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十五章 反转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十五章 反转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嫂嫂!琼羽!”冷清落喃喃唤道,看着重新归于平静的湖面,冷清落爬起身子便要跳下去。

    然而下一瞬她的身子便被人按住,冷清落回头一看,只见身后是一个陌生的男子,他只低声说了四字“待着别动”,便纵身一跃而下。

    云曦的确不会武艺,但她却会水,云泽小时候曾被人推入水中,从那时开始她便和云泽一起学水,为的便是以防万一。

    湖水清澈,云曦屏气游到陆琼羽身边,陆琼羽是毫无防备掉下来的,此时早已经呛了好多水,正手忙脚乱的扑腾着。

    云曦绕到她的身后,托起了她的身子,溺水的人会下意识的抱紧接近的东西,若是她从前面救陆琼羽,只怕会被她牢牢缠紧。

    陆琼羽的情况很不好,云曦必须要尽快将她拖上去,可就在云曦欲向上游动时,突然被人一把抓住了脚腕。

    云曦向下望去,只见下面竟是有个蒙面的黑衣人,她蹙了蹙眉,看来小船的晃动也是他们弄的了!

    陆琼羽已经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云曦用力的蹬腿,然而一切也只是徒劳。

    云曦咬了咬牙,用尽浑身的力气将陆琼羽向上推了出去,冷清落一直在观望水里的动静,陆琼羽刚露出头来,冷清落便将一把抓住了陆琼羽的手,将她拉至小舟边。

    陆琼羽紧紧的抠着船板,不停的咳嗦着,冷清落费尽了力气才将陆琼羽拉了上来,拍着她的脸问道:“我二嫂嫂呢?”

    陆琼羽吐了几口水,才有气无力的指着湖面,气若游丝的说道:“在……在下面……”

    就在云曦将陆琼羽推出水面后,湖底的黑衣人用力一扯,云曦的身子便迅速下落,她挣扎了几下,却是毫无用处。

    他们并没有对陆琼羽穷追猛打,看来是一心想要自己的命,她的气息有些不稳,从她进入水中开始便一直没有换气,她支撑不了多久了!

    突然,有人抓住了云曦的手腕,云曦抬头一看,在湖水中依然清晰可见玄羽那一口白到发光的牙齿。

    云曦松了一口气,还好他及时赶来了。

    玄羽笑意一凝,他游到下面,一脚将黑衣人踢开,没有了禁锢,云曦立刻向上游去。

    钻出水面后,云曦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冷清落的脸色在看到云曦安然无恙后,终于恢复了色彩。

    她放下了陆琼羽的身子,哭着跑到了船边,“二嫂嫂!二嫂嫂,你快上来!”

    云曦刚抓过冷清落的手,便有另一只瘦弱苍白的手伸了过来,云曦抬头望去,只见陆琼羽发髻凌乱,脸色有一种病态的苍白,眼神却依然明亮坚毅。

    “曦姐姐!”陆琼羽声音颤抖哽咽,刚才若不是云曦,她早就没命了。

    云曦抓着两人的手,翻身回到了小舟上,云曦和陆琼羽都是衣衫浸湿,发髻凌乱,看起来狼狈不堪。

    “二嫂嫂,刚才到底怎么回事啊?”陆琼羽都被云曦救了出来,但是云曦却是过了许久才浮出水面,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云曦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眼睛一直盯着湖面,冷清落和陆琼羽都被云曦这郑重的模样弄的有些紧张,眼睛都一眨不眨的盯着湖面看。

    忽然,湖面翻滚起来,陆琼羽吓得缩在了冷清落的身后,云曦却是未有慌乱,因为她知道出来的人自然会是玄羽!

    玄羽钻出水面后,看见有三个美人都在盯着他,竟是有些害羞起来,连忙向后顺了一下头发,嘴角扬起一道自认为绝佳的弧度,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人呢?”云曦却是不解风情,只淡淡开口问了一句。

    玄羽不禁气馁,他伸手将那两个黑衣人扔上了小船,陆琼羽脸色苍白,连连后退,云曦连忙安抚道“别怕,他们动不了了!”

    玄羽也翻身上船,将小舟划到了小岛上,玄羽系好了船,又将那两个人扔到了地上。

    “还活着吗?”云曦淡淡的扫了那两人一眼,语气平静的问道。

    玄羽探了探两人的鼻息,随口说道:“这个没气了,这个还活着!”

    陆琼羽一听有人死了,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犹如白纸一般,身体更是颤抖不止。

    云曦看了陆琼羽一眼,与冷清落说道:“你先带琼羽去阁楼待着,她身子不好,你找找看有没有干净的衣服!”

