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十二章 狠狠打脸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十二章 狠狠打脸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的美貌出乎了众人的意料,他们虽然知道锦安世子妃是个美人,却是也从未想过她会美到如此地步!

    楚国的少女们都心有不甘,冷凌澈是楚国的好男儿,结果却是便宜了一个夏国公主,可是今日一见到云曦,她们心里的那点念想又都被掐灭了。

    男人们则是满眼羡慕的看着冷凌澈,之前他们都听闻过云曦的“威名”,还都替冷凌澈捏了一把汗,只叹息冷凌澈以后是无法享受齐人之福了!

    可今日他们有的只剩下羡慕了,若是能娶这般绝美的女人,他们也宁愿不纳妾室啊!

    陆琼羽见云曦两人前来,那张闭月羞花的小脸上立刻浮现了一抹笑意,语气轻柔婉转,“你们怎么才来呀?”

    冷清落挑了一下眉,故意卖关子说道:“当然是有好事啦,你想不想知道?”

    陆琼羽乖巧的点着头,一双含情美目满是憧憬的看着冷清落,清澈纯净,真是像极了一只小白兔。

    云曦看着两人说笑,嘴角不觉勾起,陆琼羽一看就是个乖女孩,冷清落与她站在一起倒像是一个调戏女子的“纨绔!”

    “世子妃的心情看起来很好嘛!”耳边传来了阴阳怪气的声音,不用看便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欧阳若。

    云曦微微侧脸,给了欧阳若一个盛放的笑容,“托欧阳小姐的福,本宫最近过的颇好!”

    众人耳中的普通寒暄,却只有云曦和欧阳若能察觉到彼此间的敌意,甚至是杀气。

    欧阳若收回了视线,云曦几次愚弄她,让她尝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不过一个败国公主,她有什么资格骄纵!

    欧阳若望向了对面那个一身白衣风华无双的男子,眼里不仅有爱慕,更多的是一种势在必得。

    她看上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人也一样!

    “陛下驾到,太后驾到……”

    众人连忙起身,纷纷跪拜,楚帝一挥手命众人平身,便笑呵呵的落座,而殷太后却是面无表情,依然是那副让人生畏的样子。

    冷凌衍起身走到楚帝身前,他一撩衣袍,恭敬的跪在楚帝面前,“父皇,儿臣不负父皇所托,已经犒赏三军,三军无不感念父皇英明,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以报父皇恩德!”

    楚帝脸上的笑意更深,满意的看着冷凌衍,欧阳皇后那一向骄傲的冷脸上也浮现了欣慰的笑意。

    “好!太子这次做的很好,朕心甚悦,定要重赏,太子可有什么想要的?”冷凌衍是个堪称完美的储君,楚帝对他一向十分满意。

    “父皇,这是儿臣应该做的,儿臣不敢求赏,惟愿父皇千秋万载!”虽是恭维的话,但是从冷凌衍嘴里讲出来却不带一丝谄媚。

    云曦打量着冷凌衍,既有能力又有心机,若不是楚帝一味平衡,那位二皇子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好!果然是朕的好儿子!来人,将朕的金弓拿来赏赐给太子!”

    二皇子和淑妃听闻,脸上都难掩嫉妒,那金弓可是楚帝最喜欢的,如今竟是赏给了太子!

    二皇子不屑的瞄了冷凌衍一眼,心中暗自腹诽,若是将此事交给她,他也一样能做的很好,冷凌衍不过就是拍了几句马屁,有什么大不了的!

    冷凌洵嘲讽冷凌衍,已然忘了他平日里是如何围着楚帝说好话的了。

    云曦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冷凌衍,冷凌衍跪拜谢恩,双手接过金弓,却是突然侧过头,在众女之中与云曦四目相对!

    云曦顿时只觉的心头一凛,虽然只是瞬间一瞥,但冷凌衍那鹰顾狼视的目光让云曦觉得莫名的不舒服,似乎是被野兽所盯,无处可逃。

    云曦深吸了一口气,收回了视线,冷凌衍也缓步走回了座位,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不过一场幻象而已。

    宫宴开始,歌姬舞女飘摇入场,歌声袅袅,舞姿翩翩,楚帝遥遥敬了锦安王一杯,锦安王双手举杯以示敬意,兄友弟恭,一派和乐之景,就连不喜于色的殷太后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楚帝看着冷凌衍和冷凌澈,慈爱的笑道:“凌衍,如今凌澈回来了,你们兄弟之间要常常走动,切不可因为十年未见而有所生疏!”

    “是!”冷凌衍看了冷凌澈一眼,嘴角的笑意味深长。

    冷凌淮几杯酒下肚,脸色微红,他举起酒杯,站起身说道:“父皇,您就放心吧,儿臣们都是兄弟,一定会彼此照拂的!”

    楚帝点点头,正想开口夸赞,谁知冷凌淮话锋一转,笑盈盈的走向了女眷的位置。

    贵女们纷纷低下头,不是羞涩,而是畏惧,若是可以她们只希望自己在冷凌淮的眼里是个丑女,被他看中才是最可怕的事!

