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十五章 府中立威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十五章 府中立威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回了芙蓉阁,众人见到云曦立刻跪地行礼,云曦只淡淡抬手,让她们起身免礼。

    众人对这个新主子自然都十分的好奇,虽是低着头,有许多人却都偷偷抬头看云曦,云曦恍然未察,任由她们打量去。

    屋内精致雅然,桌案上摆着一个纯黑色的细长釉瓶,里面插着一枝通体晶莹的玉芙蓉,云曦轻轻的抚摸着层层展开的芙蓉花瓣,嘴角不觉便勾出一抹笑意,荡漾敛华。

    这时喜华走近屋内,神色略有严肃,“公……世子妃,奴婢已经将人带来了!”

    叫了十多年的公主,突然改口还真是不习惯!

    “带进来吧!”云曦的眼神片刻未离开白芙蓉,只淡淡开口道,看起来甚是漫不经心。

    喜华闻后点头,不多时乐华便推着一个小丫鬟进了屋内,那小丫鬟被关了一天,滴水未进,脚步一踉直接摔到在地。

    云曦移开视线,居高临下的扫了那小丫鬟一眼,那小丫鬟打了一个激灵,连忙恭敬的跪在地上,声音颤抖的说道:“拜见世……世子妃!”

    “可知道为何关你?”云曦直接开口问道。

    “知……知道,奴婢做错了事!”小丫鬟哆哆嗦嗦的说道,一直将头埋低,不敢去看云曦的眼睛。

    “你叫什么?哪里伺候的?”云曦不再看她,仍旧把玩着那枝白玉芙蓉,身上的气势却是凛然。

    “奴婢娟儿,是……是王府礼乐处的侍女……”

    “礼乐处?王府礼乐处负责的便是王府的各种礼仪事宜,里面的人都应该恭谨有礼,至于你嘛……”云曦话未说完,只轻轻的挑了一下唇角。

    娟儿立刻叩头道:“世子妃饶命,世子妃饶命!昨日是奴婢一时疏忽,请世子妃念在奴婢并没有酿成大祸,留奴婢一条性命!”

    云曦冷笑出声,那笑声极清极浅,却是让屋内所有人都不由心颤。

    “没有酿成大错?那是因为乐华拦住了你,否则你手中的那壶茶便洒在了本宫的嫁衣上!”云曦声音陡然一厉,恰似寒风忽起。

    众人都惊诧的看着娟儿,没想到昨日竟是还有这样的事情,若是弄湿了嫁衣,不仅不吉利,更是连大婚之礼都没有办法进行,势必要去寻找另一件嫁衣才可。

    可这嫁衣哪里是随便就能买到的,只怕定会误了吉时,处理不好还会成为全金陵的笑话。

    娟儿一哆嗦,不敢抬头,也不敢反驳,云曦身上有一种久居上位者的威严,这是同龄女子中所没有的,她红唇轻启,漫不经心道:“你们也都知道本宫是夏国的公主,所以不要试图在本宫面前玩花样!

    本宫最不相信的就是意外,若是人人心中无鬼,便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意外了……

    昨日不动你,不是因为本宫心善,而是因为本宫不想在大喜的日子见血,今日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世子妃,奴婢真的是无意的,世子妃饶命啊!”娟儿泣泪涟涟,哭诉不止。

    云曦失了耐性,一挥手,直接命令道:“拉下去,杖毙吧!”

    众人都惊诧的看着云曦,没想到她竟是连审都不审就直接要这娟儿的命!

    娟儿浑身一颤,似乎被吓坏了一般,连忙爬到云曦脚下,哭求道:“世子妃,奴婢说!奴婢真的是礼乐处的侍女,被秦侧妃派去帮您准备大婚的事情,可是奴婢是因为前夜没有睡好,以至于才犯下了大错啊!”

    秦侧妃?

    云曦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冷笑,她微微俯下身子看着娟儿,意味深长的笑道:“刚才你还如何也不肯承认呢,怎么如今连一个板子都未挨就攀咬秦侧妃了呢?”

    娟儿的眼神有些躲闪,云曦挥了挥手,冷声道:“来人,将她送到秦侧妃那,秦侧妃掌管王府,这奴婢自是应该交由秦侧妃处置!”

    顿了顿,云曦复又对安华说道:“别忘了将她刚才的话尽数转告秦侧妃!”

    娟儿的眼睛瞬间空洞,她猛的磕着头,哀嚎连连:“世子妃饶命,世子妃饶命!”

    “本宫只是将你交给给秦侧妃,又没有要你的命,你这是做什么?来人,将她拖走,免得本宫看得心烦!”

    有两个粗使婆子立刻将娟儿架了起来,不顾她的哭求便向门外拖去。

    云曦的嘴角凝起一抹冷笑,虽然她刚进王府,但是在敬茶时,她便大致的了解了每个人。

    秦侧妃绝不会做出这种落人口舌之事,这件事反倒是像那个欧阳侧妃所做。

    她不但想破坏自己的婚事,还想借此挑拨离间,只可惜她不是涉世未深的少女,这些事对她来说早就是家常便饭了!

