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十一章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十一章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记住这些,然后烧掉它吧……”冷凌澈搁置毛笔,侧身拉着云曦走到自己身边,柔声说道。

    “这些……”

    “这些便是楚国所有世家权贵们的关系,你以后会遇到很多人,至少你要知道他们为何要接近你。”冷凌澈看着那仿佛一张大网般的关系脉络,墨眸之中闪着点点诡谲的光彩。

    云曦从上到下略略看了一眼,上面有王宫贵胄,甚至还有一些偏远之地的官员,不可谓不尽详细!

    云曦抬头看了冷凌澈一眼,画这样的一幅图得需要花费多少心血,她抚摸着图纸,喃喃自语道:“这副图只用来防身实在是可惜,我们还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啊!”

    冷凌澈那双深不可测的墨眸中泛起点点暖意,他从后面环抱住云曦,让她的后背紧紧的贴在自己胸前,感受着彼此的温度。

    “曦儿……”他吐气如兰,这两个字眼从他的齿缝中念出,有一种让人骨头酥软的暧昧。

    云曦脸颊泛红,不安的想要挣扎出冷凌澈的怀抱,声音娇媚的呢喃道:“别闹,这里是书房……”

    冷凌澈本只是想要抱着她,可是听到这般娇柔妩媚的声音,他更是想要逗一逗她,他故意含咬着云曦的耳垂,暧昧的说道:“无事,这里有床……”

    云曦的脸更红了,她晚上做这种事都够害羞的了,若是在白日里这般,她真是要羞死了!

    “不行!白日里不行……”云曦想要挣脱离开,却是被冷凌澈翻转了身子,将她抱在了怀里。

    云曦坐在冷凌澈的身上,更是局促不安,偏偏纤纤柳腰间的那只手不安分的移动着,冷凌澈的嘴角噙着一抹淡笑,缓缓低头,在云曦的耳边小声问道:“那夜里便可以了吗?”

    云曦想要点头,却又觉得不对劲,看着云曦羞得脸色绯红,冷凌澈却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只低声问道:“曦儿若是不说话,为夫可就当你同意了……”

    说完冷凌澈便作势要解开云曦的腰带,云曦立刻告饶道:“我们,晚上再做……”

    最后那几个字轻若银针落地,让人听不真切,冷凌澈却是已经听得一清二楚,只勾起嘴角说道:“如此,为夫便只得从命了!”

    云曦脸色更红,只好将头贴在冷凌澈的怀里,借此掩饰自己的羞窘,她也不知道冷凌澈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明明还是那如仙人一般的模样,可是说起话来却是一点不知道羞,哪里还是曾今那个淡若清风一般的冷公子,简直就是一条披着羊皮的狼,还是个色中饿狼!

    “曦儿可是觉得被为夫欺骗了?”

    云曦身子一僵,只听冷凌澈那含着笑意的声音在头顶传来,“只可惜曦儿已经被我叼回了狼窝,这辈子你都只能是我的!”

    冷凌澈的声音明明很轻很柔,就像外面初夏的清风,含着花香和暖意,可是云曦却分明听出了不容置疑的霸道。

    云曦想着,自从冷凌澈再次回到夏国之后,他就变得越来越“霸道”了,倒不是说冷凌澈非要她顺从,而是他偶尔流露眼神和说话的语气都让云曦有一种错觉,仿佛谁若是抢走了她,他便会颠覆天下,彻底疯狂!

    云曦心里有感动亦有心疼,她怜惜得这样没有安全感的冷凌澈,向他的怀里缩了缩,嘴角微扬的轻声说道:“我不会离开,永远都不会……”

    冷凌澈深深的望着她,仿佛要将她吸入那墨色的漩涡,他缓缓俯身,正欲一亲芳泽,门外却是传来了玄羽的声音,“主子,世子妃,太后娘娘给世子妃送赏赐来了!”

    粉红色的暧昧氛围倏然破碎,云曦有些尴尬的站起身,清了清嗓子说道:“好,我们这就去!”

    冷凌澈的眼中闪过一抹不悦,玄羽曾发誓绝不会去芙蓉阁找冷凌澈,可是他想着这是书房,又是朗朗白日的,主子和世子妃怎么也不能卿卿我我吧!

    再说了,就算是主子想,世子妃也一定不会答应呀!

    玄羽正在为自己的机智而感到窃喜,却是只觉得有一道阴冷的视线扫了过来。

    玄羽抬头望去,只见冷凌澈正牵着云曦的手,面容温柔,玄羽暗暗松了一口气,只以为是自己误会了,却是不知自己的情路只会越来越坎坷……

    刘宝珠因为冲撞云曦而被责打禁闭一事迅速传遍了整个锦安王府,其速度便是云曦也觉得有些惊讶,可有玄羽和玄角两人的配合,有人不知道才是奇事!

