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三十八章 宫宴始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三十八章 宫宴始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今日是冷凌澈最后的一个休沐之日,明日就是宫宴了,宫宴之后冷凌澈便要每日上朝,而云曦也会彻底忙碌起来。

    所以今日两人都过得甚是安逸,用过早膳后,两人便饮茶闲聊,被迫的听喜华讲着自己听到的八卦。

    “世子妃,奴婢前两日去大厨房,大厨房有一个小侍女叫翠儿,长的挺好看的,她家……”

    喜华叭叭的说了一通,甚至将人家翠儿嫂子家有几个人都打探到了。

    对于这点云曦一向很佩服,不管是在夏宫还是在王府,喜华总是能很快的适应环境,迅速与周围打成一片。

    至于她是如何知道那么多的消息的,就算是云曦也百思不得其解,毕竟可以让人自愿说出自己的私事,这也算是一种能力。

    除了碧珠在认真的听着,冷凌澈和云曦早就开始对弈了,对于喜华的话也都是有一下没一下的应着。

    “然后呢,这翠儿有什么故事吗?”云曦落下一子,漫不经心的问道。

    “世子妃你可真逗,一个小丫鬟有什么故事啊!”喜华略带嘲笑的说道。

    云曦:“……”

    她讲了那么久翠儿的事,换做是谁都会以为翠儿很重要吧!

    “翠儿的姐姐红儿是三小姐的陪嫁侍女,虽然不是大丫头,但也在身边伺候着。

    三小姐嫁的是御史台左都御史的小儿子曹霁,其实这桩婚事已经很好了,听着也很风光。

    但是这御史台虽然听着好听,可油水少啊,曹御史家又都不喜欢奢靡,给他们的月银也不算多,所以呀……”

    喜华故意卖了一个关子,可是看冷凌澈和云曦谁也不理会她,只有碧珠一直眼巴巴的看着她,等着她的下文,喜华便只好继续说道:“所以呢三小姐就会经常回王府,每次都要拿走不少的东西。

    而且听翠儿说,三小姐今日还要回府呢,因为明日是宫宴,她肯定会来从欧阳侧妃要好东西!”

    一子落下,云曦抬眸瞄了喜华一眼,那双墨眸看得喜华不由心虚,“所以,你用什么换到这些消息的呢?”

    喜华有些心虚,眼神躲闪,“没……没用什么呀!”

    云曦不语,只抬眸看着喜华,喜华低着头,看着脚尖嘟囔道:“真的没什么,我只是说世子给你描眉挽发,还亲自下厨给你做饭……”

    在云曦发怒之前,喜华又连忙说道:“想得到消息总是要有所付出的啊,奴婢是有分寸的,自然不会乱说话!

    这些事她们爱听,又对世子和世子妃没什么影响,还会让别人都知道世子看重世子妃,不是两全其美吗?您说呢,世子?”

    冷凌澈落下一子,棋盘胜负已分,他抬头看着喜华,嘴角轻挑,温润笑道:“不错!”

    云曦无奈的看了冷凌澈一眼,叹气说道:“这个丫头不能惯着,否则只会得寸进尺!”

    “不会不会!奴婢可有分寸啦!”喜华拍着胸脯保证道,云曦却是一句不信。

    看着碧珠一脸受教的模样,云曦无奈扶额,或许让喜华带碧珠真是个错误!

    云曦正想让喜华离开,他们也好享受一下最后的安宁时光,却是突然听到一道惊慌失措,有些尖锐的女声,“世子妃!”

    那声音满是慌乱,语气轻颤,仿若是在面对着生死大事,云曦的手抖了抖,只因为这声音的主人是安华。

    若是喜华大声尖叫,云曦一点都不会在意,可是能让安华这般慌张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安华的叫声也惊到了正想来找冷凌澈的玄商,他只感觉到有一阵风从自己的身边飘过,快到让人都看不清那人的长相。

    “世子妃!不好了!出事了!”

    听到安华的声音,玄商眉头一蹙,立刻抬步跟了上去,王府到底出了什么事?

    安华走的有些急,累的气喘吁吁,说话都上气不接下气的,喜华连忙轻抚着安华的后背,关切的问道:“安华姐,到底出了什么事?”

    “世子妃……您的嫁妆丢了!”安华喘着粗气,勉强将话说匀。

    “什么?”

    屋内众人闻后都不由惊诧,便是冷凌澈都挑了挑眉,玄商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都丢了?”

    安华仍旧喘着粗气,她一边抚着自己的胸口,一边摆手说道:“没……没全丢!丢了一对龙凤金镶红宝石的镯子,一支赤金累丝蝴蝶簪,一条蟠纹足金项圈,还有一千两银子和十个金元宝!”

    众人收回了眼中的震惊之色,冷凌澈神色淡然的收着棋子,玄商咂咂嘴,开口问道:“世子妃的嫁妆一共有二百五十六抬,你是怎么看出丢了这些东西的?”

