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三十四章 一锅端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三十四章 一锅端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锦安王的脑仁有些疼,他看着云曦那清冷淡然却又咄咄逼人的样子,脑袋里只有“家门不幸”几个字!

    严映秋是个温柔识礼的,刘宝珠虽然小家子气,但是刘宝珠一向畏惧他,偏偏这个云曦却是油盐不进,自她嫁进来,锦安王府就没有安静过!

    “你还有什么事?”锦安王不悦的开口问道,那上扬的凤眸满是凌厉。

    云曦微微垂眸,抿了抿嘴角,柳眉微动,一看便是委屈。

    锦安王冷眼看着,她还委屈?

    整个王府都因为她一个人而鸡犬不宁,怎么都轮不到她委屈吧!

    云曦抬眸看着锦安王和秦侧妃,眸中明明有委屈无助,却还是倔强的隐忍着,“父王,秦侧妃,云曦初到王府,一向谨小慎微,生怕触了府中规矩……”

    锦安王冷哼一声,将头别开,还谨小慎微,是要笑死人吗?

    顿了顿,云曦复又说道:“芙蓉阁中伺候着的侍女们,云曦虽为主子却是也不敢太过苛责,唯恐让人觉得云曦不顾及秦侧妃的脸面……”

    亲侧妃脸色一僵,嘴角一直挂着的浅笑都凝结住了,“云曦,你这说的是哪里的话,你是主子自然可以随意管教下人。咱们王府岂会出现奴大欺主的事情,传出去丢的不还是咱们王府的脸面吗?”

    秦侧妃不动神色的将事情又推给了云曦,话里行间的意思无不是说今日的丑闻便是因为云曦的纵容所导致的!

    云曦点头称是,神色也有些愧疚,“秦侧妃说的是,云曦以前只想着家中以和为贵,却是未料竟是出了今日这等事情。

    此事都是云曦思虑不周,竟是被这婢女欺瞒至此,纵容她不但敢偷盗主子财物,还敢行不轨之事……”

    秦侧妃心口一跳,未等她反应过来,云曦便直接开口说道:“有了今日的前车之鉴,云曦以后绝不会再犯这种错事,今日云曦便要整顿芙蓉阁,还请秦侧妃助云曦一臂之力!”

    秦侧妃眯了眯眼睛,怪不得云曦会服软,她这分明是要借此事挖出眼线!

    “云曦啊,这是你芙蓉阁的事情,我不好插手,若是被别外人知道总归不好……”

    “秦侧妃多虑了,云曦初来乍到请教秦侧妃也是应该的,秦侧妃是云曦的长辈,若是有那不明事理之人胡言乱语,云曦便第一个不同意!”

    云曦打断了秦侧妃的话,嘴角扬起了一抹微不可察的浅笑,“而且此事云曦心里已经有了大概,不会劳烦秦侧妃的,只请秦侧妃为云曦做主便好!

    王府中有三位公子,若是日后再出现此事,那才真是贻笑大方了!”

    秦侧妃的气息有些紊乱,她看了一眼锦安王,锦安王虽是莫不在意,但是也并未出口回绝,云曦又句句在理,若是她再执意不肯,难免会让王爷多心,以为自己容不下冷凌澈,反倒是不妙。

    得了秦侧妃的首肯,云曦便吩咐了喜华几句,喜华点头连忙小跑离开。

    殷钰摆弄着自己手中的扇子,偷偷打量着云曦,他这个二嫂这是又要做什么呢?

    不但除掉了居心不轨的碧莲,还责罚了冷凌墨,没想到还有余兴节目,真是精彩纷呈不断啊!

    殷钰又看了一眼锦安王,他以扇掩面,不地道的笑了起来,看来这位人人畏惧的锦安王也碰到克星了呢!

    锦安王闭目眼神,只用手指一下下的敲击着桌面,而秦侧妃则不安的坐着,不知道云曦还有什么手段。

    最难熬的就要数欧阳侧妃,她一直跪在地上,锦安王没有开口,她不敢起来,此时跪的久了,双腿又痛又麻,更是恨死了云曦。

    过了半晌,门外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还有哭泣喊冤声。

    锦安王漫不经心的抬起了眼皮,只见屋子里跪了十多个人,有丫鬟也有婆子,此时皆是痛哭流泪,纷纷喊冤。

    秦侧妃和欧阳侧妃都望向了那些人,脸色瞬间都变得难看起来,因为这些人本都是她们安插进去的,她们安插的人手竟是无一例外都被挑了出来!

    秦侧妃收起眼中的讶色,将眼神又重新落在了云曦的身上,云曦的嫁妆还有太后的赏赐至今还放在大库房里,云曦从来都没有提过。

    她还以为云曦身为公主,对府中中馈之事并不擅长,也无兴趣,可是她安插进芙蓉阁的人,除了青绢之外无一不被发现,这绝不会是偶然!