    至于秦侧妃为了免人口舌自然会给她一个交代,她既立了威,又免得沾染鲜血留人口舌,何乐不为?

    果然,不过一刻钟便传来了娟儿的死讯,芙蓉阁内的众人都吓得微微战栗。

    云曦揉了揉眉间,轻声道:“本宫的眼里容不得沙子,你们若是想留在芙蓉阁,就要知道谁是你们的主子。

    你们若是不习惯现在便可以请辞,若是今日未走,以后便不得再生事端,否则如同此人!”

    众人都立刻跪地领命,云曦抬手让他们起身,目光落在了几个丫鬟身上,让她们走上前来。

    楚国的规矩,王妃身边可有四个大丫鬟,但是世子妃只能有两个一等丫鬟,四个二等丫鬟,看这几个丫头的模样,想来应是为她备下的二等丫鬟。

    这四个人中青玉和碧珠是王府直接安排在芙蓉阁的,青玉看起来文静沉稳,身上还有一种诗书之气,而碧珠年纪尚小,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模样,长相很是灵动。

    新妇进门,婆母会亲自给新妇选几个丫鬟,王府内没有王妃,秦侧妃和欧阳侧妃便一人送了一个来。

    青绢是秦侧妃送来的,虽是白皙干净但是相貌很是普通,反而是欧阳侧妃送来的碧莲模样俏丽、身段妖娆、丰胸美臀,的确是个美人。

    而碧莲也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她穿着粉色的束腰裙,越发显得腰身不盈一握,胸部和臀部却是圆润丰满。

    云曦虽然也是玲珑有致,但的确没有碧莲这般火辣,再看碧莲的装扮,食指涂着豆蔻色,脸上还晕染了胭脂水粉,头上戴着一朵粉色的月季绢花,看起来不像是奴婢,倒像是哪家的妾室姨娘。

    看着云曦在打量着自己,碧莲也只坦然的淡笑,没有丝毫的不安。

    云曦扫了她们一眼,开口道:“本宫身边有三名随嫁婢女,安华和喜华是一等丫鬟,以后她们的命令便是本宫的命令,至于乐华就先为二等丫鬟吧!”

    世子妃只能有四个二等丫鬟,说明势必会撤掉碧莲她们其中的一人。

    碧莲忽然有些紧张起来,早知如此她今日就低调一些了,她的身段这般好,世子妃势必会介意,难道是要将她赶走吗?

    正是想着,只听云曦开口道:“碧珠,你年纪最小,就先委屈些做个三等丫鬟吧,不过你也可以进屋侍奉,俸禄本宫会补给你!”

    碧珠没有任何的不满,仍旧青稚的小脸上笑的十分灿烂,“不委屈不委屈,奴婢只要能侍奉世子妃就很开心了!”

    碧莲长舒了一口气,转念一想,自己是欧阳侧妃送来的人,世子妃怎么样都会给欧阳侧妃一个面子。

    “不过,你们不要以为留在了芙蓉阁就万事大吉了,若是有人犯错,即便是安华她们本宫也会一样责罚,知道了吗?”

    众人立刻低头附和,正是说着话,冷凌澈正好从外面进来,云曦便挥手让她们都下去了。

    碧莲一看见冷凌澈顿时小脸一红,她其实没怎么见过冷凌澈,冷凌澈未回楚国多久便带兵离开,她是欧阳侧妃身边的人,也只曾远远的见过一个侧影,可那侧影便足以让人仰慕憧憬。

    昨日看着冷凌澈那一身红衣俊美无俦的样子,她早就心乱如麻,恨不得昨夜与他恩爱的人是自己。

    她故意走慢了片刻,试图引起冷凌澈的注意,可是冷凌澈那含笑的眼却始终落在云曦的身上,不免让她有些嫉妒。

    可她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毕竟这个世子妃也不是个好性的,便只落寞的抬步离开,却是不知道自己的一番动作早已经被云曦看在眼里。

    “曦儿在看什么?”冷凌澈见云曦竟是没有看他,便蹙眉轻问。

    “在看,最难消受美人恩啊……”云曦摇头笑笑,可是下一刻她的下巴便被人轻轻挑起。

    冷凌澈微微附身,似在极其认真的端详云曦,那专注的眼神让云曦一瞬以为自己的脸上有什么东西。

    她正想发问,只见冷凌澈眼中的光荡漾开来,布满了脉脉柔情,似赞似叹道:“果然难以消受……”

    云曦脸一红,冷凌澈俯身在她的唇上印上一吻,温柔呢喃道:“人面桃花相映红,曦儿,我有时倒真是希望你能丑上一些……”

    云曦歪了歪头,似有不解,冷凌澈轻叹一声,“你若是丑上一些,便只有我才能知道你的好,你便不会再被人觊觎……”

    云曦:“……”

    被觊觎的人是他好不好?

