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十六章 吃醋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十六章 吃醋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世子妃,王爷带人把西宁侯府给砸了!”喜华满眼喜色,幸灾乐祸的说道。

    “什么?”云曦虽也惊讶,但是碧莲却在云曦之前叫出声来了。

    喜华看了碧莲一眼,碧莲自知失态,赔笑道:“奴婢也是太惊讶了,王爷为何会突然砸了西宁侯府呢?”

    喜华冷哼了一声,想到今日的事情仍是忿忿不平,“还不是那个欧阳小姐,居然敢对我们世子妃不敬,不砸她家砸谁去?”

    碧莲闻后更是诧异,不可置信的看了云曦一眼,王爷是在为她出头?

    这怎么可能呢?

    王爷对世子都不甚亲近,又如何会为世子妃打抱不平?

    碧莲转了转眼睛,小心翼翼的打探问道:“那欧阳小姐竟是敢对世子妃不敬,不知世子打算如何处理呢?”

    云曦并不回答,喜华却是直接开口说道:“早就处理了啊,世子骂了那欧阳若一顿,还让欧阳若给世子妃跪下认错。

    那欧阳若实在是傲慢,居然不肯,世子便说此事咱们锦安王府绝不会善罢甘休!”

    “这怎么可能?”

    碧莲直接出口质疑,见云曦打量着她,才开口解释道:“奴婢只是觉得世子是个温润的人,怎么可能会责骂别人呢,更何况欧阳小姐不过是一个弱质女流……”

    “那又如何?咱家世子说了,只要有人敢对世子妃不利,哪怕是碧落黄泉,他也非要杀了那人不可!”

    云曦不由失笑,喜华这丫头是话本子看多了,说出的话也不嫌肉麻!

    碧莲撇了撇嘴,虽是不再说什么,却显然是一副不相信的模样,那欧阳小姐是金陵第一美人,哪个男人看了不动心,世子怎么可能辣手摧花呢?

    而正在此时,锦安王府带着一众人浩浩荡荡的回来了,却是阴沉着一张脸大步迈进了冷凌澈的书房。

    玄商正与冷凌澈说着什么,冷凌澈一副轻松随意的模样,见到锦安王进来,也不过淡淡的抬了一下眼睑。

    玄商立刻行礼,他打量了一下这父子两人之间那诡异的氛围,找个借口便溜了。

    锦安王看着冷凌澈,一张俊脸上满是怒气,“外面的消息是你放出去的吧?”

    外面人人皆传锦安世子妃被西宁侯家的小姐用剑所指,险些伤了性命,上午发生的事情瞬间便传遍了金陵,定是有人故意为之。

    而西宁侯府自知理亏,藏还来不及,哪里会传消息,有理由这般做的自是只有冷凌澈一人!

    “你将此事传的沸沸扬扬,不就是为了看本王的反应吗?”

    看着锦安王那怒气沉沉的脸色,冷凌澈却是倏然一笑,如同冰雪消融,温暖如春,“看来父王志气未减,凌澈甚是欣慰!”

    冷凌澈那不动声色的嘲讽瞬间让锦安王暴跳如雷,“本王怎么生了你这么个逆子?”

    “我也不知……”冷凌澈仍旧是那般清清淡淡的回答,嘴角甚至还噙着一抹清浅的笑意。

    “你……你……”锦安王气的说不出话来,胸口起伏半晌,才开口说道:“本王告诉你,本王今日砸了那西宁侯府是为了本王自己的面子,可不是为了你!

    你以后少丢我锦安王府的脸面,还有,让你家那位长公主安分一些,少给本王惹麻烦!”

    冷凌澈挑了一下眉,嘴角悠然勾起,他抬起眼眸看了锦安王一眼,轻笑道:“父王若是能管好自己的后院,云曦定不会生事。”

    锦安王只觉的自己的心口积着一团火气,他若是再呆在这,一定会被这个逆子活活气死。

    锦安王狠狠的瞪了冷凌澈一眼,冷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冷凌澈嘴角的笑缓缓落下,看着锦安王的背影,眼中浮现了幽冷的寒光。

    此时芙蓉阁内,碧莲在院子里做点这做点那,眼睛一直向院外瞄着,可冷凌澈却是一直没有回来,让她只觉得无比的失落。

    正在此时忽有人来传报,说是宫里赏东西下来了,原来是楚帝知道云曦今日受了惊吓,特送些好东西来给云曦压惊。

    殷太后身边的金嬷嬷也一起来了,对着云曦嘘寒问暖,好一番安慰,云曦虽是笑着回应,心里却是有些奇怪。

    未过片刻,西宁侯夫人和欧阳小姐求见,碧莲觉得有些惊诧,心里好奇发生了什么事,便借着给云曦端茶伺候在她身边。

    西宁侯夫人和欧阳若的脸色都十分难看,锦安王府前脚刚砸了侯府,西宁侯本是进宫请陛下做主,谁知道竟是连面都没见到。

    楚帝不但赏赐了云曦不少珍宝,更是下了口谕让欧阳若给云曦赔礼。

    帝王的口谕便是圣旨,即便他们不甘心,却是也不敢违背。

    西宁侯自是不能来,他若是来了这张脸就彻底丢尽了,便只让西宁侯夫人带着欧阳若前来。

    欧阳若那张绝色的小脸上此时满是恨意,她的一双美目盈着波光,却是隐忍着不肯落下,将一双眼睛憋得通红。

    西宁侯夫人的脸色也不好看,他们西宁侯府地位尊贵,何曾受到过如此羞辱?