    秦侧妃微微气凝,没想到这个云曦竟这般厉害,冷凌澈这次还真是娶到了宝!

    “侧妃娘娘,奴婢是冤枉的啊,奴婢一直尽心尽力的伺候着,世子妃却是派人将奴婢抓了起来,还请侧妃娘娘做主啊!”这些人大多是府中的家生子,并不惧怕云曦这个外来的世子妃。

    云曦看了跟来的安华一眼,安华点点头,拿出了一个小本子,翻到其中一页,开口念道:“五月二十五日,七公主、陆小姐、秦小姐亲往府中,探望世子妃。

    三等丫鬟翠莲偷潜四夫人院中,与婢女巧儿传递消息,得赏银五两……”

    翠莲脸色一白,身子瘫软无力,再也爬不起来了。

    安华一页页的念着,这些丫鬟婆子有偷懒耍滑的,有在小厨房私吞财物的,还有与外院之人互递消息的……

    总之这一屋子跪着的人里就没有一个清白的,有些人还想嘴硬不认,结果却被揭发出来更多的错处。

    顿时,刚才还哀嚎不止的人都停止了哭泣,脸上都浮现了一层死气,身体抖若筛糠,已经没有再审问的必要了。

    锦安王看着满屋跪着的丫鬟婆子,只觉得老脸发烫,一个芙蓉阁居然查出了这么多胆大的奴婢,真是丢人至极!

    “真是可恶!这些大胆的奴婢竟是敢如此欺瞒主子,皆应杖毙!”秦侧妃眉目冷寒,咬牙说道,那些人一时更是惊恐,更有胆小的已经被吓晕了。

    “何必多添杀戮呢,这些人虽是犯了错,但罪不至死,秦侧妃一向宽和,怎么反倒这般恼怒?

    芙蓉阁若是一日之内死了十多个人,外面不知情的还以为云曦是个心狠手辣,杀人如麻的女子呢!还请秦侧妃手下留情,宽恕她们一二……”

    云曦轻声开口道,秦侧妃想给她扣个狠辣的名声,她便转手送还回去!

    秦侧妃语凝,脸颊一红,连忙转头看向了锦安王,锦安王也在看着她,眼中满是打量。

    秦侧妃心中惊恐,连忙解释道:“我这也是担心你啊,想到你一人远离夏国嫁给了世子,结果却是被这些刁奴欺负,我这心里就难受的很!”

    “多谢秦侧妃关怀!这些人虽罪不至死,但是云曦却也不会再用,云曦只有一个请求,还望秦侧妃允准!”云曦扬唇笑笑,柔声说道。

    “什么事?”秦侧妃只觉得甚是疲累,一看见云曦这模样就眼皮直跳。

    “云曦想自己挑选芙蓉阁的人手,以后若是再出现这种情况,也是云曦识人不明,免得折损了两位侧妃的名声!”

    云曦站在屋内,身姿清瘦娇弱,宛若一株娇媚的花,可在众人眼中,却只能看见她那满身的尖刺!

    秦侧妃的嘴唇有些哆嗦,她气的说不出话来,锦安王却是突然开口道:“来人!将这些刁奴都给本王打了板子发卖了!”

    锦安王又看了云曦一眼,复又冷声开口道:“以后芙蓉阁的事情你自己做主,若是再出现纰漏,本王拿你是问!”

    “王爷!”秦侧妃惊讶开口,这样岂不是给了云曦实权,以后芙蓉阁可还有她插手的余地?

    锦安王侧眸看了秦侧妃一眼,眼中没有半分温柔,冷戾的凤眸闪着寒光,如同一柄染过无数鲜血的利剑,阴冷残酷。

    秦侧妃被那眼神吓得低下了头,不敢再言语一声。

    她知道,王爷虽然不喜欢冷凌澈,但是更不喜欢家宅不宁,他最讨厌的便是府内之人勾心斗角,她暂时不能再针对云曦了!

    秦侧妃衣袖下的指尖轻轻颤抖着,她掌管王府中馈多年,还是第一次败的这么惨,还是输给了一个十几岁的丫头!

    既然云曦想玩,她便奉陪到底,让她好好尝尝自己的手腕!

    欧阳侧妃更是忿恨不平,她本想借着这些人好好监视云曦,等待时机好除掉冷凌澈两人,如今看来只怕是不可能了!

    这个云曦还真是可恶,居然敢三番两次算计她,她一定要云曦不得好死!

    殷钰看着屋内发生的一切,早就没有了摆弄扇子的闲心,他看着屋内静静伫立的云曦,眼里既是赞叹和惊诧。

    之前在夏国他便见识过云曦的手腕,可夏宫毕竟有云曦的势力,可是她刚到楚国便已然可以风生水起,还真是让人佩服!

    二哥本就已经慧智若妖了,如今二嫂又是这般模样,以后只怕有的是好戏看了!

