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三十九章 收网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三十九章 收网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你坐到哀家身边来!”

    殷太后语落,众人皆是一愣,不仅是因为殷太后对云曦的另眼相待,更是因为她们几乎从未听过殷太后这般柔缓的语气。

    殷太后的性子暴烈,便是对楚帝有时也会斥责一番,语气这么柔和的时真是少有。

    云曦起身款款走到了殷太后的身边,殷太后不让她福礼,直接拉着她坐了下来。

    “这几日可在府里闷坏了?你那父王是个头脑不灵光的,分不清好赖是非,你和澈儿多担待一些!”如今整个楚国敢这么说锦安王的恐怕就只有殷太后一个人了。

    云曦什么都不能说,只能低头听着,殷太后可以责骂锦安王,但她却是一句不满都不能表露。

    云曦看了秦侧妃她们一眼,她们在府中如何斗都可以,但是出来后她们的利益便是交叉在一起的,云曦不能眼看着她们跪着。

    “云曦不觉得闷,秦侧妃对云曦很照顾,云曦在王府里挺自在的!”

    秦侧妃微有诧异,不过转念一想,云曦是个聪明的,锦安王府的脸面就是云曦的脸面,她自然有分寸。

    云曦给了秦侧妃她们一个台阶,殷太后也乐得让云曦来做这个好人,便开口说道:“你们也都起来吧!”

    众人这才如释重负,纷纷起身落座了。

    可殷太后也不理会她们,只拉着云曦的手说话。

    冷清薇抬头看了一眼,眼中略有羡慕,她也曾试着讨好过殷太后,但是不论她做什么殷太后都是冷眼以对。

    若是殷太后对她有对云曦一半的好,母妃以后也就不会如此难做了。

    真不知道云曦给殷太后吃了什么药,竟是能得她如此偏爱!

    一直沉默不语,脸色甚是冷寒的欧阳皇后突然开口了,“云曦,本宫一直听人说你蕙质兰心,秀婉明理,可是你怎么能纵容世子殴打四公子呢?”

    欧阳皇后与云曦早就有些旧怨,在云曦和冷凌澈未成婚时,便因为那教养嬷嬷惹了不快。

    之后云曦又与欧阳若屡屡发生冲突,更是害的冷凌墨名声扫地,欧阳皇后对云曦可谓是厌恶至极。

    “打他又怎么样?活该!”这话自然是殷太后说的,殷太后这近乎不讲道理的回答,一时噎的欧阳皇后说不出话来。

    “依哀家看,打他的都是轻的,你们看他像是个什么样子?还有那刘氏,哀家最看不上的就是她,粗鲁无礼,也配做王府的儿媳?”

    殷太后瞪了欧阳侧妃一眼,欧阳侧妃面露委屈的看着欧阳皇后,可是见欧阳皇后也不敢分辩,便只好垂头听骂。

    “太后娘娘,不过只是因为一个婢女,世子下手是不是有些太狠了……”欧阳皇后抿抿嘴,继续开口说道。

    “那贱婢是小事,可这件事却是在给我楚国皇室抹黑!天下女人这么多,他偏偏就看上兄嫂身边的侍女,难道还不该打吗?”

    殷太后将事情提到了皇室颜面的问题上,欧阳皇后沉了一口气,说不出话来了。

    淑妃见欧阳皇后吃瘪,心里沾沾自喜,立刻掩唇笑道:“太后说的是,这件事若传出去对锦安王府可是很不好听的呢,弄不好还会影响世子妃的名声!”

    殷太后淡淡的“嗯”了一声,只这一声便足以让淑妃欣喜若狂,淑妃挑眉看着欧阳皇后,一脸的得意张扬。

    欧阳皇后瞪了淑妃一眼,两人的眼神交流处仿佛有刀光剑影,甚是激烈。

    淑妃看了一眼严映秋,抿嘴笑道:“映秋怎么没带楠姐进宫,那个小丫头可真是招人喜欢呢!”

    严映秋立刻恭敬的回道:“楠姐身子不好,恐会哭闹吵到陛下和太后。”

    “小孩子哭闹是正常的,可是现在锦安王府还有没有长孙呢,你们谁若是能先给太后生个曾孙出来,太后一定会好好赏你们的!”

    淑妃笑得灿烂生花,一双眼里全是笑意,却藏着让人看不真切的锋芒。

    秦侧妃和欧阳侧妃也抬头看向了殷太后,锦安王府尚未有男丁,若是谁能诞下长孙,必定是个夺取世子之位的助力!

    锦安王不喜欢冷凌澈,若是谁能先生出长孙,也许这世子之位也就手到擒来了!

    殷太后抬眸冷冷的看了她们一眼,声音淡漠冷寒,“子嗣有什么可稀奇的,哪个女人不会生?”

    殷太后说完转而看了云曦一眼,慈爱的笑道:“不过云曦,你和澈儿的确应该早些给哀家生个胖曾孙才是!

