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十九章 新婚燕尔成双对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十九章 新婚燕尔成双对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冷凌澈那温和的笑颜,云曦竟是下意识的抓了抓自己的衣襟。

    冷凌澈站起身,长身逼近,深情缠绵却让云曦觉得莫名心惊,他撩起云曦耳边的一缕碎发,低沉魅惑的说道:“夫人之所急,便是为夫之所急……”

    云曦细品着这句话,听起来没有什么不对的,但是冷凌澈的话她从不敢想的太过单纯。

    冷凌澈一点点逼近,云曦的身后是桌案,她双手撑在桌面上,双腿虽是移动不了,但是身子却仍不由自主的后退着。

    冷凌澈将自己的手覆在云曦的玉手上,轻柔而暧昧的抚摸着,肌肤相贴之处让云曦觉得有些酥麻。

    云曦避无可避,冷凌澈低头在云曦的脖颈上吹着温热的气流,惊得云曦不由得战栗起来,而就在下一瞬,冷凌澈竟张嘴含住了云曦小巧的耳垂,还用舌尖轻轻挑了一下。

    云曦只觉得脑袋里面嗡的响了一下,身体迅速瘫软,仿佛被人点了穴道,再不会动弹。

    恍惚之中,她感觉到有一只手攀至她的腰间,她的喉咙动了动,不会回应,也忘了拒绝。

    突然,云曦感到腰间的带子一松,她低头一看,衣襟竟是不知道何时被人挑开,露出了粉色内衣的一角。

    云曦正要开口,胸前突然传来了如玉般冰凉的触感,犹如五根细腻的白玉,让她在这夏日的傍晚打了一个激灵。

    云曦一把按住了冷凌澈的手,脸颊已经红的仿若打翻了整盒的胭脂,娇不成声的说道:“我们……去床上好不好……”

    云曦不知道她在说这句话时有多么的魅惑,那娇柔之声足以使任何意志坚定的男人失去理智。

    冷凌澈一把将云曦抱起,大步走到了床榻上,他的眸中虽是闪着炙热疯狂的光,却还是将云曦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床榻上,唯恐弄痛了她。

    云曦的眼神迷离恍惚,盈盈水光宛若琉璃,她下意识的轻咬着嘴唇,更显妩媚妖娆,额间绽放的红梅使她看起来仿若花树堆雪,绝色无双。

    “曦儿……”

    他总是喜欢在床笫之间念着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似是永远也不知道厌烦。

    云曦皱了一下眉,虽然每次她都有些怕,却已不再像两人洞房之夜时那般的痛楚。

    她的思绪渐渐飘远,他却是捧着她的脸颊,深情而强势的说道:“唤我!”

    “凌澈……夫君……”声音时断时续,在他耳中却胜过所有靡靡之音,她的声音让他沉醉疯狂而又欲罢不能。

    初夏的晚风十分凉爽,芙蓉阁的大门却是紧紧闭着,阻绝了微风荡过。

    玄角几人坐在梧桐树下,吃着瓜子,喝着小酒。

    玄徵没有与他们坐在一起,而是双手环膝,靠着树干坐在地上,眼神一直瞄着玄角,似乎是在防备他会对自己下手。

    玄宫看着那禁闭的房门,竟是有些微微脸红,刚才主子随手关门可是被他看得一清二楚,里面自是不可描述……

    玄角将嘴里的瓜子皮吐在地上,看着自己有些发黑的手指,正想往衣服上蹭,却又有些下不去手,便转身蹭在了玄徵的身上。

    学医的人都很爱干净,玄徵虽不像冷凌澈那样不喜别人触碰,却也容不得衣衫脏乱。

    他立刻站起了身,用那双小鹿般的眼睛狠狠瞪着玄角。

    玄角阴柔的脸上浮起了一抹坏笑,开口说道:“生气了?那你来打我吧!”

    玄徵紧紧的咬着嘴唇,那一双大眼睛里盈满了泪光,对峙半晌,玄徵委屈的蹙眉转身跑开了。

    玄宫无奈,开口道:“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欺负玄徵,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玄徵了!”

    “哎呀,没事的,我们好兄弟闹着玩呢!玄徵脾气好着呢,才不会真的与我生气呢!”

    玄宫冷冷的瞥了玄角一眼,语气不善的说道:“别怪我没提醒过你,那可是玄徵!”

    “你这人怎么这么烦啊!哎你们说,主子的房门紧关着,他在里面干什么呢……”玄角一脸坏笑,搓了搓手,一脸好奇的模样。

    玄角语落,就连一直打着算盘的玄商也转头看了他一眼,“你若是敢去,我算你工伤!”

    “靠!那老子要是死了呢?”

    玄商认真想了一下,开口道:“兄弟一场,我自己出钱给你买一副最好的棺材!”

    玄宫闻后一笑,玄角瞪了他一眼,忿忿不平的说道:“你们怎么不去?老子也给你们买棺材!”

