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十章 夺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十章 夺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嫂嫂,你看她头上的发簪像不像皇祖母给你的?”冷清落歪头说道,眼神一直落在那发簪之上。

    云曦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也不知道,皇祖母的赏赐我还未来得及一一过目……”

    秦侧妃猛地抬起头来,那双温柔的美眸闪过一抹寒光,她暗暗握了握拳,难道这是……

    欧阳侧妃却是不乐意了,她虽是不敢斥责冷清落,但还是解释道:“七公主想必是记错了吧,我们哪里敢动太后娘娘赏赐的东西,许是这支发簪与宫里的东西有些像?”

    “不可能!当初皇祖母为二嫂嫂选赏赐时,本宫一直在旁边跟着,因为这发簪造型别致,本宫特意选了它呢,是不是皇祖母?”

    冷清落转头看向了殷太后,目光熠熠,殷太后凤眸微眯,心里暗自好笑,面上却不露分毫,只面无表情的说道:“似有此事……”

    一时间秦侧妃和欧阳侧妃的脸色都变了,欧阳皇后和淑妃却是不明所以,只是脸上的神情都不怎么好看。

    冷清芙身子微抖,眼睛一直转了转去的,这发簪的确不是她的,可也不是宫里的啊,这分明是她从云曦的嫁妆盒子里拿出来的。

    那日听闻冷凌墨受伤,冷清芙便赶回了王府探望,看见冷凌墨受伤的样子,心里自是将云曦怪上了。

    恰好欧阳侧妃让人去库房里取人参来给冷凌墨补身子,她便一路跟了过去,一眼就看见云曦那堆积如山的嫁妆和赏赐。

    冷清芙眼馋的很,当初她也算是风光大嫁,也不过八十八抬嫁妆,可是这里有的却是整整二百五十六抬啊!

    她本是只想看看那些箱子,可是里面的珍宝让她眼红嫉妒。

    她只想着云曦的嫁妆这么多,便是丢了一两样也不可能看出来,为了保险起见她拿的还是被压在最底下的箱子里的东西,又顺手拿了些元宝和银锭。

    她只想着冷凌墨受伤都是云曦的错,云曦自然应该出点血,便理所应当的做起了偷盗之事。

    事情果然如她所料,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她做了些什么,而人总是贪心的,有了第一回便会想第二回。

    冷清芙得了一回便宜后,对云曦的那些嫁妆可谓是日思夜想,恨不得全部占为己有。

    她也发现了,后面箱子里的东西远不如前面的,但也都是难得的珍宝,曹家地位虽高,但不惜奢华,府内最值钱的都是一些古人的字画,好看但不实用。

    冷清芙若是想买首饰和衣裳都要自己贴补,特别是这次宫宴,她自是不能戴以前用过的首饰,否则岂不是要被人笑话。

    所以她昨日便又回了一趟王府旧计重施,又偷了云曦的几样首饰,可是宫里的赏赐她真的一样都没敢动啊!

    “你头上的发簪到底哪来的?”殷太后冷冷问道,身上的威压比起锦安王不差半点,特别是那双凤眸更是将人压迫的抬不起头来。

    “是……是臣妇买来的……”冷清芙结结巴巴的回道,欧阳侧妃见此心凉了一半。

    她竟然心虚了!她到底做了什么?

    “何时买的?哪里买的?可有人证?”殷太后的语气越来越冷,而冷清芙也随着殷太后的逼问而抖得愈发厉害。

    冷清芙不是好性子的人,可是她一向最怕殷太后和锦安王,更何况她此时心虚,哪里还能想得出合理的解释?

    殷太后失了耐心,猛地一拍桌案,将桌上的茶盏都震得一动,冷清芙险些被吓哭,身子抖成了一团。

    欧阳侧妃见此更是不知所措,掌心都渗出了一层薄汗,恨不得拉起冷清芙就跑。

    “来人!将内务府的人唤来,看看这发簪到底是不是宫中之物!”殷太后不愿再理会冷清芙,厌恶的移开了视线。

    殿内一时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沉默以待,脸上的神色都如出一辙的凝重,只有冷清落偷偷看了云曦一眼,还轻轻的挑了挑眉,会心一笑。

    云曦也轻轻的挑了挑嘴角,移开视线望着殿门,等待着内务府中人的到来,事情的结果她自然清楚,但是真相总是要大家分享才好……

    在安华发现丢了东西时,云曦便想到了这个计划,因为丢的那两件首饰都是十分浮夸的,想必偷盗之人定是喜华奢华之物。

    她便让安华在后面的每个箱子里都换上了几样宫中之物,她今日本就是想要夺权的,若是冷清芙配合,对此事来说便是锦上添花。

    结果冷清芙果然没让她失望,一切都按照她的计划在进行着,她事先知会了冷清落,没想到她们两个第一次配合就这般默契。

    当内务府说出冷清芙头上的发簪就是宫中之物时,冷清芙的身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瘫成了一团肉泥,还是颤抖不止的肉泥。

    欧阳侧妃立刻跪在地上,颤抖着声音说道:“太后娘娘,这里一定有误会,一定是有人在陷害芙儿!”

