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三十六章 撩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三十六章 撩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冷凌澈纵容手下打伤冷凌墨一事迅速传遍了金陵,锦安王震怒不但将整个书房都砸了,更是将冷凌澈和云曦彻底禁足。

    众人议论纷纷,就连御史都纷纷上奏弹劾,只言冷凌澈不友爱兄弟,甚至还有言辞激烈者上奏冷凌澈愧为世子之位,应该废嫡立贤。

    但是王府世子与国之储君一样重要,岂是说废就废的,夏帝见锦安王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了,他这位王弟最好面子,若是这些御史再说下去,只怕他就要拍案而起了。

    “好了!朕都知道了,这件事的确是世子不对。但这件事也是王府家事,锦安王定会严加管教的!”楚帝出来打圆场,众人也都知道多说无益,便不再多语。

    “陛下放心,臣弟一定会严加管教这逆子的!”锦安王仍旧脸色阴沉,声音喑哑的说道。

    “朕本还打算让澈儿带百官去迎接太子归回……”

    锦安王冷声打断道:“陛下抬爱,那逆子哪有这份尊荣,目无尊长,苛待手足,他有什么资格带百官前去!”

    顿了顿,锦安王看了看身边安静站立的冷凌弘,便躬身说道:“陛下,凌弘性情稳重,又是臣弟长子,此事可交给他来做!”

    冷凌弘有些惊讶,楚帝转了转眼睛,挑唇一笑,开口道:“也好!凌弘成熟稳重,就让他去吧!”

    冷凌弘领旨谢恩,众人无事可禀,楚帝便退朝离开了。

    众人纷纷上前恭贺冷凌弘,冷凌弘笑着应和着众人,锦安王冷哼一声,黑着一张脸拂袖离开。

    回到寝殿,楚帝无奈笑道:“冷奕还是这么偏心,在他心里果然还是最喜欢凌弘!”

    韦喜德为楚帝倒了一杯茶,恭敬的双手呈给夏帝,声音略微尖锐的说道:“没想到世子那般温和的性子竟是也会做这样的事,倒是可惜了出城迎接太子的这份荣耀!”

    韦喜德别有深意的说道,用那双狭长的眼睛偷偷的瞄着楚帝,楚帝却是没有多想,反而摇头说道:“果然都是年轻人,为情冲动虽是鲁莽了些,但也是情有可原……”

    夏帝略感欣慰,他不恼冷凌澈胡闹,反而会担心他过于优秀,其实他做这个世子也好,毕竟他身后没有母族势力,与朝中的联系也不深。

    不论是冷凌弘还是冷凌墨,他们背后的关系都错综复杂,谁也不适合当这个世子,至少现在还不行!

    更何况他最近也听闻了不少锦安王府的事,那位长公主是个狠角色,就连一向脾气暴躁的锦安王都对她毫无办法。

    唯一出乎他预料的就是,没想到冷凌澈会这么快就痴迷上云曦,甚至为了她还敢忤逆锦安王。

    不过随即一想,那云曦长得的确是天人之姿,能得冷凌澈如此喜欢也没有什么意外的,毕竟哪个男人不贪恋美色呢!

    看着楚帝龙心甚悦的模样,韦喜德垂首站在一边,他微微敛眉垂头,那细长的眼睛里泛着精明的寒光。

    这件事真的有那么简单吗?

    为何他觉得这位冷世子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呢?

    秦侧妃听闻锦安王将恭迎太子的事情交给了冷凌弘时,脸上是难掩的欣喜,这可是一份尊荣,也会成为冷凌弘竞争世子之位的一大助力!

    冷清薇笑着说道:“父王最疼大哥了,从小便将大哥带在身边教导,这点便是二哥也比不上!”

    冷凌弘能得锦安王如此爱惜,心里自然也高兴,可是随即又面露忧色,叹气道:“这本应是二弟的差事,我却是捡了一个便宜。”

    “话不能这么说,是他自己犯了错,这可怨不得旁人!”秦侧妃笑着说道,一想到冷凌弘会在百官之前露脸便觉得十分欣慰。

    冷凌弘虽是开心自己得了差事,却是也没有幸灾乐祸,他是想要这个世子之位,他曾经以为世子会是他和冷凌墨其中的一人,却没想到离开十年的冷凌澈竟回来了!

    他的心里是不好受,也不甘心,男儿都想建功立业,更何况他是长子,又一直被父王带在身边教养,也希望能继承父王的衣钵,成为守卫楚国的锦安王!

    可是他心里却又希望他所有的弟妹都能平安,若是他当了世子,他绝不会伤害任何一人,他想要的是尊荣,却不是自己兄弟姐妹的性命!

    冷凌弘离开后,秦侧妃才摇头叹息道:“你大哥总有些妇人之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个毛病!”

    “母妃,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父王才喜欢大哥呢,四哥的确够狠,可是父王只会对他越来越失望!”冷清薇开口劝道,她觉得冷凌弘的良善,严映秋的纯真都挺好的。

    人若是没有了人性,又与野兽有何区别?

