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十八章 宴无好宴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十八章 宴无好宴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在青绢的带领下来到了锦安王的谢水楼,虽名为楼阁,实际上却是一座建在湖中的小岛。

    粼粼湖面上有一座人造的小岛,上面建着一座绿植环绕的小岛,穿过一条长长的汉白玉通道便可到达小岛的凉亭之中。

    在夏日之中这倒是一个绝好的去处,锦安王府虽是不偏好奢华,却也甚至恢宏,便如这湖中小岛看似简单,却是不知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

    远远便可望到凉亭之中已有四个华服美人落座,她们看到云曦前来,都盈盈起身。

    “大嫂!”云曦微微福身,对严氏行了一礼,严氏连忙托起云曦,示意她不必多礼。

    严映秋是冷凌弘之妻,其父是内阁大学士严清明,严映秋出自诗书礼仪世家,气质婉约,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柔美。

    “二嫂可真让我们好等呀,可是世子不舍得让二嫂出来?”刘氏掩嘴一笑,虽是玩笑话,可是从她嘴里说出来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意味。

    云曦将视线落在了刘氏身上,这刘氏是四公子冷凌墨之妻,可她的身世就有些让人玩味了。

    云曦早就了解过这府中的情况,大少爷娶的是内阁学士的嫡长女,三小姐嫁的是御史大夫的小儿子,皆是清流之家,可这刘氏却是皇商之女!

    刘氏名唤刘宝珠,家中是楚帝亲封的皇商,主要做绫罗绸缎的买卖,宫里的大半锦缎都是刘家提供的。

    刘父很有经商头脑,首饰铺子、成衣铺子,甚至是酒楼客栈都有涉猎,被称为金陵第一商,可想其身家富贵。

    云曦对商人没有什么偏见,可是各国贵族对商人都很是歧视,但凡是在朝为官都不屑与商家联亲,更何况是金陵最为高贵的锦安王府呢!

    冷凌墨虽然不是嫡子,但其母是王爷侧妃,娘家还有一个当朝皇后,这样的身份便是娶大家嫡女也是绰绰有余的,谁知竟是娶了刘宝珠。

    云曦起初以为是锦安王不喜欢冷凌墨才会这般做,后来才知道锦安王对这桩婚事极其不赞成,欧阳侧妃却是执意坚持,甚至后来还闹出了一些丑闻,锦安王才不得不做出让步。

    云曦嘴角微挑,欧阳侧妃看上的自然不是刘宝珠这个人,而是她家的钱!

    西宁侯府手握重兵,这军队的花销自是需要银钱的,不过他们高兴了,上面那位可就未必了,所以说这欧阳侧妃不是个聪明的,怪不得这么多年一直被秦侧妃压在身下。

    因为欧阳侧妃,云曦给了刘宝珠难堪,所以面对刘宝珠的话中有话,云曦便没有计较,只笑道:“劳各位久等了,本宫命婢女做了一些夏国的点心,还请各位尝试一下。”

    众人都不由蹙起了眉,六小姐冷清蓉是个嘴快的,直接开口道:“二嫂,世子妃是不可自称”本宫“的!”

    云曦浅浅一下,淡声道:“可本宫虽为世子妃,亦是夏国长公主不是吗?”

    众人一时哑言,严氏见此立刻说道:“大家快坐吧,这茶若是煮的久了,就不好喝了!”

    众人也不再多语,纷纷落座,冷清蓉年纪小,今年不过才十三岁,就像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似的。

    冷清蓉的生母是霞夫人,霞夫人是楚帝御赐给锦安王的一名舞女,长相甚是妖娆艳丽,这冷清蓉年纪虽小,却是已有艳色,模样极其俊俏。

    她看着云曦头上的芙蓉玉簪,眼中一亮,不由叹道:“二嫂,你头上的簪子真好看,蓉儿很喜欢呢!”

    云曦伸手摸了一下,看着冷清蓉浅笑道:“六妹头上珠花也很是娇俏!”

    冷清蓉小嘴一砸,有些不高兴了,只觉的这云曦也太小气了,不就一根破簪子嘛,居然都不舍得给她!

    刘宝珠见此一笑,抿嘴道:“蓉儿若是喜欢,改天四嫂给你打一个去!”

    冷清蓉眼睛一亮,立刻欣喜的笑道:“多谢四嫂,还是四嫂大方!”

    冷清蓉这句话说得就有些尴尬了,严映秋正想着该如何解围,一直淡笑不语的冷清薇开口道:“这发簪一看就是二哥送的,芙蓉园中有美人,美人髻上芙蓉开,这定情之物二嫂自是不能给你呀!”

