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十三章 醉翁之意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十三章 醉翁之意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轻轻眨了眨眼,意思是这样真的好吗,毕竟不是她一人吃呀!

    冷凌澈嘴角扬了扬,示意她尽管放心就好。

    殷钰用折扇敲了敲自己的头,无奈的叹道:“你们新婚燕尔却是在我这孤家寡人面前大秀恩爱,这样好吗?”

    冷凌澈也不理会他,牵着云曦的手便向包间中走去,殷钰郁闷的跟了进去,命人上了最好的茶水点心。

    “二哥,今日我本是宴请了几个好友,可是弟弟为了陪二哥,决定将酒局全都推掉!弟弟是不是很够义气啊?”

    冷凌澈喝了一口茶,扫了殷钰一眼,便开口说道:“不必,一会儿你二嫂要宴请好友,我随你过去!”

    殷钰一下子苦了脸,委屈的看着冷凌澈,“二哥,你是故意的对吧?”

    “无事,你若是心疼,便记在我的账上。”冷凌澈云淡风轻的说道。

    殷钰是个极要面子的人,哪里会在云曦面前丢脸,只很大方的说道:“怎么会呢,弟弟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瞧二哥这认真的样子!”

    “我也是开玩笑的……”冷凌澈不论何时都是这样一幅淡然处之的模样,殷钰咂咂嘴,放弃与冷凌澈分辩。

    “二嫂,你一会儿都要请哪家的姑娘啊?”殷钰将视线落在了云曦的身上,自动屏蔽冷凌澈。

    待云曦说完之后,又用扇子敲了敲桌面,笑着说道:“那还真是巧,弟弟今日宴请的人里有一人正是陆小姐的兄长陆流君……”

    说完之后殷钰便自言自语的感叹道:“丞相府是个什么地方,规矩森严,堪比王府皇宫啊!

    不过这陆流君还好,没有读书读傻了,依然和我们一起遛鸟斗鱼,肆意畅饮,是个不错的人!”

    云曦失笑,依照殷钰这描述,这为陆公子岂不是与他一样是个纨绔子弟?

    殷钰敲着折扇,桃花眼眯成了一道绝美的弧度,“这流君也是金陵数一数二的风流才子,学识比我好一点点,模样嘛可比我差上一点点!”

    看着云曦轻笑的模样,殷钰更是来了兴致,自来熟的说道:“二嫂,在二哥回来之前,弟弟才是这金陵第一美男,如今却是名利双失,真是可悲啊……”

    云曦看了冷凌澈一眼,轻轻挑眉,冷凌澈却是淡笑道:“莫听他胡说,我可不是什么金陵第一美男,但却是真的娶了天下第一美人……”

    云曦有些羞恼的瞪了冷凌澈一眼,示意冷凌澈注意一下分寸,毕竟殷钰还在呢!

    殷钰看得一愣,随即仰天叹息,“果然,孤家寡人最是可怜啊!”

    “那你就早些娶亲呗,省的皇祖母为你的婚事发愁!”说话的正是冷清落,一张精致的小脸上长着一双冷傲的凤眸,清丽中带着一分英气。

    “最愁的应该是你吧,整个金陵谁不知道七公主的威名,真想知道以后是那个不长眼的敢娶你!”殷钰毫不客气的说道,两人虽然话都说的不好听,但一看便是极其亲近的。

    冷清落的身后还跟着病弱西子的陆琼羽,她的脸色还是一样的苍白,一双含情美目让人一望便心中生怜,只想将她好好呵护。

    她身后站着一个身姿修长挺拔的男子,他穿着一件苍蓝色的云锦袍子,腰间系着一条玄色苍玉腰带,乌黑的头发只用一条浅蓝色的发带松松系上,显得随意又潇洒。

    他不若冷凌澈一般清逸如仙,也不像殷钰那样自成风流,他身上有一种浸透书香之气,却不显死板,反有一种江湖少侠之风。

    他亦长着一双含情美目,笑起来甚是随意洒脱,当真是神采英拔,清新俊逸!

    听殷钰形容之后,云曦只以为这陆流君是个纨绔子弟,没想到竟是如此的优秀。

    他相貌虽是不及冷凌澈,但足可以与殷钰平分秋色!

    云曦早已经摘下了面纱,陆流君与冷凌澈几人一一见过,在看见云曦时眼中只有最正常不过的赞赏,也一瞬便收回了视线,没有一丝的唐突。

    云曦对这陆流君的印象又好了几分,果然出身书香之家,言行举止无不失礼。

    云曦感觉自己的手倏的一痛,冷凌澈一直握着她的手,不知为何突然用力,云曦侧头看去,却是只见冷凌澈神色如常的与众人说话,并没有什么异样。

    云曦也没有多想,将视线落在了冷清落两人身上,陆琼羽没想到冷凌澈会在,想到刘宝珠之前的话,不免脸色通红,连头都不敢抬。

    冷凌澈缓缓起身,看着殷钰说道:“我们去隔壁吧!”

