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十九章 请君入瓮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十九章 请君入瓮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玉霜院中。

    秦侧妃翻阅着府中的账本,冷清薇则坐在一旁帮她整理,直到秦侧妃处理好了事务,才开口问道:“今日你们玩的可还开心?”

    冷清薇扬唇一笑,清丽的脸上露出一丝寒意,“刘宝珠太过自以为是,不但想算计云曦,还想挑拨离间,女儿都看出的事情,那云曦自然也不会上当!”

    秦侧妃温婉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揉了揉眉心说道:“这刘宝珠与她婆母是一般的性子,都是聪明外露,以为其他人都是傻子。”

    “母妃不必担心,女儿已经提醒过大嫂了,大嫂不会记在心里的!”

    听冷清薇谈及严映秋,秦侧妃的脸上浮现出了莫明的复杂,“你大嫂性子好,即便想不出这里的算计,也不会与人为难。

    她是个好女子,只是可惜并不适合生活在我们王府,也不适合你大哥!”

    冷清薇知道秦侧妃对严映秋有些不满,便连忙劝道:“大嫂纵使性子软弱了一些,但是她毕竟为大哥生下了楠姐啊,楠姐可是我们王府的第一个孩子啊!

    虽然世子之位暂时旁落,可是等到大嫂为王府诞下长孙,父王又一向最疼母妃,结局到底如何可真是说不好呢!”

    秦侧妃郁色舒缓,嘴角微扬,想起锦安王对她的温柔体贴,眸中漾起脉脉柔光。

    转而却是又叹了一口气,轻叹道:“话虽如此,可是你父王也有为难之处,在太后的眼中世子一人抵得过所有的皇孙,否则母妃为何多年仍旧只是一个侧妃?

    再则这云曦的出现打乱了我很多的计划,我本想为世子挑一门省心的婚事,如今却是都乱了。

    云曦能在夏国生活的风生水起,其手腕自是了得,我们不可轻视!”

    “是!女儿知道!”

    看着冷清薇聪慧乖巧的模样,秦侧妃温柔的笑道:“薇儿,你与殷小侯爷相处的可还好?”

    冷清薇脸色一红,低头娇声道:“母妃,你说什么呢呀!”

    秦侧妃拉过冷清薇的手,眼里全是笑意,“傻孩子,你真以为你能瞒得过母妃啊!

    殷小侯爷相貌出众,家世又好,若是你们的好事能成,母妃自是欢喜!”

    冷清薇咬了咬嘴唇,却是有些忧愁的说道:“小侯爷性子好,一直都笑眯眯的,可对女儿的心意不知真的不知,还是装作不懂,女儿也没有信心……”

    殷钰对谁都很亲近,从未见过他和人争吵过,可也正是这样她才猜不透殷钰的心思。

    “薇儿,男人都是这样,享受着女人的仰慕,却是不肯透露半点心绪,可是柔能化钢,只要你不放弃,他早晚都会是你的!”

    秦侧妃笑着说道,就算当年锦安王和王妃是金陵人人称赞的天作之合那又能怎样?

    她还是在玉婉清之前进了王府,还是在她之前生下了长子,便是如今玉婉清红颜枯骨,她却是掌管着整个锦安王府,虽无王妃之名,却有王妃之实,她才是最后的赢家!

    秦侧妃那温婉的面容上第一次出现了扭曲的裂痕,冷清薇见秦侧妃一直未语,抬头正看到这陌生的一幕,不由低低唤了一声,“母妃!”

    秦侧妃收起了脸上的阴郁之色,重新露出了娴静恬淡的笑意,仿佛刚才那一瞬间不过是冷清薇的幻觉。

    “薇儿你不要担心,殷小侯爷现在玩心颇重,等他有成家之心时,自会明白你的好!”

    冷清薇低头浅笑,虽是羞赧,眼中亦有势在必得的野心!

    ……

    冷凌澈两人过了几日平稳舒服的日子,这般说也不尽然,应该是冷凌澈过了几日甚是舒服的日子,而云曦每到晚上都会在提心吊胆之中,在某人柔声暖语之下连连败退,每日只得与他“赤诚相见”……

    而某人二十岁初知情滋味,自是乐此不疲,看着冷凌澈白日如仙,夜晚如妖的模样,云曦第一次深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道貌岸然”!

    这日,冷凌澈刚与云曦说冷清落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如今忍了这么久,这几天想必就会来找她。

    结果冷清落果然不禁念道,这日午时便来了锦安王府,随行还有两位小姐,一位她不识得,一位却是秦盼兮!

    冷清落拉着身边的小姐便亲昵的与云曦说道:“这是陆琼羽,是右丞相的孙女,我早就想带她来见二嫂嫂,可是皇祖母总说你和二哥刚成亲,不让我来打扰!”