    秦侧妃点了点头,她也不希望冷凌弘冷心冷肺,她只是担心他的善意会成为致命的弱点!

    “母妃,芙蓉阁最近动静很大,可要敲打敲打?”云曦一下子就给了所有人一个巴掌,若是放任她这样,以后只怕还会变本加厉。

    “不必管她!恨她的人大有人在,咱们何必趟这趟浑水呢?”秦侧妃抿嘴一乐,看着冷清薇淡笑说道。

    冷清薇瞬间了然,点头笑道:“母妃说的是,那位只怕定坐不住了!”

    母女两人不再多语,两人笑着饮茶,一派和乐之景。

    冷凌澈和云曦被人禁足,不管别人是幸灾乐祸还是冷眼旁观,而芙蓉阁中的两人却过得甚是舒坦。

    反正也不出门,两人的穿着都很是随意,冷凌澈饶有兴致的要为云曦挽发,他每日看喜华挽发都很简单,可是当把那顺滑的长发握在手中时,他才觉得自己真是小看了喜华。

    最后摆弄了半天,冷凌澈只得用一支白玉簪将云曦的乌发松松挽成了一个发髻,看着水晶镜中云曦促狭的笑意,冷凌澈浅笑吟道:“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曦儿的风姿无需多加点缀,这样便刚刚好……”

    云曦忍不住笑出声来,没想到他还擅长一本正经的说谎,“主要是世子的手艺好,便是平淡无奇的脸也会美上几分……”

    “噗嗤”一声,屋内传来了笑声,冷凌澈和云曦两人顺势望去,只见是年纪最小的碧珠低头忍笑,喜华一直用胳臂捅她,提醒她注意点。

    这小丫头怎么比她还爱笑,而且还这么不分场合!

    云曦要培养自己的心腹,便让安华带着青玉,喜华带着碧珠,看看她们是否能为她所用。

    至于那个青绢,云曦没有冷落她,却也没有重用她的打算。

    “碧珠,你笑什么?”难得今日喜华都没笑,这个丫头却是笑个不停。

    待得时间长了,碧珠渐渐摸清了云曦两人的性格,世子本就是个宽和的,世子妃看起来性情冷,实则也从不与人为难,碧珠也不怕,只咧嘴笑道:“奴婢就是觉得世子和世子妃太有趣了!”

    冷凌澈和云曦相视一眼,又都望向了碧珠,碧珠不慌不忙的笑着说道:“世子想夸世子妃美,世子妃想夸世子厉害,却偏偏要绕这么一大圈,难道不是有趣吗?”

    两人相视无奈一笑,云曦摇头道:“你倒是个聪明的……”

    “谢世子妃夸赞!”碧珠笑着福身,却没看见喜华那鄙视的眼神。

    世子妃那哪是夸你啊,你这个傻孩子!

    “世子,世子妃,七公子求见!”

    两人都微微有些惊讶,云曦开口让人将冷凌逸请进来,两人一起走向了外间。

    冷凌逸手里提着一个食盒,走起路来感觉都有些吃力。

    “喜华,你们怎么也不帮七公子拿一下!”

    “奴婢是想帮啊,可是七公子不让啊!”喜华撇撇嘴,表示委屈。

    “没事没事,我一个人就可以!”冷凌逸说完费力的将食篮放在了桌上,小心翼翼的打开,只见里面装着几盘精致的点心。

    冷凌逸看这点心完好无损,才笑着说道:“二哥二嫂,这是我母亲做的,你们快吃吧!”

    便是睿智如冷凌澈也没有看出冷凌逸这是在做什么,冷凌逸小脸一苦,挠挠头说道:“我看父王将二哥二嫂禁足,怕你们饿着肚子,就央求母亲给你们做了点心……”

    云曦不由得失笑,开口说道:“我们只是被禁足,没有不让我们吃饭啊!”

    “是这样吗?可我之前被禁足都没人给我吃饭啊,饿的我可难受了!”冷凌逸睁着一双大眼睛,一脸的疑惑。

    “你也被禁足过?为什么?”云曦开口问道,或许是因为冷凌逸和云泽年岁相仿,所以她对冷凌逸会多了一些莫名的耐心。

    “我有一次弄脏了三姐姐的裙子,她说那裙子好贵,让我母亲赔,可是我们拿不出这么多银子,我便被关了禁闭,还饿了整整一天呢!”

    冷凌逸一想到之前的事情就觉得很怕,饿肚子的感觉太难受了,所以他一听冷凌澈他们被禁足,就赶紧拿来了点心。

    云曦的眸色深了一瞬,却仍旧温柔的笑着,“那父王没有帮你解围吗?”

    冷凌逸闻后撅了撅嘴,鼓捣着自己的手指说道:“父王不喜欢逸儿,最后是母亲去求秦侧妃,秦侧妃才答应放逸儿出来的!”

