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三十二章 人生在世,惟愿痛快(很爽)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三十二章 人生在世,惟愿痛快(很爽)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怎么会这样……”碧莲的腿有些发软,舌头也开始打结。

    她从没有惧怕过云曦,因为云曦在府中无权,而她却是府中的家生子,府中关系纵横,可不是她一个外来的公主能够摆平的。

    可是今日她怕了,云曦嘴角的微笑,还有那双清冷的眼睛,都让她想起了世上最恐怖的东西。

    那种从恐惧从她的心中蔓延,直至爬满全身,她就像被带刺的荆棘缠绕住了身子,每一次挣扎都扎的鲜血淋漓。

    “从本宫在慕香阁见到欧阳若开始,本宫便知道有人将我们的行踪透露了出去。

    你是欧阳侧妃身边的人,本宫还真是没有理由不怀疑你!不过你也没让本宫失望,居然将四公子都牵扯进来了,这还真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云曦今日本只是想找碧莲的错处,想借着此事将芙蓉阁的眼线都挖出来,可是没想到竟还有这等好事,今日她便要让锦安王府更热闹起来!

    碧莲在极度恐慌之后,恢复了一些理智,她正想大声尖叫,最后只闷哼一声,“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碧莲身后站的是玄羽,玄羽搓着手,也是一脸的兴奋,“世子妃,没想到这次竟是抓住了四公子这条大鱼,这回可有热闹看了!”

    云曦看着地上躺着的碧莲,冷冷一笑,玄羽讨好的说道:“世子妃,咱们府中有五个玄字暗卫,您为什么只选属下呢?”

    其实本来他不愿意离开乐华,可是没想到今日的事情这么有趣,世子妃真是疼他啊!

    “呃……我觉得你比较聪明……”云曦只与玄宫和玄羽熟悉,玄宫一看就是老实人,做这种事应该不及玄羽。

    而玄羽却是不知情,哪里想得到自己给云曦留下了个“不正经”的恶名,只喜不自胜的说道:“世子妃真是太有眼力了,您简直就是伯乐啊,玄羽太感动了……”

    云曦看着玄羽滔滔不绝的表达着欣喜之情,那模样若是插上尾巴还真有些像狗。

    想到乐华对他那天差地别的态度,云曦心中苦叹,只怕玄羽情路艰难了!

    “将她扔到床上去,你知道该怎么做吧?”云曦嫌恶的看了碧莲一眼,还真是心比天高!

    “放心吧世子妃,一切交给属下就好!属下从看见四公子进了茶楼开始,便隐隐猜到了世子妃的计划,还特意取了些好东西呢!”

    玄羽说完贼兮兮的从怀里取出一个瓷瓶,云曦瞬间了然,真是有些佩服起玄羽的智商来了。

    “会不会被人发现?”

    “世子妃放心便好,只要一点点就好,绝对不会被人发现!”

    ……

    欧阳若掐算着时间差不过了,走到门口问道:“那个碧莲回来了没有?”

    “还没有呢,也不知道去了哪!”欧阳若的婢女赤芍开口说道,对碧莲有些不满。

    “这等货色也想爬冷世子的床?等我除掉了云曦,下一个便弄死她!”欧阳若狠狠说道,神色狰狞可怖。

    “不过一个贱婢,哪里值得小姐动怒,她的生死还不是小姐一句话的事!”欧阳若傲慢,就连她的婢女也是一样,同为婢女,却是将其他人的生命视为草芥。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还真是期待云曦那泣泪横流的模样呢!”欧阳若得意的扬起了嘴角,缓步迈了出去。

    云曦给她的屈辱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次有四表哥相帮,想必定会精彩万分啊!

    “哎呦,这不是欧阳小姐吗?本侯爷还真是命犯桃花,竟然一出门就碰到咱们金陵第一美人啊!”殷钰摇着折扇,桃花眼微微眯着,眼中流转的华光绚烂夺目,却反是让人看不真切。

    欧阳若脚步一顿,有些意外在这里遇见殷钰,她福了一礼,试探问道:“殷侯爷今日怎么有雅兴来了茶楼?”

    “我慕香阁的饭菜虽是金陵一绝,但是山珍海味吃多了总要换换口味……”殷钰倏然一笑,轻声道:“而且这里新来的说书先生真是不错,我们都喜欢的紧!”

    殷钰的好友都是金陵城中的一群纨绔子弟,基本都是家境殷实,却都不务正业的。

    欧阳若转了转眼睛,若是被殷钰看到今日之事岂不更是妙吗?

    一来可以让殷钰见证今日之事,有他做人证,云曦定然知道怕!

    二来,这位小侯爷嘴上没个把门的,若是在太后面前说漏了嘴,殷太后以后只会厌烦云曦,即便为了冷凌澈的脸面不会宣扬此事,也会找个借口休了云曦!