    嫡庶有别,长子终究还是嫡亲的好,你说呢皇后?”

    皇后自然希望刘宝珠先生出个男娃来,但是殷太后的质问她只能应是,否则岂不是在打自己的脸面?

    看着淑妃那僵硬了的神色,欧阳皇后只觉得心情舒爽,便顺着殷太后说道:“太后说的是,不管到什么时候都应该是嫡子继承家业!”

    欧阳皇后说完看了淑妃一眼,一副胜者的姿态,而淑妃则是咬了咬牙,愤恨的转过头去。

    云曦打量着下面那些女人的争吵,心里却是愈发的钦佩殷太后,殷太后随便两句话便可以让她们争吵不止,与殷太后相比,这些女人明显是不够看的!

    云曦忽的察觉到一道探查的视线,她顺势望去,打量她的正是淑妃的亲妹妹湘妃。

    湘妃对云曦友善的笑了笑,云曦点头回应,心里对这这位湘妃倒是有些兴趣。

    云曦正是想着,殿外传来了珠玉轻撞发出的清脆声,还有轻快的脚步声,“二嫂,你可来了!”

    敢在德彰宫无法无天的自然只有冷清落一人,她裙摆飞扬,头上的步摇珠玉相碰,越发衬得冷清落的声音悦耳动听。

    冷清落随便给殷太后福了一礼,便挽着云曦的手坐在了一旁,众人见此都蹙了蹙眉,却是没有一人敢说话。

    欧阳皇后和淑妃一看见冷清落,柳眉便不由蹙起,似乎看见冷清落便是一件让人很不愉快的事情。

    冷清落被殷太后惯得无法无天、肆意张扬,可偏偏殷太后当她是宝,任何人都不能说一句。

    时间久了,欧阳皇后和淑妃也都懒得看她,不过一个公主,迟早都是要嫁出去的,就算她的母妃是曾经荣冠六宫的宸妃那又能如何?

    “越发的没有礼数了!”虽是斥责,但是众人都听不出一点恼怒来,殷太后“护犊子”的名声那可是众人皆知的。

    她若是喜欢谁,那人便是纨绔无礼,也是最好的宝贝,若是她不喜欢,任你多好也不过是一棵草!

    “落儿这不是急着见二嫂嫂嘛!”冷清落挽着云曦,笑盈盈的说道,一副生怕谁会与她抢云曦的样子。

    “七公主与世子妃的关系还真是好,这”二嫂嫂“叫的可真亲啊!”淑妃阴阳怪气的说道,一双美目中满是不悦。

    依礼冷清落只能这样叫二皇子妃,如今却是这般亲近的称呼云曦,岂不是亲疏不分?

    冷清落冷了脸色,她变脸一向最快,在面对云曦她们时就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小妹妹,可在面对其他人时,那双凤眸中的寒光也足可以将人冰封。

    “清落不会说话,二嫂嫂性格好,从不会与清落计较,可二皇子妃太重规矩,清落可不敢随意亲近!”

    冷清落自小长在殷太后身边,所以就养成了那种用下巴看人的习惯,即便对淑妃也没有一丝恭敬。

    二皇子妃悍名在外,她是个兵部尚书之女,自小便不爱红妆,别的女子拿绣花针时,她却是在学习刀枪棍棒。

    嫁给二皇子后,二皇子妃又生性善妒,容不得二皇子有其他的女人,皇子府中的小妾们都被整治的服服帖帖的。

    而且这位二皇子妃性情如同干柴,一点火星就会着,经常与人发生口角,是以便也没有太多的闺秀愿意与她交往。

    听到冷清落话里的讽刺,淑妃正欲发作,殷太后抿了一口茶,开口说道:“身为长辈与小孩子家的计较什么,真没风度!”

    淑妃气的胸口疼,只剜了冷清落一眼,拿过桌案上的杯盏喝了一口茶,想要借此压下心中的火气。

    冷清落拉着云曦的手,笑着打量着云曦,突然歪头说道:“二嫂嫂,你怎么不戴皇祖母给你的那支凤簪呢?”

    “世子与我讲了那凤簪的来历,我觉得那凤簪太过珍贵,不敢随意佩戴!”那凤簪已经被云曦收好了,虽然那是殷太后给她的尊荣,可她并不想借此招摇过市。

    殷太后看云曦更是满意了,只笑道:“什么珍贵不珍贵的,不过一件首饰而已!”

    冷清落歪头看着云曦,想了想说道:“那凤簪的确珍贵,可是我记得外祖母赏赐给你的礼单中有一支孔雀簪,最衬你今日的衣裙,怎么也没戴呢?”

