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三十三章 太子归来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三十三章 太子归来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世子妃,咱们回去吧!”喜华只觉得出来一趟,天朗气清,心情舒爽,果然还是吊打这些小人最有意思了!

    殷钰摇着扇子从茶楼中走出,笑眯眯的看着云曦,小声说道:“二嫂不觉得很巧吗?”

    云曦浅笑,答道:“是世子让您来的吧?”

    “哈哈,二嫂真是睿智!毕竟王府的事情有一个外人在最好不过了……”殷钰笑得自成风流,眼神却十分清澈明亮。

    “那今日便有劳小侯爷了!”

    “二嫂这么说就见外了,以后您就直接唤弟弟的名字就好,小弟最不习惯客套了!”殷钰是那种让人很容易亲近的人,若说冷凌澈是白芙蓉,那殷钰就是那牡丹,华贵无双。

    “好!”云曦挑唇一笑,突然觉得有一道如芒在背的目光。

    她猛然转身望去,却是一片宁静,没有一丝异样。

    “怎么了二嫂,可是有何不对?”

    云曦摇摇头,她也不确定,只笑着说道:“没事,可能是我多心了!”

    “二嫂上车吧,锦安王府还等着我们回去呢!”殷钰隐隐有些期待,语气里难掩兴奋。

    茶楼西侧的酒楼客房中,有一个身姿挺拔的男子正站在窗边,他将身子贴在墙上,向下瞄了一眼,那女子的反应竟是这般敏锐,若不是他所处的位置好,只怕就要被她发现了。

    刚才那惊鸿一瞥下,她因为快速转身,脸上的面纱被轻轻掀开一角,露出了那惊为天人的面容,便是他也不由得被惊艳到了。

    他怎么不知道金陵有这般的女子,竟是比起金陵第一美人欧阳若也不差上半点。

    想到她身边站着的人是殷钰,莫非是他的意中人?

    “太子!”一男子跪在地上,恭敬的垂头唤道。

    男子缓缓转身,他的相貌英俊硬朗,气质高贵如华,只是眼眸却有些阴鸷幽深,正是楚国太子冷凌衍!

    “平身!”声音淡漠,他随意落座,神色冷肃。

    冷凌衍是楚国的太子,文韬武略样样精通,更是品行端正,不好声色,不喜奢华,很受楚帝的重视。

    虽然冷凌洵可与冷凌衍平分秋色,实则在百官心中,冷凌洵终究还是要差上一分的。

    “太子过两日才会随亲兵入城,怎么今日率先回来了?”说话的正是太子妃之弟——蓝怀如。

    “本宫不久便要见到他了,十年未见,总要先回来打探一番!”

    冷凌衍语落,蓝怀如一怔,没想到他会这般看重冷凌澈,可他却是没有开口,不敢妄自揣测。

    “本宫这位堂弟离国十年,不但能平安归来,还能一举登上世子之位,更是迎娶了夏国长公主,还真是了不得啊!”冷凌衍开口说道,神色晦暗难明,让人看不出心中所想。

    “回太子,他能登上世子之位,还不是仰仗了太后娘娘的偏疼,那长公主却真是个厉害的。

    虽说是个绝色美人,但是手段十分凌厉,是福是祸还说不准呢!”蓝怀如开口说道。

    “那是因为你们都不了解他,他绝不像你们看的那般简单!能被称为有君临之风的男人,如何会是个绣花枕头?”冷凌衍的语气很是怪异,虽然他神色未变,但是出口的话却透着一股阴冷之意。

    “你与本宫详细说说他的事,本宫一会儿还要出城,与大军回合后再回金陵!”不管是十年以前,还是如今,他从没有轻看过冷凌澈。

    相比那个对储君之位虎视眈眈的二皇子,他更在意的是这位不言不语,浅笑温润的二堂弟!

    “是!”蓝怀如不敢怠慢,立刻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娓娓道来。

    ……

    当云曦和殷钰赶到锦安王府时,殷钰本是应该先行拜见锦安王,却是听闻锦安王正与秦侧妃在一起,两人倒是省了不少麻烦。

    殷钰挥开折扇,挡住了自己的脸,低声与云曦说道:“王爷还真是看重秦侧妃是不是?”

    云曦笑笑未语,两人直接去了玉霜院,锦安王一见到云曦就脑仁疼,看着殷钰那贼笑的模样,更是觉得心神不宁。

    “云曦还请父王和秦侧妃为云曦做主!”虽是请求,姿态却是一如既往的清贵。

    “你还需要别人为你做主吗?”锦安王冷冷说道,语气很是不满,这句话听起来更是别有深意。

    在锦安王心里,云曦是强势刁蛮的,就算她刚进王府,可她一进府便给了刘宝珠一个下马威,谁还敢轻视她?

