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三十五章 夫妻默契,唯在床笫之间尔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三十五章 夫妻默契,唯在床笫之间尔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没什么,不过是让玄宫打断了冷凌墨的双臂……”

    冷凌澈轻扬嘴角,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那双墨眸却闪过一抹云曦从未见过的戾气。

    云曦有一瞬的怔然,他脸上的表情永远都是温和儒雅的,即便面露伤感,也是俊美矜贵,可是刚才那一抹冷戾却让人心寒。

    那仿佛是藏在冷凌澈墨眸中的嗜血恶魔,若是有一日它冲破禁制,便会卷起腥风血雨,覆灭整个天下!

    云曦柳眉紧锁,她伸手抚摸着他的双眼,似乎想借此来抚平他眼中出现的裂痕,将刚才的狠戾挥散而去。

    冷凌澈抓住了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着她粉嫩的指尖,他眼中泛着脉脉情波,那是最暖的阳,最清的月,最亮的星。

    这一刻他还是那个如白芙蓉般干净的俊美公子,刚才的一瞬快的仿佛只是云曦的错觉。

    “怎么了?”他柔声问道,语气里的轻柔宠溺,足以让任何人沉沦其中。

    云曦摇了摇头,只伸手揽住了冷凌澈的脖颈,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要让玄宫去打他,这岂不是白白让人家拿咱们的错处吗?”

    这种冲动的事情,怎么也不像冷凌澈做出来的!

    “我没杀他,已是手下留情了……”冷凌澈环住云曦的腰,在她的耳边低声轻语道,仿佛只是夫妻间互诉情语。

    “可是我没有让他得逞啊,反而还得了不少好处呢!”这件事他们才是受益者,何必多此一举呢?

    “曦儿,我说过要护着你,所任何敢伤你的人,我都不会放过……”冷凌澈的声音依旧清淡,却是让云曦打了一个寒颤。

    冷凌澈如此对她,她感动珍惜,却也难免顾虑担忧,她不想让他因为自己而失了分寸,她想成为他的助力,而不是变数!

    “曦儿,你不必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我有分寸的,你先歇着,我马上回来……”

    冷凌澈在她的唇瓣上印上一吻,有些不舍的离开了她温暖的怀抱。

    云曦看着冷凌澈离开,心绪久久无法平静,他还有多少是她所不知道的?

    云曦只觉得,她不知道的那些事对他却是至关重要,甚至是影响了他一生的!

    想到他眼中的狠绝和弑杀,她只觉得有些害怕,不是害怕他会伤害自己,而是害怕那阴霾和黑暗会吞噬了他……

    她希望他此生无忧,就如那白芙蓉一般永远高洁清华,只沐浴在阳光月色下,不染半分尘埃……

    ……

    此时锦安王的书房中,欧阳侧妃坐在一旁嚎啕大哭,锦安王在屋内背手踱着步,越听越觉得心烦,怒声吼道:“派人去叫了没?那个逆子怎么还没来!”

    话音刚落,一抹雪白的衣摆便飘进屋内,仿若飞雪流霜,白的刺人眼目。

    “父王急着见我,可是有什么紧要的事?”声音淡若柳絮,不掺杂一丝感情,甚至让人有些听不真切。

    “什么事?世子,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啊?墨儿是你的亲弟弟啊,你怎么能将他的双手打断啊?”

    欧阳侧妃哭的伤心欲绝,冷凌墨挨了板子她已经很心疼了,可是如今竟是被冷凌澈打断了手臂,她恨不得杀了冷凌澈泄愤!

    “不是我做的……”

    冷凌澈淡漠的开口,锦安王蹙了一下眉,疑惑开口道:“不是你?”

    “是我让侍卫打的……”还是那般轻飘飘的语气,风过无痕,却是险些将锦安王气死。

    “逆子!你是想气死本王吗?你说,你为什么要派人打墨儿?”锦安王指着冷凌澈的鼻子便破口大骂道。

    冷凌澈毫不在意,便是眉都没蹙一下,欧阳侧妃那尖锐的哭声又上扬了一瞬,听得人耳朵疼。

    “这个问题有必要吗?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父王不是比我清楚吗?”冷凌澈开口说道,看着锦安王的眼神有冷淡还有嘲弄。

    “世子,你若是喜欢那个碧莲早些与世子妃说就好了,也不至于会发生今日的事情了!

    更何况那碧莲不过是一个婢女,世子竟是因为她而殴打兄弟,这简直是有违纲常!”欧阳侧妃将脏水一股脑泼向了冷凌澈,甚至将冷凌墨与碧莲的丑事也怪在了他的身上。

    “碧莲?是谁?”

