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十四章 落水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十四章 落水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殷钰认认真真的坐在琴案前,紧张的搓着双手,一副虔诚而又郑重的模样。

    冷清荧抿嘴一笑,眼里满是柔情爱意,殷钰长得极美,冷凌澈是一种如仙的淡雅,而殷钰却是美到雌雄莫辩,那桃花眼中的风情能够轻易便挑动女子的心,

    冷清荧挽起衣袖,只准备殷钰琴声一响,她便翩然起舞,她不求殷钰能一下子爱上他,只要他们成婚了,以后的日子长远着呢!

    殷钰咽了咽口水,看起来十分的紧张,他小心翼翼的将手覆在琴上,双眉紧蹙,似在认真回忆着。

    终于,琴声响起,冷清荧嘴角轻扬,甩袖而舞,然而接下来的时间对所有人来说都算是一种折磨。

    显然殷钰是大概记得清平乐的曲调的,可也只是大概记得,指法生疏,琴音艰涩,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这么简单的琴曲殷钰竟是还会弹错。

    那扭曲的琴音让所有人的心都忽悠忽悠的,那种紧张的感觉不亚于在听十面埋伏,因为他们永远无法预知殷钰下一次犯错会在什么时候。

    在殷钰错第一个琴音时,冷清荧脸上的笑僵硬了,第二个琴音时,步伐错乱了……

    之后琴声与舞步完美的错开,两人就没有一瞬是在同一个节拍上的。

    这让楚帝极度尴尬,将那句“默契十足”生生咽了回去,殷太后微不可察的扬起了嘴角,笑意微冷,啜茶不语。

    终于,这一场煎熬总算是结束了,众人都凝着眉,抿着唇,一脸的为难。

    最后还是楚帝轻咳了一声,开口打破这种尴尬,“还可以,殷钰久不抚琴,能做到这种地步已经很好了……”

    假!

    这是众人共同的心思,但是皇帝都开口了,他们自是要配合,殷钰站在一旁,微垂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冷清荧咬了咬嘴唇,她也没料到会是这种局面,只好扯出一抹笑意,开口劝慰道:“小侯爷弹得还不错,以后多加练习未必会比世子差……”。

    更假!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真是世间少有。

    楚帝呵呵一笑,慈爱的看着殷钰两人,笑着说道:“清荧说的不错,你们以后多加练习,未必会比凌澈和云曦差……”

    可是楚帝的话未等说完,殷钰便抬起了头,那双桃花眼中满是委屈和愤懑,那粼粼的波光彷如即将桃花雨下,让人心中一颤。

    “殷钰,你……”楚帝有些诧然,不知道殷钰是怎么了。

    谁知下一瞬殷钰就犯起了“疯病”,他泪光盈盈的看着楚帝,一脸的委屈,“陛下就是想看臣出丑对不对?

    陛下偏心二哥,就故意让臣在二哥之后出来展示才艺,就是为了衬托二哥对不对?”

    众人心想,小侯爷你还真是想多了,就你那水准有什么自信衬托冷世子啊!

    “殷钰!”一道警告的女声响起,带着怒气和担忧。

    云曦顺势望去,只见此人坐在女眷最前方的位置,就连秦侧妃也要坐在她下面,她穿着一身褐红色的衣衫,发髻梳的一丝不乱,年岁看起来与秦侧妃相仿,想来应是锦阳侯府的老夫人了。

    然而殷钰犯起病来显然不管不顾的,他忿忿不平的看着楚帝,继续抱怨道:“其实能让陛下开心,就算是彩衣娱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可是……可是殷钰怎么也算一个侯爷啊,现在臣在大庭广众之下丢尽了人,还有什么脸面活着啊……”

    看着殷钰在底下撒泼打滚,楚帝脸上的笑越发尴尬,冷清荧也显的手足无措,连忙开口劝慰道:“小侯爷……”

    “你别和我说话!”殷钰说话竟是都带了哭腔,更是气得不停的喘着粗气。

    “都怪你,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非要我抚琴,我就不会丢这么大的人了,我讨厌你!再也不想见到你了!”殷钰说完竟是像一个受气的小姑娘似的,转身就跑了,只留下其他人在风中凌乱。

    这是个什么情况啊……

    冷清荧的身影更是一点点泛灰,失去了原有的娇俏,让人看着便觉得心疼。

    冷清薇长舒了一口气,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意,与秦侧妃两人相视而笑,不再担忧。

    锦阳老夫人连忙跪拜请罪,说话条理清晰,一看便是没少给殷钰擦屁股,早已经习惯了这一套流程。

    “你起来吧,今日的事情也不能全怪他!钰儿是个正经的侯爷,就算平时顽劣了一些,但是总归也要顾及他颜面!”一直沉默的殷太后开口说道,显然没有一丝恼怒。

    “来人!去找小侯爷回来,一会儿谁也不许再提此事,若是有人笑他,哀家定会重重责罚!”殷太后发话谁还敢不从,就连楚帝也说不出一个不字。

    冷清落凑近到云曦的耳边,轻轻说道:“我钰哥哥装疯卖傻的功力厉害吧?”

