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十一章 夫妻惊艳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十一章 夫妻惊艳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边云曦大获全胜,而男子这边也同样精彩。

    冷凌衍一身暗黄色的太子朝服,他身姿修长挺拔,气势如虹,尊贵威严,让女子痴迷,让男子折服。

    众人将冷凌衍围在了中间,宛若众星捧月一般,冷凌衍淡淡的应和着,皇室应有的风度被他拿捏的恰到好处,不热络不傲慢,举止言行都是一个合格的储君。

    人群突然传来了窸窣声,众人的视线齐齐转移,冷凌衍顺势望去,只见一道飘逸如云的身影缓缓走来,不用细看,他便知那是何人!

    即便相隔十年,他还是一样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十年前他们年岁尚小,如今只怕他更是会惊艳天下吧……

    一抹白衣,一束黑发,最简单最纯粹的颜色却是最能衬托出他那超然物外的气质。

    白衣如雪气质淡雅,双眸凝笑清浅流溢,他站在淡淡的阳光下,沐浴在金色温暖的暖流中,整个人如同一块上等的白玉,散发着润泽的光。

    冷凌衍眯了眯眼眼睛,看着那张似熟悉似陌生的脸,一时间心绪起伏不定。

    他一如当年那般容貌极佳,但似乎有什么不再一样了,十年前他像是那骄阳一般,让人无法直视他的光芒,仿佛在他那耀眼夺目的光芒下,任何人都会变得渺小卑微。

    可是如今,他却仿佛变成了一尊冷月,在夜空中散发着皎洁的光芒,明亮而不刺眼,让任何人都可以驻足仰望。

    曾经那双墨眸中总是闪着自信夺目的光彩,让人难以直视,不敢与其争锋。

    而如今,那双墨眸依旧流光溢彩,可绚丽的光彩后却仿若深渊古井一般,让人望不见底,不知那光彩后藏的是何等的景致。

    一众贵女纷纷羞红了脸,明知道直视男子实为不妥,可冷凌澈仿佛有魔力一般,让人一望便再也移不开眼睛,只想将他的全部都刻在脑海中。

    欧阳若一样目光炙热的看着冷凌澈,这样俊美优秀的男子简直是神的偏爱,也是唯一能配得上她的存在!

    想到碍事的云曦,欧阳若眸光一闪,只要云曦死了,便再也没有人会来碍事了!

    冷凌澈也看见了冷凌衍,他嘴角微微凝笑,缓步走了过去,拱手道:“太子!”

    冷凌衍看着冷凌澈那温润自然的笑,仿佛他们之间从未发生过任何的故事,仿佛他们不过只是一日未见,而不是分别十年。

    冷凌衍勾了勾嘴角,他果然还是要比自己淡然,“回来就好!”

    冷凌衍淡淡开口道,同样让人看不清心中所想,两人不过只说了一句话,却让众人有一种莫名压抑的错觉。

    “皇兄,你一直在外可能没有听到世子的威名呢?”五皇子冷凌淮走了过来,那阴郁的脸上露出了狰狞难看的笑意,与冷凌澈和冷凌衍相比更是相差万里。

    “哦?什么事?”冷凌衍淡声接话道,眼睛却是一直没有离开冷凌澈。

    “前些日子四公子看上了世子妃身边的一个丫头,虽说不是自家院子里的,但总归不过是一个奴婢而已。

    没想到世子听闻此事后,竟是派人将四公子的双臂打折,啧啧……”

    冷凌淮摇头“啧啧”了两声,继续说道:“世子,其实本宫还有些好奇,能让你舍得对亲兄弟如此狠辣,那小丫鬟到底长得是何等模样,莫非比世子妃还美吗?”

    冷凌淮说完大声笑了起来,这件事并不是众人皆知,还有些人虽是知道冷凌澈动手,却并不知道其中原因,如今听闻都觉得匪夷所思。

    真没想到这冷世子看起来长得像仙人一般,但终究也只是个贪图美色的男人!

    冷凌衍并未阻止,他只想看看冷凌澈会如何回应。

    冷凌澈淡淡的牵起嘴角,微有诧异的看着冷凌淮,“我记得五皇子与四弟感情深厚,四弟受伤五皇子为何会笑着这般开怀?”

    冷凌淮脸色沉郁,可他本就不是要名声的人,只沉着一张脸开口说道:“你少将事情推给本宫,打人的是你又不是本宫!

    不过因为一个婢女,就与自己的亲兄弟动手,还真是心狠手辣,无情无义!”

    “哈哈哈……”

    冷凌淮皱眉望去,想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笑他,却只见那人挥着折扇,正笑得乐不可支。

    殷钰走到冷凌淮的身边,将胳膊肘搭在冷凌淮的肩膀上,桃花眼微眯,笑呵呵的说道:“五皇子,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御史那些招数了,还学得有模有样的,哈哈……”

    冷凌淮拨开殷钰的手,冷冷的看着殷钰开口说道:“你什么意思?”