    这等事情不但折损了刘宝珠的脸面,便是对冷凌墨和欧阳侧妃也是一种屈辱,欧阳侧妃自然不甘心,当即便来了玉霜院,与秦侧妃讨要说法。

    秦侧妃与她解释这是王爷的意思,但欧阳侧妃就是不肯相信,只说是秦侧妃故意落井下石。

    秦侧妃有些头疼,若不是有她帮着周旋,刘宝珠的罪名只会越来越大。

    “宝珠今日顶撞了世子妃,还是在外人面前丢了脸面,王爷当时就在此,这已经算是从轻发落了!”

    “哼!王爷又不喜欢世子,怎么会给她做主,我看就是有人在故意为难!”欧阳侧妃虽是没有指名道姓,但也说的很是露骨了。

    秦侧妃只觉心中无奈,却也不愿和欧阳侧妃这种人动怒,只淡声说道:“信不信由你,你若是不相信,可以尽管去问王爷!”

    欧阳侧妃撇了撇嘴,王爷最是偏疼这个秦侧妃,她问也没有用!

    这么多年,秦侧妃先是生了长子,之后又一直掌管王府中馈,一直压她一头,若不是她有皇后撑腰,很难和秦侧妃平分秋色。

    欧阳侧妃正是愤恨难平,还欲与秦侧妃分辩一二之时,却是只听太后的赏赐到了,命众人出去跪迎。

    欧阳侧妃闻后冷哼一声,满是酸味的说道:“又是赏赐,还用问是给谁的吗?又不是只有这一个孙子,真是有够偏心的!”

    秦侧妃蹙了蹙眉,云曦今日没有进宫,太后突然送了来赏赐,难道是因为……

    锦安王府众人都连忙上前领懿旨,陈公公洋洋洒洒念了一堆的礼单,而赏赐云曦的理由只有四个字“恭谦守礼”。

    云曦坦然接下了,可这四个字落在别人耳朵里就不好听了。

    秦侧妃若有所思,欧阳侧妃则是面色难堪,锦安王的脸色更是难看,他刚与冷清落说完不要跟太后说,结果她嘴上应的好好的,转身就告诉了太后。

    太后赏的这些东西明面上是奖励云曦,实则又何尝不是在打他的脸,云曦守礼恭谦,那么是谁不守礼?谁不恭谦?

    陈公公笑呵呵的看着云曦,恭敬的说道:“世子妃,七公主今日回去与太后娘娘闲聊了一些事,太后娘娘可是一个劲的夸您呢!

    说您不愧是夏国的长公主,行事稳重得体,与那些小门小户出来的就是不一样!

    世子和世子妃若是有空,便进宫陪她老人家用膳,太后娘娘可是十分惦念世子妃您呢!”

    云曦望向了冷凌澈,冷凌澈淡笑开口道:“有劳陈公公了,请您转告皇祖母,凌澈和云曦定然前往!”

    送走了陈公公,锦安王只瞪了冷凌澈一眼,自觉脸上无光,便转身离开,欧阳侧妃心情更是不好,随着锦安王一同离开了。

    霞夫人和锦夫人身份低微,没有资格跪接太后懿旨,而冷清蓉却是来了,她眼睛泛光的看着那些绫罗绸缎金玉珠宝,讨好云曦道:“二嫂嫂真是有福气,太后娘娘真是疼爱你!”

    云曦只扬唇笑笑,抬头瞥了秦侧妃一眼,只见秦侧妃笑盈盈的和善说道:“云曦,这些东西便都暂时放在大库房吧,等你哪日想要学着理家了,我便派人两个嬷嬷教你如何?”

    云曦暗暗挑了挑嘴角,秦侧妃真是会说话,哪有新媳妇主动要管家的,若是有婆母带着,婆母自然会教,可这位秦侧妃只怕是想一拖再拖吧!

    毕竟她只是一个侧妃,若是云曦真的接手了府中中馈,那时秦侧妃便没有理由把持了。

    “好,有劳秦侧妃了!”

    云曦显然并不在意,随即便与冷凌澈携手离开。

    冷清薇看着云曦的背影,轻声说道:“看来二嫂并不在意这些东西,不过想来也是,一国公主学的是礼仪端庄,哪里需要学习管理中馈之事呢!”

    谁家娶了公主不得千宠万宠的,即便是到了嫁人为妇,享受的依然是那种高高在上的生活。

    “但愿如此吧!”秦侧妃若有所思的说道,侧头蹙眉看着一旁低眉顺眼,毫无心机的严映秋,温柔的眸中有寒光闪过。

    ……

    四少夫人受了责罚,世子妃却是得到了太后的赏赐,这等天差地别的对待让刚刚清醒的刘宝珠瞬间怒火中烧。

    可是奈何她身上有伤,只能无力躺着干哼哼,“四爷呢?”

    小丫鬟巧儿神色复杂,最后看刘宝珠要发火,才开口说道:“四爷,四爷去了后院馨姨娘处!”