    欧阳若又是她捧在手心的珍宝,从未受过一丝委屈,今日让欧阳若给云曦跪下,真是委屈了她。

    西宁侯夫人总归是要比欧阳若沉稳许多,两人见过礼之后,云曦并不搭话,态度十分的冷淡,西宁侯夫人只好勉强笑道:“世子妃,今日是若儿不懂事,玩的过火了,她也自知犯错,心里十分后悔呢!”

    云曦看了欧阳若一眼,那双满是怨毒的眼睛哪里有一丝悔意,“是这样吗?本宫还真是没看出来呢!”

    西宁侯夫人推了欧阳若一下,欧阳若抿抿嘴,将那一直高抬的下巴收起,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世子妃,今日是我错了……”

    西宁侯夫人也笑着打哈哈,开口说道:“你们年岁差不多,我们两家还有亲缘在,以后自是要多加亲近才是!”

    西宁侯夫人只想着先与云曦服个软,这样云曦总不能还要求若儿下跪吧,若是她还不肯让步便是她苛刻凉薄了。

    “本宫是不敢亲近了,直到现在本宫还记得那柄剑是如何横在本宫眼前的,这么多年本宫都从未受到过如此的羞辱!”云曦冷声说道,显然是不肯原谅。

    “云曦,我都已经道歉了,你别欺人太甚!”欧阳若抬起头,双目微红,眼眸怒睁,哪里有一丝的愧色。

    “本宫欺人太甚?欧阳小姐以剑横指本宫,此乃以下犯上之罪,难道一句道歉就可一笔带过吗?没想到楚国的律法竟是这般宽和!”云曦杏眸冷寒,说出的话更是冷凝如冰。

    “你!”欧阳若一看云曦那张脸就恨不得上前撕了她,可是她还存着一些理智,若是她此时再与云曦动手,那罪名便更是大了。

    西宁侯夫人的脸色也不好看,正在考虑着如何周旋,一直静默不语的金嬷嬷突然向前迈了一步,开口说道:“侯夫人,世子妃!”

    西宁侯夫人这才注意到金嬷嬷,顿时眼睛一跳,这可是殷太后身边的红人,她此时在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老奴是太后娘娘身边伺候着的,今日特奉太后旨令前来探望世子妃!”金嬷嬷毕恭毕敬的说道。

    “金嬷嬷无须多礼!”西宁侯夫人连忙虚扶了一下,淡笑说道,只是那笑很是勉强,看起来更显怪异。

    “老奴一直在太后身边伺候,今日正好听闻了世子妃受惊一事,太后十分震怒。

    但是考虑到西宁侯府毕竟是皇后的母族,若是太过责罚对皇后和太子的名声都不好,便只言让欧阳小姐给世子妃下跪赔礼,便算是了结!

    太后仁慈,这等以下犯上之事轻则重打五十宫棍,重则充军杀头,太后却是只让欧阳小姐赔礼就好,夫人可觉得太后罚的重了?”

    西宁侯夫人的嘴角抽动着,一张脸似哭似笑,连忙说道:“金嬷嬷哪里的话,太后仁慈,我等感激不尽,哪里还会有不满!”

    太后的人就在这,她们便是不愿也不能再有所违背,若是因为此事惹恼了殷太后,岂不是主动将脑袋伸给殷太后吗?

    西宁侯夫人看着欧阳若,见她双眸泛泪,心中虽是不舍,却还是咬牙说道:“若儿,今日是你不对,快给世子妃叩头道歉!”

    “母亲!”欧阳若紧咬着嘴唇,眼里的泪光不停的流转着,似乎只要西宁侯夫人一句话,那些泪珠便会滚滚落下。

    西宁侯夫人含泪的避开眼神,冷声说道:“还不跪下!”

    欧阳若看了金嬷嬷和云曦一眼,狠狠的咬了咬牙,她知道这是殷太后的意思,她别无选择!

    可是,她怎么能甘心呢?

    云曦有什么资格受她这一拜!

    云曦轻轻抬起下巴,神色倨傲的看着欧阳若,这一幕看得欧阳若更是心中滴血。

    往日里只有她蔑视别人的权力,谁有资格这般来看她?

    看着西宁侯夫人的无可奈何,金嬷嬷的冷眼以对,还有云曦冷傲嘲讽,欧阳若狠狠的咬着嘴唇,直到嘴里弥漫着血腥之气依然不肯松开。

    她缓缓屈膝,眼泪倏然滑落,当膝盖碰到坚硬的地面,她只觉的自己的尊严在这一瞬间彻底破碎。

    她颤抖的跪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抠着地面,瘦弱的肩膀剧烈的抖动着。

    “欧阳小姐的礼数并不周全,侯夫人应该严格教导!”金嬷嬷看了一眼欧阳若,冷声开口道。

    欧阳若深吸了一口气,她端正了身子,双眼之中迸发出了强烈的恨意,却是规规矩矩毕恭毕敬的行了一个大礼,声音颤抖却一字一顿道:“世子妃,臣女做错了,还请世子妃宽容!”

