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十七章 十一皇子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十七章 十一皇子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和冷凌澈正准备进宫,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马蹄飞扬的声音,接着便传来一道宛若明珠滴落的声音,“二哥,二嫂等等我!”

    不用看便知道这声音的主人便是那位殷小侯爷,殷钰策马奔来,他翻身下马,先是给云曦请了安才开口道:“二哥,我和你们一起进宫吧!”

    “皇祖母请你的?”冷凌澈抬眸问道。

    “对啊,我可不敢一个人先去,我若是去了太后一定会和我谈婚事,我可真是怕她老人家了!”殷钰一脸无奈的说道,好似成婚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

    “随你!”冷凌澈淡淡开口道,小心的将云曦扶上了马车。

    “多谢二哥!”殷钰眯眼一笑,便欲抬腿上马车。

    冷凌澈却是眯了眯眼睛,冷声道:“站住!”

    殷钰一条腿都已经迈到了马车上,见冷凌澈制止自己不由有些茫然。

    冷凌澈瞄了一眼殷钰的那匹马,开口道:“你骑马!”

    殷钰可怜兮兮的望着冷凌澈,讨好道:“二哥,你忍心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骑马吗?”

    “那你成亲便好!”冷凌澈说完便径自钻进马车,丝毫不顾及殷钰那委屈的表情。

    “成婚了不起啊,真是……”殷钰委屈的拉过自己的马,苦着一张脸坐在马背上。

    “你这样对殷小侯爷不好吧……”云曦以前一直觉得冷凌澈是个十分温润的人,至少对她和泽儿都是一样的温柔。

    可是相处的时间越久,云曦便发现他其实是个十分冷淡的人,即便他在与人交谈时眼中凝笑,却也无法遮掩那种疏离和冷漠。

    “没事,他性子就这样,不用处处依着他……”冷凌澈说完便将头枕在云曦的肩窝处,抬眼看着,云曦轻声说道:“昨夜太累了,为夫要小憩一会儿……”

    云曦脸色一红,瞥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又不是她让他累的,还不是他自愿的!

    见她羞红了脸,冷凌澈得逞的扬起了嘴角,轻轻笑着,逗弄云曦害羞是冷凌澈每日的必备功课,他要好好磨砺云曦,争取让云曦的接受尺度能够与他平齐。

    听到马车里传来冷凌澈那低沉的笑声,殷钰故意在外面喊道:“哎呦,知道你娶亲了啊,不用和我们炫耀了,是不是玄宫?”

    玄宫不敢接话,只安分的驾车,殷钰觉得无趣,满脸都是生无可恋的样子。

    进了皇宫,早有人在宫门候着,带着云曦几人前往殷太后的德彰宫。

    殷钰热情的为云曦讲解着宫里的一草一木,就好像这楚宫是他亲手造的一般。

    几人正是走着,突然听到有宫人急切的喊叫声,“十一皇子,您快下来啊!”

    几人闻声望去,只见高大的杨树上挂着一个年岁不大的少年,他脚踩着一根正在不停颤动的树枝,他伸出手臂,正试图捡回挂在树上的风筝。

    可是他脚下的树枝根本就不足以支撑他的重量,感觉随时都会断裂一般。

    云曦只觉的心下一紧,可她还未等出声,那树枝“啪”的一声折断,树上的十一皇子还未等抓到风筝,便瞬间跌落下来。

    云曦害怕的捂上了眼睛,树下的那些宫人竟是尖叫着跑开,殷钰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就窜了出去,用自己的身子接住了落下的十一皇子。

    殷钰闷哼一声,面露痛楚之色,云曦两人连忙走了过去,只见十一皇子趴在殷钰的胸前,似乎是摔懵了,一动未动。

    殷钰的脸都皱成一团了,看着冷凌澈伸出了手,可怜兮兮的呻吟道:“二哥……”

    冷凌澈挑一下眉,没有理会他,凭借殷钰的身手不过只会受些皮外伤,哪有这般严重。

    殷钰又转头看着云曦,撇嘴说道:“二嫂……”

    云曦命宫人将十一皇子和殷钰扶起来,十一皇子还有些发懵,背对着云曦她们不停的晃着头。

    “十一皇子,是殷小侯爷救了您啊!”有宫人提醒道,十一皇子仍旧坐在地上,只茫然的转头看着他们。

    可就这一个转身,冷凌澈和云曦却都顿时愣在原地,特别的云曦,她不可置信的走上前去,仔细的打量着十一皇子,嘴唇轻颤的说道:“泽儿……”

    云曦正想走上前去,冷凌澈却是拉住了她,低声说道:“这是十一皇子——冷凌泽!”