    冷清落虽然想留着看,可是看到陆琼羽那瑟瑟发抖的样子,便扶着陆琼羽向阁楼的方向走去。

    “把他弄醒!”云曦冷声说道,她擦了一把脸上的水,虽然姿容凌乱,但是气势不减。

    玄羽将那“幸存”下来的人弄醒,那人先是一脸茫然,随即满眼都是惊慌,玄羽一把扯掉了他覆面的黑纱,露出的是一张有些过于秀气的脸。

    “你是宫里的公公?”云曦眯了眯眼睛,开口问道。

    那人用力的摇了摇头,云曦侧头看向了玄羽,“你检验一下!”

    “是!”

    玄羽说着却是收回了脚步,神色复杂的看了云曦一眼,声音带着一丝不确定,“如……如何检验?”

    云曦扫了玄羽一眼,那眼神竟是让玄羽感觉看到了冷凌澈的影子。

    玄羽咽了咽口水,一脸的不情愿,早知道他刚才还不如杀了这个人呢,谁愿意看男人的……

    那人提着裤子,一脸的惊慌,看着玄羽一步步走向他,都要被吓哭了,“奴才是宫里的小太监,世子妃饶命啊!”

    那尖锐的声音无须验证,玄羽松了一口气,总算保住了自己的眼睛。

    “谁派你来杀本宫的?”

    那小太监一脸的生无可恋,他哪里会想到云曦不但会水,还有一个身手不凡的暗卫。

    见他不说话,云曦略略皱眉,开口道:“你身上带刀子了吗?”

    玄羽点点头,云曦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声音冷淡的说道:“本宫只见过一次凌迟处决,至今记忆犹新,今日所幸无事,不如再来观摩一遍!

    玄羽,动手吧,本宫会在旁边指点你,咱们看看这位公公能够挺到第几刀!”

    此时玄羽和那小太监的表情是一样的难看,玄羽一直觉得自家主子是个暗里狠的,可没想到世子妃是个明着毒的,这两个人还真是天生的一对。

    玄羽咽了咽口水,抽出了腰间的匕首,缓缓走向了那个小太监,可是那匕首刚在小太监的身上割破了一点伤口,那小太监就哭嚎着说道:“奴才说,是皇后娘娘让奴才这么做的!世子妃饶命啊,世子妃饶命!”

    他只是个小太监,因为会水性便被欧阳皇后安排了过来,可若早知道会遇到这样的危险,他当初绝不会答应。

    “胡说!皇后娘娘与本宫无冤无仇,为何要杀害本宫?”云曦杏眸一挑,声音冷寒阴戾。

    “奴才也不知道啊,奴才只是奉命行事啊!”那小太监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叩头道:“奴才只知道,那日欧阳小姐和欧阳侧妃进了宫,之后皇后娘娘就找了奴才……”

    他真是不该见钱眼开,他只以为宫里是皇后的地盘,杀掉一个世子妃最容易不过,可是……

    小太监是悔不当初,云曦闻后挑了挑眉,又是那个欧阳若!

    至于那个欧阳侧妃,云曦倒可是理解,毕竟冷凌墨让她害的有点惨,可这个欧阳若真是在挑战她忍耐的限度。

    云曦看了一眼那瑟瑟发抖的小太监,神色淡漠冷酷,人若是存了害人之心,便要有受到惩罚的觉悟。

    “玄羽,你……”

    玄羽一边听着一边点头,那小太监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直至变成了土灰色……

    这时冷清落从阁楼里拿出了一个干净的薄毯,“二嫂嫂,这里面没有衣物,只在床榻上有两床薄毯,你快擦擦吧!”

    云曦接过薄毯,裹在了自己的身上,好在是夏季,否则定会着凉。

    冷清落见玄羽那将小太监打晕了过去,连忙问道“二嫂嫂,你打算做什么?”

    “且看着吧!”云曦扬唇一笑,且笑不语。

    ……

    而此时蓬莱湖中心处莲花灯熠熠闪闪,小舟在湖面飘荡,一片宁静祥和,而在这层唯美的面纱下,却藏着太多的阴暗和肮脏。

    在一艘华美的小船上,冷清荧有些紧张的揉着帕子,“这么做真的有用吗?”

    欧阳若喝着茶,傲慢的扫了冷清荧一眼,那模样仿佛欧阳若才是皇家之女,而冷清荧不过只是一个小跟班而已。

    “你只有这一次机会了,殷侯爷都已经说出讨厌你的字眼了,陛下如何为你赐婚?

    可你若是掉进了湖里,小侯爷英雄救美,那时便会与公主你有肌肤之亲,他自是要给公主一个名分的!”

    “可是……可小侯爷真的会来救我吗?”冷清荧表示担心,毕竟他刚刚还在怨怪自己,如今可会出手助?

    “你放心,不管他愿不愿,小侯爷都会救你!”欧阳若放下了杯盏,冷笑说道,她无视冷清荧那羞红了的脸色,起身走到了船舱外。

    湖面上飘着数不过来的小舟,但云曦她们那艘船却是早已无影无踪,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欧阳若嘴角高高扬起,今日之后夏国再无长公主,而锦安世子妃则会变成她——欧阳若!

