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三十章 一树梨花压海棠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三十章 一树梨花压海棠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自然听闻了太子冷凌衍要归回的消息,冷凌衍前去边境代替君王慰问边境将士,如今归来自是要摆宴接风。

    届时刘宝珠若是不去折损的不仅是欧阳侧妃的脸,便是太子的脸面也不好看。

    是以听闻欧阳侧妃的话,云曦并不意外,欧阳侧妃今日没有与她为难,也正是想要借她的嘴放出刘宝珠。

    众人看向了云曦,都在等着她的答复,云曦却是擦了擦嘴角,有些不解的看着欧阳侧妃,“四弟妹犯错是父王和秦侧妃惩罚的,这件事云曦不敢质疑!”

    冷凌澈闻后挑唇一笑,他家曦儿可不是那么容易欺骗的!

    锦安王也在看着云曦,听闻了云曦的回答,又看到了冷凌澈那宠溺的笑意,顿时脸色铁青。

    欧阳侧妃见云曦装糊涂,心里不由恼怒,她后来才知道那日的事情都是云曦一手挑起来的,如今她倒是将自己摘的干净!

    欧阳侧妃深吸了一口气,耐心的说道:“宝珠她是因为冲撞了你才被责罚的,你若是肯原谅她,你父王和秦侧妃才会宽恕她啊!”

    欧阳侧妃将事情挑明,不给云曦装糊涂的机会,只眸色微寒的看着云曦。

    云曦更是面露不解,开口说道:“是这样吗?这倒是云曦不知情了,因为在夏国犯错便要接受惩罚,不论谁求情都是一样。

    都是一家人,云曦从来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若是父王和秦侧妃想要宽恕四弟妹,云曦自是没有意见的!”

    云曦一番话将众人说的都微微怔愣,欧阳侧妃呆了半晌,才看着云曦,胸口剧烈起伏的说道:“你……”

    云曦挑唇浅笑,柳眉轻扬,那一双墨色的瞳仁寒光烁烁,想利用她放了刘宝珠,还真是异想天开!

    锦安王一拍桌案,豁然起身,脸色阴沉的十分难看,欧阳侧妃立刻委屈的说道:“王爷,你要为妾身做主啊!”

    锦安王却是没有理会欧阳侧妃,只一甩衣袖,冷声道:“你们女人间的事情少来烦本王!”

    “王爷!”欧阳侧妃的哀求声也未能阻止锦安王的脚步,云曦能感觉到锦安王那落在她身上的眼神甚是冰冷,却恍若未察,仍旧淡然的坐着。

    欧阳侧妃可以无视规矩礼法,但是锦安王这么好面子的人,却绝不会在云曦这个夏国人面前丢脸,虽然他说不理会,但是已经表态了!

    秦侧妃是何等聪明,她自是理解锦安王的用意,心里一阵无奈,看来她又要得罪欧阳侧妃了。

    “宝珠犯了错,就应该受到惩罚,况且这件事便是太后她老人家也是知道的,若是无故宽恕,太后也会怨怪咱们这些做长辈的……”

    “够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安的是什么居心!你们不就想看着我们出丑吗?”欧阳侧妃狠狠的瞪着云曦,咬牙说道:“咱们走着瞧!”

    欧阳侧妃和冷凌墨一同离开,冷凌墨瞥了云曦和冷凌澈一眼,眸色晦暗。

    秦侧妃看着云曦也觉得头痛,正欲离开,突然传来了一道小女娃娇滴滴的声音:“娘亲……”

    云曦回头望去,只见侍女正扶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娃向她们这边走来。

    云曦知道严映秋有一女,今年已经三岁了,但是身子弱,时不时就会发热,所以云曦之前并没有见过这个小女娃。

    “楠姐,来,到娘亲这里来!”严映秋本就温柔的眼中更是化作了春水,她伸出手臂,柔声唤着那个小女娃。

    楠姐伸手自己小小的手臂,咿咿呀呀的朝着严映秋跑过来,侍女却是不敢放手,仍旧在后边托着她的小身子。

    “娘亲!”楠姐得偿所愿的扑进了严映秋的怀里,搂着她的脖颈亲吻着她的脸。

    冷凌弘看着妻女这番模样,眼里也不由得含满了笑意。

    云曦看着这小小的女娃,她长的甚是可爱,一双大眼睛圆溜溜、水灵灵的,只是她不像一般的小孩子那样圆滚滚的,脸蛋也不是粉粉嫩嫩的,一看便是身体不好。

    出生便体弱的孩子很难调理好身体,就像泽儿即便用了无数珍贵的药材,身子也要比别人差上一些。

    楠姐也转身看着云曦,她歪了歪头,一双眼睛清澈纯净,她突然咧嘴一笑,挥着手臂,开心的喊道:“姐姐抱,姐姐抱!”

    严映秋有些尴尬,搂着楠姐说道:“乖孩子,不要叨扰婶婶,娘亲抱你回去睡觉好不好?”

