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十七章 宠溺入骨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十七章 宠溺入骨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两人之间那甜蜜无间的模样,喜华捂嘴笑着,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她一定要将这里的事情告诉安华姐,还有公主刚才那娇羞的模样,真是笑死人了!

    喜华笑的开心,碧莲却是揉着手,一脸的郁闷,冷凌澈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她一眼,哪怕云曦现在去更换衣裙,他那含笑宠溺的视线也依然落在那屏风之上。

    碧莲暗暗安慰自己,只想着两人新婚,自是恩爱缠绵,等日子一长,再好的山珍海味也会有吃腻的时候。

    众人正是想着,只见云曦扭捏的一点点从屏风后走出,她身着一件通体粉白色的轻纱渐变挑染长裙,衣裙从上至下颜色渐渐加深,从泛着淡粉的白到桃花瓣般的粉,使得云曦看起来正如那开的绚烂的桃花一般。

    衣裙上没有复杂华丽的绣纹,只是那轻纱之中掺杂了金银丝线,阳光透过窗子打在这件长裙上,仿佛为云曦度上了一层光华。

    而云曦也因为不适应这样的颜色,所以表情有些羞涩不安,不像往日那般高贵清冷,脸颊一点绯红更显得她娇俏柔美,额间一点如血红梅,分外妖娆。

    冷凌澈一向淡然的双眸中闪过惊艳之色,他一直都知道云曦很美,可是此时脱去坚硬外壳,露出柔软的她更要美上数倍。

    云曦一直微垂着头,见众人都不说话,她也觉得怪的很,便开口道:“我还是换掉吧……”

    冷凌澈抓住了云曦的手腕,幽深的眸色掺杂着金色的碎光,仿若夜色中的星河唯美梦幻,“很美,我很喜欢……”、

    冷凌澈拉着云曦走到那片水晶镜前,镜中的美人双颊染霞,肌肤似玉,那一双杏眸盈盈含水,就连云曦都觉得惊诧,那镜中含羞带怯的娇俏美人真的是她吗?

    “曦儿,就穿着吧,好吗?”

    云曦一向无法拒绝冷凌澈,便只好点了点头,冷凌澈见此满意一笑,命喜华过来给云曦挽发。

    冷凌澈看着那略有羞涩的云曦,眼中带着一丝爱怜,他想将云曦曾经错过的,失去的东西尽数弥补回来。

    从此她不用再坚强独立,他只希望她能活的肆意,只希望她的脸上能多露出一丝笑意。

    碧莲转了转眼睛,走到冷凌澈的身边,魅声道:“世子,奴婢给您挽发吧!”

    碧莲说完就要上前,却被冷凌澈一个无声却甚是冰冷的眼神所制止,那一直温润的眸中瞬间失去了所有温度,淡漠冰冷的让碧莲只觉的浑身如同被冰冻了一般。

    “不必,去收拾床铺吧!”冷凌澈只冷淡的扫了碧莲一眼,便重新将视线落在了云曦的身上。

    好一阵,那种被冰冷侵蚀四肢的感觉才逐渐退去,碧莲咽了咽口水,连忙走到了床榻旁,侧脸偷偷望着冷凌澈。

    但见冷凌澈一身白衣似雪,虽然发髻未挽,却不损半分风华,薄唇凝起一抹潋滟的笑意,姿容独绝,世无其二。

    碧莲收回视线,只觉得刚才都是自己的错觉,一定是她看错了,这般温柔的世子怎么会有杀意呢!

    碧莲看着凌乱的床铺,不由脸色一红,竟是兀自幻想出自己与世子翻云覆雨的场景,若是真有那一日,便是折寿十年也值得啊!

    没有人理会碧莲,喜华认真的挽着发,冷凌澈在一旁浅笑看着,偶尔还指点两句。

    一个清新别致的发髻终是完成了,喜华让云曦自己挑首饰,云曦还是习惯性的挑自己常戴的发簪,可那盒子却被冷凌澈伸手合上。

    冷凌澈随手打开一旁的小匣子,拿出了一支白玉芙蓉簪小心的戴在了云曦的发上,又在鬓间插了一枚小巧的粉色水晶桃花坠,使得云曦着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清丽娇媚。

    看着云曦有些茫然的神色,冷凌澈轻笑说道:“曦儿,这里不是夏国……”

    云曦抬头看着冷凌澈,神色有些怔然,倏然无奈一笑,是啊,这里不是夏国,她不用再做那个让人生畏的长公主了!

    云曦失笑道:“真是习惯了……”

    冷凌澈拿起桌上的眉黛,小心翼翼的勾画着,如同执笔作画一般的专注。

    他没有上挑云曦的长眉,而是依照云曦本来的眉形描出了三月柳叶,一剪秋瞳含水目,双眉微蹙美人颜。

    此时的云曦没有浓妆艳抹,没有用金线勾勒上扬的眼尾,却是更突显出了她本就光润的玉颜。

    众人的目光再不会被她华贵的珠翠和冷傲的妆容所分散,只会更加惊艳于她那绝色脱俗的纯美。

    喜华含笑的看着冷凌澈为云曦描眉,侧头却是看见碧莲正目露嫉妒的看着,便蹙眉开口道:“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去传早膳!”

