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十八章 侯爷婚事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十八章 侯爷婚事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曹婉仪曾是欧阳皇后的贴身宫女,在欧阳皇后有孕不方便侍寝时,便将曹婉仪送给了楚帝。

    曹婉仪虽是风姿绰约,但是在美人环绕的宫中也并未得到楚帝太多的偏宠,她膝下又只有三公主一个女儿,所以多年来一直都是一个婉仪,所幸有皇后为她撑腰,过得也还算风生水起。

    云曦发现殷太后对西宁侯和宁平侯府的人都没有好态度,似乎对他们很是厌恶,甚至从来都不曾掩饰。

    不多时便只见曹婉仪和三公主款款进殿,母女两人的长相都算是明艳,但与云曦和冷清落的姿色相比都相要差上许多。

    曹婉仪有些惊诧的看了一眼屋内众人,有些窘迫的说道:“嫔妾不知道太后这里有贵客,真是鲁莽了!”

    “哼!那还真是巧啊!”殷太后阴阳怪气的说道,听得曹婉仪不禁红了脸,却还是只得赔笑。

    “不过这样也好,正巧让三公主认识一下世子妃,以后都是自家人,自是应该熟识一下才对!”曹婉仪抿嘴笑着,侧头看了一眼她身后的三公主。

    三公主心领会神,款款走到云曦面前,柔声说道:“清荧见过世子妃!”

    云曦打量了一下冷清荧,冷清荧是那种长的很明艳的女子,她张着一双吊凤眼,下巴有些尖,看面相并不是个温柔的,可至少她此时还是十分柔媚。

    云曦虚扶了冷清荧一下,笑着说道:“三公主不要多礼!”

    说罢,云曦便从头上摘下一支卷叶金簪,十分的别致精巧,冷清荧欣喜的接过,对云曦的笑容也更盛了一分。

    冷清荧又见过冷凌澈,最后才走到殷钰身边,嘴角的笑明媚可人,眼中更是含着脉脉柔光,“参加殷侯爷!”

    那声音甜若蜜糖,蚀骨销魂,冷清落看了云曦一眼,冲着云曦挑了挑眉,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云曦也心下了然,看冷清荧这般模样,应是对殷钰有意。

    “客气客气!”殷钰笑着打着哈哈,那双桃花眼未说话便自带三分笑意,的确很容易打动少女的芳心。

    曹婉仪也笑得欢喜,这殷钰虽是贪玩了一些,但是家境殷实,人也长的甚好,若是清荧能嫁给殷钰,那么她以后的好日子就来了!

    曹婉仪听闻殷钰进宫,这便迫不及待的带冷清荧赶来,只希望殷钰能对冷清荧动些心意。

    曹婉仪的小心思殷太后如何看不出来,她也不给曹婉仪留面子,径自开口问道:“你们来有什么事吗?”

    曹婉仪有些尴尬,心里又有些埋怨殷太后,难道就不能让她们两个坐下来一起用膳吗?

    然而曹婉仪的一颗心都在殷钰身上,自然不会被殷太后的三言两语所打击,便笑着说道:“三公主亲自抄了一本金刚经,便想着来送给太后娘娘。

    既然正好赶上太后娘娘用膳,便让嫔妾在一旁伺候可好?也好让嫔妾尽一尽心意!”

    云曦和冷清落两人相视一笑,两人都很佩服曹婉仪的百折不挠,殷太后冷哼一声,却是也不好赶她们离开,便只好任由她们坐下,只是场面一时冷了不少。

    冷清荧总是会若无其事的与殷钰闲聊片刻,不管殷钰说什么她都能接上两句。

    冷凌澈和云曦则是旁若无人的用膳,曹婉仪泽一直尽心的给殷太后布菜,殷太后冷着一张脸,显然十分的不悦。

    她满怀欣喜的将疼爱的小辈们聚到一起,本是想着可以可以享受一下天伦之乐,谁曾想到这母女两人这般的没有眼力。

    照这个架势,以后只要她找殷钰,这两人就会像狗皮膏药一样贴过来!

    另一边殷钰也是不堪其扰,冷清荧眼神一挑,抿嘴笑问道:“不知小侯爷平时都喜欢做什么呢?”

    “也没什么,就是喝花酒,赌赌钱!”殷钰一边吃着饭,一边随意说道。

    冷清荧的笑僵了一瞬,却很快掩饰好,开口说道:“小侯果然随性自然,清荧平日就单调的多,不过是读些诗词歌赋,学习女工琴艺……”

    殷钰的手顿了一下,冷清落“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冷清荧这种趁机的自我介绍也真是有趣呢!

    殷太后瞪了冷清落一眼,斥责道:“一个女孩子像什么样子!”

    殷钰突然目光一亮,连忙开口说道:“太后娘娘,你刚才和我说的那个李小姐不错呀!”

    殷太后一怔,随即面露喜色,那是发自内心的愉悦,仿佛是心头的石头终于移开,一派轻松之色,“你有兴趣吗?”

