陛下,臣弟这便回去教训他!”

    殷太后冷冷的抬了抬眼皮,只一个眼神便让锦安王复又坐回了椅子,喉咙也不自觉地动了动。

    “云曦救人受到了惊吓,应该奖赏安抚才对,哪里还能呵斥?凌澈担心也是正常的,你先坐下吧!”楚帝有些疲惫的挥了挥手,只觉得今日发生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

    那边一直昏迷不醒的殷钰终于在锦阳老夫人的哭天抹泪之下睁开了眼睛,他眼神迷茫的看着周围,那空洞的眼神吓得锦阳老夫人连忙询问:“钰儿?你可还认得母亲啊?钰儿啊……”

    “殷钰,你怎么样了?”楚帝眯着眼睛,锐利的眼神落在了殷钰的身上。

    殷钰呆滞了好久,才突然坐起了身子,神色惶恐的说道:“不要推我,不要推我……”

    “我的钰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啊?你不要吓母亲啊!”锦阳老夫人只有殷钰这一个儿子,一向视若珠宝,此时看着殷钰受惊的模样,顿时心疼的紧。

    “来人!扶小侯爷下去休息!”楚帝不想让殷钰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殷太后却是开口拦住了。

    “等等!”殷太后没有多话,只用那双冰冷的凤眸看着殷钰,冷冷问道:“钰儿,是谁推你下水的?”

    “是……是划船的小太监!”殷钰有些不清醒,晃了晃头,眼神也恢复了清明,顿时便咬牙切齿的说道,一脸的愤怒。

    “他让殷钰下水救人,可是殷钰不会水,他竟是直接将殷钰直接推入了水中!”殷钰一脸委屈的说道,身子还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看起来好像十分后怕的样子。

    殷太后的眸色冷了一分,楚帝咽了咽口水,知道此事不会善了了。

    “查清三公主和欧阳小姐为何落水了吗?”殷太后有条不紊的问道。

    “回太后,已经查清了!是两个小太监在水中掀翻了小舟……”

    “那两个太监呢?”殷太后的声音越发的冷淡,那一字一字都像刀一般扎在了众人的心间。

    “那两个小太监不慎溺水……溺水身亡了!”回禀的小太监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欧阳皇后猛然抬头,怎么会这样?

    她从未派人去推欧阳若所在的小舟,反倒是派人去加害云曦,难道说……

    待欧阳皇后看清那两具尸体时,心底顿时一凉,怎么会这样?

    “溺水身亡?倒是干净……”殷太后冷笑出声,瞥了欧阳皇后一眼,而欧阳皇后则一直揉着手帕,大气都不敢喘。

    “你们又是怎么回事?”殷太后看着冷清落问道,声音平淡无波,比起往日还要淡上几分。

    “皇祖母,清落几人本是在船舱中谈天,可一走出船外就发现我们被扔在了孤岛附近。

    后来船身晃荡,陆小姐掉进了水里,二嫂嫂跳水救回了陆小姐,我们便一直在岛上等着救援……”

    冷清落干脆利落的回禀道,殷太后抬眸扫了冷清落一眼,复又开口问道:“那你可看见了可疑的人?”

    “可疑的人?”冷清落歪了歪头,似在沉思,欧阳皇后心中更慌,却是只听冷清落答道:“没什么可疑的人,就是给我们划船的小太监不见了……”

    云曦交代过不得说出那两个小太监的事,因为她不能让外人知道她身边有暗卫,否则只会让楚帝怀疑冷凌澈。

    再则,这次她要让欧阳皇后吃一个哑巴亏,让她有苦说不出!

    欧阳皇后有些诧异,她明明派人去刺杀云曦,怎么就会变成了这样?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欧阳皇后正想着,殷太后突然冷笑出声,众人都屏气低头,那颗心却都“砰砰”的跳着。

    自从楚帝登基以后,殷太后就不再过问朝中之事,便是后宫的事情也很少管,但殷太后不管事不代表她失了权威。

    就连楚帝一时也是心中没底,只略显紧张的看着殷太后。

    “一个游湖没想到竟是这般的精彩,皇后,你安排的很妥帖嘛……”殷太后拉着长音,似笑非笑的看着欧阳皇后。

    欧阳皇后浑身汗毛竖立,殷太后发怒的时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她一边发怒一边发笑。

    “是臣妾的失责……臣妾有罪……”欧阳皇后声音发颤,早已经失了往日的骄傲。

    “真是一出好戏啊!”殷太后嘴角轻扬,眼睛笑得眯了起来,却丝毫让人察觉不出慈祥来。

    众人也都明白了大概,云曦三人的事情不过是个恶作剧,或许是宫里的哪位想要惩罚一下某人,但是殷钰这件事不得不引人遐想了。

    先有人推翻了冷清荧和欧阳若的小舟,后有人将殷钰推下水中,目的自然不是为了害殷钰的性命,只怕是想要全一个英雄救美的美名!

    想到冷清荧刚才和殷钰一同展示才艺,在座的人都是人精,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至于那两个溺水而死的太监,就更是笑谈了,两个精通水性的人会在成事之后被淹死,只怕定是被人杀人灭口,至于那人是谁,就不言而喻了!

    “母后……”楚帝望着殷太后,眼神近乎恳求,这件事若是被公然掀开,丢的可是整个皇室的脸!

    殷太后有些失望看着楚帝,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学会妇人们的勾心斗角了?

    殷太后收回了视线,冷冷的看着欧阳皇后,最后只淡漠的开口说道:“皇后身为六宫之主却是出了如此纰漏,甚至险些闹出了人命,应当给予责罚!”

    欧阳皇后咬了咬牙,心中有万千不甘,却只得低头认下,不敢有所违背。

    “便罚你在宫里思过半月,这段时间宫里就交给淑妃暂理吧!”

    楚帝立刻给欧阳皇后使了一个眼色,殷太后已经做出了让步,如今已经是最好的局面了。

    欧阳皇后咬了咬牙,只好起身跪拜谢恩。

    殷太后复又看了殷钰一眼,声音放缓,开口说道:“你今日受了惊吓,好好回去休养吧!

    等你身体好了,哀家亲自给你把关,定会为你择一门好亲事,也免得你无人照料……”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