    这般想来,欧阳若莞尔一笑,看着殷钰轻声开口道:“今日我巧遇世子妃,本是在与世子妃喝茶,她却突然说有些头晕,要去休息片刻。

    可是我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心里有些担忧,便想着去找找看……”

    “哦?你说的可是我那二嫂?”

    欧阳若点点头,殷钰忽的凑近,一脸八卦的问道:“你们和好了?不会吧,这种事就算是我们男人也很难释怀啊,你们……”

    欧阳若扬唇一笑,只淡淡说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和好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啊!

    我现在还是比较担心世子妃的身体,我们快去看看吧!”

    “也好!本侯爷最喜欢做护花使者了!”殷钰一开折扇,冲着欧阳若抛了一个媚眼,那眼神绝对比女子还要妩媚。

    欧阳若不失礼数的笑了笑,心里对这位殷小侯爷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就算他身家富贵,也配不上她。

    她的男人一定要是万中无一,想到那日被冷凌澈折断了长剑,她虽是有些伤感,却是更加的爱慕冷凌澈,这样完美的男子理应属于她欧阳若!

    茶馆的客房并不多,因为很少有人在茶馆留宿。

    每个房间门口都挂着一个牌子,没有人的时候,那牌子上便写着“无”字,若是有人便可以将牌子翻过去,露出背面的“有”字,这样便可防止有人唐突。

    他们一间间的走过,直到走到了最里面的包间,门口的牌子上是唯一一个“有”字。

    “想来世子妃就在里面吧?”欧阳若明知故问道,嘴角的笑容越发的阴冷。

    “看来应是吧……”殷钰随口附和道。

    正在此时,里面突然传来了那不可描述,却是一听便很是分明的声音,殷钰脸色一僵,正欲阻止,欧阳若却是直接推开了门笑着说道:“世子妃,您怎么样了?”

    欧阳若哪里会给殷钰阻止的机会,仿若听不到里面那男子的声音,大步迈了进去。

    可是欧阳若嘴角的笑没有持续多久,便被床榻上那女子的容貌所惊,这哪是云曦,分明是碧莲!

    “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欧阳若惊诧转身,只见喜华尖叫一声,捂着眼睛不敢抬头,而她身边站着的正是一脸浅笑的云曦!

    床榻上的两人恍若大梦初醒,碧莲大叫一声,钻进了被子里,冷凌墨更是尴尬无比,连忙将衣衫匆匆穿上。

    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本是在房里等着美人,也让不知怎么就昏沉了过去。

    却是在恍惚之间,有女子柔软的身体慢慢贴近了他,他心里想的念的都是云曦,只以为身边的女子就是她,直到被人闯进房门,他才看清眼前的女子!

    “碧莲,本宫待你不薄,更是留在你身边伺候,你就是这么报答本宫的?”云曦厉声说道,眉目之间都是愠色。

    云曦扫了一眼冷凌墨,虽是未语,但那嘲讽厌恶的眼神却是清晰无比。

    冷凌墨还有什么不清楚的,他今日是上了云曦的套!

    他转了转眼睛,反正今日只有欧阳若一人,还算是好糊弄,冷凌墨正想开口,却是突然听到一道惊讶中略带兴奋的声音,“哎呦喂!这是怎么个事啊?四公子和世子妃的侍女,这算怎么个事啊!”

    冷凌墨一怔,只见一直在后面的殷钰突然就跳了进来,他同情的看着冷凌墨,摇头说道:“四公子,你说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呢?

    就算你欲火焚身,找个青楼不就好了,你这不是分明要将王爷气死吗?”

    殷钰掩面叹息,仿佛很为冷凌墨担心,“王爷那脾气真是要吓死人,四公子自求多福吧,唉……”

    冷凌墨狠狠的咬着牙,这殷钰说的仿佛父王已经知道了一般,他不说不就好了?

    欧阳若狠狠瞪着那哭泣不止的碧莲,这个蠢货将好好的事都给毁了,如今反而让云曦占了上风!

    “世子妃,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件事……”

    云曦扫了欧阳若一眼,声音冰冷刺骨,“欧阳小姐还是未出阁的女子,此事还是回避的好吧?”

    欧阳若脸色一寒,眸中隐隐现了怒气,云曦复又开口说道:“而且这是我锦安王府的家事,与西宁侯府也没有关系!”

    “云曦!你自己想清楚,此事若是传开,你也一样讨不到便宜,你的婢女勾引王府公子,难道听起来就好了吗?”欧阳若不再掩饰她对云曦的憎恶,声音尖锐刺耳。

    “呵!”云曦冷笑一声,她垂眸浅笑,有些好笑的看着欧阳若,“欧阳小姐只怕是不了解本宫,本宫向来不在乎名声一词,人生在世,惟愿痛快!”

    殷钰赞赏的看着云曦,眼中骤然一亮,一挥折扇,朗声道:“好一个人生在世,惟愿痛快,弟弟回去要将这几个字写在折扇上,不知二嫂可愿意割爱?”