    可是小孩子从不讲道理,他们只想做自己认定的事情,“不嘛!我就要姐姐抱!”

    看着楠姐要哭闹起来,严映秋一脸无奈,因为楠姐身子弱,她一向娇惯,从不舍得打骂。

    正在严映秋无奈之际,云曦却是走了过去,开口问道:“大嫂,我可以抱抱楠姐吗?”

    严映秋有些惊讶,因为她一直以为云曦性情冷,没想到她竟会主动抱楠姐,严映秋点点头,将楠姐送进了云曦的怀中。

    严映秋以为云曦不会抱孩子,正想教她,谁知道云曦竟是十分有经验,楠姐待在她的怀里也甚是安静。

    看着严映秋惊讶的模样,云曦一边抱着楠姐,一边笑着说道:“我弟弟自小便是我照料的,所以我还是很会哄小孩子的!”

    楠姐心满意足的待在了云曦的怀里,咧着小嘴开口笑道:“姐姐真香……”

    云曦不由失笑,这辈分可差多了,她突然心生了促狭之意,她让楠姐看着冷凌澈,开口问道:“你叫他什么?”

    楠姐歪了歪头,她想了想,从自己有限的记忆库中终于想出了两个字,“叔叔!”

    这一声干脆的“叔叔”让一向淡然的冷凌澈不由蹙了蹙眉,她叫云曦姐姐,却是叫他叔叔,都说小孩子的眼睛毒,难道他真的比云曦老很多?

    冷凌澈今年二十岁,大了云曦整整四岁,男女成婚要么是年岁相仿,要么多会选择女子稍大一两岁的,这么一想他们之间的差距好像是有些“悬殊”!

    楠姐说完,冷凌弘和严映秋也都不由得笑了起来,仿若在这一刻他们是真的家人,而不是彼此敌对的势力。

    秦侧妃看着眼前的一幕,觉得有些刺眼郁闷,她扫了严映秋她们一眼,声音微冷的开口道:“薇儿,咱们先回吧!”

    冷清薇看出秦侧妃心情不好,便连忙搀着秦侧妃,两人一同离开。

    刚一回玉霜院,秦侧妃就头疼的说道:“我一直都知道你大嫂不聪明,可没想到她这么拎不清!

    我们和冷凌澈他们是什么关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看看她,可有一点觉悟?”

    “母妃,大嫂一向性情单纯,她本就不像是云曦那种善工心计的人!”冷清薇对自己那个温柔的嫂子还算是亲近,便开口劝慰道。

    “若是宅院安定,她这样的性情很好,很适合相夫教子。可是咱们王府现在确实容不得这样柔软的心性,你看那个云曦,出手狠辣,若是你大嫂有她一半,我也就不必这般操心了!”

    秦侧妃叹气说道,她斗了一辈子,斗倒了王妃,如今却又来了个世子妃,只可惜自己的儿媳却是个借不到力的!

    “母妃!大嫂有大嫂的好处,父王很看好大嫂,以前父王也挺喜华四哥的,可是自从他娶了刘宝珠,父王对他便冷落了许多。

    大嫂这样的性情也好,也免去了婆媳不和是不是?”

    看着冷清薇劝慰她的模样,秦侧妃摇头一笑,“就你惯会哄人,你这张小嘴若是嫁到夫家,真是让人无法不喜欢!”

    冷清薇脸一红,只抿嘴一乐,秦侧妃看她这副模样,笑着开口道:“母妃会帮你达成所愿的!”

    冷清薇脸色更红,娇羞的低下了头,嘴角却是扬起了欢喜的笑意。

    ……

    芙蓉阁中。

    冷凌澈自从用完晚膳之后,便一直坐在云曦的梳妆台前,盯着镜中的自己许久。

    云曦沐浴之后,见冷凌澈还在那坐着,不由开口问道:“你怎么了?看什么呢?”

    冷凌澈转过身,目光有些幽怨,语气更是低沉,“曦儿,我真的比你老很多?”

    云曦怔了怔,不由失笑,本想开口解释,可是想到自己平时被冷凌澈欺负的那么惨,便正色道:“还好吧,我看习惯了倒不觉得,但想必楠姐的眼力是不错的!”

    整整差了一个辈分,让云曦一想就觉得好笑,她是姐姐,他是叔叔,没想到一向俊美的冷凌澈竟是也有栽跟头的时候!

    冷凌澈挑眉一笑,温润的脸上竟是浮现了一丝邪佞的笑,不等云曦闪开,一个天旋地转间,云曦便被冷凌澈压倒在了床榻上。

    “曦儿,我突然想起了一首诗……”冷凌澈突然说道,让云曦一时摸不清头脑。

    “什么?”云曦下意识的开口问道,却是只见冷凌澈嘴角的笑越发的绚烂迷醉,仿佛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

    他轻轻俯身,在云曦耳边略有喑哑的说道:“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云曦的脸被羞得通红,她双目怒睁,瞪着冷凌澈说道:“这等淫词你也乱说……”

    冷凌澈却是将食指压在了云曦的薄唇上,目光幽深的望着她,浅笑道:“否则为夫如何被称为博古通今呢?”

