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十三章 赐婚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十三章 赐婚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女眷抽完之后,宫人便又拿着竹筒走向了男宾处,因为云曦和蓝玉柳都抽了签,冷凌衍和冷凌澈自是也配合的抽了竹签。

    当看清冷凌澈竹签顶端的红色时,欧阳若将自己手中的竹签在云曦的眼前晃动了一下,嘴角挂着得意而又张扬的笑。

    云曦心下了然,原来重要的不是让她抽签,而是只有她参与了,冷凌澈才会参与。

    至于为何这般的巧,想必就要问那位太子妃了!

    蓝玉柳察觉到了云曦的视线,侧头看了云曦一眼,浅浅一笑温柔有礼,未见一丝的心虚。

    云曦并不在意,只随手将竹签放在了桌上,有些时候女人的想法总是单纯可笑的。

    她们一边坚信着自己的爱情,一边却又怀疑着别人的感情,总觉得别人的感情在她们的攻势下会变得不堪一击,可若事实真是如此,这样的感情又有什么争抢的必要呢?

    殷钰喝的开心起来了,脸蛋红扑扑的,一双桃花眼脉脉含情,比起往日要更美上几分。

    看着眼前的竹筒,殷钰挥手说道:“我不抽!拿开!拿开!”

    宫人求救似的看向了蓝玉柳,蓝玉柳连忙笑着说道:“小侯爷就抽一签吧,人多才热闹啊!”

    “我不要!我什么都不会,岂不是白白闹笑话,若是划拳摇色子的还行!”殷钰又喝了一杯酒,醉意醺醺的说道。

    三公主冷清荧急得直咬嘴唇,若是殷钰不抽签,她们事先准备的不就都浪费了吗?

    殷钰油盐不进,蓝玉柳也是无法,最后还是楚帝开口让他不要扫兴,殷钰才不情不愿的抽了一签,最后自然很巧的也与冷清荧抽了同样的颜色。

    殷太后冷冷的勾起了嘴角,淡漠的抬眼看着,这都是她们当年玩剩下的东西了,还真是没有新意!

    看着楚帝饶有兴致的模样,殷太后蹙了蹙眉,这些人总想用女人拴住她的儿孙们,真是自不量力!

    秦盼兮没能与陆流君分到一组,便兴致寥寥,随便应付着算是了事,百无聊赖的看着其他人展示才艺。

    秦盼兮看着欧阳若手中的竹签,讽刺的勾了勾嘴角,她该说欧阳若百折不挠,还是该说她为了冷凌澈连自尊都不要了呢?

    她一直以为欧阳若是个骄傲的,没想到她有的是傲气,而非云曦的那种傲骨,不知道这位欧阳小姐一会儿可能得偿所愿呢?

    终于轮到了欧阳若,她抽的竹签是甩袖舞,而冷凌澈的竹签上写的则是抚琴,一人抚琴,一人起舞,不论如何以后传出去都是一段风流佳话。

    他们一个是王府世子,一个是金陵贵女,才是真正的般配,日后也定会成为众人口中的神仙眷侣!

    欧阳若款款起身,走到了冷凌澈的身边福了一礼,柔声说道:“世子,请!”

    殷钰桃花眼微转,虽是在笑盈盈的喝酒,实则却一直用余光瞥着冷凌澈。

    他倒要看看二哥要如何来做,一个处理不好,只怕回去定会被二嫂责罚!

    这般一想,殷钰竟是被自己的想法逗得一笑,不怀好意的等着看好戏。

    欧阳若嘴角轻挑,琴与舞需要默契的配合,为了配合舞步,他一定会认真的看她跳舞,而她有自信俘获他的心!

    冷凌澈拿着那泛红的竹签,缓缓起身,纯白色的衣摆滑落,仿若垂天之云。

    欧阳若低头垂眉,随着冷凌澈的动作她的心的跳越来越快,她正想抬头对他羞赧一笑,却是只听头顶上方传来一道温润的声音,“抱歉……”

    欧阳若诧异抬头,然而她并没有对上冷凌澈的眼睛,冷凌澈的视线穿过重重阻碍,温柔的落在了云曦的脸庞上。

    “抱歉,我答应过世子妃今生只为她一人奏乐描眉,此等誓言,不敢违背!”他轻轻的勾起嘴角,眸光熠熠,姿容高华,那温和的眉眼恍若蕴尽天下,扬唇浅笑间,顾盼生华。

    那笑容太美,虽然众女都知道那笑并不属于她们,却还是不由自主的红了脸,只觉的一颗心都被融化了。

    云曦扬唇一笑,并未像往日一样羞赧,而是坦然接受了他的情话。

    她懒得一一理会那些跃跃欲试的少女们,如今让她们看清现状也好!

    欧阳若的脸色有些僵硬难看,她不甘心的攥了攥拳,强迫自己压制住心中的怒火,“世子,可今日是宫宴,我们应该遵循规则不是吗?”

