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十四章 世子怒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十四章 世子怒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冷凌澈几人本是在隔壁吃茶,殷钰知道冷凌澈一向不喜欢吵闹,便推了之前的酒局,只剩下冷凌澈、殷钰和陆流君三人。

    殷钰是个坐不住的,只叹今日风光正好,不如出去游玩一番,反正里面也没有外人,两个妹子一个嫂子,都是自家人,也不用避讳。

    陆流君与殷钰是一拍即合,冷凌澈想到云曦也没有出去玩乐过,便点头答应了。

    可谁知当他们敲开房门时,蓝玉柳和欧阳若却是也在里面!

    三人都微微蹙眉,却还是先与蓝玉柳见过,蓝玉柳立刻起身回礼,这三人的身份都不低,她哪能坦然受礼。

    “冷世子!”欧阳若起身款款走到冷凌澈的身前,屈膝福了一礼,声音也不像刚才那般傲慢,有着少女独有的甜美。

    冷清落气的直咬牙,当着二嫂的面就敢与二哥眉目传情,当她冷清落不在是不是!

    冷清落正欲开口,殷钰却是早已跳了出来,雪白的折扇倏然展开,露出了扇面上的仕女图,一双桃花眼中含满了笑意,似有艳光流过。

    “欧阳小姐这就厚此薄彼了吧,本侯爷和流君也在这站着呢,欧阳小姐难道是嫌我们两个丑不成?”殷钰一脸的委屈,看起来伤心欲绝。

    欧阳若看了殷钰一眼,这殷小侯爷是金陵贵胄争相讨好的对象,便是太子对殷钰也十分的包容,欧阳若不敢得罪他,便只好又福了福身与殷钰和陆流君都见了礼。

    秦盼兮的目光在陆流君进来的一瞬间倏然变得明亮起来,她与三人依次行礼,落在陆流君身上的目光虽只是一瞬,却甚是温柔。

    “久闻冷世子惊艳才绝,若儿不知今日可有幸与世子攀谈?”一向目中无人的欧阳若此时却很是得体,她轻轻抬眸,长睫微颤,眼中流露出憧憬仰望的光彩。

    可是当她将视线落在冷凌澈脸上时,笑容顿时一僵,他的脸上挂着温和宠溺的笑,脉脉含情的目光越过她的头顶,落在了另一个女子身上。

    “抱歉,我们要离开了……”语气平淡无波,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可任谁都能听得出里面的冷漠和疏离。

    欧阳若狠狠的攥着拳,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拒绝!

    蓝玉柳见此,嘴角扬笑,十分亲昵的说道:“今日真是有缘,我们自家人竟是都碰在了一起,既然机会难得我们不如坐下用杯茶吧!”

    太子妃是储君之妻,也是以后的六宫之主,众人自是不好拒绝,否则若是传了出去只会让人觉得他们不把太子放在眼里,只怕还会有人借机生事。

    陆流君并不想介入此事,可看陆琼羽没有要走的意思,便也只好留了下来。

    一众人纷纷落座,冷凌澈自然的拿起茶盏给云曦倒了一杯茶,云曦抿嘴浅笑,本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在欧阳若眼中却是异常刺眼。

    蓝玉柳看着冷凌澈两人恩爱温馨的样子,不由一乐,开口道:“我本还担心云曦来楚国会不适应呢,如今看来你们夫妻二人感情甚笃,倒是我们多虑了!”

    蓝玉柳的话听起来没什么,可是细细品来却有些不对味,众人都以为冷凌澈和云曦是被一道圣旨绑在一起的,就连楚帝也曾经试探过。

    云曦正想着该如何回应,冷凌澈却是直接开口道:“得妻如此,是我之幸事,一切还要感念陛下恩德。”

    云曦微有诧异,似是没想到冷凌澈会这般直白,冷凌澈侧头一笑,以前隐瞒是为了让婚事顺利,如今却没有这个必要了。

    蓝玉柳怔了怔,打量了冷凌澈和云曦一眼,笑着敬两人喝茶,一双眼睛却是在不停的转动着,似在品味冷凌澈刚才的答复。

    欧阳若闻后眼中闪过一抹不甘,此时云曦那略有羞涩的笑意在她眼里都成了炫耀与挑衅!

    她若是知道冷凌澈出战之后就会迎娶云曦,那么她一定会在他出战前便求皇后为他们定下婚事。

    可事到如今,再想这些事情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云曦的确是个美人,可是她一向不以美貌自居,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她一会让冷凌澈看到她的特别之处!

    “我们这样枯坐实在无趣,不如玩行酒令吧!”欧阳若突然开口提议道,她目光灼灼的看着冷凌澈,即便得不到回应,也丝毫不会失落。

    蓝玉柳也笑着附和道:“如此甚好,在座的都是风雅之人,玉柳也可以趁机请教一番,免得太子总是斥责我胸无点墨……”

    蓝玉柳自嘲的笑道,她说的如此虚怀若谷,众人也不好回绝。

    既然事情是欧阳若提出来的,规矩自然是由她来定,欧阳若想了想,便笑道:“吟诗作对实在无趣,我们今日不如来玩些其他的!”