    殷太后挑唇冷笑,尖锐的护甲轻轻的划过紫檀桌面,“陷害?那你与哀家讲讲,是谁在陷害她呢?”

    欧阳侧妃怨恨的看了云曦一眼,虽然她很想牵扯上云曦,可这件事看起来实在是与云曦没有半点关系。

    欧阳侧妃转了转眼睛,立刻露出一副悲伤的模样,声泪俱下的说道:“太后娘娘,您的赏赐都在大库房里,芙儿哪里有能力偷盗财物呢……”

    “欧阳侧妃的意思,是我陷害了三小姐?”秦侧妃神色淡然,虽是跪在地上,却仍然挺直着腰背。

    欧阳侧妃只是哭,并不接话,她没有证据指责也是无用,只要将这种可能展现给众人看便好。

    秦侧妃淡然的抬头看着殷太后,没有一丝的心虚和紧张,语气更是平缓如常,“回太后娘娘,大库房一向由妾身管理,今日出了此等事情妾身不敢推诿。

    但是此事一出对妾身又有何好处?就算是责罚了三小姐,妾身也一样有失察之罪,太后英明,自有论断,妾身相信太后定会给妾身一个公道!”

    殷太后眯了眯眼睛,她最厌恶这个秦侧妃,却也对她最没有办法,说话做事滴水不露,真是个难缠的!

    云曦打量着秦侧妃,难怪这么多年她能一直把持府中中馈,果真是个心机深沉的!

    “太后!”欧阳侧妃楚楚可怜的望着殷太后,一双美目盈盈含泪。

    欧阳皇后抿了抿嘴角,锦安王府是他们不可或缺的力量,她正想开口帮衬,谁知殷太后已经收回了视线,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说道:“国有国法,偷盗御赐之物便是死罪,拉下去杖毙吧!”

    “太后!”欧阳皇后和欧阳侧妃同时惊声开口,没想到殷太后竟会因此就要了冷清芙的命。

    “太后饶命!这里面许是有什么误会,她毕竟是锦安王府的小姐,若是传出去也会影响王爷的名声啊……”

    欧阳皇后希望殷太后投鼠忌器,但是殷太后只冷淡的扫了她一眼,便开口说道:“哀家这么做正是为了王府的名声,偷盗御赐之物,难道哀家还要姑息吗?

    好了好了,把她拉走,免得哀家看得心烦!”

    欧阳皇后还想说什么,冷清芙却是突然恢复了清醒,挣扎着哭诉道:“太后,我是冤枉的,我没有偷盗御赐之物,我只是偷拿了世子妃的嫁妆!

    可是……可我也不知道那是御赐之物,我真的不知道啊……”

    冷清芙泣泪涟涟,不敢再有所隐瞒,为了保住性命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全部交代了出来。

    欧阳皇后气得脸色发白,怒气沉沉的坐在了位子上,只恨冷清芙不争气,这么一吓就口无遮拦了!

    秦侧妃看了云曦一眼,眼神冰冷,果然是她搞得鬼!

    欧阳侧妃的脸色也很是难看,这件事她并不知情,更没想到冷清芙居然会想到去偷云曦的嫁妆!

    欧阳侧妃是又怒又怕,怒冷清芙不争气,又害怕殷太后会因此责罚她。

    “你再说一遍,你偷了什么?”殷太后尾音上挑,那声音听得冷清芙心中忐忑不安,恨不得能一时昏厥过去,也免得受这种折磨。

    “臣妇……臣妇因为凌墨被罚而嫉恨世子妃,趁着去库房取人参时,便偷了世子妃的首饰……”冷清芙的身影越来越小,她的四肢被吓得冰冷,脸却是烧的灼热。

    她在偷盗嫁妆时是理直气壮的,可是如今被人揭露,她才觉得不好意思。

    “呵呵……”殷太后低沉的笑了起来,殿内坐着的人只觉的头皮发麻,都一致的低头看着地面。

    “好一个锦安王府啊,真是养了一群好儿女,真是给我楚国长脸啊!”这几句话说得众人皆是脸色发烫,欧阳侧妃甚至都不敢抬头,她刚才还在喊冤,如今冷清芙等同于是在众人的面前给了她一巴掌。

    殷太后冷哼一声,挥了挥手说道:“来人!拖下去打二十宫棍,给哀家扔出宫去!

    再派人去转告曹夫人,若是连自己的儿媳都管教不好,以后她们曹家就不要出来了!”

    欧阳侧妃还想求情,却被欧阳皇后狠狠的瞪了一眼,能留条命就不错了,若是惹恼了殷太后还指不定会有什么事呢!