    殷钰点点头,冷清荧的脸色难看了一分,殷钰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李小姐不错,张小姐也不错,一个能文,一个会武,还真是哪个都舍不得呢!太后娘娘,钰儿可不可以两个都要啊?”

    “你这猴崽子还真是贪心,哪有一起娶两个的?你若是都喜欢,哀家便安排你们见见,你选一个你最喜欢的!”只要殷钰肯见,殷太后便已是谢天谢地了。

    “那还真是可惜,那钰儿便选一个最漂亮的吧!钰儿最喜欢那种长的干干净净,像是小白兔一样的女子了,看着便让人想要守护呢!”

    殷钰风流的说道,冷清荧却是已经泪萦眼眶,看起来委屈不已,冷清荧打扮的很是华丽,但是与清纯干净绝对沾不上边。

    曹婉仪见此勉强的扯出一抹笑意,开口说道:“太后娘娘是想要给小侯爷择亲事吗?太后娘娘可与皇后娘娘商议了,皇后娘娘也十分关心小侯爷呢!”

    “殷钰是哀家的侄孙,与她有什么关系?殷钰的婚事哀家做主就好,还用不到别人来插手!”殷太后冷哼一声,不容置疑。

    曹婉仪不甘心,仍旧赔笑道:“皇后娘娘曾经还与嫔妾说想要给小侯爷准备一场桃花宴……”

    话未说完,殷太后突然就发了脾气,将手中的杯盏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厉声吼道:“皇后!皇后!你们眼里只有皇后,没有哀家这个太后了是不是!”

    曹婉仪吓得立刻跪在了地上,冷清荧看见曹婉仪跪着,一时坐也不是,跪也不是。

    殷太后本就不是好脾气的人,之前忍耐着也是不想太拂了楚帝的脸面,毕竟这曹婉仪是楚帝的女人,可是如今她却是再也控制不住了。

    “把你们那些腌臜的心思都给哀家收起来,哀家进宫的时候你们都还没生出来呢!

    就你们那点小心思还想欺瞒哀家吗?回去转告皇后,殷钰的婚事便由哀家做主了,若是哀家不愿,她便是找个仙女来也没用!”

    殷太后一怒,其气势威压丝毫不输于帝王,曹婉仪吓得瑟瑟发抖,连连称是。

    殷太后居高临下的看了曹婉仪一眼,冷声道:“滚出去!”

    殷太后说完,曹婉仪连忙躬身退出,冷清荧也跟着灰溜溜的走了。

    冷清落吃了一口肉,开怀道:“每次看皇祖母骂人都觉得神清气爽!”

    “下次骂你试试?”殷太后抬眸瞥了冷清落一眼,冷冷说道。

    冷清落立刻挽着殷太后的手臂,讨好的笑道:“皇祖母才不舍得呢,落儿多乖啊!”

    “你乖?你得亏是个女儿家,不然咱们金陵就会再多一个纨绔子弟!”殷太后掐了一把冷清落的脸蛋,无奈笑道。

    “别掐了,落儿本就不如二嫂嫂长的好看,皇祖母若是再掐下去,落儿就更丑了!”

    众人都笑了起来,刚才不愉快的气氛尽数消散,殷太后看着云曦,笑眯眯的说道:“这些饭菜可还合你胃口?”

    “很好吃,多谢皇祖母关心!可是云曦也很喜欢楚国的菜肴,如今也已经适应了。”

    适应吃食事小,云曦想表达的是她已经适应了自己的身份和楚国的生活。

    果然,殷太后面露满意之色,笑着说道:“咱们家的孩子果然是最好的!”

    ……

    曹婉仪和冷清荧的脸色都十分难看,冷清荧忍不住愤愤开口道:“皇祖母真是太过分了,这些话分明是说给我们听的!”

    “我自然也听得出来!这个老太婆真是可恶!”曹婉仪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可如今看来却是不好办了。

    看着曹婉仪那纠结的神色,冷清荧立刻拉着曹婉仪说道:“母妃,我想嫁给小侯爷,我想做侯爷夫人!”

    虽然她贵为公主,但是她不是嫡出公主,曹婉仪的身份也不算高,锦阳侯夫人可比这个公主好多了!

    曹婉仪如何不愿,她转了转眼珠,拍了拍冷清荧的手,开口说道:“荧儿你先别急,皇后娘娘可不会让太后一个人做主小侯爷的婚事!我们去给皇后请安,共同商量此事!”

    ……

    出了德彰宫,殷钰一直跟在冷凌澈和云曦身边,直到快走到宫门了,冷凌澈才侧头看着殷钰说道:“你确定不去与皇祖母解释一下?那二位小姐你真的喜欢?”

    殷钰一怔,随即一拍脑袋,面露惊恐,“坏了!我把这件事给忘了!”

    他光想着气走冷清荧了,可不想把自己也给搭进去啊!

    看着殷钰狂奔的背影,云曦看着冷凌澈说道:“你其实一直记得此事吧?这时才说就是为了多折腾他几步?”