    想到冷凌澈那一身风华,想到他不凡的身手和高超的琴艺,欧阳若的眼里闪过势在必得的光,那样完美的男人只有她才配拥有,她会让他臣服在她的脚下,心里永远只装着她一个人!

    可是欧阳若的嘴角还未扬到最高的弧度,她和冷清荧脚下的船便剧烈的摇摆起来。

    冷清荧抓着小船的栏杆,惊慌失措的看向了欧阳若,“这……这是皇后娘娘安排的?”

    不是说让她故意落水就好了吗?有必要做的这般真实吗?

    小船摇的这般剧烈,她反而不敢跳了!

    欧阳若也是一脸惊恐,这并不是她们商量好的啊!

    可是下一瞬,这小船竟是被一阵大力掀翻,欧阳若和冷清荧齐齐落入水中,众人只听到两道“扑通”的落水声,周围人连忙尖声喊道:“有人落水了!快救人啊!”

    殷钰正趴在船边上,一边用手划着湖面,一边用酒壶向嘴里倒着酒,他听到了众人的呼喊声,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

    划船的小太监见此立刻跑了过来,连忙禀告道:“小侯爷快救人啊,奴才看看见落水好像是三公主!”

    “谁?”殷钰迷糊迷糊的说道,他一边看着热闹,一边喝着酒说道:“可本侯爷不会水啊,怎么救人?你……你快下去!”

    那小太监皱了皱眉,连忙搀扶住殷钰,关切的说道:“小侯爷您站稳一些,小心别掉下去!”

    小太监嘴上这般说着,实则却是暗暗用力将殷钰向船边顶了过去,殷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那双迷醉的眼清亮异常,桃花眼中寒光熠熠,嘴角却是扬起了一抹邪佞的笑,“你想做什么?”

    那小太监吓得浑身一颤,只觉的眼前的殷钰太过陌生,陌生的让人感到恐惧,“奴才……奴才是想搀扶小侯爷啊!”

    殷钰眼中的寒光消失,重新露出了随和的笑,“原来是这样啊……”

    那小太监刚刚松了一口气,谁知殷钰突然嘴角一扬,大声吼道:“你竟敢推我!”

    接着便只听扑通一声,殷钰彻底掉进了湖里,那小太监一人在船上凌乱,不是该他喊“侯爷小心吗?”

    因着欧阳若两人落水,众人已经围了过来,此时都听到了殷钰那尖锐的吼叫声,也都看见了那小太监因为欲拉殷钰而伸直的双手,此时在别人眼中都变成了行凶的证据。

    陆流君也赶到了附近,见殷钰落水立刻跳水营救,终是将殷钰拉了上来,可殷钰却是紧闭双眼,昏迷不醒。

    可欧阳若那边就不好过了,冷清荧因为一时不察,呛了好几口水,此时正剧烈的扑腾着,她以为很快就会有人来救她,可是直到她扑腾的再无力气,也没有天降的英雄将她救起。

    围观的公子们都先是怔愣了一瞬,而后不知是谁先反应过来,竟是直接跳水救人,剩下的人也恍然大悟。

    冷清荧和欧阳若一个是公主,一个是西宁侯府的小姐,不论救了谁都会成为一段上好的姻缘!

    接下来的时间里,只见那些公子如同下饺子一般噼里啪啦的往水里跳,谁都不甘示弱。

    若是有游得快的,后面便有好几个人伸手拖他,以至于救人的人虽然多,但却没有一个人能达到欧阳若两人所处的位置。

    最后还是两个会水的小太监赶了过来,将奄奄一息的欧阳若和冷清荧捞了上来,否则这两人在今日就要香消玉殒了!

    而此时宫宴上正是一片和乐,楚帝正慈爱的告诉自己的子侄们要兄友弟恭,一心为楚。

    楚帝正谆谆教诲着,突有宫人禀报,说是三公主落水了,楚帝的眉毛动了动,连忙问道:“人可救上来了?”

    “回陛下,三公主已经被救了上来,现在已性命无忧,可是……”

    欧阳皇后的嘴角扬了扬,侧眸看了一眼正勉强压制兴奋的曹婉仪,若是她们猜的没错,这宫人应说“小侯爷救了三公主”,而后便是顺理成章的赐婚……

    楚帝清了清嗓子,关切的问道:“可是什么?”

    “殷小侯爷和欧阳小姐也落水了,现在生死未卜!”

    “什么!?”众人都惊诧出声,其中数欧阳皇后最为激动。

    这件事与欧阳若有什么关系,她怎么也掉进去了,那计划可有变化?

    楚帝的眸子闪了闪,若有所思的看向了欧阳皇后,欧阳皇后心中一凛,陛下最是多疑,难道他误会是西宁侯府要拉拢殷钰?

    正在此时,突然又有宫人禀告,“陛下,不好了,世子妃、七公主还有陆小姐都不见了!”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