    毕竟这里还有女眷,三人便起身而出,陆琼羽这才松了一口气,见云曦正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世子妃,昨日四少夫人的话琼羽真是不知,而且琼羽也绝对没有那个意思……”

    “陆小姐不必解释,是非对错云曦心中清楚,四弟妹已经得了惩罚,想来以后不会再乱说话了!”云曦柔声解释道,陆琼羽这才敢抬头看云曦,如释重负的露出了笑意。

    “对呀!我二嫂嫂可不是小心眼的女人,琼羽你就放心吧!”冷清落坐在两人中间,与谁都很是亲昵。

    “多谢世子妃谅解!”陆琼羽也是柔柔一笑,仿若天边的软云,绵软却不觉腻人。

    “哎呀,你们就不要一口一个世子妃,一口一个陆小姐的叫着了,听着多别扭啊!”冷清落挑眉笑望着两人,一副甚是期待的模样。

    云曦无奈一笑,冷清落时而是个骄纵高傲的公主,时而却又开朗温暖,她不拂冷清落的好意,率先开口道:“那以后我便唤你为琼羽吧!”

    陆琼羽笑意涟涟,连忙笑着点头,开口道:“那琼羽以后便唤您为曦姐姐!”

    云曦点头答应,她年长陆琼羽一岁,陆琼羽这般唤她既显得亲昵,又不会失了礼数,果然是个行事得体的女孩。

    “你们来的颇早,我还以为你们三个会一起来呢!”秦盼兮虽然是宁平侯府的人,但是昨日她毕竟前来拜访,也不好单独落下她一人。

    “她若是来了我们可还能说知心话?”冷清落冷声说道,一脸不悦。

    云曦早就发现她似乎对西宁侯府和宁平侯府敌意很深,只要涉及这两个府邸,冷清落便会满身戾气。

    “清落,盼兮姐人也挺好的,她与宁平侯府其他人不一样的。”陆琼羽柔声细语的解释道,换来的却不过是冷清落的无奈。

    “我的傻琼羽,那你告诉我,你觉得谁才是坏人啊?”

    陆琼羽轻轻蹙眉,她本就十分清瘦,皮肤白若飞雪,如今这一蹙眉更是让人无比的心疼怜惜。

    冷清落见陆琼羽说不出话来,便叹声道:“你呀,就是太单纯,太善良!秦盼兮为何和你交好,连我这个局外人都看得出来,她不是一心喜欢你兄长吗?”

    “清落,这种事可不能胡说的!盼兮姐从未与我说过这件事,也没有利用我做过什么,甚至有一次我意外发病,还是她救了我呢!”陆琼羽只希望她身边的人都能和平共处,便耐心的解释着。

    “也就你会信吧,反正我是不信!”冷清落的原则很简单,就是远离那两个府中的人,管她是谁通通一棒子打死!

    见两人争执不下,云曦开口岔开了这个话题,聊起了其他事,直到秦盼兮到了,众人才都起身相迎。

    “可是我迟了?”秦盼兮巧笑嫣然,声音悦耳动听。

    “没有,我们也是刚刚才到。”云曦笑道,不论这秦盼兮到底如何,今日她是主人,自是要让她们宾至如归。

    冷清落虽是不喜欢秦盼兮,却也不愿让陆琼羽难做,一时间气氛也算是其乐融融。

    几人正是饮茶闲聊,喜华突然开门进来,面色有些复杂,云曦见此略略蹙眉,开口问道:“怎么了?”

    “世子妃,太子妃和欧阳小姐求见!”

    喜华话音下,屋内众人的脸色都凝重了起来,便是陆琼羽也隐隐觉得不对劲,有些担忧的看着云曦。

    “她们怎么来了?”冷清落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她对秦盼兮是不喜欢,而对欧阳若就是赤裸的厌恶了。

    “请进来吧!”不管对方有什么目的,太子妃亲自前来,她总不能避之不见。

    秦盼兮眼眸微转,若只是欧阳若尚且还好说,太子妃陪她一同前来,又是为了什么呢?

    众人心中各有所思,却都纷纷起身,不多时便只见一个身着金妆花鸾尾裙的女子缓步而来,她长着一张精致的鹅蛋脸,嘴角溢满了笑容,一双微圆的眼睛亮晶晶的,坠满了温和的笑意。