    “王爷,今日这件事真的挺气人的,便是殷钰看见了都觉得心里不舒服呢!”殷钰自然的坐在一旁,完全无视锦安王那警告的眼神。

    云曦命人将碧莲押了进来,碧莲的嘴被人堵上,五花大绑的被压跪在了地上,她的脸上全是泪痕,胭脂水粉花了一脸,很是可笑。

    “这是怎么回事啊?”秦侧妃自是认识碧莲的,碧莲以前在欧阳侧妃身边伺候着,后来被欧阳侧妃赐给了云曦。

    这碧莲一看就不是个安分的,欧阳侧妃的那点小心思她看得明白,却没愿意理会,只静观其变,没想到今日却是被云曦给绑了!

    这种事云曦不愿出口,这时便体现了殷钰的存在价值,只听殷钰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所讲之事甚是详尽,就差将冷凌墨和碧莲的艳事过程讲了出来。

    锦安王的脸色更沉了,小叔子惦记上了嫂子的婢女,简直是莫大的耻辱,“逆子!”

    锦安王正咆哮着要命人将冷凌墨唤来,欧阳侧妃却是与冷凌墨双双赶来,两人跪在地上,冷凌墨神色惭愧,欧阳侧妃却是泣泪涟涟。

    “王爷,您要为墨儿做主啊!”

    锦安王不怒反笑,他抬头看了云曦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今日让本王做主的人还真是多啊!”

    欧阳侧妃抹着眼泪,好不可怜的说道:“王爷,这碧莲以前一直在妾身身边伺候着,却是与墨儿没有半点牵扯。

    为何她进了芙蓉阁不到一月,便与墨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被人当场发现,这里面难道没有阴谋吗?”

    锦安王眯了眯眼睛,欧阳侧妃继续说道:“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反正妾身是不信!”

    “欧阳侧妃的意思是今日的事情是本宫自编自演,就是为了陷害四公子?”云曦冷笑道,这倒打一耙做的还真好!

    “我没那么说!可是有些人不最是擅长自编自演了吗?”欧阳侧妃冷哼一声,咬牙说道。

    “欧阳侧妃,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今日带人捉奸的人可是欧阳小姐啊,难道她还会与人合谋陷四公子不成?”殷钰开口道,一脸正色。

    锦安王看了殷钰一眼,冷声开口道:“事情本王知道了,你回去吧!”

    “没事没事!殷钰无所事事,哪有事情可忙,既然殷钰见到了,为王爷分忧也是应该的!”殷钰笑眯眯的说道,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

    锦安王气的胡子动了动,可殷钰毕竟是堂堂侯爷,又是殷太后的心尖子,他若是打了殷钰,只怕太后那关也不好过,只好忍气无视殷钰。

    欧阳侧妃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却是咬牙强词夺理到底,“若儿很有可能是被人利用了,不然怎么会这么巧……”

    “的确!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云曦冷声应道。

    欧阳侧妃指着云曦,立刻尖声喊道:“王爷您看见了吧,她承认了!这样狠毒的女人,咱们王府不能留啊!”

    欧阳侧妃立刻将污水泼到了云曦的身上,恨不得叫锦安王立刻杀了云曦,接收到锦安王警告的眼神,欧阳侧妃才自知失态,咬牙不语。

    “云曦今日要买首饰的事情只有喜华和碧莲知道,金华阁是碧莲带云曦去的,欧阳小姐突然出现,又带着云曦去了茶楼……

    若说这些事都是凑巧,便是云曦也不信呢!”

    欧阳侧妃脸色更僵,眼睛一直转来转去,仿佛在思虑着如何辩解。

    “所有的地方都不是云曦主导的,试问欧阳侧妃,云曦是如何做到掌控所有人的心思的?”云曦含笑问道,相比脸色纠结的欧阳侧妃,一身风华的云曦更让人信服。

    “来人!将东西拿上来!”云曦开口吩咐道。

    云曦命人拿进来了一席被褥,又命人全部展开铺好,被褥上有斑斑点点的痕迹,看起来很是可疑。

    “这是什么?”锦安王疑惑问道。

    “被褥。”云曦轻声答道。

    锦安王:“……”

    他还不知道这是被褥吗?

    看着锦安王那要杀人的眼神,云曦才开口解释道:“这是茶楼里的被褥……”

    众人瞬间了然,既然是茶楼里的被褥,那么上面的斑痕是什么,就不言而喻了!

    一众小丫鬟羞红了脸,就连秦侧妃也觉得有些尴尬,锦安王脸色晦暗不明,嘴角抽动着说道:“不知廉耻!”

    “父王先别责骂四弟了,还是先将事情真相还原吧!”云曦淡淡应声道。

    锦安王脸色难看,像吃了苍蝇一般,他明明说的是云曦,一个女子竟然……

    殷钰忍不住笑了起来,直到锦安王用阴冷的眼神警告着他,他才捂住了嘴,不敢再正大光明的笑。

    若是真的惹怒了这位锦安王,他真的会把自己打出去,热闹还没看完,他才不想走呢!