    “我哪有什么意思啊,就是觉得五皇子最近真有长进,难道是要脱离我们纨绔子弟了?

    你可别一个人进步啊,有你陪着我还好些,不然所有御史就只盯我一个人,那岂不是太可怕了?

    往常有人说我不学无术时,至少还会有人弹劾你强抢民女,咱们两个可不能抛弃对方啊!”

    殷钰说的十分诚恳,众人却都被殷钰的说辞逗笑了,虽然这两人都是纨绔,但却不是一个类型的。

    殷钰虽是胡闹,却从不做违法乱纪之事,可冷凌淮一惹事便是强抢民女,要么就是在青楼生事,御史台写弹劾他的奏章最是顺手不过。

    “殷钰!”冷凌淮咬牙低吼道,若是换作他人,他一定上前先揍他几拳再说。

    “殷钰,你什么时候和他穿一条裤子了?我说的是冷凌澈打人事情,你牵扯我做什么?”冷凌淮反应过来,冷声逼问道。

    冷凌衍和二皇子冷凌洵都看向了殷钰,眼神锐利而精明,殷钰却是一脸无辜,“你可别血口喷人啊,我最不缺的就是钱,什么时候要沦落到与别人穿一条裤子了?”

    众人闻后皆是笑了起来,殷钰最擅长胡搅蛮缠,想与他争辩可不容易。

    冷凌淮懒得与他废话,只看着冷凌澈开口问道:“冷世子不解释一下吗?”

    “为何解释?”冷凌澈清浅笑道,似有朦胧的光圈在他的眉梢眼角荡开。

    殷钰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这弟弟犯错,兄长责打一番也没有什么啊,做错了事情就要罚嘛,免得四公子以后胆子越来也大,以后也去强抢民女怎么办?

    再说这件事本就是家丑,五皇子你倒好,非要弄得众人皆知的,你就不考虑一下王爷的脸面吗?”

    殷钰说话的声音也不小,冷凌淮心中一颤,侧头看向了锦安王,果然只见锦安王正冷冷的瞪着他,仿佛他再多说一句,就要狠揍他一顿似的。

    这些小辈都害怕锦安王,冷凌淮只瞪了冷凌澈一眼,便拂袖而去。

    冷凌衍扫了殷钰一眼,又看向了冷凌澈,嘴角微扬,笑道:“世子果然厉害,没想到你刚回楚国便能得殷小侯爷如此相助!”

    “太子谬赞,都是血缘至亲,若是太子有事想必殷小侯爷也一定会仗义执言!”冷凌澈不动声色的推了回去,始终保持着温润的笑意。

    “那是!那是!谁不知道我殷钰最仗义啊!”殷钰挥着扇子,上面还写着“人生在世,惟愿痛快”八个字,一派风流模样。

    冷凌衍笑着勾了勾唇,便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座位,在他转身的瞬间,那双清冷的眸子变得更加的阴寒。

    这么多年他和冷凌洵都一直在努力拉拢殷钰,殷钰却是从未表态,可没想到冷凌澈刚一回来便得了殷钰。

    他一回来就要让自己尝受败北的滋味吗?

    冷凌衍冷笑起来,既然如此,他们便将十年前的争斗继续下去吧!

    锦安王府的女眷拜见过殷太后后便朝着宫宴的方向走去,淑妃看着她们离开,咬牙说道:“都怪那个冷清芙,好死不死的非要偷御赐之物,否则也不会惹出这么多的事情!”

    “姐姐以为这一切都是巧合吗?”

    淑妃望向了湘妃,微微蹙眉,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湘妃娇弱海棠,美艳无双,她勾唇浅笑,柔声说道:“我倒是觉得那世子妃有些意思呢……”

    这件事显然从一开始就是云曦设的局,而冷清芙她们不过是她布局的棋子罢了,小小年纪心机便如此深沉,不知锦安王府以后会是何等模样呢?

    ……

    秦侧妃自是也想得明白,她看了云曦一眼,开口说道:“云曦,你以后若是有什么不满可以直接与我说,不必经过太后。”

    秦侧妃的语气虽然有些冷,但还是轻声细语,云曦挑了挑眉,状似不解,“云曦今日可有抱怨一句?”

    秦侧妃语凝,云曦的确是没有直接与殷太后告状,但却是将所有的委屈都表现出来了。

    她最心疼的不是那些嫁妆,而是玉婉清的陪嫁铺子,这些多年她精心打理,那些铺子都是日进斗金,如今却是为她人做了嫁衣!

    秦侧妃忽而一笑,笑弯了双眼,遮住了眼中的寒光,既然云曦想玩,她便陪她好好玩玩!

    “薇儿,走吧!”

    秦侧妃转身离开,冷清薇若有所思的看了云曦一眼,便抬步跟了上去。

    “切!敢做就别怕别人说啊!就看不得这些人虚伪的模样,真是让人作呕!”冷清落啐了一口,自顾自的说道。

    看着她们走远,冷清落的眼里才堆满了笑意,“二嫂嫂,我今日表现的怎么样?”