    “没兴趣!”玄商和玄宫两人异口同声道,气的玄角直跳脚。

    玄商站起身,拨了一下算盘,看着桌上的瓜子和酒水开口道:“这些不能算在府里,从你的月银里扣!”

    “凭什么?玄宫也吃了啊!”

    玄角说完侧头一看,身边哪里还有玄宫的影子,顿时便破口大骂道:“玄宫!你个畜生!”

    “玄羽呢?最近咱们好像都没看见他!”玄商突然记起每次他们小聚都缺玄羽一人。

    “他忙着求爱呢,可惜喜欢的是一朵铁花,扎的满身刺,哈哈……”

    “求爱?他喜欢上谁了?”玄商疑惑问道。

    “乐华吧!就是世子妃身边那个不爱说话的小丫头!”

    “嘶!”玄宫嘶了一声,目光凝结,看起来十分的严肃。

    玄角贼兮兮的一笑,挑眉道:“怎么?你也喜欢那个妹子?”

    玄商却是不理会她,转眸算计了一会儿,突然笑道:“这个好!这个好!

    如果世子妃身边的丫鬟嫁给别人,世子妃自是要准备嫁妆,可那嫁妆却是给了外人!

    可若是玄羽,都是自家人,以后还要在一个府里,这些虚礼自是就可以免了,咱们不就省了一份嫁妆和一份聘礼吗?”

    “靠!”玄角甩袖而去,他还以为会看到一段三角恋,谁想到这个玄商满脑子里都是钱!

    看着玄角离开,玄商仍在背后高声喊道:“你也一样,就在这府里挑,否则我可不给你批!”

    ……

    外面的吵闹屋内的两人自是不知,恩爱之后云曦香汗淋漓,娇喘阵阵。

    红被翻浪之后,云曦便一如既往的钻进了被子里,除了发丝,便是连一个脚趾都没有露出来。

    冷凌澈无奈,琢磨着他下次要不要事先将被子都扔掉,免得她总把自己藏起来。

    冷凌澈穿上衣衫,随意的挽了挽长发,推开房门,一直盯着动静的碧莲立刻冲了上去,“世子有何吩咐?”

    但见冷凌澈衣衫微有凌乱,长发也只随意束上,这一番模样比起那飘逸高贵的模样,更显魅惑诱人。

    碧莲咽了咽口水,眼睛扫到了冷凌澈性感的喉结,更是觉得春心荡漾,恨不得伸手抚摸。

    “去打洗澡水来!”冷凌澈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默然的转身离开。

    碧莲还有什么不懂,此时要洗澡水还不是因为两人刚才……

    碧莲狠狠攥拳,心里唾骂云曦不知廉耻,竟是未到深夜就敢勾引世子,却是全然忘了她刚才想把冷凌澈扑倒的心思。

    碧莲打好了洗澡水,走到内室回复道:“世子,热水已经打好了,奴婢服侍您沐浴吧!”

    碧莲想想就觉得激动,不知世子的身材可否与他的脸一样完美。

    “嗯!出去吧!”冷凌澈淡淡开口,未看碧莲一眼。

    碧莲有些诧异,因为所有少爷小姐都是由侍女服侍沐浴的,“世子,奴婢很会擦背的……”

    “出去!”不同于刚才的冷淡,虽然声音不大,但是语气中的厌恶和不耐却是清晰无比。

    碧莲有些委屈,想她面容姣好,虽是不及世子妃,身材却是丰傲玲珑,绝不是世子妃那样干瘪的身材可比!

    以前她一直在欧阳侧妃身前伺候着,便是四公子也对她垂涎已久,可是这世子却如此对她!

    可即便她心中委屈不已,却只好红着眼眶躬身退出,不敢再有任何的违背。

    她将此事尽数怪在了云曦的身上,一定是那个云曦太过强硬,世子才不敢纳妾,有这样这一个主母,她何时才能出头?

    这般想着,碧莲眸色一寒,她才不要做一辈子奴婢!

    若是以前她还会甘心做四公子的妾室,可是在看见世子那如仙的面孔时,她的心里已是再容不下任何人。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绝不会放弃!

    屋内云曦已经穿好了中衣,她的脸颊还泛着红晕,开口问道:“刚才那声音可是碧莲?”

    “嗯!”

    “这个碧莲整日里晃来晃去的,看着便让人头晕,本以为出了欧阳若的事情会让她安分些时日,谁想到她竟然更迫不及待了!”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明着来的眼线总归比暗中的要好许多,所以她对秦侧妃和欧阳侧妃送来的人都还算是宽容。

    那青绢是个稳重的,相貌也不出色,干活却任劳任怨,让人挑不出一掉毛病,这碧莲却是上蹿下跳,是个人都能看得出她的那点小心思。

    虽说冷凌澈从没有正眼瞧过碧莲,可是想到碧莲每日那赤裸裸的眼神,云曦便觉得心烦。

    “曦儿可是吃醋了?”冷凌澈打笑道。

    云曦看了他一眼,想到他刚才将自己吃干抹净,便没好气的说道:“是啊,她们都觊觎你的美色,我若是不管,只怕你就要被她们活吞了!”

