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十五章 怒砸侯府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十五章 怒砸侯府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若儿,还不跪求世子妃原谅?”

    “什么?让我跪她?凭什么?”她跪过皇帝太后、皇后妃嫔,可除此之外谁又有资格受她一拜?

    “你犯了错,就该受到惩罚!”蓝玉柳也收起了温和的笑,警告着欧阳若。

    蓝玉柳是个圆滑之人,她更在意的是大局,可偏偏这个欧阳若自小便被人宠坏了,骄纵傲慢太过任性。

    “我不过是开了一个玩笑,又没有伤到她,凭什么让我跪?”欧阳若看向了冷凌澈,倔强的眼中隐隐有着泪光,“冷世子,你应该知道我那剑根本不会伤了她!”

    冷凌澈抬起眼帘,双眸是世间最为幽深的漆黑之色,可融进世间万物,唯独无情。

    “我只知有人对我的世子妃刀剑相向,我娶她,便要护她,任何的危险我都绝不允许!”

    冷凌澈的话便是否认了欧阳若的辩解,欧阳若身子微颤,却始终咬紧牙关,不肯退让半步。

    冷凌澈已经没有耐心等下去了,只拉起云曦的手,看着蓝玉柳说道:“这件事锦安王府不会善罢甘休!”

    蓝玉柳心一凉,冷凌澈说的是锦安王府不会善罢甘休,若是真将此事闹大,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若儿!”蓝玉柳近乎恳求的看着欧阳若,可欧阳若却是始终咬牙站着,绝不肯跪求那个她最讨厌的女人。

    “唉!本宫也该回宫了,皇祖母最怕无聊,正巧今日有事可说!”冷清落叹了一口气,阴阳怪气的冷声说道。

    她看了殷钰一眼,开口笑道:“钰哥哥你去不去啊?”

    “去!怎么不去?我这剑可贵着呢,如今断了,本侯爷也得求太后娘娘给我添银子啊!”殷钰和冷清落一拍即合,蓝玉柳的脸色更是难看了一分。

    陆流君几人不好多说什么,也都请辞离开,秦盼兮若有所思,不知道西宁侯府这次会不会受到牵连呢?

    陆流君看着冷凌澈前行的背影,眼神微眯,嘴角勾起一抹细微的弧度,冷世子看来也是个有趣的人啊!

    屋内的人已经散尽,蓝玉柳怒其不争的看着欧阳若,一向挂着笑意的脸上此时乌云密布,“若儿,你都做了什么啊?

    你不是说只想来见一见冷世子吗?为什么要对云曦动手?

    冷世子身后有太后做主,那锦安王又一向是个脾气暴躁的,最恨被人拂他的脸面,这次只怕西宁侯府都会跟着倒霉!”

    “那我能怎么办?难道要我去跪那个女人?她不过是一个战败国的公主,不过是一个世子妃,凭什么让我跪她?

    与其让我受辱,莫不如要了我的命,我倒要看看云曦有没有那个本事!”欧阳若咬牙说道,仍是一副死不悔改的模样。

    蓝玉柳气的跺了跺脚,不欲再与欧阳若说下去,脚步匆忙的离开,只想赶紧进宫与皇后商量一番。

    马车里,冷凌澈虽是环着云曦,可是云曦明显能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

    云曦坐直身子,看着冷凌澈那双幽深沉寂的眸子,轻轻的挠了挠冷凌澈的掌心,“夫君,那欧阳若的确不敢伤我,她不过是想看我出丑而已。

    你不要因为她影响了心情,这次咱们没有任何的损失,反倒是要让他们出点血!”

    冷凌澈看着云曦嘴角的笑意,眸色更深了一分,他的声音是从来没有过的低沉,“云曦,你还是不懂我……”

    云曦一怔,有些不解的看着冷凌澈,冷凌澈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声音清淡如水,却有一种刺骨的冷意,“我容不得你有半点闪失,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也绝不容许!绝不!”

    冷凌澈的眼神有些迷离,不现往日清明,而是萦绕着一种别人无法体会的恐慌。

    “云曦,我只有你,只有你……”冷凌澈紧紧的抱着云曦,云曦没有想到欧阳若一个玩笑的动作竟会让他如此恐慌,就好像自己可能会因此离他而去一般。

    云曦双手捧着冷凌澈的脸,缓缓抬头在他的唇上印上了一吻,那温软的触感让冷凌澈眼中的晦暗淡淡退却。

    他看着眼前的女子,她那般的美,那般的灵动鲜活,他的墨眸中渐渐恢复了光亮,阴霾散尽,华曦重现。

    “云曦……”他轻声呢喃,将云曦紧紧的禁锢在怀里,声音缥缈虚无,“我会护着你,绝不会让你受到半点伤害……”

    冷凌澈和云曦像没事人一般直接回了芙蓉阁,可是外面却是因为今日之事而掀起了轩然大波。

    殷太后听闻之后立即唤来了欧阳皇后,不由分说便命欧阳皇后一直跪着。

    欧阳皇后贵为六宫之主,平日里殷太后对她也算是客气,就算冷淡也从未打过她的脸面,可是今日欧阳皇后就这般跪着,直到双膝酸麻,也没有得到殷太后的怜悯。

    欧阳皇后恨的咬牙,若是往日她定然不受,可是蓝玉柳已经将事情告诉给了她,她自知理亏,不敢忤逆。

    西宁侯府只有欧阳若一个嫡女,自小备受宠爱,欧阳皇后也一直很疼爱她,可没想到她竟会这般糊涂!