    “是!”碧莲暗暗的瞪了喜华一眼,心里唾骂道:“狐假虎威!”

    云曦扫了碧莲一眼,眼里带着些许促狭的光,“都说女子美色误人,其实男子也是一样……”

    冷凌澈嘴角笑意不变,待描完最后一笔,冷凌澈才搁置眉黛,浅笑道:“夫人会保护我的,不是吗?”

    两人相视一笑,却偏偏有人“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看着冷凌澈两人都在望着自己,喜华连忙咳了一声,正色道:“那个……奴婢去厨房看看去,二位主子继续!”

    云曦摇头浅笑,却是突然记起了什么,忙开口道:“你当初是不是派玄羽在夏宫保护我?”

    冷凌澈点了点头,云曦立刻笑道:“这样便好,乐华那个丫头当时还以为找不到他了,哭了许久,想必她若知道定然开心!”

    “这件事还是先不要提及的好……”冷凌澈却是不赞同的说道。

    云曦不解,冷凌澈只言时机未到,云曦还以为他有什么打算,便也没有坚持,只叹气道:“如此倒是可惜了……”

    “有些事顺其自然便好,我们干涉反而会事与愿违。”

    云曦点点头,觉得冷凌澈说的很有道理,毕竟乐华和玄羽的相处的确不融洽。

    云曦想额了很多,可是她自然想不到这其实不过是冷凌澈的一点“私怨”而已。

    用膳时云曦不习惯有人伺候着,便开口赶走了忙前忙后的碧莲,惹得碧莲好一阵白眼。

    云曦见安华一直若有所思,眼珠不停的转着,似在算计着什么心事。

    “安华你怎么了?在想什么?”

    安华看了冷凌澈一眼,欲言又止,冷凌澈仿若未察,云曦开口道:“有什么事直说便好!”

    “公……世子妃,您的嫁妆还有太后娘娘的赏赐直到现在还停在王府的库房呢!哪有这般的规矩啊,咱们芙蓉阁又不是没有库房,这算怎么个事啊!”

    在殷太后赏赐给云曦六十六箱赏赐时,安华乐得不行,如今却又愁的连觉都睡不着。

    那么多的金银财物,她却是看不着摸不到,这真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折磨!

    云曦见她竟是在愁这件事,不由一笑,开口道:“你若是因为此事烦心,那么大可不必,我会一样不少的全都拿回来!”

    而且,她要的远不止这些……

    云曦和冷凌澈两人商议过,府外的事情就交给冷凌澈,而云曦则会保证冷凌澈无后顾之忧。

    所以冷凌澈并不参与这些事,看着云曦那璀璨的双目,冷凌澈轻轻挑起嘴角,玄宫他们一直奇怪,为何不把府里处理干净才迎云曦过来。

    一是他不愿等,二是因为她不希望云曦对他总有一种亏欠,虽然利用这种亏欠可以达成一些不可告人的目,可除此之外他还是想守护住云曦的骄傲。

    更何况被云曦守护的感觉妙不可言,就让府里这些人做为云曦打发时间的小玩意儿吧,他也好放心行事……

    这时青绢进来通禀,青绢不愧是秦侧妃手下的人,十分的规矩稳重,“世子妃,大少奶奶、四少奶奶请您过去吃茶。”

    “好,本宫知道了,你和喜华随本宫一起去吧!”

    青绢领命,依旧沉稳,没有因为自己得主子青眼就喜形于色。

    “那我先去了,你等我可好?”

    冷凌澈拉着云曦的手,轻声叹息,“十年我都等得,何在于几个时辰……”

    云曦面色微凝,却只见冷凌澈轻笑说道:“逗你的,去吧!”

    见冷凌澈又拿自己玩笑,云曦嘴角一扬,看着外面某个晃荡的身影,开口说道:“独留空房,关好门窗……”

    “谨遵夫人之命!”

    两人相视一笑,默契的如同相识数载之人,青绢抬头看了两人一眼,便连忙将视线收回。

    云曦走后,冷凌澈也抬步而出,一直在院中晃荡的碧莲见云曦走了,本以为会有机会,谁知冷凌澈竟是起身离开了。

    碧莲想追上去问问,正被安华看个正着,“碧莲,你干什么去!世子妃的书你都摆好了吗?”

    碧莲脚步顿时僵住,她见是安华,自是不敢多言,只暗暗咬牙朝着书房走去。

    她来芙蓉阁可不是为了做奴婢的,上天给了她做主子的本钱,她如何能浪费?

    看着书房中堆积如山的书籍,碧莲那一张俏脸更是拉的老长,女子无才便是德,女人只要把男人伺候好就成,看这么多的书做什么,白白给她找活干!

    另一边,冷凌澈出了王府便去了慕香阁,华美的包间中,殷钰正在闭目品茶,见到冷凌澈来了,桃花眼中华光一闪,连忙笑盈盈的招手说道:“二哥快来坐!”