    云曦点点头,她却并不觉得好笑,她抬头看了楚帝一眼,楚帝是个精明的人,这样的人要比他父皇更加可怕。

    云曦知道冷凌澈的母族左丞相府在十年前一夜覆灭,之后冷凌澈便被送到了夏国成为质子,这里面绝少不了楚帝的推波助澜。

    身为帝王,最忍受不了的便是威胁,锦安王虽然是他的弟弟,但却手握重兵,锦阳侯府虽然是楚帝的母族,但却掌管着楚国的经济命脉,他既仰仗又忌惮。

    殷钰若是第二个冷凌澈,那么如今锦阳侯府还能否完整就尚未可知了,相比一个精明能干的侯爷,楚帝自然更喜欢不学无术的纨绔。

    云曦担忧的望着冷凌澈,殷钰可以收敛锋芒,可他呢?

    冷凌澈抬起头,对着云曦倏然展笑,那笑意如同初春雪融,让云曦在瞬间觉得安定。

    云曦也浅笑回应,只要他们两人在一起,还有什么难关是无法度过的呢?

    殷钰被找了回来,老老实实的与楚帝赔了罪,说是自己酒喝多了,一时胡闹。

    楚帝也没多斥责他,殷钰嗜酒,每次醉酒十有八九都会惹出麻烦,众人早已适应。

    殷钰耷拉着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一副受了打击的模样,可真正被打击了的却应该是冷清荧才对。

    冷清荧的眼睛里含着泪花,殷钰刚在在众人面前喊讨厌她,就算父王有心成全也不可能再直接赐婚了,而且殷太后也是断然不会同意的!

    冷清荧只觉得委屈极了,殷钰这分明是当众让她难堪,以后她可还能有机会了?

    欧阳皇后一脸厌弃的看着冷清荧,都怪她没用,就算是殷钰的曲子弹得差了一些,可只要她好好跳舞,不也就相安无事了嘛!

    “皇后娘娘,这件事怪不得别人,这人要是没有缘分,你就算用绳子将两人绑上也没有啊!”淑妃乐得看了一场好戏,幸灾乐祸的说道。

    欧阳皇后只淡漠的扫了她一眼,咬牙不语,这个淑妃从刚进宫开始就与她争个不停,这么多年过去了,果然还是一样的让人讨厌,等她做了太后一定要让淑妃去给陛下陪葬!

    场上的气氛一时尴尬了起来,就算是歌舞极尽热闹也依然冷场,欧阳皇后见楚帝已经兴致寥寥,便开口说道:“陛下,臣妾在宫内的蓬莱湖中准备了数条小舟,还有上百个莲花灯,不如让这些年轻的孩子们一同去玩乐,也省的他们待的无聊!”

    淑妃蹙了蹙眉,今日皇后的事情怎么这么多,她又在打什么主意?

    “也好!你们年轻人就都去玩乐吧,免得你们无聊,我们也不自在!”楚帝爽朗笑道,同意了欧阳皇后的提议。

    冷清落也来了兴致,拉着云曦和陆琼羽说道:“咱们也看看吧,想必定然热闹极了!”

    云曦拗不过兴奋的冷清落,只好随着她起身离开,云曦回头看了一眼冷凌澈,只见他轻轻点头,目光温柔,云曦脸色微红,不觉扬唇一笑,随着冷清落向蓬莱湖走去。

    欧阳侧妃看着云曦的背影,眼中浮现了一抹狠戾阴森,她转过头,将杯中酒一口饮尽,嘴角冷冷的勾起了笑容。

    殷钰来了兴致,正想和冷凌澈一同去,楚帝却是将冷凌衍、冷凌洵和冷凌澈皆唤住了,说是有话要交代他们。

    冷凌澈看了殷钰一眼,殷钰眯了眯眼睛,笑着说道:“看来你们是无缘享受了,那我就一个人玩去了!”

    殷钰说完挥着扇子便离开了,步伐轻快,一脸的期待欣喜。

    殷太后见此眯了眯眼睛,侧头看着教导冷凌衍几人的楚帝,清冷的眸中闪过一道寒光。

    冷清落虽然很性急,但还是顾及陆琼羽的身子,不敢走的太快,云曦和陆琼羽无奈的看了对方一眼,两人皆是不由浅笑,任由冷清落抓着她们两人一步步走向了蓬莱湖。

    蓬莱湖十分的宽广,一眼竟是望不到边,湖上有几座人工建成的小岛,岛上亭台环绕,的确有几分蓬莱仙岛的模样。

    湖面上漂浮着各种颜色的莲花灯,天色虽然依旧明亮,但场面依然十分壮观。

    便是云曦和陆琼羽也惊诧了一瞬,就更不要说是满心期待的冷清落了。

    湖边停着数条小舟,已经有不少人登上小舟飘向了湖中深处。

    冷清落看见了一艘十分华美的小舟,便拉着两人走了过去,几人刚走到小舟旁,欧阳若却是先行站在了小舟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云曦她们。

    “这船我要了,你们另外找别的去吧!”欧阳若傲慢的说道,完全没有将冷清落这个公主看在眼里。

    “这船明明是本宫先看到的!”冷清落沉了脸色,冷冷说道。

    “那又如何呢?”欧阳若讽刺的勾起了嘴角,全然不再理会冷清落。

    冷清荧也踏上了小舟,笑望着冷清落说道:“七妹妹还是另外再选一艘吧,夺人所好可不是君子所为!”