    欧阳侧妃闭口不言,只心疼不舍的看着冷清芙被拉了出去,她的儿子刚被杖刑,如今女儿又是!

    她怨恨的瞪着云曦,该死的小贱人,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殷太后看着端跪着的秦侧妃,声音幽冷的说道:“这就是你管的库房?还美曰其名是为了云曦好,再依着你管下去,只怕云曦那点嫁妆都要没了吧!”

    “是妾身的疏忽,妾身回府后立刻将嫁妆全部送去芙蓉阁!”秦侧妃最懂得适可而止,虽然她也心疼那些宝贝,但事到如今只能尽快舍弃!

    殷太后淡漠的“嗯”了一声,她看了看云曦,复又开口说道:“如今澈儿娶了世子妃,你也该一点点让云曦试着接手府中中馈了,毕竟她才是以后的锦安王妃,是王府主母!”

    秦侧妃那一向得体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裂痕,就连欧阳皇后和淑妃也坐不住了。

    云曦浅浅一笑,连忙说道:“皇祖母,云曦还年轻,一时还很难完全接手府中中馈,但是云曦一定会好好与秦侧妃讨教的!”

    现在她和冷凌澈根基未稳,若是她直接接手了中馈,只怕会将冷凌澈推上风口浪尖。

    秦侧妃见云曦没有抢权,微微松了一口气,见她放松了肩膀的模样,云曦微微勾唇,笑意潋滟。

    “秦侧妃将府中打理的很好,云曦能学到些东西便已是满足,其实云曦只要能拿回嫁妆便好……”

    淑妃轻蔑的看了云曦一眼,真是没有脑子,那些嫁妆是死物品,中馈才是最要紧的,还一国公主呢,这点见识都没有!

    殷太后侧头看着云曦,似在等着云曦的下话,云曦低头羞赧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云曦不擅长理家,世子每月有五百两的月银,云曦有三百两,但还是捉襟见肘,如今有嫁妆在,也可宽裕一些……”

    “什么?你和二哥一个月才有八百两的银子?”冷清落惊诧的大声叫道,仿佛是怕谁听不到一般。

    秦侧妃脸色一沉,身子微不可察的抖了起来,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恐惧。

    云曦点点头,有些茫然的看着冷清落,“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吗?”

    “自然不对!”殷太后冷声应道,锐利的眼神冷冷划过秦侧妃,“哀家记得,王府的庶子们每月都是五百两的月银吧!”

    “是……”声音亦是有些轻颤,秦侧妃的喉咙动了动,勉强镇定。

    “锦安王府还真是一视同仁啊,堂堂世子竟是与庶子们的待遇是一样的,这是锦安王的决定吗?”殷太后凤眸微挑,神情不辨喜怒。

    “不是……是妾身一时疏忽了……”秦侧妃最不喜欢听到的就是庶子二字,若不是当年殷太后阻拦,弘儿才会是王府正经的嫡长子!

    秦侧妃埋下头,借此掩饰她眼中的滔天恨意。

    “又是疏忽?看来你的年纪也是大了,一个人忙不过来喽……”殷太后若有所思的说道,侧头瞥了欧阳侧妃一眼。

    “云曦年纪还小,但是欧阳侧妃也是府中的老人了,以后你便与秦侧妃一同打理府中事宜吧!”

    欧阳侧妃本是怨恨云曦和殷太后,可待听清殷太后说的话,顿时满脸欣喜,连忙叩头谢恩。

    这么多年,她和秦侧妃明争暗斗却始终无缘插手王府中馈,没想到今日竟会天降好事!

    耳边传来了欧阳侧妃那有些聒噪的谢恩声,秦侧妃跪在地上,双腿早已经没有了只觉,她暗暗咬牙,将心中所有的恨意和不满全部压回心底。

    不过是暂时分了她的权,她当年斗得过玉婉清,如今又岂会怕一个小小的欧阳侧妃!

    锦安王是她的,王府也是她的,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染指,绝对不会!

    殷太后若有所思的看了云曦一眼,凤眸微凝,开口道:“各府中的月银其实不过是个场面事,澈儿是世子,以后自是少不了应酬,可哪有让你出嫁妆的道理!”

    “哀家记得王妃当年还有不少的铺子,如今云曦嫁给了澈儿,你便将所有的铺子全部交给云曦吧!”殷太后咬重了“全部”二字,意有所指。

    秦侧妃的身子抖了一下,她只觉的心口翻涌,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那欲喷薄而出的血液生生压回,虽然她恨不得将殷太后和云曦剥皮拆骨,可她最后还是声音轻柔,没有半点不悦的开口道:“遵命!”

    云曦慢慢扬起了嘴角,不仅仅是嫁妆和铺子,只要是冷凌澈的东西,她以后都会一点点夺回来!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