    被人揭露坏事,冷凌澈竟还笑得清淡风雅,仿佛云曦是在夸赞他一般,“曦儿真是越发的了解为夫了呢……”

    云曦瞥了他一眼,只淡淡一笑,并没有说什么,看起来兴致不是很高。

    冷凌澈低头看了云曦一眼,拉着她的手说道:“时间尚早,我们走走可好?”

    云曦点头答应,冷凌澈给云曦戴上了面纱,拉着她沿着金陵大街漫无目的的走着。

    云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一下没一下的应着,冷凌澈见她如此便也不多说什么,只紧紧握着她的手,未有片刻的放松。

    忽然,冷凌澈停住脚步,云曦抬头看了一眼,他们走到了一家书铺,冷凌澈笑着说道:“我们进去逛逛?”

    两人走了店内,掌柜的正在柜台后算着账,一看见冷凌澈和云曦两人,眼睛顿时一亮。

    这两人的相貌气度都十分出色,不仅衣着华丽,更是有一种贵气。

    “二位需要点什么?”掌柜的笑着说道,态度十分恭敬。

    “你去选些你喜欢用的纸墨,我去选两本书。”冷凌澈笑着说道,云曦虽是有些疑惑,却还是走到店铺中间的台子处,认真的挑选了起来。

    云曦选了玉版纸和徽墨,掌柜的面露赞叹,开口道:“夫人好眼力,这玉版纸莹润如玉,洁白坚致,书写起来最是流畅。”

    但是玉版纸看起来平淡无奇,若是不用手抚摸,与寻常宣纸别无二致,所以女子们更是喜欢买薛涛签,里面有各色花瓣,色泽更为鲜艳。

    便是男子也多喜欢用白鹿纸,白鹿纸莹白若雪,且有异香,备受文人墨客追捧。

    云曦淡淡一笑,算是应下了掌柜的奉承,冷凌澈挑了两本书,云曦又挑了一些小东西,便交给的掌柜的结算。

    冷凌澈扫了一眼,笑着说道:“曦儿也喜欢玉版纸?果然与为夫的喜好一致……”

    掌柜的立刻笑道:“可不是,夫人是唯一一个买玉版纸的女子,真是有品位!”

    冷凌澈坦然应下,笑道:“自是!”

    云曦越发的了解冷凌澈,冷凌澈说她有品位指的应是她选了一个好夫君吧!

    掌柜的见两人这恩爱的模样,竟是想起了他与自己夫人年轻的时候,他从柜台底下拿出了两个小瓷狗,是用来压纸用的,“这个便送给二位吧,二位拿回去赏玩!”

    这两只小瓷狗憨态可掬,十分惹人喜爱,云曦有些惊喜的接过,她自六岁之后便也没有玩过任何的玩具,此时看着这一对小瓷狗,心里自是喜欢的紧。

    冷凌澈见云曦如此喜欢,嘴角轻轻扬起,眼里也终于浮起了笑意。

    冷凌澈付了银钱,轻声道:“不必找了……”

    “哎呦,这也太多了……”

    掌柜的一脸不好意思,冷凌澈却是笑道:“换我夫人一笑,无价!”

    看着两人携手离开,掌柜的笑开了花,果然是高贵的客人,出手就是阔绰!

    两人回了芙蓉阁,冷凌澈拉着云曦走到桌案旁,将玉版纸铺好,又用那个小瓷狗将纸张压住,递给云曦一支笔,便开始研磨。

    云曦诧然接过,冷凌澈只笑而不语,直到将墨汁研磨好,才开口说道:“你到楚国已经有些时候了,也该给太子写一封信了……”

    云曦怔了怔,随即惊喜的看着他,“可以吗?方便的吗?”

    两国之间极难通信,特别是她这种身份,很有可能会惹人怀疑,所以她从未与冷凌澈提过此事,便是不想给他添麻烦。

    “当然,太子的信我也会派人拿来给你!”云曦为何闷闷不乐,冷凌澈自是明白。

    她一直担心云泽,今日见到了冷凌泽,只怕更是触动了相思。

    云曦突然扑进了冷凌澈的怀中,冷凌澈身子一僵,两人虽是已经有夫妻恩爱,但是云曦一向羞涩,从不主动。

    “夫君,你真好,谢谢你!”云曦踮起脚尖,在冷凌澈的唇上蜻蜓点水般的一吻,那双杏眸泛着粼粼波光,绝美诱人。

    看着云曦执笔写字的模样,冷凌澈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虽然更深入的他都已经尝试过,不过这清淡的吻味道依然很好!

    冷凌澈坐在一旁,直到云曦将一封信写完,冷凌澈才将云曦的信封入了信封之中。

    “这信何时能寄出去?”云曦有些迫不及待,她现在恨不得立刻看到云泽的回信。

    冷凌澈将信收好,抬头看着云曦,嘴角的笑从容矜贵,平时这般的笑只是温润俊美,可只有他们两人时,云曦却是觉得这笑里更透着撩人和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