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三十七章 公子善厨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三十七章 公子善厨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一个人窝在屋子里看书,懒得再去理会冷凌澈,不知不觉书已经翻了一半,云曦才将书合上,向外张望着,他是不是去的有些久了?

    他既然饿了唤人准备饭菜就好,怎么一去不回了呢?

    云曦心中狐疑,正准备出去看看,却在门口看见了那抹白色身影,便立刻窝回小榻上,继续翻着手中的书。

    待冷凌澈迈进屋内,云曦仍是恍然未察,却是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菜香。

    云曦抬眸一看,只见冷凌澈的手里端着托盘,上面摆着几样菜,有麻辣豆腐、有水煮鱼,看着上面那满满一层的红色辣椒,让人只觉得食欲大开。

    云曦放下了手里的书,有些惊喜的看着托盘上的菜,“可是小厨房做的?”

    “嗯!过来尝尝!”冷凌澈摆好了碗筷,递给云曦一双筷子,示意她快些尝尝。

    冷凌澈和云曦平日里吃的都是大厨房分过来的饭菜,虽然楚国的口味很重,但是并不喜辣。

    也或许是因为锦安王不喜欢吃辣,毕竟每个府中的饭菜都要依照主人的口味来。

    云曦刚才并不觉得饿,可是看着那水煮鱼上满满的一层辣椒便觉得腹中空空,食欲大开。

    云曦夹了一块鱼肉放入了口中,那种麻辣酥麻的感觉流过唇齿之间,让云曦忍不住赞叹出声,“小厨房的厨娘手艺竟然如此之好,与我们在夏国吃的那间饭馆竟是相差无几!”

    云曦吃得十分欢喜,喜华却是看不下去了,打抱不平的说道:“世子妃,这些菜可都是世子辛辛苦苦做的!”

    “是你?”云曦诧异的看着冷凌澈,不可置信的惊诧问道。

    “你喜欢就好,不管是谁做的,为的都是让你喜欢……”冷凌澈又为云曦夹了一块嫩滑的豆腐,柔声道:“再试试这个!”

    云曦却是没有吃,而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冷凌澈,看着桌上这几道虽是不多,却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比最初知道冷凌澈是扶君时还要震惊。

    “这真的是你做的?”

    冷凌澈眨了眨眼睛,云曦仿佛第一天认识冷凌澈一般,她如何也想不出冷凌澈手持菜刀、锅铲的模样,她有些后悔,她应该早些出去找冷凌澈,这样就能看到他在厨房时的模样了!

    喜华感叹道:“世子妃,你刚才是没看到啊,奴婢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做菜像作画似的!

    天哪,那场面也太美了!直到现在想起来,奴婢还觉得跟做梦似的,油盐酱醋就是世子手中的各色彩墨,而您面前的这些菜就是世子的作品……”

    喜华一脸崇拜的说道,却反是说的云曦更加好奇,心里就像有一条小虫似的,让云曦的心里痒痒的。

    “你真的与那对夫妻学了菜的秘方?”云曦之前并没有放在心里,也只以为冷凌澈即便学了也是交代别人来做,却没想到他会亲力亲为!

    “为夫说过我手艺很好的,看来曦儿并不信任我啊……”冷凌澈语气微有幽怨,云曦不自然的回避了眼神,将嫩滑的豆腐吃入口中。

    哪怕冷凌澈说他要覆灭天下,云曦也绝对不会有半分的怀疑,可她真的想不出冷凌澈居然会做菜!

    冷凌澈那一身白衣依然不染尘埃,身上也还是那种如兰的清香,这便更是诡异了!

    厨房里油烟味道甚浓,就算不会弄脏了衣衫,但总是会不可避免的沾染味道,难道他还能屏蔽油烟味不成?

    云曦心中思绪万千,但却一点没有影响她吃东西的速度,喜华也知道云曦喜欢吃辣的,但是为了云泽,云曦早就戒掉了。

    看着那被云曦吃的只剩三分之一的鱼肉,还有另两盘已经不见一半的菜食,喜华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轻咳一声,小声说道:“世子妃,你吃的太多了些吧!”

    云曦刚才一直在想事情,并未注意,此时一看餐桌上的几道菜已经如风卷残云一般,而冷凌澈只吃了两口菜,用了小半碗的饭,剩下的东西全都进了自己的肚子。

    云曦的脸颊微微泛红,她也没想到一不留神,她竟是吃了这么多。

    看着云曦那羞涩的模样,冷凌澈伸出筷子,仔细的为云曦挑着鱼刺,又将几大块鱼肉放在了云曦面前的小碟子上,“曦儿可以尽管吃,为夫还是养得起的!

    最惨的情况就是为夫可以开一家餐馆,总归是不会让曦儿饿到肚子的……”

    喜华捂嘴一乐,只觉得世子两人实在是让人意外,一个飘逸若云,一个清冷如月,腻歪起来却像是裹了蜜沾了糖,真是要甜死人啊!