    冷凌逸的母亲是锦夫人,她曾经是王妃的贴身婢女,不但得了锦安王的宠幸,还得了一个儿子。

    甚至在王妃去世后,这锦夫人依然能安然的存于王府,若说一点本事都没有,云曦是不信的。

    云曦只扬唇笑了笑,看着冷凌逸那天真的笑脸,云曦轻声问道:“锦夫人和秦侧妃关系很好吗?”

    冷凌逸摇了摇头,眨着一双大眼睛,一字一顿答道:“我和母亲平时都不出门的,也没有人愿意和逸儿玩……”

    冷凌逸不过十岁,年纪相仿的也就只有六小姐冷清蓉,两人自是玩不到一处。

    冷凌逸长的十分漂亮,他长的一双圆润明亮的眼睛,鼻子、嘴巴无一不精致,现在便是穿上小裙子说他是女孩也断不会有人怀疑。

    云曦想起了云泽,云泽在宫内也没有玩伴,只有司明一人和他亲近,虽然云泽从来不说,可是她也知道云泽心里是孤单的。

    想到此处,云曦的眼神更加的温柔了起来,命喜华去泡一些果茶来,又拿出了喜华做的夏国独有的雪片糖给他吃。

    小孩子都喜欢吃甜食,冷凌逸没吃过雪片糖,一时自是开心的不行。

    云曦打量着那几盘点心,有芙蓉桂花糕、绿豆方糕、核桃酥,每一样都做的很精致,就连摆盘也很特别。

    每一盘的中间都摆着一块心形的糕点,云曦扫了两眼便看向了冷凌澈,冷凌澈也一样抬头看着云曦,两人相视一笑,静默不语。

    “二哥二嫂,你们笑什么呢?”冷凌逸一边吃着雪片糖,一边舔着手指,歪着头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锦夫人的糕点做的很精美!”云曦笑道,伸手为冷凌逸倒了一杯果茶。

    这果茶里面放着苹果、白梨、樱桃等新鲜水果,味道微酸,在夏日喝是最好不过的。

    冷凌逸捧着茶盏大口的喝了起来,味道酸酸的,正好可以中和雪片糖的甜腻,十分清爽可口。

    “我母亲的手艺是很好的,就连这摆盘也弄了许久,还嘱咐我千万不要弄乱了摆盘呢!”也正是因为如此冷凌逸才不肯假手于人,生怕弄乱了。

    云曦挑了挑眉,意味深长的一笑,却并未说什么,只与冷凌逸随意闲聊着。

    冷凌逸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很喜欢冷凌澈和云曦,只觉得他们比府中其他人都要好,从刚见到他们时就发自内心的想要亲近。

    可是想到母亲对他的嘱咐,他虽是不舍得离开,却也只好起身,依依不舍的与云曦两人请辞。

    云曦让喜华将剩下的雪片糖都给冷凌逸带走了,冷凌逸眨着一双大眼睛,眼汪汪的看着云曦,小声的嘟囔道:“以后逸儿还能来找二哥二嫂吗?”

    “当然可以,你若是喜欢你二哥,可以随时来!”

    “嗯!”得了云曦的应允,冷凌逸显得十分开心,即便冷凌澈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话,他也觉得他们应该是喜欢自己的!

    “七公子还挺可爱的……”看着冷凌逸的背影,云曦开口说道。

    冷凌澈神色淡淡,看不出好恶,只淡淡的“嗯”了一声。

    云曦将视线转移到那些精美的点心上,嘴角一扬,缓缓开口道:“中间为心意为”忠“,这锦夫人倒是还挺有趣的!”

    冷凌澈并未说话,只抬眸看了一眼,神色淡漠如初。

    云曦明白他心中的隔阂,这锦夫人毕竟是王妃身边的婢女,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当了锦安王的夫人总归是不好听的。

    锦安王妃去世十年,这冷凌逸正好十岁,那一年是冷凌澈最痛苦的一年,却是锦安王和锦夫人喜得贵子的一年,冷凌澈心里不舒服也在所难免……

    “你觉得这锦夫人可信否?”

    云曦开口问道,冷凌澈眼眸微动,漫不经心的说道:“人心易变,最是难测,可不可信并不重要……”

    云曦点点头,明白了冷凌澈的意思,就算她曾经是忠心的,可是十年过去了,那份初心有没有变动,谁又能说的准呢?

    “夫人可否饿了?”冷凌澈突兀的问了一句,听得云曦心中一惊。

    与冷凌澈待得久了,“饿”这个最普通的字眼都变的暧昧不清了,云曦立刻摇头,不给冷凌澈得逞的机会。

    冷凌澈见此无奈一笑,起身向外走去。

    “你去做什么?”

    云曦诧异问道,冷凌澈回头浅笑,启唇轻语,“虽然夫人秀色可餐,但是腹中饥饿还是要需要五谷杂粮……”

    云曦脸色微窘,冷凌澈笑意更深,眼神暧昧缠绵,“夫人之色,膳后可用!”

    云曦气凝,看着冷凌澈那一本正经说荤话的样子,只想骂一句“世子无良!”

    ------题外话------

    第二更……

    小冷越来越会撩了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