    冷清薇长得与秦侧妃有几分神似,皆是那种善解人意的温柔美人。

    面对冷清薇的善意解围,云曦点头一笑,算是领情回应,严映秋命人斟茶,将这个话题轻描淡写般的错开。

    云曦饮了一口茶,目光流转,对这些人的性情已是有了了解,众人随意聊起了诗词人文,云曦平日虽是不喜欢与人闲谈,但她阅书无数,这些事自是手到擒来。

    严映秋微微有些吃惊,每每与云曦谈及什么,她皆是能引经据典,她声音虽是清冷,却是引人入胜,让严映秋一时心生亲近之意,两人相谈甚欢。

    冷清薇只淡笑听着,偶尔附和两句,刘宝珠和冷清蓉都没有兴趣,可见严映秋和云曦两人聊的热火朝天,刘宝珠便开口打断道:“咱们一直饮茶多无趣啊,大嫂,你前些日子不是得了一壶桃花酿嘛,咱们喝酒助兴吧!”

    夏国好乐,楚国好酒,见这些闺中女子竟是在白日都可以随意饮酒,看来所传不假。

    严映秋略有迟疑的看了云曦一眼,开口问道:“二弟妹可能饮酒?”

    “大嫂,你是不是舍不得呀!”刘宝珠闻后一笑,促狭道。

    云曦笑着点点头,严映秋见此才放心,命人将那桃花酿端了上来,酒坛打开便闻到一股扑鼻的桃花香气,还有清冽醇厚的酒香,甚是醉人。

    刘宝珠一看便是个好酒之人,立刻起身为大家斟酒,竟是还直接越过严映秋举杯说道:“来,宝珠敬大家一杯,也算是祝福二嫂新婚之礼!”

    刘宝珠说完便仰头畅饮,喝完之后还沉醉的赞叹道:“真是好酒!”

    冷清薇和冷清蓉也饮了一口,云曦拿起酒杯,以袖覆面,仰头饮酒,单单一个饮酒的姿势便是极尽风华。

    “二嫂好酒量,我们再饮一杯!”刘宝珠还要给云曦斟酒,云曦却是以手遮杯,笑道:“本宫酒量不好,一杯足矣!”

    刘宝珠也没有多劝,又给其他人倒了酒,可这酒大部分都进了她自己的腹中,冷清蓉见此逗趣道:“四嫂你可别喝多了,不然四哥下朝回来还不得罚你啊!”

    “不碍事不碍事,我的酒量怎么可能会喝醉,再说了就算是我喝多了,不是还有侍妾照顾你四哥嘛!”

    刘宝珠的确酒量颇好,半坛子酒下肚竟是脸都未红半分,她抬头了一眼云曦身边的喜华,开口叹道:“真是个标志的丫头,可是二嫂为世子准备的屋里人?”

    喜华脸一红,气得小脸鼓鼓的,却又不好说什么,云曦闻后一笑,不动声色的说道:“四弟妹说笑了,本宫与世子成婚不过三日,四弟妹想的未免有些太过长远了。

    再则,世子爷不是那糊涂人,如何也做不出与本宫抢婢女的事情来啊……”

    云曦这句话真是无心,却是让刘宝珠僵了脸色,她家那位便是这种糊涂人,成亲不过几日便相中了她身边的大丫鬟,弄的她都成了金陵的笑话。

    场面顿时冷了下来,正好碧珠此时赶来,与众人行礼之后,轻声与云曦说道:“世子妃,世子请您回去呢,说是给您买了吃的,不能耽搁呢!”

    严映秋和刘宝珠眼中都有些艳羡,严映秋连忙说道:“如此二弟妹就快去吧,不要让世子多等!”

    云曦起身离开,刘宝珠看了云曦的背影一眼,起身说道:“客人都走了,我们还在这干什么?真是可惜了大嫂的一番情意!”

    冷清蓉见刘宝珠离开,心里惦记着自己的发簪,便连忙追了过去,亭中便只剩下严映秋和冷清薇了。

    冷清薇喝了一口桃花酿,嘴角微扬,笑道:“挑拨离间,大嫂不必在意!”

    “自然!这些我还是晓得的,五妹放心!”严映秋并不在意的笑道,两人也不再多留,都起身离开了。

    ……

    云曦回到芙蓉阁时,冷凌澈已经将饭菜摆好,见到云曦回来,立刻伸出手笑着拉过云曦,待闻到云曦身上的酒味时,远山般的眉立刻紧蹙,一向温润的他竟是带着些冷意,“你喝酒了?”

    云曦连忙拿出一方帕子,开口解释道:“我没喝,我把酒都洒在了这方帕子上!”

    冷凌澈脸上愠色稍减,看着那湿了的帕子开口问道:“这酒有问题?”

    “白玉指环微微变了颜色,虽然很是轻微,我还是多留了心,想着带回来让人看看。”

    看着云曦这般谨慎,冷凌澈很是满意,随口命人去传玄徵,云曦没见过这个人,她所知道的不过是玄羽和玄宫,便开口笑道:“宫商角徵羽?”

    “曦儿聪慧!”冷凌澈不惜赞赏,让云曦微微脸红,不过一件小事,冷凌澈也太过夸张了。

    宫商角徵羽是五个基本音阶,想到冷凌澈乐艺之高,云曦抬头笑道:“我们改日再来一首琴箫和唱如何?”