    “我承若她在先,便不会因为任何人而违背……”不言而喻,这“任何人”指的自然就是欧阳若!

    欧阳若怒不可遏,却是转身看着云曦说道:“世子妃难道想让世子违背宫宴的规则吗?”

    “欧阳小姐何必说的如此严重呢?更何况世子承若本宫在前,难道夫妻间的承若就不需要遵守了吗?”云曦轻描淡写般的说道,却让欧阳若更加的难以忍受。

    “你说这么多不就是不想让世子为我抚琴吗?你这叫善妒!”欧阳若终于忍不住怒火,出口斥责道,可这句话却让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就连楚帝也有些不悦。

    秦盼兮面露讽刺,这欧阳若还真是愚笨,这般说辞岂不是白送云曦话柄吗?

    果然,云曦闻后冷冷一笑,看着欧阳若的眼神带着赤裸的嘲讽,“不错,本宫就是善妒,就是不愿与别人分享世子,只要本宫为世子妃一日,世子后院里便是连个侍妾也不准出现!

    本宫的确不想让世子为你抚琴,可这与善妒没什么关系。不过一个游戏的规则,欧阳小姐却是如此小题大做,本宫不得不怀疑,你对世子别有居心!”

    云曦的话一出,场上相继传来了抽气的声音,就连冷清落也一脸佩服的看着云曦。

    她虽然知道冷凌澈和云曦之间不可能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但是云曦敢在众人面前承认自己善妒,这还是需要勇气的。

    毕竟女人善妒也是罪过,就算所有女人都不喜欢和别人分享自己的夫君,却还是要为了名声而做出一副宽容的模样。

    锦安王气得险些没喷出一口老血来,他的儿媳公然说自己善妒,还说什么不允许冷凌澈有其他的女人,这不是让他成为笑柄吗?

    锦安王正想开口训斥,殷太后突然咳了一声,锦安王闻声望去,只见殷太后正用一双冰冷的眼睛瞪着他,顿时心中一紧,连忙收回了视线。

    “你……你……”欧阳若气得说不出话来,一个女人连名声都不要,她还能拿云曦怎么办?

    “若儿!够了!”欧阳皇后开口说道,对于欧阳若最近的表现很是不满,欧阳若真是被他们惯坏了,看来她需要找人好好调教一番了!

    欧阳若不甘心,仍旧站在原地狠狠的瞪着云曦,云曦坦然的与她对望,场面一时十分尴尬。

    冷凌澈见楚帝的脸色越发阴沉,便浅笑道:“陛下,臣也不想毁了宫宴的氛围,不若就让臣与云曦合奏一曲,算是赔礼!”

    “好!哀家想听,你们准备去吧!”殷太后一开口,众人哪里还敢有说辞,楚帝点头应下,很是不满的看了欧阳若一眼。

    又是这个女人,上次就因为她搅得宫里鸡犬不宁,如今她竟公然指责云曦善妒!

    不管怎么样云曦都是锦安世子妃,她这样既让锦安王下不来台,更是让他夹在两方中间为难!

    云曦笑着走到了琴旁,冷凌澈则是拿过一支玉箫,两人默契非常,云曦挑动琴音,冷凌澈的箫声便应然而起,两人弹奏的竟是那首“阳春白雪。”

    阳春白雪做为十大名曲之一,不仅意境深远,演奏的难度也极大。

    所为“阳春”指的是万物知春,和风淡荡之意;所谓“白雪”取凛然清洁,雪竹琳琅之音。

    然而这和风淡荡,雪竹琳琅哪里是随便就能展现的,可是云曦轻灵的琴声便仿若白雪落竹间,冷凌澈融融的箫声宛如初春暖阳,笼罩大地。

    一沉一扬,一冷一暖,两人将这首“阳春白雪”演绎的堪称完美,让众人都沉醉其中。

    一曲罢了,众人却都久久未能清醒,仿佛眼前仍是那暖阳洒金,翠竹落雪的至美之景。

    “好!”殷太后率先赞叹一声,众人这才清醒过来,纷纷称赞。

    那些少女听到了这样的琴声,都自愧不如,即便给她们这样的机会,她们的琴声也无法与冷凌澈的箫声相融合、,反而会成为败笔。

    冷凌衍若有所思的看着两人,冷笑道:“没想到你们两个配合的竟是这般默契,哪里像未到一月的夫妻,简直像相识十年的好友!”

    冷凌衍一句话让楚帝皱起了眉,他记得当初两人情意淡薄,可没想到两人现在竟是这般恩爱深浓。

    云曦看了冷凌衍一眼,果然是个难缠的角色,一句话便要让他们被楚帝怀疑。

    “多谢太子称赞,夫妻间的默契岂是好友能够相比的?云曦知道世子惊艳才绝,却是没想到他竟也擅长声乐,云曦最初得知也十分的惊讶呢!”