    殷太后也看向了云曦,皇家的赏赐自是要戴出来以示皇恩,可云曦的身上却是一件御赐之物都没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嘛,也许世子妃就喜欢自己的首饰呢!”淑妃挑拨离间的说道,想给云曦一个不领皇恩的罪名。

    秦侧妃眼皮一跳,心口蓦地一紧,这时便只听云曦有些无措的说道:“皇祖母的赏赐都在大库房里,云曦和世子也是昨晚才得知今日要进宫的,所以也没敢劳烦秦侧妃……”

    云曦话音一落,秦侧妃顿时只觉得胸口一阵窒息,她抬头看着殷太后,只见殷太后的脸色果然瞬间阴沉了下来。

    秦侧妃立刻起身解释道:“因为芙蓉阁暂时没有管事的嬷嬷,都是一些年轻的婢女,妾身担心那些婢女处理不来,便将太后的赏赐暂时放在了大库房……”

    “皇祖母,秦侧妃所言不假!”云曦立刻开口为秦侧妃解释道,一时让殷太后都有些不解。

    云曦顿了顿,看了秦侧妃一眼,复又柔声说道:“秦侧妃与云曦说过,以后会一点点教云曦处理这些事,等到云曦学会了便将嫁妆和太后给云曦的封赏一同送回芙蓉阁!”

    “啪”的一声,殷太后将手中的杯盏狠狠的掷在地上,秦侧妃立刻双膝跪地,将头深深埋下。

    屋内众人一时心思各异,有担忧,有窃喜,冷清落扫了一眼,玩起了自己衣袖上的流苏,嘴角冷冷勾起。

    “哀家还不知道楚国还有这样的风俗?新媳妇居然要学会了理账才能拿回自己的嫁妆,若是有愚笨的一辈子学不会,是不是就一辈子碰不到自己的嫁妆了?”

    “妾身不敢,妾身没有那个意思!只是长公主的嫁妆实在是太多了,妾身唯恐长公主年纪轻被人蒙蔽,所以才……”

    “诡辩!哀家看你分明是眼馋云曦的嫁妆!怎么,看着那二百多抬嫁妆眼馋了?不过想来也是,不管你们谁能得到这些嫁妆,都够你们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了!”

    殷太后骂人从来不转弯抹角,只将人的那点小心思全部扒开,赤裸裸的展示在众人面前。

    秦侧妃的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虽然她的确是有这种想法,但是这种事她便是死都不会承认!

    “太后,妾身掌管府中中馈多年,从不敢有半点私心!妾身一直想找机会教世子妃理账,可是前些日子世子和世子妃早出晚归,之后又……”

    “是啊太后!世子和世子妃两人新婚燕尔每日都出去游山玩水,这事情难免会耽搁……”淑妃立刻开口替秦侧妃解释道。

    殷太后冷冷的扫了淑妃一眼,淡漠的问道:“这件事与你有什么关系,难道你也看上了那些嫁妆?”

    淑妃被咽的一句话都说不出了,只干张着嘴,解释也不是,不解释也不是。

    欧阳皇后则是淡定的看着好戏,她瞥了淑妃一眼,冷笑道:“淑妃,这是锦安王府的家事,我们是不好插手的。

    若是一个处理不好,被人传出咱们楚国惦记夏国的嫁妆,那咱们楚国可真是要丢死人了!”

    欧阳皇后落井下石的说道,淑妃虽是恨的牙根痒痒,却是也不敢再开口。

    “太后明鉴!妾身真的是在为世子妃着想,世子妃是以后的王府主母,以后是要掌管府中中馈的,妾身怎敢欺瞒!”

    秦侧妃惯会伏小做低,又一向能言善辩,否则也不会在不被殷太后所喜的情况下稳稳的握着王府中馈多年。

    殷太后眯着眼睛看着秦侧妃,她最讨厌的就是这个心机深沉的女子,若不是她有意勾引,锦安王府怎么会嫡庶不分,那么澈儿便会是王府的嫡长子,哪里还会有这么多的事情!

    可是这个女人做事滴水不漏,平日里也甚是谨慎,让她挑不出一点错处。

    正当屋内焦灼之时,只听有小宫女进来传报,说是左都御史家的曹少夫人求见。

    这位曹少夫人就是锦安王府的三小姐冷清芙,她婆家的身份虽然不够面见太后,但是她毕竟是王府的小姐,与冷清薇一样都是要先来见过殷太后的。

    云曦轻轻挑唇,她端坐身子,抬眸向门口望去,嘴角的弧度越来越盛,最终绽放若洛阳牡丹,雍容尊华。

    这位三小姐还真是东风啊,来的时机真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冷清芙梳着妇人的发髻,虽然她已经嫁人生子,但是相貌依然美艳。

    她穿着一件桃色的长裙,裙上是用金线绣的大片牡丹,很是艳丽夺目。

    冷清芙偏爱鲜艳的色彩,最喜欢金光闪闪的发饰,所以她头上的发钗步摇都是金镶宝石的,整个人闪闪发光,刺眼的很。

    殷太后嫌恶的别开了头,冷清芙恭恭敬敬的行了礼,殷太后正想挥手赶走她,却是只听冷清落“咦”了一声。

    “二嫂嫂,你看曹少夫人头上的发钗像不像皇祖母送你的那支?”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