    冷清荧说完还看了云曦一眼,眼中的敌意让云曦只觉得无奈的可笑,只因为欧阳若喜欢冷凌澈,她嫁给他便是夺人所好吗?

    陆琼羽拉住了恼怒的冷清落,指着旁边的一艘小舟说道:“这两艘船不是差不多嘛,我们上这艘就好!”

    这些小舟里只有三艘较为华美特别,一看便是给公主贵女准备的,欧阳若和冷清落上了一艘,秦盼兮自然要与宁平侯府的小姐在一起,这艘船上便只有云曦三人。

    冷清落是那种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的,她舒服的靠在船舱里,伸了一个懒腰说道:“还是今天好,今天这里就只有我们三个人,说起话来也随意的很!”

    陆琼羽瞥了她一眼,无奈的说道:“你这话可是说给我听的?”

    冷清落挑唇一笑,伸手抬起了陆琼羽小巧的下巴,眉飞色舞的说道:“咱们琼羽就是善解人意,那你以后就再乖一点,与那秦盼兮离的远一些!”

    陆琼羽无奈摇头一笑,伸手拨开了冷清落的手,娇嗔道:“还好你不是个男子,否则也定然是个风流的!”

    “不会不会,就算我是个男子,也只会喜欢你一个人!”冷清落说完之后坏笑起来,开始挠陆琼羽的痒。

    陆琼羽最怕痒,清瘦的身子缩成一团,一边推着冷清落,一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可是她力气小哪里抵得过冷清落呢!

    最后还是冷清落害怕陆琼羽笑得太厉害,引发了心疾,才堪堪停手。

    陆琼羽衣衫微有凌乱,那张总是苍白的小脸上染上了桃花般的粉色,她的胸口起起伏伏,气息微有凌乱,一副娇生生的美人图就这样浮现在了云曦和冷清落面前。

    两人皆是一愣,她们都是女子,可看到陆琼羽这般模样都觉得心头一荡,对她不由自主的便心生怜悯,不忍再伤她一分。

    “美色如斯,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冷清落摇头感叹道,一副痞气十足的模样。

    “你这些是与谁学的?我记得小侯爷虽是纨绔,却从不沾染女色吧?”云曦打量着冷清落,失声笑道。

    “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人总是要所长进嘛……”

    “你……你这也叫长进,分明是无赖!”陆琼羽平稳了气息,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襟,一边娇喘道。

    “那你还想不想看看更无赖的呢?”冷清落一边搓着手,一面眉飞色舞的坏笑着,吓得陆琼羽立刻躲向了云曦的身后。

    “好了,你就别再欺负琼羽了,你来这不是想看莲花灯吗?”

    冷清落摇头叹息了一声,“人都有爱美之心啊,便是二嫂嫂也不例外,罢了,今日就暂时放了她吧!”

    听着冷清落装模作样的说着浑话,云曦和陆琼羽却是被逗得一乐,三人都走出了船舱,准备欣赏一番外面的莲花灯。

    可是等到三人站在小舟的船板上时,却都瞬间愣住了,她们的小舟不知何时起竟是远离了众人,此时孤零零的飘在湖面上。

    这里位于一座小岛背后,小岛彻底隐藏了她们的行踪,冷清落喊了两声,然而回答她的只有风吹湖面的声响。

    “划船的小太监呢?”陆琼羽发现这艘船上竟是只剩下了她们三人,不由脸色一白,声音也颤抖起来。

    云曦微眯眼眸,看着静悄悄的四周,眼中闪过一抹寒光,看来又有麻烦了!

    突然,小舟剧烈的晃动起来,船上的三人身子摇摆不定,云曦立刻喊道:“快蹲下身子!”

    然而未等陆琼羽蹲下,小舟一个趔趄,陆琼羽体弱不稳,竟是直直的翻了下去。

    “琼羽!”冷清落大叫的冲上前去,想要拉起陆琼羽的手,然而两只手交错而过,冷清落最后看到的只有陆琼羽那花容失色的脸,和四溅而起的水花。

    未等陆琼羽反应过来,下一瞬云曦几乎是没有犹豫的纵身跃入湖中,而冷清落的脸在这一瞬彻底的变成了灰白色……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