    云曦的脚步顿了一下,她压制住了心里的震惊和激动,复又重新打量着冷凌泽。

    眼前的十一皇子的确不是她的弟弟,他有十二三岁的样子,已然是个少年的模样,他的身材也要更修长,更清瘦一些。

    可是这张面孔实在是太像了,或者说冷凌泽的模样便是云泽长大后的样子。

    可是云泽的那双眼睛总是清澈明亮,而冷凌泽的眼型虽然很美,却暗淡无光,就仿佛是一颗蒙尘的宝石,失去了本应有的光彩。

    云曦对云泽很是尽心,可是因为云泽是早产,又染上了一些胎毒,所以云泽的身体不是很好,即便胖了一些,小脸也总是透着不健康的苍白。

    所以云泽虽然很勤勉,可是终究还是被身体所拖累,每每习武用不了多久便会筋疲力尽。

    而冷凌泽虽是更瘦一些,但是一看便是个身体健康的人,即便刚才从高处跌落,也不过只一瞬的恍惚,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精神。

    他一眨不眨的看着云曦,歪了歪头,突然张开双臂笑着喊道:“娘亲……”

    云曦十分惊诧,一时竟愣住了,冷凌澈将云曦拉到自己身后,冷淡的看着冷凌泽。

    冷凌泽看了看冷凌澈,似乎有些害怕,竟是撇嘴哭了,“呜呜……还我娘亲,我要娘亲……”

    一众宫人更是束手无措,不知该如何劝慰,云曦走上了前去,蹲下身子,温柔的给冷凌泽擦着眼泪,“我不是娘亲,我是嫂嫂……”

    冷凌泽停止了哭声,歪头看着云曦,似乎嫂嫂这个词已经超脱了他的认知,他喃喃说道:“不是娘亲……”

    忽然冷凌泽咧嘴一笑,这笑容更是像极了云泽,“不是娘亲,那是姐姐!”

    云曦的心头一颤,心中似是受到了触碰,便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再挑冷凌泽的错处。

    殷钰见无人理他,也不再装下去了,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走到冷凌泽身边,指着那些跪着的宫人说道:“你们就是这样照顾十一皇子的?”

    “回小侯爷,是十一皇子要去摘风筝啊!”那些宫人们还觉得有些委屈,他们都已经劝过了,可这个傻子不肯听,他们有什么办法!

    “十一皇子要风筝你们为什么不给他摘?他从树上掉下来,你们不但不接着他,反而一哄而散,你们就是这样照顾主子的?”

    殷钰平时嬉皮笑脸的,可他的怒火也不是几个宫人能承担的。

    一众宫人顿时闭嘴不言,身为奴才自是要将主人放在第一位,可他们的主子是个傻子,谁会真心待他?

    可即便如此,他们的主子是个皇子,若是他真的出事,他们也逃脱不了干系!

    “带十一皇子下去休息,你们的事自有太后决断!”殷钰语落,众人都苦着脸,却也不敢再分辩,连忙拉着十一皇子离开。

    冷凌泽却一直回头看着云曦,带着哭腔喊着:“姐姐……姐姐……”

    冷凌澈见云曦眸中泛泪,知道她定是在思念云泽,便走过去拉了拉云曦的手,轻声说道:“走吧……”

    云曦点点头,任由冷凌澈拉着她,殷钰见到云曦闷闷不乐,思索了一会儿,突然一拍脑门,惊诧说道:“十一皇子长得好像夏国太子啊!”

    看着云曦疑惑的眼神,殷钰尴尬笑道:“其实十一皇子一向不出席任何的宫宴,我虽然知道十一皇子,但是几乎就没有见过。”

    他刚才便觉得冷凌泽看起来似有些面熟,一想到云曦刚才脱口而出的“泽儿”,他才恍然大悟,可不就是像二嫂的弟弟云泽嘛!

    “说来真巧,他们不仅长得像,便是连名字都像,这太有缘了……”殷钰未等说完,冷凌澈便抬腿一扫,若不是殷钰身手好,只怕就会吃了个狗啃屎。

    “二哥,你干什么?”殷钰怒目而视,冷凌澈一记眼刀望来,殷钰立刻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云曦若有所思,看着冷凌澈问道:“十一皇子他,是真的……”

    皇宫阴暗,弱肉强食,若是稍有不慎便会被啃噬殆尽,所以弱小的人要么寻求掩护,要么就需让别人不会忌惮。

    冷凌澈明白云曦的意思,只叹声道:“十一皇子出生时便开始发热,损伤了大脑,之后便……”

    云曦有些失落,那般俊秀的少年,她倒是希望这些不过是他为求自保的障眼法,却没想到他自出生便是如此……

    冷凌澈也有些意外,他离开时冷凌泽不过三岁稚龄,他哪里会知道冷凌泽长大后的模样。

    而当他归回楚国后,便一直谋划各种事情,更是没再见过冷凌泽,所以今日他与云曦是一样的震惊,没想到世上竟会有如此相像之人!

    几人各有所思,刚到德彰宫冷清落便一溜烟的跑了出来,挽着云曦的手臂说道:“你们可算是来了,你们再不来我就要被皇祖母念道死了!”