    待两人吃好,喜华和碧珠将桌子收拾干净,云曦正喝着清茶,冷凌澈的双眸含满了笑意,宠溺的开口问道:“吃饱了吗?”

    云曦点点头,冷凌澈笑着拿下云曦手中的茶杯,嘴角微扬,“既是吃饱了,那便来干活吧……”

    “什么活?”

    冷凌澈眼中的笑意很深,有他独有的温润淡雅,还有着别人未见过的撩人魅惑,他拉起云曦的手,在云曦迷离至极,邪魅一笑:“自然是夫妻之间,床笫之上的力气活……”

    云曦:“……”

    果然!

    事情还是发展到了这一步!

    不管中间的过程是什么样的,最后的结局都是不可避免的!

    云曦心中暗叹,她一定是上当了,这哪是天下第一公子,分明是天下第一色魔,她后悔了,想退货可不可以?

    ……

    太子归城,百官在金陵城外列队而迎,因为冷凌衍这次是替楚帝犒劳三军,所以冷凌衍归回楚帝自是重视。

    亲率百官的是锦安王府的长子冷凌弘,冷凌弘与冷凌澈年岁相仿,样貌虽远不如冷凌澈,但是冷凌弘成熟稳重,有文人之儒雅亦有武人之爽朗。

    众人都不由打探这位王府庶长子,虽然冷凌澈现在贵为世子,但是冷凌弘身后有宁平侯府,王府的中馈又都在秦侧妃手中,只怕还是胜负难料啊!

    冷凌衍身穿赤金战甲,比起那日多了一分皇室的尊贵和威严,他骑在高大的骏马之上,俯视众人的眼神是上位者独有的凉薄和骄傲。

    冷凌弘率百官跪拜,冷凌衍的目光冷冷的在众人身上划过,最后才定格在冷凌弘的身上。

    冷凌衍翻身下马,伸手扶起了冷凌弘,冷凌弘跪拜颔首道:“臣奉陛下之命恭迎太子殿下归回金陵!”

    “有劳众位!”冷凌衍搀扶起冷凌弘,又抬手命众人平身,态度有礼却又不减尊贵傲气。

    “今日怎么没看见凌澈呢?”冷凌衍开口问道,他巡视了一圈都没有见到冷凌澈的身影,觉得有些意外。

    他本以为今日一定会在这看到冷凌澈,毕竟冷凌澈现在是锦安王世子,他率百官前来才是理所应当。

    他和冷凌澈年岁相仿,他幼年便机敏好学,很得楚帝喜欢,五岁时便被封为太子,地位自是要比冷凌澈尊贵的多。

    可是他却一直活在冷凌澈的阴影下,冷凌澈自小就长的好,人人都说冷凌澈的容貌是万众无一的。

    他并不在意此事,男子的相貌并不重要,可是冷凌澈四岁便熟读四书五经,五岁可提笔作诗,六岁可论国策,七岁文章惊艳朝堂,他的光芒完全压下了他这个太子,所有人都在夸赞冷凌澈,仿佛他才是整个楚国的希望。

    可明明他冷凌衍才是楚国的太子,他才应该是楚国最夺目的存在,可是冷凌澈永远要压他一头。

    他背书要比自己快,写的诗也要比自己好,就连射箭也要比自己准,他讨厌这样的冷凌澈,更讨厌这样的自己。

    可是父皇与他说,君王不需要比自己的臣子强,因为无论多厉害的人才都是要为天子所用,那时他便用这个借口安慰自己,让自己那不甘的心得以虚假的安宁。

    可是直到那南国使臣一句的“君临之势”让他再也无力欺骗自己,他对冷凌澈的嫉妒变成了忌惮。

    可好在此时左丞相府犯了大错,冷凌澈的外家满门抄斩,而冷凌澈也被锦安王厌弃送去夏国做了质子。

    十年的时间让他淡忘了曾经活在冷凌澈光芒之下的不甘和怨恨,他是楚国太子,是天纵之才,是所有人仰望的对象。

    可是,冷凌澈竟然回来了,那种压抑的记忆重新席卷而来,光芒万丈的冷凌澈却是他挥之不散的噩梦。

    他本想着能在今日看到冷凌澈跪拜在他脚下的场景,在两人阔别十年的第一次相见给冷凌澈一个屈辱的下马威,可是今日竟是没有他?

    冷凌弘脸色略显尴尬,他压低了声音,轻声说道:“二弟他犯了些错……”

    冷凌衍挑眉,有些不可置信,那个聪慧的冷凌澈会轻易犯错?

    看着冷凌衍探究的目光,冷凌弘只好继续开口说道:“二弟和四弟之间有些不愉快,二弟将四弟给打了……”

    “他会打人?”

    在冷凌衍的记忆中,他喜欢穿素色的衣裳,虽然总是面带点点笑意,眼中却总显疏离,仿佛对谁都不放在心上,这样的冷凌澈会冲动的与人动手?