    锦安王瞥了一眼殷钰,脸色沉的仿若染墨了一般,他看着殷钰,冷声开口道:“你还待着做什么?还等着本王请你吃饭不成?”

    殷钰连忙站了起来,连忙笑着说道:“这哪敢呀,若是王爷哪天有时间,可以来殷钰的慕香阁,殷钰一定好好宴请王爷!”

    察觉到锦安王那欲杀人的眼神,殷钰连忙躬身行礼,又对云曦眨了眨眼睛,才抬步离开。

    “父王,那云曦也告辞了!”云曦福身就要离开,却被锦安王唤住。

    “今日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锦安王征战多年,他不愿理会后宅争斗,不代表他看不出这里面的勾当。

    云曦看了欧阳侧妃一眼,挑唇笑道:“欧阳侧妃想必应该很清楚吧……”

    欧阳侧妃抬头瞪了云曦一眼,咬牙狠狠说道:“谁知道你玩的什么花样?”

    云曦冷冷一笑,看着锦安王说道:“父王,今日这几人里有西宁侯府的小姐,有咱们王府的四公子,便是那碧莲也是欧阳侧妃的婢女,到底是谁算计谁,只怕是不言而喻了吧?

    对了,欧阳小姐今日还让云曦见识到了一个好东西,那便是鸳鸯转香壶,想必父王定不会陌生。云曦先行告退了,父王若是还想知道更多的事,便请去询问四弟吧,他可要比云曦清楚多了!”

    云曦走后便听到里面传来了锦安王的咆哮之声,有欧阳侧妃的哭诉辩解声,还有秦侧妃软侬细语的劝慰声。

    云曦冷然一笑,这王府还真有点意思!

    “公主,这次之后芙蓉阁便彻底安静了!”安华笑着说道,她们一直隐忍不发,那些人以为她们性软好欺,这次之后看谁还敢!

    这次不仅拔掉了各方安排的钉子,也算是敲山震虎,警告一番芙蓉阁里其他的人,让她们勿要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如今我们已经夺了芙蓉阁的权,下一步是不是该……”安华最在意的事情自然还是那些被封存“冷宫”的嫁妆。

    云曦看着安华盈盈浅笑,语气十分的轻松,“不会很远了,到时候有你忙的,那时可不要来与我抱怨!”

    “世子妃你就放心吧,安华姐宁愿累死在金银玉器中,也不愿意每天闲着!”喜华吐了吐舌头,调笑说道。

    “那是世子妃的东西,我必须要看住了!”安华并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只坦然说道。

    “过些日子的宫宴定是十分热闹的,宫宴之后我们也就要忙碌起来了。”云曦笑着说道,墨眸中闪过一缕冰冷的锋芒。

    “世子妃是要在宫宴上下手吗?”安华眉目一扬,脸上皆是难以掩饰的欣喜。

    云曦看了安华一眼,意味深长的一笑,只开口道:“我这也折腾一天了,我们回去歇着吧!”

    芙蓉阁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一时间自是人人自危,一下子少了十多个人,每个人的心里都满是不安。

    云曦只淡淡说了两句,只命她们做好自己的事,只要不背主,她不会过多苛责。

    那“背主”两个字让众人都不紧抽起了冷气,都想明白了那十多人倒霉的原因。

    云曦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青绢,嘴角轻挑,她单单只留下了青绢,一是因为青绢没有错处,二也是因为这青绢是把双刃剑,若是用好了,对谁有利也是说不好的。

    碧莲不在了,云曦便将碧珠提了上来,碧珠年纪虽小,但很是机灵,安华和喜华对她的印象也还算可以,便提为了二等丫鬟,随身伺候着。

    云曦忙完了,只觉得有些疲惫,看着冷凌澈还没有回来,便躺在外间的小榻上小憩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云曦恍恍惚惚中感觉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所覆,鼻中萦绕着一种淡雅如兰的香气。

    云曦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入眼便是冷凌澈那俊美无俦的脸庞,便悠悠然的扬起了嘴角。

    有些人,一看见他便忍不住要扬唇浅笑,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欢愉。

    “你回来了……”刚睡醒的云曦声音带着一丝喑哑,软糯娇憨,那声音让人迷醉沉沦。

    “嗯!”他抱起了云曦,将细碎的吻落在云曦光洁的额头上,吻虽轻,爱却重。

    云曦揉了揉眼睛,坐直了身子,开口问道:“你今日怎么回来的这么晚?陛下找你可是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

    “世子,王爷唤你过去!”门外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冷凌澈的话,冷凌澈冷然的勾起了嘴角,看着云曦的目光却依然柔和。

    “看来我还要先离开一会儿了……”语气温和如风,吹过云曦的耳畔带着暧昧的酥麻。

    “你才刚回来父王就叫你,可是有什么事?”云曦蹙眉道,神色有些担忧。

    “没什么,不过是打断了冷凌墨的双手……”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