    “是哀家要被你烦死了吧!”殷太后瞪了冷清落一眼,冷声开口说道。

    冷清落莫不在意的一笑,只亲昵的挽着云曦,完全无视殷钰和冷凌澈。

    殷钰一挥折扇,笑着说道:“有了嫂子,就不要哥哥们了啊!”

    冷清落看着殷钰一笑,俏皮着说道:“那钰哥哥也给落儿找个嫂子啊,落儿保证对两个嫂子一样好!”

    殷钰瞪了冷清落一眼,但是为时已晚,殷太后点头说道:“不错,钰儿也该成家了,你若是再不娶亲,你母亲就要把哀家这德彰宫踏平了!

    其实哀家和你母亲为你相看了几个,有御史台大夫之女……”

    殷太后滔滔不绝的说着,殷钰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青,连忙岔开这个话题说道:“太后娘娘,您可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晚才来?”

    “为何啊?”

    殷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一告诉给了殷太后,殷太后瞬间勃然大怒,“这些大胆刁奴,竟是敢对如此轻视皇子!

    来人,将十一皇子身边的刁奴皆杖责二十,全都贬入辛者库!”

    金嬷嬷点头称是,殷太后想了想又说道:“你再去内务府挑些乖巧能干的,就算十一皇子与常人有异,那也是我们冷家的血脉,岂能容奴才们欺辱!

    也不知道皇后是如何管理后宫的,居然会出这样的事情,若是你们今日没碰上,十一皇子岂不就危险了?”

    殷太后虽是脾气火爆,却是非分明,更心疼十一皇子。

    十一皇子的母亲出身低,不过是一个小小秀女,楚帝临幸她之后竟是连楚帝自己都忘了。

    而后这秀女十月怀胎,竟是诞下了龙儿,这本应是个好事,谁是那秀女是个没有福气的,竟难产而死,而十一皇子出生便烧坏了脑子,被楚帝扔在一边不闻不问。

    殷钰见殷太后将自己的事情忘在了一边,正是窃喜之际,冷凌澈却是突然开口道:“皇祖母息怒,这些刁奴处置了就好,您还是再说说殷钰的婚事吧……”

    “二哥!”殷钰气得跳脚,他好不容易让太后忘记了此事,二哥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冷凌澈扫了殷钰一眼,嘴角微微挑起,殷钰打了一个寒颤,心里暗暗琢磨,难道自己又什么时候得罪了他?

    可哪有不当时发作算后账的道理!

    在接下来的半个时辰里西太后如数家珍一般,将金陵中国的好女子尽数给殷钰讲了一遍,殷钰的眼神越发的暗淡空洞,最后仿佛变成了两个小黑点,一点光亮也无。

    “你听清没有,这些姑娘也喜欢哪个?”殷太后说完之后便开口问道,有些期待的看着殷钰。

    殷钰长叹了一口气,麻木的转身看着殷太后,开口说道:“太后娘娘,您有没有讨厌的姑娘?您若是讨厌哪家小姐便把谁许给殷钰吧!”

    “你……你这是什么话?堂堂侯府难道还会亏待了哪家不成?”对于殷钰的自贬,殷太后明显不高兴了。

    “侯府不会亏待,但是殷钰会啊,全金陵都知道殷钰就是个不思进取的纨绔子弟,只希望摸鱼遛鸟,实在非女子良人啊……”殷钰摇头说道,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看着殷太后要骂人了,终究还是冷清落向着殷钰,便连忙开口说道:“皇祖母,钰哥哥的婚事也不是一下子就成的,可是我们再饿下去就是要命的了!

    饿坏了落儿您不心疼,可要是二嫂嫂饿了,二哥指不定如何心疼呢!”

    “都怪这猴崽子,让哀家把正事都忘了!”殷太后将事情一股脑的推给了殷钰,殷钰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殷太后侧头看着云曦,温和的笑道:“云曦,前两日哀家找了两位夏国的大厨,想试试你们夏国菜的口味,正巧你帮哀家尝尝!”

    云曦心里动容,殷太后自然不会闲着要尝试夏国的饭菜,这两个夏国的大厨自然是为她准备的。

    “多谢皇祖母怜爱!”云曦福礼说道,看着云曦懂事的模样,殷太后心里也很是疼惜。

    “你不必与哀家多礼,哀家听澈儿说你在夏国还有一个外祖母,你就把哀家当成你的外祖母就行!”

    殷太后一开始对云曦是有些意见的,可是随着后来的相处,她依稀在云曦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而且云曦可要比她当年还要年轻。

    所以她可以理解云曦的不容易,对她也多了一丝怜惜,如今看着冷凌澈他们感情甚好,她更是无比的欣慰。

    饭菜摆了上来,众人围坐一圈,正是其乐融融之时,忽有人传报,说是曹婉仪和三公主求见。

    殷太后脸色一沉,不悦的说道:“一群烦人的东西!”

    冷清落看了殷钰一笑,挑眉笑着说道:“谁让咱们这有一块肥肉呢!”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