    冷凌淮一路走到云曦面前,脸上堆着笑,那令人作呕的眼神肆意的打量着云曦。

    云曦未有一丝慌乱,仍然脊背挺直,端坐椅上,只淡淡的抬眸扫了冷凌淮一眼,目光清冷如冰,让冷凌淮的酒意都淡了三分。

    不过那种惊诧只是一瞬,看着云曦那绝美的容颜,冷凌淮只觉的这冷冰冰的美人也别具风味,不知在床笫之间又是何等滋味……

    这般想着,冷凌淮脸上的笑都变得猥琐起来,“二堂兄成婚娶妻,我们兄弟都为他高兴,今日本宫便敬二堂嫂一杯,以全我们兄弟之情!”

    云曦挑了挑眉,她虽然不曾见过冷凌淮,但是一看他周身相貌气度,心里已是有了大概,“可是五皇子殿下?”

    冷凌淮见美人认得自己,笑的更是如沐春风,“没想到二堂嫂这般关注本宫,真是让本宫受宠若惊,这杯酒二堂嫂必须要喝了!”

    冷凌淮的语气很是暧昧,众人都禁声不语,只冷眼旁观。

    “五殿下,您若是想全兄弟之情,这杯酒难道不该去敬世子吗?”

    “二堂兄那边本宫早就敬过了,本宫是敬重二堂嫂才会这般,难道二堂嫂连这点薄面都不给吗?还是说您不拿本宫当做兄弟呢?”

    冷凌淮虽然不学无术,但是说出口的话却很刁钻毒辣,云曦若是喝了这杯酒,不但于理不合,还会让冷凌澈成为笑柄。

    若是不喝,便是不看重冷凌澈与他们这些皇子的兄弟之亲,如何选择都是个错。

    楚帝虽然觉得冷凌淮有些胡闹,但并并没有制止,只冷眼旁观,静观其变。

    殷太后虽然恼怒,但她却是也无法苛责冷凌淮,小辈间的玩笑她不好插手,一个不慎还会惹得楚帝不悦,今日便只能靠云曦自己解决了!

    大多数的人都在看笑话,欧阳若此时心情甚好,嘴角高高扬起,含笑的望着云曦和冷凌淮,就只等着云曦出丑,

    云曦若是不喝,势必会惹得陛下不悦,若是喝了,那便是有违妇道,无视冷凌澈的尊严,也许会就此被冷凌澈厌嫌!

    在众人的注视下,云曦倏然一笑,宛若红梅凝霜,清冷中又不失明艳,冷凌淮被这笑晃得失了神,手中的酒杯在下一刻被云曦接过。

    欧阳若讽刺的扬起了嘴角,她果然是选了这条路!

    冷清落看不过,正想站起身子,却被陆琼羽一把拉住,“琼羽,你放开我,二嫂嫂不能喝这杯酒!”

    陆琼羽也同样压低了声音,眼睛却始终未离开云曦,“世子妃不会喝的,你我静观其变就好,不要给世子妃徒添麻烦!”

    见陆琼羽这般肯定,冷清落只好耐住性子,可双手却紧紧的抓着裙摆,紧张的不行。

    “既然是五皇子盛情,本宫自是不好违逆……”云曦语落,冷凌淮脸上的笑意更深,冷凌澈的女人喝了他的酒,看冷凌澈以后还如何嚣张!

    云曦嘴角笑意不变,她看着手中的酒盏,清朗的说道:“这种事在夏国是有违伦常的,但想必楚国的国风与夏国定然不同……”

    众人的脸色僵了一僵,云曦却恍若未察的说道:“五殿下与世子手足情深,云曦十分感动,想必当年陛下和皇后娘娘大婚,娘娘和父王也定然如此,云曦还怎敢推脱!”

    “噗!”锦安王本是事不关己的喝着酒,谁知道云曦一句话竟是他扯了进来,顿时被一口烈酒呛了,甚至都咳出了眼泪。

    锦安王发现了规律,那便是云曦说话的时候千万不能喝东西,不管是茶还是酒,否则被呛的概率非常之大!

    楚帝和欧阳皇后的脸色也难看的要命,锦安王稳定了气息,瞪着眼睛说道:“云曦!你休得胡说!皇后娘娘也是你能编排的?”

    “编排?”云曦微有不解,侧头看向了锦安王,脸上的表情虽是茫然,但那双眼睛却是清亮异常。

    “难道这不是楚国的风俗吗?兄弟之间表示感情深厚,就要叔嫂共饮一杯酒,陛下和父王是亲兄弟,感情又一向深厚,父王难道没有敬皇后娘娘一杯酒吗?”

    若是不了解云曦的一定以为她真的是误会了,但是锦安王早已见识过云曦的手腕,他才不会相信云曦这副无辜的样子。

    冷凌淮脸上的笑意僵住了,他扯动了一下嘴角,阴沉的说道:“本宫敬的是你,你攀咬我母后作甚?”