    “云曦,你拿这东西做什么?”秦侧妃蹙眉说道,正想命人拿出去,却是被云曦制止。

    “慢着,难道大家没有察觉有何不对吗?”

    众人一时都怔住了,锦安王心口淤积着怒火,正想喝一口茶水压一压,只听云曦毫不犹豫的吐出了两个字“落红!”

    锦安王一口茶水喷了出去,欧阳侧妃正跪在锦安王身边,不小心被喷了一脸的水,看起来很是狼狈。

    云曦没有一点的忸怩,她无视锦安王那要吃人的眼神,只开口说道:“这褥子上没有落红,可是四弟和碧莲的事情却是真实发生了的……”

    “对!我可以证明!”殷钰举手说道,却是没有人理会他。

    欧阳侧妃刚要张嘴,云曦便先行开口道:“世子和云曦整日在一起,碧莲根本就没有机会近身!”

    锦安王扫了云曦一眼,眼神分明是在说你还好意思说出口!

    “欧阳侧妃,我不知道你为何要处处针对云曦?从云曦敬茶的那天开始,您便用梅花首饰诅咒云曦,这些云曦可以不在乎。

    可是你给送来芙蓉阁的丫头竟不是清白之身,你是在折辱本宫,还是在折辱锦安世子?”

    “不可能,她怎么可能不是清白之身?”欧阳侧妃也没想到还有这种转折,一时有些茫然。

    她忽然抬头看向了冷凌墨,见他一直低着头,顿时明白了大概,只恨他多事!

    “父王,云曦无法不多想,也许这碧莲与四弟早有首尾,欧阳侧妃却将这样的女人送到了云曦的芙蓉阁,其心,可诛!”云曦咬重了最后四个字,将欧阳侧妃吓得浑身一抖,如坠冰窟。

    “王爷,妾身没有,妾身没有啊!”欧阳侧妃也不知道该如何辩解,她是想让碧莲勾引冷凌澈,可是她没想牵扯冷凌墨啊!

    “你还想说什么?”锦安王将手中的杯盏狠狠的砸在地上,屋内众人都立刻跪下,身子都颤抖不已。

    欧阳侧妃此时哪里还有刚才的能言善辩,身子不停的抖动着,看着锦安王的眼神也只有畏惧和惊恐。

    “还有你!你这个混账东西,居然做出这么丢脸的事情,可恶!”锦安王踢了冷凌墨一脚,将冷凌墨踢翻在地。

    冷凌墨闷哼一声,却是不敢言痛,只皱着眉立即爬了起来,身子不可抑制的轻颤起来,看起来对锦安王十分的畏惧。

    欧阳侧妃虽是心疼,却是也不敢求情,只怕让锦安王更加的恼怒。

    “来人!将这逆子拉下去打四十大板,生死不论!”锦安王是真的气急了,怒声开口叱道。

    “王爷息怒啊,四十大板会要了墨儿的命啊,王爷……”欧阳侧妃跪在锦安王的脚下,拉扯着锦安王的衣摆。

    冷凌墨是她的宝贝,她连打一下都不舍得,怎么忍心看着他被打板子呢!

    锦安王不耐烦的甩开欧阳侧妃,冷着脸说道:“若是区区四十板子就能打死他,那他也就不配做我冷奕的儿子!

    谁若是再敢求情,每求一句,本王就多罚他十板子!”

    “王爷息怒啊,您就饶过四公子把,他也知道错了,又是初犯,以后绝对不会了……”殷钰大发善心,面露不忍的开口劝慰道。

    冷凌墨险些被气的一口气上不来晕过去,殷钰若是再求下去,他就真要被活活打死了!

    “父王,这次是儿子的错,儿子甘愿认罚!”冷凌墨说完便站起身主动领罚去了,只在途中狠狠的瞪了云曦和殷钰一眼。

    锦安王又看了一眼被堵上嘴的碧莲,一挥手冷冷说道:“杖毙!”

    碧莲发不出声音,摇着头不甘的呜咽着,明明不是这样的,是冷凌墨和欧阳若策划的,她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为什么要杖毙她?

    云曦只扫了她一眼,眼中没有一点怜悯,这种人死不足惜,谁让她存了害人之心。

    至于事情的真相她并不想揭露,毕竟真相揭开对她和冷凌澈的名声都不好听,而且即便是冷凌墨对她心怀不轨,锦安王也不会因此杀了冷凌墨。

    锦安王沉了口气,脸色阴郁难堪,他看了云曦一眼,冷着声音问道:“你们怎么还不离开?还有事?”

    “父王睿智,云曦的确还有事!”

    锦安王气的要跳脚,他终于明白夏帝为何不喜欢云曦了,若是他也不喜欢这样的女儿,简直是忤逆!

    云曦抬眸看了秦侧妃一眼,秦侧妃的眼角挑了挑,心里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