    冷凌澈坐在离他稍远的位置上,殷钰也不在意,自己主动挪了过去,眉目之间难掩幸灾乐祸之色,“二哥,今日冷凌洵可是被陛下好一番责备呢,皇子上朝迟到虽不是大罪但总归有够丢脸的。

    偏偏冷凌洵还不敢说自己是被出殡的队伍阻拦,害怕自己的小心思被人发现。

    而我只给那些人吃了一些泥丸子,他们就真的以为是毒药,玩命似的阻拦冷凌洵,那场景真是要笑死人啊,哈哈……”

    看冷凌澈面无表情的模样,殷钰只觉得无趣,敲着折扇说道:“本以为娶了二嫂,你这脾性能好一些,怎么还是这般模样,真是可怜了我那国色天香的二嫂呦!”

    “若你艳羡,我明日便进宫为你求一门好亲事如何?”冷凌澈抬眸扫了殷钰一眼,抿茶说道。

    “哎呦!我的好二哥呦,你可千万别提这件事啊!太后和我母亲刚把这件事放下,你若是再提可真就是要逼死我了!”殷钰的脸瞬间苦了,仿若冷凌澈提的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看冷凌澈仍旧没有反应,殷钰桃花眼一眯,立刻狗腿的笑道:“二哥,小弟这辈子都是以二哥为榜样,二哥和二嫂是天作之合,小弟以后自然也要找一个像二嫂这般惊艳绝色、蕙质兰心的奇女子!”

    冷凌澈挑了一下眉,嘴角微微舒缓,却是淡淡说道:“你找不到的!”

    殷钰一愣,随即会意,连忙说道:“二哥说的是,像二嫂这样的奇女子世上只有一个,二哥好福气!”

    看着冷凌澈似是浅笑的模样,殷钰长舒了一口气,没想到他这个神仙一般的二哥竟是也有喜欢被人吹嘘的时候!

    “太子什么时候回来?”冷凌澈放下杯盏,似是随口一问。

    殷钰立刻正了脸色,开口道:“太子此时正在军中,听闻不日便会启程回金陵。”

    顿了顿,殷钰的脸上带着一丝小心翼翼的神色,开口说道:“二哥,咱们这位太子殿下对你可是积怨颇深,之前你在夏国倒是还好,如今你得了世子之位,想必他不会善罢甘休啊!”

    “如此甚好,我和他之间早就该有个了断了!”冷凌澈那温润的眸中渐渐浮现冰霜,仿若寒潭凝结,布满了墨色的寒冰。

    “唉……”殷钰叹了一口气,有些心疼的看着冷凌澈,“当初不过是南国使臣的一句戏言,却是没想到竟酿成了后来的祸事!”

    当年南国派使臣来楚,正巧他们几个年龄相仿的少年正在一处玩乐,南国使臣正好看见,只问楚帝哪个是楚国太子,偏生楚帝玩性大发,让南国使臣来猜。

    可那南国使臣不但猜测冷凌澈为太子,还坦言冷凌澈有君临之风,以后甚至还可平定天下!

    而就是这么一句话,让皇后和太子将冷凌澈记恨在心,便是楚帝对锦安王府也多有顾及,否则当年的左丞相府也不会……

    “二哥,我会永远站在你这边!”殷钰觉得自己这句话真是煽情,想必冷凌澈也一定会十分感动。

    冷凌澈起身瞥了殷钰一眼,淡声道:“你管好自己就好……”

    “二哥,你这就不地道了,人家也是一番好意啊!”殷钰不悦的打开折扇,目光幽怨的看着冷凌澈。

    “我说的也是真的!”冷凌澈墨眸微寒,未见一丝促狭之意。

    殷钰坐正了身体,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却是转瞬即逝,他收拢折扇,面带笑意,桃花眼中甚是冷清。“二哥你放心就好,我就是个不成器的,不过一个纨绔侯爷,哪里有你这个锦安世子树大招风呢!”

    “树欲静而风不止,既然如此,便看是风能折树,亦或是树能灭风……”冷凌澈轻轻扬唇,神色轻松,仿若这不过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二哥这就要走?”殷钰见冷凌澈抬步离开,不觉奇怪,就这么两句话没必要亲自跑一趟吧!

    “准备给你二嫂要道菜……”冷凌澈轻描淡写的说道,表情一如既往的清淡。

    “没问题啊,别说一道,十道都行啊!”殷钰煞是大方的说道。

    “一道即可,就要红珊白笋尖就好!”

    殷钰的脸顿时垮了下来,真是他的亲二哥啊,这一道菜足足可以抵得过二十道菜啊!

    “怎么,舍不得?”冷凌澈挑眉道。

    “舍得舍得,可是二哥你不是最不喜欢吃辣吗?”殷钰心头滴血,却仍只能赔笑。

    “你二嫂喜欢!”

    一句话就让殷钰哑口无言,只得吩咐人赶紧去准备,心理却是一直在打着小算盘,今日吃的亏他定要想办法找回来才行!

    ------题外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