    “什么?他不知道我受伤了吗?”刘宝珠今日本就羞怒交加,可是自己的丈夫不但不陪着自己,反而去了姨娘处,这让她如何能接受?

    “四爷……知道!”不仅知道,还骂刘宝珠丢脸来着,可是这些巧儿自然不会与刘宝珠来说。

    “都是一群贱人!等本夫人伤好了以后,绝不会放过她们!”刘宝珠怒气沉沉的咬牙说道,心里已经将云曦恨上了,却是不知她对云曦来说连开胃小菜都算不上。

    芙蓉阁中一片宁静,院中有一颗高大的杨树,枝干浓密,是夏季时分暗卫最喜欢的聚集点之一。

    院内有一个身穿蓝色衣裙的婢女,穿着虽是简单,但是材质都是一等一的,便是比起一些小户的嫡女也是绰绰有余。

    少女的五官犹如刀削,透着如匕首一般的冷芒,她紧紧的抿着嘴角,步伐飞快,行走如风。

    而他的身后正跟着一个俊秀的男子,男子的脸上挂着犹如三春一般的笑意,一路跟着一路嘟囔道:“乐华,明天我带你出去玩吧,我知道一个可好玩的地方了……”

    乐华倏然驻足,玄羽心下一喜,以为乐华终是愿意与自己说话了,脸上笑意更盛,谁知乐华猛地转身,那漂亮的面孔上全是怒容,嘴唇轻抿,毫无羞涩之意的吐出了一个字来,“滚!”

    “你不喜欢玩,那我就带你去吃好东西吧!”

    “滚!”

    “你不喜欢吃,那我带你去买东西吧!”

    “滚!”

    “噗嗤”一声,树上的几人笑出声来,只见玄宫、玄角和玄徵正坐在树上饶有兴致的看着下面郎有情妾无意的戏码来。

    “我靠!玄羽也太贱了!人家都这么骂他了,他还喋喋不休呢!”喜欢这般骂人的自然是玄角了,他笑的最欢,若不是身手好,只怕早就掉在了树下。

    玄宫自是知道这里的内情,可他是个信守承诺之人,对别人是只字未提。

    玄徵有些脸红,更是因为位置太高而有些慌张,他牢牢的抱着树干,祈求的看着玄宫两人,“我想下去……”

    玄徵即便是与最熟悉不过的玄宫他们说话依然细弱蚊蝇,他那副欲言又止,欲哭无泪的模样看的玄宫都有一些罪恶感。

    玄宫正想答应,玄角却是挥手说道:“玄徵,你看你长得眉清目秀的,这是老天赐给你的好东西啊!

    可是你啊,唇红齿白却是没有男人味,若是碰见山贼啊,那些山贼定会扔下一众女子,单单绑你一个人,回去做个压寨的!”

    玄徵脸色绯红,嘴唇紧紧抿着,看起来委屈不已,那双水灵灵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诉说着自己的委屈。

    玄宫是个老实人,自然看不下去,准备将玄徵放下去,玄角却是眯着眼睛说道:“怎么,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搞上的?”

    “你会不会说话?若是不会便闭上嘴!”玄宫真想一巴掌拍过去,这玄角的嘴巴真是臭的要命!

    “你没看上他管他做什么?我这是为了他好啊!”玄角大言不惭,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玄宫气得倏然起身,指着玄角的鼻子说道:“你早晚口舌生疮,这辈子你就等着孤独终老吧!”

    玄角莫不在意的一笑,悠悠开口道:“咱们五个里,玄商爱财如命,玄羽是个话痨,玄徵是个娘的,你嘛,是个傻的!

    我自认为比你们还好上一些,有你们陪着我,我可不怕!”

    玄角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玄宫气得身子抖了抖,只觉的与玄角呼吸同一处的空气都是臭的。

    看着玄宫离开,玄徵委屈的都要哭了,喃喃喊道:“玄宫……”

    “好了少年!哥哥我这是在帮你啊,你要是这副样子是没有女孩子会喜欢你的,听话!”

    玄徵别过脸,只牢牢的抱着树干,玄角却是更加开心,一边哼着小曲,一边看着玄羽吃瘪。

    正在这时只见有两道身影从不同的地方匆匆走来,女子一身藕荷色的长裙,模样秀美,看起来精明干练。

    男子一身灰色长衫,手里还拿着一个纯金的算盘,一边走一边算计着什么。

    两人皆是快步朝着屋内走去,险些在门前撞个正着,两人微微点头颔首,一同迈进了屋内。

    屋内冷凌澈正和云曦烹茶下棋,好不悠闲,然而刚刚迈进屋内的玄商和安华却是一副怒其不争的急切模样。

    “怎么了?”云曦的视线未离开棋盘,只随意开口问道。

    “主子……”

    “世子妃……”

    两人一怔,随即两人又都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两人尴尬一笑,复又一同开口道:“您准备何时夺回中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