    淑妃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笑着,看着欧阳皇后隐隐发抖的身体,拍着胸口说道:“还好今日世子反应的快,不然世子妃那张花容月貌的小脸就可惜了!”

    殷太后扫了淑妃一眼,冷声道:“你若是来看笑话的便给哀家滚出去!”

    淑妃吓得一激灵,揉了揉帕子,不敢再说话,只狠狠的瞪了欧阳皇后一眼,她今日就是来看热闹的,哪里能走?

    冷清落和殷钰坐在殷太后左右,两人皆是好声好气的哄着,殷钰环着殷太后的手臂,安稳道:“太后不要生气,生气会长皱纹的,那时就不是咱们楚国第一美人了!”

    殷太后气的一笑,掐了一把殷钰的耳朵,叱道:“没大没小的猴崽子,连哀家都敢排遣是吧!”

    这边正是说闹着,楚帝大步迈了进来,欧阳皇后求救的望着楚帝,楚帝只看了她一眼,便去给殷太后请安。

    “陛下起来吧,您日理万机的,怎么这个时辰来了?”

    楚帝脸一红,殷太后的不满他何尝听不出来,冷清落自觉的回避视线,楚帝看了冷清落一眼,指着殷钰便骂道:“什么事都来烦太后,你们不知道太后年纪大了,需要静养吗?”

    “陛下,您这么说臣可委屈啊!微臣那把剑贵的要命呢,难道不该让西宁侯赔臣一把吗?”殷钰苦着脸说道。

    “你那慕香阁日进斗金,还会在意一把剑吗?”楚帝瞪着殷钰,胡子气得一颤一颤的。

    “陛下,臣那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臣每日都要研究菜谱,还要想着如何省钱,那银子挣得可不容易呢!”殷钰贵为侯爷,整日都在金银中打转,却是连一篇像样的文章都写不出。

    “不思进取!”楚帝叱骂道。

    “好了!陛下这是骂谁呢?依您说,这回反而是钰儿他们错了?”殷太后抬眸看了楚帝一眼,凤眸中光芒凌厉冰冷。

    “儿臣不敢!”楚帝立刻低头说道,他和锦安王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一个是手握重兵的王爷,却仍经常被殷太后责骂。

    “堂堂一国皇后居然纵容娘家欺辱王府,这是哀家还在,若是哀家去了,你们是不是还要抄了锦安王府啊?”殷太后横眉冷眼,声音中气十足,带着不容置疑的威压。

    “太后明察,臣妾不敢啊!今日是小辈们玩乐失礼,臣妾也是不知情的啊!”欧阳皇后见楚帝来了,便连忙露出了委屈可怜的表情。

    “小辈玩乐?皇后还真是能言善辩啊!”殷太后冷笑道,转头对殷钰说道:“你将今日的事情讲给陛下!”

    殷钰说话一向抑扬顿挫,如说书先生一般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楚帝的脸色也有些难看,这件事可大可小,若是那欧阳若早些认错,也就不会有这番麻烦了,楚帝一时对欧阳若很是不喜。

    “不过一个臣女,居然敢对有诰命在身的锦安世子妃动手,西宁侯家真是好教养啊!”殷太后怒声说道,一身威严让众人都望而生畏。

    欧阳皇后无可辩解,只得不甘的咬了咬牙,正在殿内对峙之时,突然有小太监进殿禀报,说是锦安王带人把西宁侯府砸了。

    “什么?”楚帝不可置信的说道,便是欧阳皇后也诧异抬头,没想到锦安王会这般大胆。

    “陛下,太后,西宁侯正在御书房门前候着呢,说是要求见陛下……”

    楚帝正想去看看,殷太后却是冷笑一声,“砸的好!今日锦安王若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哀家连他一起罚了!

    还算他有点血性,堂堂一个王爷,陛下的亲弟弟还能被外人欺负了?

    将那西宁侯赶走,还好意思进宫诉苦,白活了一把年纪!”

    殷太后这话就是说给楚帝和欧阳皇后听的,楚帝脸色讪讪,只好赔笑说是,欧阳皇后却是险些气的晕过去。

    殷太后一口一个外人的排挤她,真是可恶!