    云曦的话不乏促狭之意,因为男人都不喜欢被人说美,可是冷凌澈却显然不在意,反而轻笑道:“如此便有劳夫人了!”

    云曦无奈叹气,冷凌澈的弱点到底在哪啊?

    看来她当时的预感果然是对的,嫁给扶君的女子绝对是“可悲”的!

    “夫人既然这般辛苦,为夫便亲自为夫人擦背可好?”冷凌澈眼含笑意,那温润深情的光一度险些让云曦失了心神。

    “绝对不要!我要让喜华进来伺候!”想到上次两人洗鸳鸯浴的风光,她才不要重蹈覆辙!

    冷凌澈今日也不想闹她,只笑道:“好,我叫喜华进来!”

    他又拿起了那封信,嘴角的笑意味深长,“念及夫人极尽配合,解为夫之所急,为夫亦不负夫人所望!”

    看着冷凌澈那纯净的笑,云曦羞愤,她真是佩服冷凌澈,他是如何把那些荤话说的宛若清风皓月的?

    看来她以后还真是有的受了……

    冷凌澈十分珍惜自己休沐的这段时间,几乎每日都带着云曦出去游玩,带着她在金陵附近赏景游湖,两人过得十分惬意。

    冷凌澈和云曦总是早出晚归,院子里的事全权交给了安华,两人玩的不亦乐乎,大有玩物丧志之势。

    自从冷凌澈和云曦成婚以来,一家人从未坐在一起吃过饭,秦侧妃几次想叫两人一起来,最后得到的消息却都是“世子和世子妃未归!”

    锦安王的脸色一日比一日难看,最后还是有一日下雨,天气不好,两人才没有出府,晚上一家人才坐在一起用了晚膳。

    雨不算大,两人没有穿蓑衣,冷凌澈打着一把油纸伞,两人漫步走在九曲回廊之下。

    正堂内,众人早已经落坐,除了被禁足的刘宝珠,还有两位夫人,府内的人聚的颇齐。

    锦安王一见到两人便冷哼了一声,不悦的将脸别开,似乎一看见两人就很烦。

    严映秋对云曦和善一笑,伸手招呼着云曦坐下,严映秋长的温柔似水,眉眼一弯更是娴静如临花照水。

    六小姐冷清蓉心里还怨怪着云曦小气,便撇撇嘴说道:“二哥二嫂真是难请,一连几天都看不到人影!”

    云曦只扫了冷清蓉一眼,她真是佩服霞夫人,到底是如何将王府千金养成了这般见钱眼开的性子!

    秦侧妃连忙出来打圆场,笑着说道:“世子和世子妃新婚燕尔,应酬也自是多些,今日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就不要再说这些了!”

    云曦扬唇笑了笑,柔声开口道:“世子最近带云曦领略了一下金陵风光,也好让云曦早日适应,却是没想到反让大家空等,这倒是世子和云曦的过错了!

    若是云曦知道父王想让大家聚在一起吃顿团圆饭,我们自是会早早归回!”

    若是诚心请他们早些说不就好了,如今反倒是将事情怪在他们身上,这个罪名她可不受!

    秦侧妃脸色微僵,心里只叹这云曦真是不好说话,锦安王看了一眼云曦,冷哼道:“巧舌如簧!”

    “好了好了,一家人凑在一起就好,咱们快些用膳吧!”今日打圆场的竟然是欧阳侧妃,依照她的性子应该落井下石才对。

    一段饭用的还算是安静,除了冷凌墨总是时不时偷看云曦,每次都被冷凌澈那平淡却冷寒的目光所逼视,心惊的收回了视线。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和大哥斗了那么多年,都没有怕过一点,可是对于这个十年未见的二哥,他总觉得探不到底。

    不过随即冷凌墨又有些嫉妒,刘宝珠的姿色只算是中上等,远不如云曦绝色,又不如严映秋温柔娴静。

    当初娶她便是为了她家的银子,可是现在他却是觉得刘宝珠丢了他的脸面,若不是因为刘宝珠不合父王的心意,也许这世子之位早就是他的了,也许这云曦也是他的!

    一顿饭众人心思各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纠葛,即便大家生活在一个院子里,也不过是一盘散沙而已。

    用过晚膳,一直甚是安静的欧阳侧妃突然开口道:“云曦,宝珠已经知道错了,你们妯娌之间要和平相处才是,你就原谅她吧!”

    云曦笑笑未语,欧阳侧妃见云曦不接话,便继续说道:“咱们都是锦安王府的,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咱们自是要团结一心才好。

    再过几日便是迎接太子回朝的宫宴,咱们府中缺人总是不好的……”

    云曦闻后一笑,终于开口了!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