    冷清落最亲近的人就是殷钰和冷凌澈,如今冷凌澈成亲,冷清落自是对这个二嫂又是好奇又是想要亲近,好不容易得了殷太后的首肯,冷清落便立刻带着好友赶来。

    “见过世子妃!”陆琼羽行了一个标准的礼,声音宛若黄鹂轻鸣,甚是悦耳。

    云曦扶起陆琼羽,在陆琼羽抬眸的瞬间,只觉的无比惊艳,陆琼羽长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她有些瘦,下巴尖尖的,不但不显刻薄,反是有一种让人发自内心怜惜的感觉。

    她长着一双含情美目,未语生情,眸光熠熠,双眸仿若是两颗琥珀石,粉唇轻挑羞煞百花。

    她的脸色过于白皙,却是没有血色,显得有些病态的苍白,腰身不盈一握,仿若迎风柳条,让人不由心中生怜。

    “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陆小姐的名字真是极美!”自古英雄都是惺惺相惜,美人其实亦是如此。

    陆琼羽眼中一亮,嘴角那有些拘谨的笑容也变得轻松起来,“公主谬赞,琼羽愧不敢当!”

    冷清落看不得她们这般客套的样子,凤眸微扬,启唇笑道:“琼羽,你不是说只有你兄长一人吟得出这首诗吗,还说若是谁吟得出,你便要嫁给谁呢!”

    陆琼羽小脸一红,她的脸色本就苍白,如此一来倒是多了几分血色,看起来更是极美。

    “小时候的玩笑话你也当真,没的说出来羞我!”陆琼羽看起来与冷清落是十分熟悉的,说话也很是亲昵随意。

    “可惜呀可惜,我二嫂名花有主,你是没这个机会了!”冷清落故作惆怅,她这一番胡闹倒是拉进了众人的距离。

    云曦侧头看着秦盼兮,淡笑道:“秦小姐,好久不见!”

    “世子妃,别来无恙!”秦盼兮笑着打量着云曦,只开口笑道:“只要世子妃不要嫌弃盼兮不请自来便好!”

    看着冷清落那有些淡漠的脸色,云曦心中了然,陆琼羽有些局促的说道:“世子妃,盼兮姐姐刚才在我府中,正好清落来找我,我就想着……”

    “没事,秦小姐不过一句玩笑,倒是让陆小姐当真了,人多一点才热闹,众位里面请吧!”

    看着云曦真的毫无芥蒂,陆琼羽才又露出了笑意,几人到了芙蓉阁,冷凌澈自是避嫌离开,去了他的寒竹院。

    秦盼兮打量着云曦,不由叹道:“第一次相见世子妃,便觉得世子妃惊为天人,但总是让人感觉有些高不可攀的疏离。

    如今世子妃与世子成婚,倒是越发的柔媚明艳了,想来世子定对世子妃十分珍重。”

    云曦笑而未语,没有谦虚也没有彰显,只招呼着几人吃茶用点心。

    冷清落不是冷场之人,秦盼兮更是左右逢源,倒是弥补了陆琼羽的腼腆和云曦的清冷。

    几人正是闲话之中,有小丫鬟禀告说是四少奶奶来了,云曦眉头一挑,她还没去找刘宝珠,这刘宝珠竟是自己来了!

    “请进来吧!”云曦面上未露分毫,只笑着命人请刘宝珠进来。

    刘宝珠与众人都见过之后,便自然而然的落座,冷清落扫了她一眼,未给她一分好脸色。

    刘宝珠也不在意,看见了陆琼羽,有些惊喜的说道:“前断时间听闻陆小姐身子不好,如今可已经大好了?”

    “多谢四少夫人关心,琼羽一切安好。”

    刘宝珠嘴角一挑,似是无意间感叹道:“我曾听闻秦侧妃最初为世子相看的婚事就是右丞相府呢,本以为陆小姐会成我的二嫂呢,没想到世子另有一段天赐的因缘!”

    刘宝珠语落,众人的脸色都是一变,陆琼羽的脸羞得通红,胸口起伏的有些剧烈,秦盼兮见此立刻轻抚着陆琼羽的后背,柔声安抚道:“琼羽你不要激动,四少夫人只是一句玩笑,你别当真!”

    刘宝珠似是没想到如此,连忙打了自己的嘴,赔礼道:“陆小姐别恼,我真是有口无心的!二嫂,你知道我的,对不对……”

    云曦眯了眯眼睛,这个刘宝珠真当自己是好欺负了的不成?

    云曦命人斟茶,喜华拿着茶壶给每人都添了茶,云曦只看着陆琼羽,柔声安慰着:“四弟妹有何失礼之处,还请陆小姐不要见怪!”

    冷清落有些惊诧云曦的态度,不过一个皇商之女,何必给她颜面?

    刘宝珠却是笑着喝了一口茶,入口都是桃花的清香,看来应是桃花茶。

    她嘴角轻扬,都说这世子妃如何厉害,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云曦见她将茶尽数喝下,眼中寒光大盛,开口问道:“四弟妹觉得这茶的味道可还好?”

    “不错,很是清香!”刘宝珠笑道,心情甚好。

    “四弟妹喜欢就好,本宫觉得前几日四弟妹敬的酒也甚是美味,今日便也添了一位佐料,叫黄……”云曦似乎如何也想不起来了,只看着刘宝珠,嘴角的笑显得意味深长,“四弟妹可还记得?”