    冷凌澈冷漠的开口,欧阳侧妃的哭声都降了一分,冷凌澈抬眼睨了欧阳侧妃一眼,嘴角忽的扬起,笑容深不可测,“至于侧妃说的纲常,倒是有必要谈论几句……”

    看着那深不见底却甚是清明的眸子,欧阳侧妃竟是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只小声的啜泣着。

    “事情真相如何,只怕父王不想再听一遍了,冷凌墨罪有应得,我没取他性命便已是宽恕。

    父王若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便管好你的儿女们,谁动云曦一分,我不在意屠他满门!”

    这个清风皓月般的男子,在这一刻如同乌云蔽月,狂风肆虐,之前的美好被瞬间席卷撕破,即便一身白衣也无法压制他身上那冷戾幽寒的气势。

    欧阳侧妃咽了咽口水,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锦安王勃然大怒,他抬起手便欲狠狠打下去,可是在对上那双冷淡无情的眼睛时,他犹豫了……

    只因为这双眼睛和他梦中的那双绝望悲痛的眼渐渐重合,即便冷凌澈的眼中有的只是冰冷,却还是让他有一瞬的恍惚!

    婉清……

    在想到这名字时,他的心骤然一痛,可锦安王一向骄傲,怎么能容忍自己露出脆弱犹疑?

    他提高了嗓音,近乎咆哮的吼道:“孽障!你要屠谁满门?难道你还要噬父吗?”

    冷凌澈就那般静默的站着,淡淡的看着锦安王,就像在看一个形同陌路之人,他的视线落在了锦安王脸上的刀疤处。

    锦安王有着不输于冷凌澈的俊美容貌,只可惜他的脸上有一道横贯的刀疤,生生的破坏了这张堪称完美的脸!

    冷凌澈看着那道刀疤,漆黑的眸沉若深夜,他忽的扬起了嘴角,可那抹笑不再温润清浅,烛火映在他的脸上,他的表情显得诡谲邪佞。

    他笑着启唇,低低轻语道:“那又如何?我,又不是没做过……”

    锦安王身子一颤,不受控制的向后退去,他双手撑在桌案上,才勉强稳住了摇摇欲坠的身形。

    他摸了摸自己脸上的伤疤,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脸上的表情狰狞而古怪,让人看不懂那纠缠的情绪。

    这个楚国人人生畏的锦安王在这一刻竟仿佛苍老了十岁,脸上覆着的手指颤抖不止,他的嘴唇失去了血色,哆嗦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冷凌澈见此只讽刺的收回了视线,嘴角嘲讽的笑如同匕首一般插在了锦安王的心口。

    看着冷凌澈飘逸的背影,锦安王狠狠的咬着牙齿,却是发不出一点声音。

    欧阳侧妃扑到了锦安王身边,环着锦安王的胳膊开口哭求道:“王爷!您看看世子啊,他怎么能这么对待墨儿!他当着您的面都敢如此忤逆,他若是做了王爷,可还有墨儿他们的活路了?”

    锦安王一把甩开欧阳侧妃,任由欧阳侧妃狠狠的摔倒在地,欧阳侧妃抬眼惊恐的看着锦安王,眼泪自顾自的落下。

    锦安王伸手指着欧阳侧妃,本就冷峻的脸变得更加阴森,“本王还没死呢,你就想着本王的身后事了?”

    欧阳侧妃自知失言,连忙跪在了地上,声泪俱下的叩头道:“妾身不敢,妾身没有这个意思!”

    “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们都盼着本王死!滚出去!滚!”锦安王厉声吼道,欧阳侧妃哪里敢留,连忙爬起来颤颤巍巍的走了。

    “等等!”锦安王冷冷开,欧阳侧妃身体僵直,不安的转身看着锦安王。

    “今日的事情外面若是传出一句,本王定休了你!”

    欧阳侧妃心里委屈极了,明明她才是苦主,为什么到最后挨骂的反而是她?

    可即便她心里不甘,却是也不敢再有任何的说辞,连忙称是,忙不迭的离开了。

    欧阳侧妃离开后,锦安王才瘫软了身子,无力的坐在了地上,喃喃说道:“逆子……逆子啊……”

    欧阳侧妃转着眼睛,思索着冷凌澈刚才的话,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欧阳侧妃没有琢磨清楚,一想到锦安王那可怕的神情,就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不敢再想刚才的事情,只抹着眼泪走向了冷凌墨的院子。

    里面乱成一团,远远的就能听到冷凌墨哀嚎和咒骂声,欧阳侧妃加快了脚步,听到这声音就觉得心痛如绞。

    府医正在给冷凌墨正骨,冷凌墨屁股受了伤,只能趴在床上,府医每动一下,冷凌墨就疼的要打滚。

    冷凌墨一动,就会牵扯到身后的伤口,哀嚎声此起彼伏,听得欧阳侧妃不忍直视。

    府医将错位的骨头扶正,又为他固定之后,便交代了些要注意的事情,欧阳侧妃立刻走了过来,开口问道:“四公子的手臂可会完全恢复?会影响以后的生活吗?”

    “回侧妃,若是四公子好好休养,并不会影响以后的日常起居!”