    “侯爷随意!”云曦点头一笑,嘴角轻扬。

    两人这轻松的气氛让冷凌墨和欧阳若都不由气恼,欧阳若不肯放过,紧咬着云曦不放,“世子妃刚才失踪不见,去做了什么?

    碧莲是搀扶着你离开的,现在却是与四公子在此处,我不得不怀疑这里有不可告人的阴谋!”

    “什么阴谋呀?我家世子妃有些血气亏空,有时难免会头晕,可这碧莲却将世子妃一个人留在包间内,还是我回来后才照顾着!”

    喜华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全都说了出来,她最喜欢这种事了,她才没那么傻会被碧莲给算计了!

    欲擒故纵,她的演技好着呢!

    “你一个贱婢,哪里有你说话的份!”欧阳若将脾气发在了喜华身上,不过喜华可不是普通的小婢女,她以前见的都是皇帝和太后,岂会害怕一个小姐?

    “奴婢是世子妃的奴婢,此事事关世子妃的命运,奴婢不得不言语!”喜华躬身福礼,规矩的让人挑不出错处,语气却又十分强硬,不肯有丝毫的妥协。

    欧阳若气的微喘,这一个小婢女竟是与云曦一样傲慢,真是可恶!

    喜华规矩的站在云曦身后,突然眼尖的喊道:“世子妃,您看!”

    众人的视线顺着喜华的指尖望去,只见碧莲的乌发上插着一支发簪,那垂落而下的流苏上分明坠着红宝石,那可不是碧莲一个婢女能用的。

    而且那分明是云曦刚买的那套蝶恋花头面其中的一支,喜华啐了一口,“呸!真不要脸!勾引四公子不说,还偷用世子妃的首饰,真是胆大包天!”

    碧莲被说的一愣一愣的,她茫然的抬手摸上了自己的发髻,触手的发簪冰冷陌生,她伸手摘下,看着手中那华光溢彩的发簪,眼中露出了恐惧,尖叫着将发簪扔在了地上。

    “不是我!我没有,是你们害我!你们害我!”碧莲声泪俱下,她分明是无辜的,这一切都是云曦做的。

    可即便碧莲心里清楚,事到如今,她根本就没有辩解的余地,人证物证,每一条罪名都足够要了她的性命!

    云曦看了一眼四公子,冷声开口道:“四公子还要留在这吗,不若先回府等着吧!”

    冷凌墨看着云曦那清冷淡漠的模样,心里窝着一团火,却只好整理好衣衫落荒而逃。

    云曦看了一眼哀嚎不止的碧莲,看着殷钰开口道:“不知小侯爷能否帮我将这贱婢押回王府?”

    “好说!好说!刚才得了二嫂的词,小弟自是要做些回报!”殷钰笑着说道,他心里清楚,只有他去了,这件事才会变得更大!

    云曦不再理会怒不可遏的欧阳若,转身抬步迈出,欧阳若咬着嘴唇,身子隐隐发颤。

    “云曦!”欧阳若喊了一声,抬步追了出去,而云曦并没有走,而是在茶楼门前等着。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欧阳若不甘心的问道,今日的事情根本就没有漏洞,云曦是怎么逃脱的?

    云曦清浅的笑了起来,似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她抬眸轻笑,一双眼睛宛若黑曜石,明亮夺目,“鸳鸯转香壶,酒壶中有两个隔层,一边是正常的茶水,可是只要触碰机关,便可以倒出有毒的水来……”

    欧阳若惊诧的看着云曦,难道从那时开始她便已经暴露了吗?

    云曦微微贴近了欧阳若,嘴角凝笑,淡声说道:“这都是本宫玩剩下的了,希望下次欧阳小姐能给本宫一些惊喜!”

    云曦说完巧笑嫣然,脸上的神色温和无双,那双美目却是寒光熠熠。

    云曦复又补充道:“那套头面暂时还是个罪证,等到本宫将事情处理好了,便会派人将头面送回金华阁……”

    欧阳若气的大口的喘着气,看着云曦那张可恶的笑脸,她恨不得撕了云曦,“好你个云曦,你给我等着!”

    欧阳若钻进了马车,溃不成军落荒而逃,她又一次输了,输的彻彻底底,毫无回手的余地!

    “云曦!你等着!我欧阳若绝不会放过你!”欧阳若双目赤红的嘶吼道,美艳的眸子里爬满了憎恨与杀意。

    她不但要将云曦踩入泥中,还要取了她的性命,否则此恨难消!

    ------题外话------

    第二更……

    咱们小曦儿太帅了有没有,我靠,我感觉我都要被掰弯了……

    经典语录1选择男人要凭眼力,守住男人要凭本事,欧阳小姐眼力不错,只可惜你终究不及本宫!

    2这都是本宫玩剩下的了,希望下次欧阳小姐能给本宫一些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