    云曦毫不掩饰的称赞道,眼中都是庆幸和爱慕,楚帝见此眉头一松,想来也是,这两人皆是天仙的模样,又都志趣相投,新婚恩爱才是正常的。

    “好!凌澈和云曦表现的都很好,赏!”楚帝大方的一挥手,赏给了两人不少好东西。

    冷凌衍眯着眼睛看着云曦,狼眸之中光彩莫测。

    云曦回到座位,有一个身穿海棠红长裙的女子转头看着她,语气淡淡的说了一句,“刚才你说的很好!”

    云曦一怔,显然有些意外,冷清落低声与她说道:“她是二皇子妃徐瑶!”

    云曦心中了然,原来这就是那位“恶名在外”的二皇子妃,兵部尚书之女徐瑶。

    她穿着一条水红色的长裙,单是这颜色就让人觉得热情如火,她的下巴很尖,嘴角紧紧抿着,微有下垂,看起来的确就有些刻薄,但也的确是个大美人。

    云曦无奈一笑,原来这徐瑶指的是她说自己善妒一事,或许是因为她的想法与这徐瑶不谋而合吧。

    只是……

    云曦看着与周围众人言笑的冷凌洵,冷凌洵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在夏国时她就对冷凌洵没什么好感,这样的男人又如何会愿意与自己的妻子一生一世一双人!

    云曦的思绪很快便被打断了,冷清荧走到殷钰身边,含情脉脉的望着他。

    她知道殷钰不学无术,所以她们事先做的竹签也都很简单,冷清荧抽到的签是唱一曲清平乐,而殷钰则是抚琴。

    清平乐的曲调十分简单,是每个人入门都会学的,所以就算殷钰不擅长,至少也能会这首曲子。

    冷清荧满眼憧憬的看着殷钰,嘴角是难以掩饰的欢愉笑意,曹婉仪也抿嘴一乐,今日的事情一定能成!

    殷钰虽是纨绔,却不好女色,她们也不是愚笨之人,自然没有想着依靠此事便让殷钰爱上冷清荧,此事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给陛下一个合理赐婚的理由!

    欧阳皇后已经说服了楚帝,锦阳侯府掌握着楚国大半的矿脉,或者可以说他掌握着楚国大部分的收入。

    殷钰没有野心,楚帝倒是也不忌惮他,但是这样的人自然还是笼在自己手里最好。

    殷钰若是娶了冷清荧,那便是成了楚帝的女婿,可免得被他人所用。

    冷清薇拉了拉秦侧妃的衣袖,眼中满是惊慌,她如何看不出这是有人故意为之,若是被人得逞,那她……

    秦侧妃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淑妃不会看着皇后做成此事的。

    那冷清荧虽然不是皇后之女,但是曹婉仪一直与皇后的亲近,若是殷钰娶了冷清荧,岂不是等同于将锦阳侯府推给了太子吗?

    太子身后本就有第一皇商刘家,若是再与殷钰结亲,得到的不仅是银钱上的助力,只怕还会得到殷太后的支持,对与二皇子来说可就更是不利了!

    淑妃与秦侧妃相视一眼,她用帕子擦了擦嘴角,阴阳怪气的说道:“皇后娘娘,今日这竹签抽的可真是太妙了,简直可以说得上是心想事成啊!”

    欧阳皇后冷冷的瞥了淑妃一眼,鄙夷的说道:“淑妃若是有兴趣也可以去抽着试试!”

    “哦?是吗?臣妾看那小太监心灵手巧的,不知道能不能按照臣妾的心意抽到想要的颜色呢!”淑妃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分明是欧阳皇后在那签筒上做了手脚,还真以为她看不出来啊!

    “你!”欧阳皇后下意识的看向了殷太后,唯恐淑妃的话会引得殷太后生疑。

    殷太后却是在闭目养神,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耳边的争论之声。

    “好了!都不要吵了,朕还想看看殷钰这个纨绔能做到哪一步呢?”

    楚帝开口打断了两人的争吵,欧阳皇后得意的扬起了嘴角,急得淑妃频频给殷太后使眼色,希望她能开口制止,却没得到殷太后半分回应。

    殷钰耍起了小性子,苦着脸哀嚎道:“我不想去,特别还是在二哥和二嫂之后,我才不要去丢脸!”

    “小侯爷,咱们不见得就会丢人啊,不试一试怎么会知道呢!”冷清荧耐心的劝慰着。

    楚帝见此笑着与殷太后说道:“母后,你看清荧对殷钰多有耐心啊……”

    殷太后抬眸扫了楚帝一眼,那锐利的眼神让夏帝只觉的面色发烫,不敢再多话。

    “真的吗?”殷钰委屈的都要哭了,一双桃花眼闪着楚楚春光,看得冷清荧脸颊通红。

    “自然!小侯爷相信我就好,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殷钰闻此才终于答应了上场,楚帝满意的点了点头,一会儿两人表演好了,他便以两人配合默契,是天作之合为由,直接给殷钰赐婚。

    可是,楚帝的笑越发的僵硬了起来,看着场上那才艺展示,他几次尝试,却实在夸不出一句好来!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