    冷凌澈卷起云曦耳边的碎发,他最喜欢这样,看着她的那缕黑发缠在他的手指上,一圈又一圈,纠缠的越来越紧,就像他们两人一般再也无法分开。

    冷凌澈随手一扯,将锦被倏然覆在了两人的身上,红色的锦被遮住了橘色的烛光,隐隐透过的光线都泛着暧昧的红色,将冷凌澈那如仙的容貌都变得朦胧起来。

    冷凌澈双手撑在云曦身体两侧,云曦能隐约看见他嘴角有些邪魅的笑意,他那清越的声音在锦被里都变得低沉喑哑起来,“我们现在便是鸳鸯被里成双夜,下一步……”

    冷凌澈缓缓俯下身子,垂落下的发丝划过云曦的脸畔,酥酥麻麻……

    “现在,便是一树梨花压海棠了……”

    云曦来不及开口,出口的声音就变成了破碎的低吟,烛火微荡,红被翻浪,一夜,无话……

    ……

    碧莲最近连见冷凌澈的机会都没有,云曦出门只带着喜华和乐华,安华在芙蓉阁里又管的甚严,今日好不容见到冷凌澈,可是两人一回来便关上了房门,她根本就没有进去的机会!

    碧莲只觉得委屈不已,她这般妩媚魅惑,可奈何云曦太过霸道,世子竟是一眼都不敢看她!

    “狐狸精!不要脸!”碧莲一边走,一边唾骂道。

    这该死的云曦就知道天天缠着世子,真是浪荡!

    碧莲抹着眼泪,兀自神伤,感叹自己命运不好,白白长了这般一副好容颜。

    “美人为何暗自垂泪啊,看着真是让人心疼……”背后传来了轻浮的调笑声,碧莲诧异回头,只见她身后站着的竟是冷凌墨。

    碧莲连忙擦了擦眼泪,福身行礼道:“奴婢见过四公子!”

    冷凌墨握住了碧莲的手腕,将她搀扶了起来,他的手肆无忌惮的抚摸着碧莲的手臂,碧莲脸一红,立刻抽出了自己的手。

    冷凌墨的神色有些不悦,这个小贱人,以前还总是对他暗送秋波,如今在冷凌澈身边伺候几日,竟是也学会了装清高!

    不过只是一瞬,冷凌墨便重新浮现了笑容,笑呵呵的看着碧莲,关心的问道:“你与我还用这般客气吗?你在我母妃身边伺候那么多年,看着你暗自啜泣,我这心里真是不好受呢……”

    碧莲脸色更红,她抬头看了一眼冷凌墨,冷凌墨长的也很英俊,谈笑间便有一种风流之气,碧莲以前对冷凌墨也挺有好感的,可是自从见到冷凌澈,她这心里便再也容不下别人了!

    “多谢四公子关心,奴婢还要回去伺候着!”碧莲说完就要走,却被冷凌墨一把抓住。

    “这么急做什么?看你这委屈的模样,想来是在芙蓉阁过得不好吧!

    我那二嫂高高在上的,一看就是个容不得妾室的,你就算心里惦记着我二哥,只怕也是一场空梦啊……”

    “四公子,您……您说什么呢?”碧莲虽然的确是有这样的心思,但她也是一个姑娘家,被人揭穿心事自然十分羞涩。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人之常情,没有什么难以启齿的。

    只是,就算碧莲你长的美艳如此,只怕也只能屈做奴婢,最后被分给一个小厮,了此一生……”冷凌墨笑着打量碧莲,将她的表情的尽收眼底。

    碧莲的眼中浮现了一抹恨意和不甘,她要过上等人的日子,才不要嫁给低贱的小厮!

    “你想让我那二嫂同意收你做妾室是绝不可能的,你想让她同意,除非抓得住她的把柄!”冷凌墨阴冷的说道,声音在昏暗的夜色中尤显森然。

    碧莲诧异的看着冷凌墨,冷凌墨附耳在碧莲耳边一一道来,碧莲的表情越发的震惊,最后只狐疑的打量着冷凌墨,开口问道:“四公子为何要这么帮碧莲……”

    碧莲也不是傻的,这可不是小事,弄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冷凌墨勾了勾嘴角,漫不经心的说道:“我最近可是因为她丢尽了脸面,这口气我可忍不下!

    而且这件事对你来说更是有利无害,抓住了她的把柄,难道你还会怕她吗?”

    碧莲只迟疑了片刻,便冷笑起来,她点头笑道:“好!奴婢愿意与四公子合作!”

    冷凌墨闻后一笑,看着碧莲要走,却是一把拉住了碧莲,笑道:“碧莲,你这走的也太快了,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难道你不该犒劳我一下吗?”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