    刘宝珠豁然起身,脸色瞬间有些苍白,她连忙弯着腰,抠着自己的喉咙,不住的干呕起来,看着冷清落几人都不由蹙起了眉。

    云曦却是怡然自得的抿了一口茶,看那刘宝珠干呕半晌,却只是徒劳,嘴角笑意更深。

    “云曦,你竟敢害我,你真是蛇蝎心肠!”刘宝珠本就为子嗣发愁,如今若是喝了黄珏草少则半年无孕,冷凌墨现在就已经妻妾成堆,若是自己再没动静,岂不是得被那些妾室羞辱!

    “你给本宫闭嘴!世子妃的名讳也是你叫的,商人之女果真是没有教养!”冷清落与殷太后一样,都是个护短的,此时见刘宝珠冲撞云曦,第一个就不答应了!

    “那也好得过她心思歹毒!”刘宝珠随手拿起了自己刚才用的杯盏,这是云曦的罪证,她必须握住。

    虽说之前是她趁着倒酒时偷偷给云曦下了药,可那已经是多日之前的事情,如今又查无对症,可云曦却是别想翻身!

    给弟妹下无子之药,这种歹毒的心思自是天理不容,想必便是殷太后都不会站在云曦这边!

    喜华脸色一白,身子微不可察的抖了抖,眼睛不停的瞄着云曦,刘宝珠见此更是确定了自己心中所想,看着云曦便说道:“你等着,我这便去找秦侧妃评理,看她如何决断!”

    喜华作势要追,那刘宝珠却是和她的婢女飞奔似的离开,云曦见此缓缓起身,看着陆琼羽几人说道:“今日府中有些事情,云曦只怕招呼不周了,改日定当弥补。”

    秦盼兮和陆琼羽见此哪里还敢多留,都连忙请辞离开,冷清落却是不肯走,开口说道:“二嫂,我留下来,看她到底想做什么!”

    云曦没有拒绝,与冷清落抬步去了秦侧妃的院子,中途正碰见秦侧妃命人来唤她,云曦不禁浅笑,这刘宝珠的脚程还挺快的!

    一进玉霜院便见锦安王阴沉着脸坐在主位上,云曦挑了挑眉,没想到锦安王也在,转而一想嘴角微扬,如此更好!

    锦安王见云曦不但没有惧色,反而还意味深长的一笑,顿时便眯了眯眼睛,眼中全是冰冷的打量。

    云曦和冷清落与锦安王见了礼,扫了一眼正兀自啜泣的刘宝珠,挑唇笑道:“四弟妹这是怎么了,我们聊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跑开了?

    我们还是不要打扰父王和秦侧妃了,随我回去吧!”

    刘宝珠却是泣泪涟涟的看着秦侧妃,连忙开口说道:“秦侧妃,您救救宝珠吧,若是宝珠与她回去,指不定就要被她害死了啊!”

    “有话快说,不要哭哭啼啼的!”锦安王显然没有耐性,他本就不怒自威,此时皱着眉,看起来更是慑人。

    刘宝珠咽了咽口水,吓得身子一抖,连忙说道:“是她说在妾身喝的茶里加了佐料,当时七公主也是看见了的!”

    锦安王抬头看向了冷清落,冷清落不知道这刘宝珠想做什么,只摇头道:“没听到!”

    “七公主你可不能睁眼说瞎话啊!”刘宝珠咬牙说道,还兀自流着眼泪。

    冷清落冷哼了一声,将头避开,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刘宝珠本就没指着冷清落帮她,便只开口道:“父王,秦侧妃,真相如何只要找人一验这杯子便知!”

    锦安王眯着一双狭长的凤眸,瞳孔与冷凌澈的双眼一般漆黑,只比冷凌澈多了一分历经世事的沧桑,“你可承认?”

    云曦不卑不亢,只淡淡说道:“那便看父王是相信云曦,还是欲闹得满城风雨了!”

    锦安王一拍桌子,双眸怒睁,就连秦侧妃都被锦安王这一身气势所慑,然而云曦只略略挑眉,嘴角甚至扬起了一抹淡笑,眼神竟还带着一分挑衅。

    锦安王见云曦没有丝毫的畏惧,不觉气怒,开口道:“你这是在威胁本王吗?”

    “云曦不敢,一切全凭父王做主!”

    刘宝珠见云曦出言威胁,连忙说道:“父王,今日的事情秦小姐和陆小姐也是看见了的,还请父王秉公处理!”

    “啪”的一声,锦安王摔了一个杯子,刘宝珠被吓得瑟瑟发抖,云曦却仍旧脊背挺直,坦然直视着锦安王。

    锦安王身居高位,除了楚帝哪个人对他不是毕恭毕敬,可先有冷凌澈这个不孝子在前,如今又有云曦这个小丫头忤逆他,他若是没有些做为岂不是要被小辈儿看了笑话!

    秦侧妃听闻还有外人知晓,不由蹙了蹙眉,有些忧虑的说道:“王爷,此事已经被外人所知,甚至还有右丞相家的小姐,只怕……”

    “查!本王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敢在府中生事!”

    锦安王凤眸一挑,凌厉威严,云曦却是微微扬唇,怕的就是不查!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