    “甚好!”冷凌澈倏然一笑,笑意如絮,缠绵缱绻。

    “你尝尝这菜可合口味?”冷凌澈夹了一个笋尖放在云曦的瓷盘中,柔声说道。

    白色的笋尖上挂着一层红色的辣椒油汁,看着便很有食欲,放入口中,只觉的味道绝妙。

    有笋的清香,有辣椒的浓香,还有说不出的花香和一种甚是浓郁的肉汁香。

    冷凌澈闻后,扬唇一笑,看着云曦说道:“猜的不错,这笋尖要先与百花花瓣在冰中放置一日,待笋尖有了百花之香,便放在鸡汤之中入味,之后才可烹制。

    而这鸡从小只食用鲜花花瓣做成的饲料,所以这一道看似简单的笋尖,却是慕香阁的极品菜式,每日只有一份!”

    云曦闻后简直是叹为观止,没想到一道菜竟是如此复杂,便开口问道:“能发明此菜之人定是一奇人也,莫非便是那位殷小侯爷?”

    “正是……”

    能有如此闲情雅致之人,自是非殷钰莫属。

    早在夏国,云曦便觉得那殷小侯爷很是特别,如今想来当初他为自己解围,自然不是巧合,定是眼前之人的安排。

    想到此处,云曦眸色愈暖,他竟是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守护了自己这么久,想想便觉得既感动又惭愧,如今便换她来守他吧!

    “喜欢吃吗?”冷凌澈柔声问道。

    “嗯!喜欢!”云曦笑着答道,却是没想过因为自己的这个回答有些人就要掩面痛哭了!

    不多时玄徵就躬身而进,玄徵穿着一身干净的淡青色的长袍,他的皮肤白皙的如同女子一般,身上有一种淡淡的药香,与宁华身上的味道很像。

    想到宁华,云曦的眸色微微暗淡,如今也不知道他们如何了?

    “属下参加世子,参见世子妃!”玄徵的声音很小很轻,若是不仔细来听甚至都听不清楚。

    云曦将手帕递给喜华,喜华拿给玄徵,喜华本就性子活泼,见玄徵一直低着头,便探头去看玄徵,谁知玄徵仿若受到了惊吓一般,连连后退。

    喜华也被玄徵这反应吓了一跳,“你太夸张了吧,我有那么吓人吗?”

    玄徵脸色泛红,显得十分慌张无措,一双漂亮的眼睛像是噙了一层水雾,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

    “对……对不起……”玄徵小声嘟囔道,喜华不敢再逗他,连忙将帕子给了他。

    玄徵小心翼翼的接过,似乎是害怕会接触到喜华一般,喜华撇嘴摇了摇头,她最怕和这种人相处了,不爱说话,还这么腼腆。

    玄徵接过后轻轻闻了闻,便很是肯定的小声说道:“这是黄珏草……”

    “这黄珏草有什么害处吗?”云曦蹙了一下眉,果然有猫腻!

    玄徵听到云曦问话,仿佛更是紧张了,如雪般的脸红的仿若染上了彩霞,冷凌澈淡声道:“尽管来说!”

    冷凌澈清冷的嗓音似乎让玄徵冷静了下来,他低着头,小声说道:“会影响女子有孕!”

    冷凌澈和云曦皆是眸光一寒,冷凌澈立刻问道:“你真的一点未用?”

    见云曦肯定的点头,冷凌澈才放下心来,看着玄徵问道:“药性很强?”

    玄徵摇了摇头,小声说道:“按照这种药量,不过半年之内难以有孕!”

    见云曦微微挑眉,冷凌澈开口问道:“知道是谁了吗?”

    云曦点点头,冷凌澈挥手让玄徵离开,玄徵如释重负,近乎逃命一般的离开。

    云曦看了冷凌澈一眼,见他眸色忧虑,便笑问道:“你猜猜是谁做的?”

    冷凌澈见她故意活跃气氛,也不拆穿,只答道:“刘氏!”

    “夫君果然是天纵之才!”

    看着云曦并不走心的奉承,冷凌澈无奈宠溺一笑,“今日是严氏设宴,即便严氏有心,秦侧妃也绝不会同意。”

    云曦点点头,的确如此,她本以为刘宝珠是个冲动直性之人,如此看来倒是小瞧了她!

    若刘宝珠真的下了猛药,届时云曦身体不适,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到时候势必会严查。

    而这黄珏草只不过是让人在半年内难以有孕,若不是她机敏根本就不会探查。

    可是王府中的半年足可以发生太多的事情,如今严氏已经有了子嗣,而身为世子的冷凌澈却才刚刚娶亲,子嗣问题自是重要。

    若是自己半年之内仍无消息,只怕届时各方势力都会以此为借口往冷凌澈身边塞人,倒也是一个毒计!

    看着云曦悠然浅笑的模样,冷凌澈眉目舒缓,笑问道:“曦儿可是有了妙计?”

    云曦轻挑柳眉,婉儿一笑,瞬间迷醉了冷凌澈的眼,“夫君面前不敢妄称妙计……”

    “顽皮!”冷凌澈抬起她的下巴,目光深邃而痴迷,薄唇轻语,吐字如兰,出口的话却都带着一抹暧昧,让云曦瞬间羞红了脸颊,无奈败退……

    ------题外话------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