    安华看了玄商一眼,终于将气喘匀了,“那有什么难的,那些嫁妆和宫里的赏赐我都已经熟记在心,就是丢一个铜板我也知道!”

    这时青玉也匆匆赶了回来,今日安华带着青玉去了库房,想必安华是一路跑回来,才落下青玉这么多。

    青玉也是香汗淋漓,她眼神略有佩服的看了安华一眼,才转身与云曦说道:“世子妃,安华姐今日带着奴婢一起去库房清点您的嫁妆。

    不但少了几样首饰,便是装金银的箱子里也有人在底下偷偷拿了钱,又用木块塞上,而且还是在每个箱子里只偷两锭,若不是安华姐心细,根本就看不出来!”

    玄商的脸上讶色更重,他一直管着冷凌澈的银钱,最擅长赚钱和省钱,可若说让他在一堆财物中找出丢失了的,那他真是做不到!

    更何况那些银锭和金元宝都是整整齐齐码成一摞的,谁会想到层层检查?

    玄商眼中的震惊渐渐转变为赞赏,竟是有如此精明的女人,真是厉害!

    “那二百八十六抬嫁妆都是我分门别类重新装好的,每个箱子里面有什么我都一清二楚!

    至于那些银子和金子,若是有人偷盗自然不会傻到在第一层拿,肯定会从下面抠出来,我每日检查都会去看一遍!

    虽然这几样首饰都不是世子妃喜欢的,但是也不能随意丢了呀!”

    那些嫁妆安华是按照云曦的喜好整理的,为的便是以后抬回芙蓉阁时能更快的找出云曦喜欢的东西。

    那些首饰被堆在了最后,而且还被压在了其他的箱子底下,或许偷盗的人觉得这样很隐秘,不会被人发现,只可惜他断想不到安华会细心至此!

    “你连世子妃不喜欢的东西都记得这么清楚?”玄商闻后更是惊讶,这简直可以算是过目不忘了!

    “就算不喜欢也是世子妃的东西啊!以后赏人或是融了金子重新打造都是可以的,就算是一文钱也不能不明不白的丢了!”

    丢的那些东西云曦虽然不喜欢,但也都是好东西,安华现在只觉得心口在流血,若是找不回来她真是会心疼而死!

    “你上一次去库房是什么时候?”云曦开口问道,微微蹙眉。

    “三日前!”安华肯定的说道。

    “三日前……”云曦喃喃自语道,三日前正是他们教训冷凌墨的日子,那天……

    云曦突然灵光一闪,转身看向了喜华,嘴角轻轻扬起的笑容让喜华兀自打了一个哆嗦。

    “世子妃,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做,我们绝不能白白吃这个亏!”安华咬牙启齿的说道,安华不是那种小性子的人。

    可在钱财上,偷她一文钱比骂她一句更让安华难以接受!

    “我们自然不能吃亏,你放心,我不但会让他们将偷出来的东西吐出来,还会让他们付出应得的代价,咱们只需要……”

    云曦说完,众人都用一种可怕的眼神看着云曦,只有冷凌澈淡淡笑着,一脸的具有荣焉。

    玄商抽了抽嘴角,看了看云曦,又看看了冷凌澈,心里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果然,越是阴损的人,模样长的越俊,这两人还真是天生一对!

    安华听完之后,怔了怔,随即就拍手笑道:“这个主意好!奴婢这就去做!”

    安华的行动力一向很强,玄商看着安华快到要消失的身影,开口道:“属下跟上去看看!”

    冷凌澈瞥了玄商一眼,伸手为云曦斟了一杯茶,两人捧着茶杯,一片岁月安好。

    冷凌澈抿了一口茶,若有所思的说道:“若是玄商和安华在一起,两人的日子一定会过得很有意思……”

    众人都点了点头,两个守财奴凑在一起,两人最后会不会活活饿死?

    ……

    宫宴当日!

    云曦穿上了紫色束腰广袖垂绦世子妃宫装,宽广的衣袖上用金线绣着牡丹花纹,尊贵无双,风华绝代。

    轻拢慢捻的发髻上插着牡丹纯金步摇,脚上穿着一双紫色云纹绣鞋,般般入画举世无双。

    云曦照着水晶镜,看着镜中的自己,满意一笑,她果然还是习惯这个样子。

    虽然她也喜欢粉嫩的颜色,可是这么多年她已经习惯做高高在上的长公主了,若是突然让她变成一个柔弱的小女子,一时还真不适应!

    冷凌澈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云曦,云曦转过身来歪头问道:“怎么了?”

    冷凌澈抬手扶额,语气略带无奈,“虽然不想承认,但你果然更适合紫色!”