    府医的回答让欧阳侧妃心口一跳,立刻追问道:“那可会影响用剑骑马?”

    府医面露难色,开口回道:“若是养的好,短时间骑马不会有影响,但是射箭之类的事情……”

    府医摇了摇头,欧阳侧妃面如死灰,一下子瘫坐了下来,府医见此叹了口气,拿着药箱离开了。

    欧阳侧妃却是掩面哭了起来,墨儿不能骑马射箭以后岂不是如同废人?

    锦安王府虽是皇亲国戚,可是威名却是依靠军功打出的,墨儿无法行军打仗,以后想做这个世子就更难了!

    冷凌墨迷迷糊糊中听到了欧阳侧妃的哭声,她转身看着欧阳侧妃,咬牙问道:“母妃,父王有没有打断冷凌澈的手?”

    欧阳侧妃走到冷凌墨的身边,她止住哭声,出声安抚道:“墨儿你别急,母妃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冷凌墨的表情瞬间变得阴鸷起来,“什么?父王竟没有处置他?为什么?他将我害成这个样子,父王为什么不要了他的命!”

    欧阳侧妃轻抚着冷凌墨的后背,一双美艳的眼睛都已经哭肿了,却是紧咬牙关,阴森的说道:“墨儿你好好养伤,母妃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母子两人的表情是一样的狠毒怨憎,冷凌墨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愤恨的说道:“还有那个云曦!那个小贱人竟然敢算计我,一定要杀了她,一定要!”

    看着冷凌墨怒不可遏的样子,欧阳侧妃担心会影响他的伤势,连忙开口劝道:“放心墨儿,母妃绝不会看着你受委屈的,冷凌澈和云曦母妃一个都不会放过,母妃还会让你登上世子之位,成为以后的锦安王!”

    听到欧阳侧妃的承诺,冷凌墨的心情好了许多,他先后两次受伤,早就没有了精力,没过一会儿就沉沉的睡去了。

    欧阳侧妃小心的为他盖上被子,看着冷凌墨憔悴的睡颜,眼中满是心疼和不舍。

    如果不是冷凌澈和云曦,她的墨儿怎么会落得如此境地!

    冷凌澈就应该待在夏国,他一回来就夺了墨儿的世子之位,如今更是害的墨儿双臂伤残,此仇此怨若是不报,她枉为人母!

    ……

    冷世子打残四公子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众人都没想到一向温润如玉的男子竟也会有这般狠戾的时候。

    锦安王勃然大怒,将冷凌澈和云曦双双禁足,这可不是小事,府里一时传的沸沸扬扬,议论纷纷。

    有人说是四公子因为刘宝珠一事而为难了世子妃,世子知道后便带人打了四公子。

    也有人说是王爷因为四少夫人的事情责备了世子妃,世子心疼便顶撞了王爷。

    总之不管府中下人如何议论,这禁足一事是真的了。

    王府中人都知道世子不得王爷的宠爱,否则当年也不会将他送去夏国,如今一看更是如此,否则哪里有禁足世子的道理?

    云曦闻后心中有些气恼,虽说冷凌澈做的有些过火,但是冷凌墨的行为更是恶劣!

    若不是她早有防备,如今只怕都没有脸面再活下去了!

    看着云曦那恼怒的模样,冷凌澈却是浅浅一笑,笑容微荡,宛若幽兰。

    “你怎么还有心情笑啊?你身为世子,却都被人禁足了!”云曦无奈说道,他还真是一点都不着急。

    冷凌澈揽过云曦,伸出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的柳眉,将她紧蹙的眉抚平,“其实这样也好……”

    “哪里好?”

    看着云曦生气的模样,冷凌澈忍不住一乐,虽说这样有些不厚道,但是云曦这副模样真的甚是可爱。

    “曦儿,为夫已经为你出气了,你怎么反而更生气了呢?”

    云曦无法皱眉,便抿了抿嘴角,将本就微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细线。

    冷凌澈见她真的恼了,便开口解释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其实禁足也好……

    陛下唤我进宫就是为了迎接太子一事,陛下想让我带百官出城迎接。

    迎接太子自是要行跪拜大礼,如今我被禁足,倒是免去了不少麻烦!”

    “真的?”

    看冷凌澈那云淡风轻甚至还有些开心的模样,云曦才终是放下了心,也不由得扬唇笑道:“那你还能多歇息些时日了!”

    “曦儿可是很享受与我在一起的时光?”他揽云曦入怀,笑意温柔潋滟。

    云曦瞥了他一眼,淡淡启唇道:“公子你想多了!”

    冷凌澈欺身而上,俯身压住云曦,他眉如远山眸若星,唇边一抹浅笑更是入骨缠绵,“是否是我想多了,还要试过才知道!”

    “试什么?”美人不解,启唇轻语。

    美人在怀,温香暖玉,公子一笑,但曰:“夫妻默契,唯在床笫之间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