    “很好!”云曦笑道,她只写信略略说了几句,没想到冷清落这般聪明,一点就透。

    她若是直接找殷太后,殷太后虽是会为她做主,但是殷太后也会落得个插手王府中馈的名声。

    所以最好的莫过于将事情在众人面前挑开,这样就算殷太后为她做主别人也说不出一句闲话来!

    “我也觉得挺好的,以后还有什么事二嫂嫂就尽管与我说,这些个女人我早就看不惯了!”冷清落觉得今日的心情莫名的舒爽,笑容也更盛了几分。

    “好!我们先去前殿吧!”

    两人挽着彼此的手,相视而笑,缓步离开。

    当有人报锦安王府女眷到时,众人都闻声望去,他们好奇的自然不是秦侧妃几人,而是那位新嫁进王府的世子妃。

    大部分的人都未能见过云曦真颜,就连冷凌淮也坐直了身子翘首以盼,想看看那传说中天仙一般的美人是何等样子。

    可让众人失望的是,入眼的都是那几道熟悉的身影,便都兴致寥寥的收回了视线。

    冷凌淮也觉得扫兴,正想移开视线,可他的目光就像是被定格在了空中一样,如何也移不开。

    身边众人察觉到了冷凌淮的异样,都好奇的望了过去。

    两位碧玉年华的女子相携而来,两人似乎在说些什么,脸上皆挂着笑意。

    七公主冷清落众人都不陌生,冷清落是个冷美人,平日里总像是谁都欠她钱一般的板着一张脸,她长着一双凤眸,更是显得她异常的孤傲。

    可今日她的脸上挂着绚烂的笑,仿佛明珠生华,让人眼前一亮。

    可冷清落的美众人早已了然,让他们震惊错愕的是她身边穿着一身紫裙的女子。

    束腰长裙显得女子的腰身不盈一握,虽然纤长清瘦,但身子玲珑有致。

    广袖垂落,宛若仙子临水而立,仿佛一阵风吹过,她便会随风而去,飘然九天。

    她的肌肤欺霜赛雪,唇颊粉若桃李,柳眉微扬,杏眸凝露,额间一点红梅嫣红似血,平添一份妖娆妩媚。

    罗衣轻飘,轻袂随风,顾盼遗光,气若幽兰!

    云曦抬头向男宾处望了一眼,视线准确无误的落在了冷凌澈的脸上,她浅浅一笑,却是转眄流精,光润玉颜,一时间场内竟是有隐隐的抽气之声。

    锦安王不满的冷哼一声,将头别开,不去看云曦的方向。

    都说娶妻娶贤,结果冷凌澈却分明娶了一个红颜祸水,还是个要气死人的祸水!

    他们锦安王府还真是倒霉,竟是招了个这般的祸患!

    冷凌澈轻轻点头,与云曦两人相视而笑,眼中都只有彼此一人。

    云曦坦然落座,对于其他人的视线并不放在心上。

    欧阳若有些妒忌的看着云曦,她知道自己很美,可是她从不像其他女子那般整日里只知打扮,便是对金陵第一美人的称号也从未放在心上。

    可是自从见到云曦之后,她竟是懂得了何谓嫉妒!

    她不但夺走了所有人的视线,还夺走了那天神般的男子,她可以不要那虚无的称号,但是她一定要得到冷凌澈!

    这是冷凌淮第一次见到云曦,他早就听闻过云曦的盛名,可没想到她竟真有这般的美!

    文人墨客总是喜欢夸张,常常七分美在他们的嘴里就变成了十分,可是云曦给他带来的只有惊喜,而没有失望。

    “皇兄,我没说错吧!”冷凌淮转过身与冷凌衍说话,却发现他这个一向不喜美色的皇兄竟是看呆了!

    冷凌淮了然一笑,不学无术的冷凌淮第一次想出一句算是有哲理的话来——男人不爱美色不是因为男人足够理智,而是因为女人不够美!

    可他却没看到冷凌衍的眼中有的不是爱慕和迷恋,而是震惊和诧然,竟然是她?

    冷凌澈的妻子竟是他那日偶然见到的女子?

    那日他本以为她是殷钰的女伴,便并未多想,可没想到她竟是冷凌澈的世子妃!

    他的视线在冷凌澈和云曦身上交替掠过,眼中闪过一抹寒意,握杯的手紧紧用力。

    冷凌澈竟是娶了这般的绝色美人,而且还是个敏锐聪慧的女子。

    冷凌衍冷嘲的勾起了嘴角,敛眸冷笑,看来上天果然还是偏爱冷凌澈的!

    那便要他看看到底是上天厉害,还是皇权厉害,看看冷凌澈是否真的能拥有世间一切的美好!

    ------题外话------

    我怎么有一种错觉,我感觉冷凌衍爱的是咱家小冷呢,过度的攀比和嫉妒何尝不是一种变态的认可,哈哈……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