    她虽然不若身后的欧阳若那般绝美,但也是面若牡丹,是个姿形秀丽的美人。

    “拜见太子妃!”众人福身行礼,不管心中如何作想,礼数却是不能少。

    太子妃名唤蓝玉柳,其父是户部尚书,这蓝玉柳一看便是个精明聪慧的女子,她笑盈盈的向前几步,伸手扶住了云曦,又命众人不要多礼。

    “今日不是在宫中,各位小姐千万不要多礼!”蓝玉柳复又看着云曦,眼中闪过一抹惊艳,心里明白了为何欧阳若会对云曦有如此深的敌意。

    欧阳若的姿色在金陵是无人可及的,可是今日看到云曦方才知道人外有人。

    “久闻长公主美名,今日一见果真如此,我年长你几岁,以后就唤你为云曦可好?”蓝玉柳温柔有礼,云曦淡笑点头,没有排斥蓝玉柳的亲近。

    “其实我一直记挂着你呢,早就想去府中拜访,可又为恐耽误了你们小两口新婚燕尔,这才一拖再拖呢……”蓝玉柳十分亲昵的说道,仿佛云曦就是他的亲弟妹一般。

    云曦扬唇一笑,亦是有礼的回道:“多谢太子妃挂念,今日有缘遇见,还请太子妃不要嫌弃酒薄。”

    正常的回答自是要请蓝玉柳无事去府中一聚,可是云曦却偏偏不这般接话,王府里已经够热闹的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更何况真正想去锦安王府只怕不是这蓝玉柳,而是她身后的欧阳若吧!

    果然,云曦说完之后,蓝玉柳微有讶色,似是也没有想到云曦竟会丝毫不让,却只是微微一笑,没有任何的不满流露。

    “世子妃还真是性情凉薄,看来并不欢迎我们啊!”欧阳若走上前来,下巴微扬,依旧是那般高高在上的模样。

    “哦?原来欧阳小姐竟也在此?”云曦扬唇浅笑,一双美目清冷明亮。

    云曦仍旧自称“本宫”的事早已经传遍了,楚帝和殷太后都未有说辞,别人自然也无权干涉。

    欧阳若眯了眯眼睛,显然十分不悦,“世子妃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我一直站在这,难道你看不见我?”

    冷清落突然冷笑出声,眼神不善的看着欧阳若,“这就怪不得我二嫂了,你从始至终都没有与我二嫂行礼,谁又能注意到你呢?”

    欧阳若抬起下巴,肆意打量着冷清落,别人都怕这个七公主,她可不怕,她是堂堂西宁侯家的嫡小姐,虽然不是公主,地位却也与公主无异。

    “二嫂?只怕七公主的称呼不合适吧,公主的二嫂难道不该是二皇子妃吗?”欧阳若依旧高傲,与云曦的那种高贵不同,欧阳若是一种无礼的骄纵,仿佛天下谁都不及她一人。

    “本宫喜欢,你管得着吗?一个小小臣女见到本宫和世子妃竟不知行礼,你们西宁侯是没有规矩还是胆大包天啊?”

    冷清落看起来是个率真开朗的少女,可是生在皇室的女子,哪个是真傻的?

    “你!”欧阳若可以不在意冷清落,却是不能放任冷清落这般污蔑西宁侯府。

    蓝玉柳莞尔一笑,温善的说道:“看来若儿是太开心了呢,一见到世子妃竟是连行礼都忘了!”

    蓝玉柳说完看了欧阳若一眼,欧阳若抿了抿唇,虽是不情愿,还是装装样子福了一礼。

    两人刚见面火药味便如此之浓,秦盼兮看了陆琼羽一眼,意思是问陆琼羽要不要离开。

    陆琼羽摇了摇头,她们尚未离开云曦和欧阳若便这般对峙,若是她们走了,云曦岂不是更加尴尬?

    陆琼羽与云曦虽是相交不深,但她与冷清落是自小玩到大的好友,冷清落对云曦的重视她看在眼里,自然不希望云曦为难。

    秦盼兮见此便也不坚持,她知道陆琼羽心软,而她也正想看看蓝玉柳和欧阳若到底想做什么!

    几人落座,蓝玉柳是个极会做人的,与在场的每个人都相聊甚欢,便是不愿理会她的冷清落都无法冷漠以待。

    欧阳若一声未语,只傲慢的坐在一旁,无声的饮茶,她进屋时四下打量了一下,眼神却是有些失落。

    云曦只淡漠的瞥了她一眼,看来欧阳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次突然出现只怕是另有目的。

    云曦不动声色,至于蓝玉柳周旋,未过多久欧阳若便显然失了耐性,径自开口道:“我们这样坐着有什么意思,听闻殷小侯爷他们在此处,我们不如玩行酒令吧!”

    “钰哥哥?”冷清落提防的打量着欧阳若,冷冰冰的说道:“我们这么多人都陪不了欧阳小姐吗,难道还非要男子作陪不成?”

    “并非如此,今日我们闲来无事便来这里小坐,碰巧听到有人说世子和世子妃来了,便想着前来拜见。

    这慕香阁是殷小侯爷的产业,见一见主人也是已经应该的!”蓝玉柳打着圆场说道。

    “真是有趣,难道你们去哪家酒楼吃饭都要见一见东家不成?”冷清落直接奚落道,蓝玉柳也自知是在狡辩,一时也无法辩解,只尴尬的赔笑两声。

    话正说着,房门突然打开,欧阳若顺势望去,眼睛瞬间一亮,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