    冷凌澈因为之前见过云曦的寝殿,知道她很喜欢浅淡粉嫩的颜色,所以为她做的衣裙也都是很柔美的色彩。

    云曦穿白色,清丽宛若仙姝;穿碧色,温婉仿若青莲;穿蓝色,则好似广寒仙子,缥缈绝尘。

    可是最衬云曦的还是正紫色,只有这高贵清冷的紫色才更能衬托出云曦的尊华和雍容。

    云曦莞尔一笑,巧笑说道:“云曦没有夫君的姿色,自然不像夫君什么颜色都衬得起!”

    冷凌澈起身走到云曦身边,单手揽过云曦的腰身,居高临下的将唇压在云曦的唇瓣上,还不忘用柔软的舌轻轻扫过,“曦儿的嘴唇果然甜,怪不得出口的话都那么悦耳……”

    云曦瞪了他一眼,这人果然可以用各种无耻的借口占她的便宜!

    今日宫宴,王府众人自是都要一同前行,众人都已经在门前聚齐,就只等着冷凌澈和云曦了。

    欧阳侧妃一看到云曦两人,便阴阳怪气的说道:“世子和世子妃的架子还真是大,居然还要让王爷等着!”

    其实两人本是在禁闭中,只因殷太后的一纸令下,让锦安王之前的命令都变成了空话。

    看着冷凌澈和云曦两人漫步而来的模样,那样子就像是在与他示威一样,锦安王冷了脸色,冷哼一声,抬步径自迈上了马车。

    云曦抬眼看了欧阳侧妃一眼,但看她衣着光鲜,便笑着说道:“四弟受了伤,云曦以为欧阳侧妃今日定要留下照顾着呢,不过今日看来欧阳侧妃兴致很是不错……”

    “你!”欧阳侧妃只恨这云曦牙尖嘴利,每次与她说话都讨不得半点便宜!

    冷凌澈扶着云曦踏上了马车,云曦侧身看着欧阳侧妃,嘴角凝笑的说道:“宫宴不得晚到,欧阳侧妃还是快着点吧!”

    云曦说完便走进了马车,冷凌澈也仿若未闻的抬步跟进,秦侧妃和冷清薇两人一句未说,相继上了马车,只剩下欧阳侧妃一人在地上跳脚。

    锦安王侧头瞪了欧阳侧妃一眼,沉声叱道“还不快点!”

    欧阳侧妃咬着嘴唇,虽然一肚子委屈但还是抬步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行至楚宫,锦安王府的车驾众人自是都要避让,更何况锦安王就骑马走在最前面,那张阴沉的脸谁都不敢抬眼看。

    车驾一路顺利的行到了楚宫,一见到锦安王,宫门前候着的所有大臣家眷都无不行礼。

    但是锦安王傲慢惯了,连眼神都懒得浪费,直接迈进了宫中。

    除了受伤的冷凌墨,就只有冷清蓉和冷凌逸未来,他们是夫人所生,虽然都是庶子庶女,但地位亦是相差颇多。

    锦安王带着冷凌澈和冷凌弘先去与拜见楚帝,秦侧妃则带着女眷去给殷太后行礼。

    秦侧妃抿了抿唇,衣袖下的手不由紧握,其实她最不愿意参加宫宴,在王府的时候所有人都敬畏她,她就是王府正经的主子。

    可是每次进宫拜见殷太后,她得到的都是侮辱和鄙夷,即便她曾经暗示过锦安王,可锦安王也只说让她多担待殷太后。

    秦侧妃知道他们母子感情甚笃,也不敢多说什么,唯恐惹得锦安王不快。

    秦侧妃抬头看着视线前方的德彰宫,缓缓垂下了眼眸,但愿今日不要再生事端了……

    ……

    殷太后坐在德彰宫的主位上,皇后、淑妃、湘妃依次坐下殷太后两侧。

    秦侧妃和欧阳侧妃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与云曦和严映秋。

    云曦见严映秋的脸色有些白,便小声问道:“大嫂,你怎么了?可是不舒服?”

    严映秋摇了摇头,看着越来越近的德彰宫,严映秋侧首与云曦说道:“没有!我只是很害怕太后!”

    云曦心下了然,殷太后和锦安王都是那种长得十分威严冷厉的,特别是那双凤眸更是会看得人心惊。

    “没事的,太后其实很温和的,大嫂这么娴静,太后心里定是喜欢你的!”

    严映秋扬唇笑笑,只是笑意十分勉强,显然云曦的劝慰并没有用处。

    一行人很快就进了德彰宫,屋内的气氛十分冷肃,每个人都正襟危坐,一时间很是压抑。

    秦侧妃带领众人跪拜殷太后,秦侧妃将头深深埋下,礼数周全端正,挑不出一点错处。

    众人只觉得如芒在背,虽然她们看不见,但却能感觉到殷太后那狠厉冰冷的眼神在她们身上划过。

    这一刻的时间仿若静止了一般,一瞬的时间都过得无比漫长,最后殷太后终于开了口,却只听她说道:“云曦,你过来坐!”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