    “母后觉得此事该如何处置呢?”楚帝试探着问道。

    “一个是陛下的亲弟弟,一个是皇后的母家,事情闹大也不好看。

    你弟弟脾气不好,发泄过了也就好了,就让那欧阳若给云曦磕头认错便算了!”

    楚帝似是没想到殷太后竟不再追究了,自是欢喜的应下,“这是应该的,云曦身份尊贵,此次受了惊吓,那欧阳若理应赔罪!

    儿臣一会儿再挑些好东西,命人给云曦送去压惊,母后也就不要再为此事动怒了!”

    “嗯!”殷太后淡淡嗯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欧阳皇后,开口道:“你也起来吧,哀家今日就是想给你提个醒,身为皇后更是要注意自家的一言一行,切莫再逾越了!”

    欧阳皇后心里恨的不行,殷太后打了一圈人的脸面,最后她反而做了好人!

    可即便如此欧阳皇后也不敢露出一丝的不满,只恭敬的说道:“臣妾叩谢太后指点,以后定当以身作则!”

    “嗯,起来吧!”殷太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让人搀扶欧阳皇后起身。

    淑妃见这般容易就放过了欧阳皇后,觉得有些可惜,可想到西宁侯府丢了脸面,又有些欢喜。

    殷钰突然探头,赔笑道:“臣那把剑……”

    楚帝瞪了殷钰一眼,吓得殷钰缩了缩脖子,殷太后开口说道:“西宁侯世代为将,府里最多的就是剑,改日你挑一把算了!”

    “谢太后!”殷钰像捡了多大便宜一样,立刻喜笑颜开。

    “你就知道敛财,你那一手破字写的像五岁孩童一般,也不知道丢人!”楚帝指着殷钰厉声斥责道,殷钰却只吐了吐舌头,脸上毫无愧疚之色。

    楚帝见他这副样子,也不愿多说,只开口道:“没事与澈儿学学,看看人家的字怎么写的!”

    顿了顿,楚帝看了殷太后一眼,复又说道:“儿臣一直知道澈儿的学问是好的,却是没想到澈儿还会武艺……”

    殷太后抿了一口茶,莫不在意的说道:“澈儿是个好孩子,没有荒废了这十年,不然手无缚鸡之力,那才真是丢人!”

    楚帝见殷太后神色如常,想到年轻男子多少都有些功夫,冷凌澈又一向聪慧,心里虽是多少有些狐疑,却也不再追问,行礼告辞了。

    殷太后抬眸扫了一眼楚帝的背影,凤眸幽暗,无力的叹息了一声。

    “皇祖母您别生气了,事情解决了就好!”冷清落撒娇劝慰着殷太后。

    殷太后扬唇笑笑,转头看向了一旁的殷钰,一直嬉皮笑脸的殷钰眸色微凝,不知在想些什么。

    殷钰本就相貌极佳,不过因为他性子太过活跃,总是没有个正经,与那些纨绔子弟别无二致。

    可是当殷钰收起了脸上那略显轻浮的笑意,总是微微眯着的桃花眼中流转着璀璨的华光,使得那双风流的桃花眼看起来甚是幽深。

    殷太后有一瞬的恍惚,殷钰这番模样让她记起了当年兄长的英姿,若是他没有早逝,这楚国只怕又会是另一番风景!

    罢了,她已经老了,如今的天下是他们年轻人的,也许他们能完成她这一辈无法实现的愿望……

    冷凌澈和云曦回到芙蓉阁时,外面的事情还没有传回锦安王府。

    碧莲一直在院子里晃荡,见到冷凌澈两人回来立刻笑着迎了过去,“世子!世子妃!”

    冷凌澈送云曦回到芙蓉阁,便开口说道:“我先去书房处理一些事情,你先歇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

    云曦点点头,乖巧的应下,夫妻之间的脉脉柔情让碧莲的双眼嫉妒的泛光,恨不得冲上去握住冷凌澈的手。

    目送冷凌澈离开后,云曦发现碧莲的眼神仍痴迷的落在冷凌澈的背影上,这种沉醉的眼神让云曦很是不喜。

    “可看够了?”云曦冷声说道,吓得碧莲缩了一下脖子。

    碧莲收回视线,尴尬赔笑,转了转眼睛,开口道:“世子妃今日玩的可还愉快?”

    “非常愉快!”云曦嘴角一扬,转身翩然离开,碧莲在背后暗暗翻了一个白眼,才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云曦拿了一本书,侧倚在软塌上,安静的翻阅着书册,碧莲站在一旁候着,只觉得实在无趣,眼神便一直飞向门外,似是在等着某人出现。

    过了一个多时辰,碧莲只觉得站的腰酸背痛,埋怨的看了一眼云曦,正在此时喜华小跑进屋,脸上带着难掩的喜悦。

    喜华看了碧莲一眼,云曦开口道:“没事,说吧!”

    喜华嘴角一扬,笑得极尽欢喜,一双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世子妃,王爷带人把西宁侯府给砸了!”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