    “欧阳小姐可有什么新鲜的主意?”一听到玩乐,殷钰面含春色,无视冷清落那杀人般的眼神,笑眯眯的看着欧阳若说道。

    “我们来玩猜子令吧!”

    殷钰有些失望的“哦”了一声,欧阳若却是继续说道:“但是猜棋子什么的更是无趣,我们抽签来定上下家。

    上家任意藏起一件自己身上的东西,由下家来猜,哪家输了不但要罚酒还要完成另一家的安排,如何?”

    “好!这个有趣!”殷钰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一边笑着一边用眼神的余光看着冷凌澈。

    这个欧阳若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倒要看看他这个二哥是如何处理烂桃花的!

    冷清落瞪了殷钰好几眼,奈何殷钰就是一副看不到的模样,蓝玉柳轻轻拍手,笑着说道:“这个的确有趣,我们便来试试吧!”

    场内一共有九个人,殷钰做为东道主很爽快的负责做签,众人纷纷上前去抽竹签,秦盼兮的竹签上写着一上,便询问何人抽了一下的签。

    “秦小姐,是在下!”

    秦盼兮目光一亮,惊喜的转身看着陆流君,陆流君长身玉立,气质清雅又不乏俊朗英气,秦盼兮脸颊微红,心中虽是欣喜,却仍没有失了分寸。

    “那便还请陆公子手下留情了!”秦盼兮微微福礼,脸若晚霞,声若黄鹂。

    陆流君翩翩有礼,语气温和中又保留着恰到好处的疏离。

    欧阳若和蓝玉柳是一组,蓝玉柳是上家,欧阳若是下家。

    欧阳若一脸失望,向冷凌澈的方向望了一眼,恨不得与和他同组的冷清落对换一下,可欧阳若自然做不出这么出阁的事情,只好兴致寥寥的收回了视线。

    唯有云曦和陆琼羽两人相视一笑,很是轻松,冷凌澈瞄了云曦一眼,眸光微闪未有言语。

    秦盼兮藏了头上的一颗珠子,陆流君不知是因为谦让还是真的没看出,自罚了一杯。

    秦盼兮微有失望,若是他能看得出,便可证明他是有仔细端望过她的,可他却连这么明显的事情都没有看出来。

    可秦盼兮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悦,只复又敬了陆流君一杯。

    陆琼羽和冷清落都小饮了一杯,每人做了一首诗算是了事,蓝玉柳和欧阳若是最后一组,众人自是都将视线落在了她们两人身上。

    但见蓝玉柳发髻整齐,耳环戒指一个不少,欧阳若打量了半晌,终是摇摇头,苦笑道:“我真是猜不出了!”

    蓝玉柳笑着将手掌摊平,只见掌心内是一小条金色的丝线,那是她香包璎珞垂下的流苏。

    欧阳若见此一笑,摇头说道:“太子妃为了罚我吃酒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欧阳若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蓝玉柳双眼弯弯,笑着说道:“我今日既是存心为难你,自是不能让你这轻易就过关。

    诗词什么的自是难不住你,不如若儿就给我们表演一段剑舞如何?”

    欧阳若也不矫情,爽快答应,殷钰闻后便命人去取了他的剑来。

    云曦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蓝玉柳,这个女人从进来开始便一直挂着温和的笑,如论是对谁都十分的亲近热情。

    她明显是为了让欧阳若有机会展示自己的才艺,却又不能让欧阳若输的太过明显,可谓是用尽心机,这个蓝玉柳可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发觉云曦在打量自己,蓝玉柳歪头望了云曦一眼,嘴角轻扬,莞尔一笑,云曦亦与她点头浅笑,才各自收回了视线。

    乐声忽起,欧阳若拔出佩剑,银光闪过,映的那张小脸宛若花树堆雪明丽难言。

    欧阳若身姿修长,美艳之中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气,此时手持银剑,便是云曦也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欧阳若随着乐声旋转跳跃,她的剑舞不显绵软,脚步有力,手腕灵活,银剑在她的手中仿若一条灵活的银蛇。

    欧阳若不仅被是金陵第一美人,更是文武双全,是个难得的佳人。

    这一点云曦是自愧不如的,武艺什么的她真是学不来,其他的苦她都可以吃,唯有这个她真的只能望洋兴叹。

    她以前也曾心血来潮,与乐华学过几下,可第二日醒来却是浑身酸疼难忍,从此她便彻底放弃了这个念头。

    感觉到冷凌澈在轻轻握着自己的手,云曦侧头望去,只见冷凌澈正温柔脉脉的望着她,云曦小声问道:“你怎么不看剑舞呢?”