    她叩了三个头,每一下对她来说都是一种致命的折磨,那种屈辱和仇恨几乎要让欧阳若窒息过去。

    “念在欧阳小姐是初犯,这次便算了,本宫不希望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云曦收回视线,轻描淡写的说道,那漠视冷淡的语气让欧阳若憎恨而恼怒。

    “是!臣女谨记!”欧阳若咬牙说道,她一直低着头,眼泪一颗颗的砸在了地面,眼中是无法磨灭的怨毒。

    西宁侯夫人连忙将欧阳若扶了起来,眼中也含着泪花,心疼的看着欧阳若。

    欧阳若颤抖起身,她看了云曦一眼,那目光犹如淬了毒的匕首,闪着阴冷的幽光,“母亲,我们走吧!”

    今日的耻辱她一定会让云曦加倍偿还,她一定要让云曦尝尽世间所有的屈辱,让她痛不欲生!

    金嬷嬷见两人走后,也不再谈及此事,便笑着说道:“不知世子和世子妃明日可有空,太后想请你们进宫一叙呢!”

    “应是无事的,云曦一会儿再问问世子,若是世子无事,云曦便派人进宫送拜帖!”

    金嬷嬷见云曦安排妥当,笑着点点头,说了两句闲话便也离开了。

    云曦瞥了碧莲一眼,碧莲此时已是呆若木鸡,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仿佛被吓傻了一般。

    喜华也瞧见了,上前推了碧莲一把,开口说道:“你想什么呢,怎么总是发呆?”

    碧莲神色恍惚,被喜华推了一下才恢复了清明,欧阳小姐是金陵最尊贵的小姐,竟是也要给云曦叩头赔礼,那若是其他人,岂不是定会没了性命……

    碧莲的表情十分凝重纠结,她看了云曦一眼,找个借口便连忙离开了。

    喜华瞥了碧莲一眼,不屑的说道:“这年头想飞上枝头的野鸡还真是多!”

    云曦被喜华这形容逗得一笑,开口应道:“若是飞个低些的枝头也还好些,可这些人却偏偏瞄准了树顶的枝干。

    上面的风景的确好,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掉下去便是粉身碎骨!”

    “那这碧莲什么时候才能摔死?”喜华望着云曦眨眼,她觉得这碧莲实在是讨厌,真是迫不及待想看她摔死了!

    “且看着吧,她想飞总得有人帮她才行!”云曦说完一笑,拿过茶盏抿了一口茶,复又问道:“世子怎么还没回来?”

    “曦儿可是想我了?”门外传来了含笑的温润声音,在这夏日里犹如一道夹杂花香的凉风,甚是悦耳。

    喜华促狭的看着云曦,转身看着冷凌澈俏皮的说道:“可不嘛,世子妃可想死您啦!”

    喜华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对云曦的怒视视而不见,冷凌澈清浅笑着,开口问道:“喜华说的也没错,曦儿何必恼羞成怒呢?”

    云曦不想与他纠缠此事,便开口说道:“皇祖母想让我们明日进宫,你可有时间?”

    “嗯,这一月我都是安闲的,只要陪着曦儿便好……”

    云曦心中无奈叹气,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冷凌澈这么会花言巧语!

    冷凌澈忽然靠近了云曦,开口问道:“曦儿觉得陆流君如何?”

    这问题有些莫名其妙,云曦也没有多想,回忆了一下陆流君便开口说道:“风姿特秀,气质淡雅,是个翩翩佳君子……”

    云曦还未等说完,冷凌澈便张嘴咬在了云曦的嘴唇上,云曦吃痛,捂着嘴唇疑惑不解的看着冷凌澈。

    冷凌澈眼神微冷,墨眸暗淡,他伸手抬起云曦的下巴,贴近问道:“那为夫与他谁美?”

    云曦正想回答,突然便推开了冷凌澈,一脸的不可置信,表情古怪的说道:“你不是在吃醋吧?”

    冷凌澈眨了眨眼,一副正是如此的表情,云曦更觉无奈,“可这问题是你主动问我的啊!”

    “所以你便对他多有赞赏?”

    两人四目相对,云曦一脸茫然,不知道冷凌澈为何会醋意横生,冷凌澈叹了一口气,无奈又无力,他托着云曦的下巴,目光深邃缠绵,“曦儿,你的笑合该只能为夫一人来看……”

    冷凌澈说完便将云曦拥进怀中,云曦努力回想,终是记起之前在慕香阁她好似对陆流君笑了一下……

    云曦只觉的好笑,没想到那个风华绝代的冷公子竟是这样一个人,便环住了冷凌澈的腰肢,促狭笑道:“好好,以后我只对你一个人笑,我的醋坛子夫君……”

    两人皆是一笑,拥抱彼此,倾诉衷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