    “五殿下想必是误会了本宫的意思,本宫只是好奇陛下和王爷感情深厚,王爷为何不像五殿下一般做呢?”云曦嘴角笑意舒缓,她一眨不眨的看着冷凌淮,似在等他的回答。

    最后还是楚帝觉得面上挂不住,开口解围道:“凌淮,你喝多了!还不退下!”

    楚帝说完又笑眯眯的看着云曦,慈爱的说道:“云曦,你别理会他,他喝一些酒便喜欢胡闹,你别放在心上啊!”

    云曦冷笑,刚才怎么不见楚帝出来解围,如今看她一直攀咬皇后才坐不住了?

    “哦?是吗?原来五殿下是喝多了啊,那还是快去醒酒吧!”云曦语气微微上扬,一字一顿,每个字眼都带着阵阵冷意。

    冷凌淮第一次见到这么牙尖嘴利的女人,这次他不但没有得到半点便宜,只怕事后还会被父皇训斥,真是可恶!

    “凌淮!回到你的座位上去!”楚帝见冷凌淮不动,脸上的笑消失不见,语气也低沉了许多。

    冷凌淮咬了咬牙,只得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闷酒。

    殷太后看了云曦一眼,摇头苦笑,真是个慧黠胆大的丫头,就连皇后都敢促狭,倒是有几分她当年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

    刚才冷凌澈一丝反应都没有,殷钰却白白的担心一通,看着冷凌淮夹着尾巴回到了座位,殷钰小声与冷凌澈说道:“你刚才就一点不担心?”

    “担心什么?担心云曦让冷凌淮太过难堪?”冷凌澈含笑说道,神色淡然毫不在意。

    殷钰“啧”一声,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对夫妻坏起来都是如出一辙,还真是极配!

    冷清落见此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陆琼羽,“你怎么知道我二嫂嫂一定能解决的?”

    陆琼羽低头羞涩一笑,她与云曦相交虽是不深,但几次交往她看得出云曦绝非普通的闺阁少女,刚才她一直在观察云曦的神色。

    云曦神色淡然冷静,甚是还带有一丝高傲和鄙夷,所以她知道云曦一定是有十足的把握!

    听过陆琼羽的解释,冷清落显得有些惆帐,撑着下巴百无聊赖的看着歌舞,“和你们在一起,我总有一种被人碾压智商的感觉!”

    云曦和陆琼羽相视一笑,两人也不再多话,转头看向了场上的歌舞。

    冷凌衍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云曦,果然是个聪慧机敏又胆大傲慢的女人,冷凌澈果然幸运,居然能娶到这样的一个女人!

    冷凌衍眯了眯眼睛,目光倏然变冷,他看了云曦一眼,又斜睨了冷凌澈一眼,他们的结合真的是偶然?

    太子妃蓝玉柳一直在看着冷凌衍,却突然发现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女眷的方向,她心下狐疑,顺势望去,只见冷凌衍的目光似乎停留在云曦几人的周围。

    蓝玉柳蹙了蹙眉,她本以为冷凌衍是看上了哪家小姐,不过随即一想,他一向不惜女色,什么样的女人才会让他心动呢?

    想来是云曦刚才的表现太过瞩目,引起了他的警觉吧,这般想着蓝玉柳便不再多思,只开口说道:“父皇,最近楚国好事连连,这次宫宴便让众人都沾沾喜气如何?”

    “哦?太子妃可是有什么主意?”楚帝开口问道,目光落在了蓝玉柳的身上。

    蓝玉柳盈盈一拜,不徐不疾的说道:“为了让这宫宴更加热闹,自是需要年轻的小姐公子们一同参与。

    妾身想,不如让每个人都抽一支竹签,抽到同样颜色的小姐和公子分为一组,每个竹签上都会写着一样才艺,妾身以为这样定然会有许多惊喜!”

    楚帝眯了眯眼睛,若有所思的看了正在喝酒的殷钰一眼,随即明白了什么,只笑着说道:“不错,你这个想法蛮有新意的!”

    得了楚帝的赞同,那些贵女和公子们都来了兴趣,若是就此能促成一桩姻缘,以后也会成为一段佳话。

    蓝玉柳早有准备,竹签很快就做好了,每个小姐都抽了一签,当宫人走到云曦身边时,云曦摆手拒绝了,蓝玉柳却说道:“世子妃也抽一签吧……”

    “不了,本宫也不是未嫁少女,便不参与了!”

    蓝玉柳却是笑道:“那世子妃就算是陪陪玉柳吧,这主意毕竟是玉柳想出来的,总是要先做个示范,若是就我一个已婚妇人,怪不好意思的!”

    蓝玉柳说的如此恳切,云曦自是不好再拒绝,只好随手抽了一签,欧阳若见云曦抽了竹签,嘴角一扬,也随手拿出了一个。

    她看着竹签顶端的那抹红色,眼中含着掩饰不住的笑意,今日之后他会爱上她吗……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