    便是云曦也不得不承认欧阳若的剑舞的确堪称一绝,而冷凌澈却是低头在云曦耳边轻语道:“没有夫人好看,我不喜欢……”

    云曦扫了冷凌澈一眼,脸颊微红,顾及到周围还有别人,云曦只轻轻的垂下了头,嘴角却是不可抑制的微微扬起。

    两人的小小互动尽数落在了欧阳若眼中,她这曲剑舞本就是为了冷凌澈特意准备的,可是他却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她一眼。

    她眼神冷戾的望着云曦,定是她故意扰乱冷凌澈的注意,否则哪个男子会忽视掉她?

    欧阳若一直都是骄傲的,从来没有任何人违逆过她,她心中一直压抑的怒火忽然喷薄而出,她嘴角一扬,脚步翩然一跃,竟是挥剑刺向了端坐的云曦。

    众人皆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一惊,云曦因为冷凌澈的调笑仍旧低着头,并未注意到突然刺向她的寒光。

    “二嫂!”冷清落一拍桌案而起,神色惊慌。

    而正在此时,冷凌澈突然伸出手,用十指和中指瞬间夹住了刺来的银剑,冰冷的剑刃停留在距离云曦不过分寸的地方!

    云曦诧然抬头,看着那距离自己不过分寸的剑尖,微微眯了眯眼睛。

    冷凌澈那一向温润的面容上瞬间凝结成冰,那双始终含笑的墨眸骤然阴沉,似萦绕了一层挥之不去的戾气,拥有着可以湮灭一切的力量。

    欧阳若震惊的看着冷凌澈,她身体微僵,被冷凌澈那冰冷幽深的眼神刺痛,她没想伤害云曦,不过是想看她出丑,想让冷凌澈看到她们之间的差别。

    “冷世子……”

    欧阳若想要开口解释,冷凌澈却是突然嘴角一抿,未见用力便将银剑折断,发出了凄鸣之声。

    殷钰一愣,没想到冷凌澈会暴露自己会武,看着蓝玉柳那惊诧忧思的模样,殷钰心中暗叹,只怕以后就更热闹了!

    众人都知道冷凌澈腹有才学,有治国之智,可是没有人知道看起来宛若清风皓月的冷凌澈竟是会有这般的身手。

    只用两根手指便折断了银剑,没有一定的内力修为根本就无法做到这样的事。

    云曦虽是知道他身手颇好,但是她从未见过冷凌澈出手,之前也不过曾带着她飞檐走壁而已,如今看他一身凌厉之气,宛若一个上古的战神,俊美的令人叹服。

    欧阳若后退几步,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手中被折断的银剑,她脸色有些发白,抬头看着冷凌澈,即便他目光冷淡疏离,她却依然解释道:“我不过是想与世子妃开个玩笑,没想到世子妃竟是一点武艺都没有……”

    欧阳若还是不甘心,一个空有其表的女人,哪里配得上他!

    “本世子不喜欢这种玩笑!”冷凌澈声音幽冷如冰,众人只觉得屋内温度骤降,仿若从初夏变成了寒冬。

    蓝玉柳也没想到欧阳若会突然出手,一时也有些怨怪她生事,却只得打圆场说道:“世子妃不要见怪,若儿就是这种小孩子脾性,生性贪玩,但还是有分寸的……”

    “是吗?本宫可没看出来!”云曦冷声说道,她微微抬起下巴,扫了蓝玉柳一眼,那华傲的气质让蓝玉柳自愧不如。

    “若不是世子及时出手,那利剑只怕就要刺伤了本宫的脸。

    本宫不但是夏国公主,还是锦安王府的世子妃,今日居然被一个臣女如此羞辱,难道是一句玩笑能带过的吗?”

    蓝玉柳心中苦叹,之前她与云曦交谈,虽然感觉这云曦有些清冷,但也未料到她竟会如此咄咄逼人,可偏偏却又无从反驳。

    “云曦,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是有分寸的,根本就伤不了你!”欧阳若身子微颤,咬牙说道。

    “谁能保证呢?”云曦淡漠开口,冷冷的看了欧阳若一眼。

    “就是,本宫刚才也看见了,那剑距离二嫂嫂不过分毫,若不是二哥手疾眼快,我二嫂的倾城容貌只怕就要被毁了!

    你西宁侯府是不把锦安王放在眼里,还是不把我们楚国皇室放在眼里啊?”冷清落适时开口,一句话便将问题搅得更为严重。

    蓝玉柳的指尖有些冷,这里还有殷钰和陆流君,都是太子想要拉拢之人,若是今日处理不当,不仅太后不会放过她,便是皇后和太子爷一样会责备她。

    看着欧阳若那仍是愤恨的表情,蓝玉柳只恨自己不该答应她了请求,她是想来打探一番,却没料到事情竟发展到了如此地步。

    她握了握拳,冷声说道:“若儿,还不跪求世子妃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