    “不是……二弟是让身边的侍卫动手做的,四弟被打断了双臂,父王一时气怒便将二弟禁足了……”这种事毕竟算是丑闻,冷凌弘也觉得面上无光。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冷凌衍还是觉得难以相信,难道十年足以让一个人改变性格?

    “这……这些微臣也不清楚……”冷凌弘虽然略有耳闻,但这件事毕竟与云曦有关,涉及王府女眷,这些话不得乱说。

    冷凌衍扫了冷凌弘一眼,知道从冷凌弘嘴里也套不出什么,他若想知道以后问别人就好。

    想到此处冷凌衍收回了视线抬步离开,既然冷凌澈回来了,他便要好好会会他。

    毕竟这十年他没有一日松懈,每一日他都勤勉好学,楚帝和楚国大臣都赞他有储君风范,实则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只是不想输给冷凌澈!

    如今便来看看他们两个到底谁才是楚国的天纵之才!

    冷凌衍与冷凌弘虽为堂亲,但毕竟他们身后是两种不同的势力,是以冷凌衍对冷凌弘甚是冷淡。

    “别理会他,不就是代替父皇犒劳三军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冷凌洵走到冷凌弘身边,不屑的轻声道。

    二皇子冷凌洵虽不若冷凌衍那般出众,但是他身后的势力不容小觑,冷凌洵又是个笑面皇子很会说话,楚帝也很喜欢他。

    冷凌洵对冷凌衍和冷凌澈都是一样的不喜,不过想到他们即将要针锋相对,心里一时又十分的期待。

    冷凌弘未语,冷凌衍归回之后,只怕这金陵就更是乱了!

    冷凌衍回了太子府,蓝玉柳带着府中众人在二门守着,一看见冷凌衍归来,众人都露出了欢喜的笑容。

    冷凌衍不好女色,府内不过蓝玉柳和两名侧妃,冷凌衍与她们说了几句话便转身去了书房。

    蓝玉柳神色复杂,有那种难以掩饰的骄傲自豪,也有一丝淡淡的忧戚。

    她的男人是楚国最好的男儿,他却从未骄纵过,每日的精力都放在了读书习武上,冷凌衍这般上进勤勉她自是感到欣慰骄傲。

    可是,他的心里装的都是天下之事,却从未放过一丝的儿女私情,哪怕是对她这个结发妻子,有的也只是敬重。

    甚至在两人恩爱之事上,他的眼神也是那般的清明,这样的他又让蓝玉柳有些伤感,毕竟哪个女子不希望有一个体贴温柔的丈夫呢?

    看着冷凌衍消失的背影,蓝玉柳也转身离开,只要能陪在他身边,只要能看着他得偿所愿,即便这样她也甘之如饴。

    ……

    太子府的书房里,冷凌衍正在翻阅太子幕僚为他记录的各项事宜,他离开金陵已有几月,他要确保自己知道金陵所有的事情,不能有任何的遗漏!

    正在此时突然有一道身影迈进了书房,冷凌衍蹙眉抬头,只略略抿了抿唇角。

    “皇兄你终于回来了!”来人正是五皇子冷凌淮,冷凌淮的相貌略微阴鸷,远不如冷凌衍俊美。

    他的眼底还有些青色的痕迹,一看便是肆意纵欲之人,他的眉宇间都是戾气,更是折损了他的外在。

    “进来也不知道通报?”冷凌衍蹙眉斥责道,冷凌淮却并不在意,只笑着赔罪。

    冷凌衍和冷凌淮是一母所生,都是皇后所出,关系自是亲近,可冷凌淮却是恶名在外,人人谈之色变。

    与殷钰的纨绔不同,冷凌淮性格恶劣,欺男霸女之事都不值一提,他手下无辜屈死之人数都数不过来,每次都是冷凌衍为他遮掩。

    “皇兄,你总算回来了,我早就看那个冷凌澈不顺眼了,母后却是不让我妄动,不过一个小白脸动了又能怎么样?

    还有,这个小白脸还真是娶了个极其漂亮的女人,听闻那简直是倾城之姿,甚至比起若表妹也不差上半点。”

    “你看到了?”冷凌衍莫不在意的开口,若不是事关冷凌澈,他一句话都不会多问。

    “没有!但是外面人都那么说,冷凌澈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有什么资格娶那么漂亮的女人?

    皇兄可想好如何收拾冷凌澈了?我一定会全力配合的!”

    看着冷凌淮那不怀好意的嘴脸,冷凌衍只觉无力,冷冷警告道:“你不要胡来,事情都是要一点点做的,你在外面胡闹也就罢了,你若是敢拖我的后腿,我绝不会饶了你!”

    冷凌淮耸了耸肩,面上应和着,心里却很是不忿,皇兄和母后都太过小心翼翼了,就让他先来会一会这冷凌澈,好好的羞辱他一番!

    皇兄一向不喜欢冷凌澈,这次就算他给皇兄的贺礼吧!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