    不过云曦没想与他说这些事,这点小事她自己便可以处理好,不管他做什么,她都要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在想什么?”冷凌澈见她出神,轻声问道。

    “没什么……”

    云曦摇了摇头,只见冷凌澈嘴角微扬,那一笑如同冬雪消融,皓月如皎,让云曦瞬间望的出神。

    “曦儿可饿了?”

    云曦失神的摇了摇头,冷凌澈却是贴近在云曦的耳边,低语道:“可我饿了……”

    云曦脸一红,看着尚还明亮的天色,局促的说道:“这……这不好吧……”

    冷凌澈眼中闪过促狭的光,嘴角凝结着宠溺的笑意,“如何不好?我们一日都未好好用膳,难道曦儿一点都不饿?”

    云曦闻此更是窘迫,心里有些恼了冷凌澈,只是腹中饥饿为何要说的那般暧昧,害的她还以为……

    “曦儿以为如何?”冷凌澈故意笑着问道,如同水墨般晕染的眉目间全是缱绻的笑意。

    “我……我也以为如此啊……”云曦忙说道,虽然有些心虚但语气仍旧强硬。

    冷凌澈见此也只是一笑,只吩咐侍女上菜,又看着云曦说道:“司辰走了!”

    “什么?他走了怎么都不与我说一声呢?”云曦没想到司辰会不告而别,一时有些诧异。

    “我想他是见你一切安好,便也不想再来打扰你吧……”冷凌澈抬眸看了云曦一眼,见云曦柳眉微蹙,眼角微微下移。

    “你可是觉得愧对司辰?”

    云曦摇摇头,开口说道:“不是愧对,我只是想与司辰说一声感谢……”

    冷凌澈眉目舒缓开来,嘴角笑意重现,看着云曦柔声道:“他做这些并不是为了让你道谢,司辰是个明朗的人,我们把感谢记在心里就好……”

    “嗯!你说的对,司辰是个君子,若是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好好回报司辰便好!”

    那“我们”二字让冷凌澈挑起了嘴角,云曦的不分彼此让他很是欢喜,他浅笑应道:“嗯,一切都依曦儿所言……”

    ……

    金陵城外,司辰已经带着夏国皇家卫队踏上了归回夏国的路途,云曦已经完成了大婚,他们夏国的军队自是没有理由再留在金陵。

    更何况他身份敏感,若是再逗留,只怕会让人借机生事,他或许没有办法像冷凌澈一般守护云曦,但是至少他不会让云曦因为他而陷入尴尬的境地。

    “驾!”一匹银光闪烁的骏马奔出金陵城,在城外的土地上掀起一圈风沙。

    “司辰!”

    司辰听到有人在唤自己的名字,不觉诧然,转头望去却是只见一个身穿长裙的少女正策马驰来。

    司辰眯了眯眼睛,细细望去才看清马上的少女竟是那个七公主冷清落!

    司辰命令部队继续行进,自己则策马迎了上去,司辰没有下马,只拱手道:“七公主,不是您可有什么事找在下?”

    冷清落熟练的停下了马,她今日本是想去驿站找司辰,谁知却是听闻他已经启程离开了,她便只好穿着宫装跑了出来。

    冷清落皮肤莹白,长眉微挑,一双上扬的凤眸在清美中多了一丝飒飒英气,因为策马疾驰,她的脸颊微微泛红,正如道路两旁的桃花一样,煞是明艳。

    “司辰,你走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司辰皱了皱眉,他与这公主似乎没什么交情吧,为何要告诉她一声?

    “那个发簪我还没修好呢,你不要了?”冷清落与殷钰呆的久了,对于男女大防这种事并不在意。

    司辰的双眸暗淡了一瞬,只开口道:“公主不必劳烦,您替在下扔了便好!公主若是没有其他的事,在下告辞了!”

    司辰说完转身欲走,冷清落却是在后面喊道:“站住!司辰,为什么?”

    司辰有些茫然的看向了冷清落,却是只见冷清落也一样茫然的看着他,“司辰,既然你……既然有些事你忘不掉,为什么不躲开呢?”

    昨日冷清落看见司辰在桃树下暗自流泪,可是他的悲伤谁又看得到呢,他为何非要苦苦折磨自己呢?

    彼时的冷清落尚未识得情滋味,自是也理解不了司辰的折磨割舍。

    “不是所有的付出都需要理由,也不是所有事都应该得到一个结果。

    有时候喜欢一个人,也不必陪她走到最后,只要看着她走向了自己的选择,对我而言便已经足矣……”

    司辰恍惚的说道,语落之后才惊怔过来,不知道自己为何要与一个萍水相逢的公主说这般的多。

    “公主保重,在下告辞,还望日后公主能够多多照拂她!”司辰说完便策马追赶夏国的卫队,只留下一道飞起的烟尘。

    冷清落心绪微动,坐在马背上思虑许久,最后却只是双手环胸,摇头笑道:“司辰,有意思……”

    ------题外话------

    第一更……

    司辰(神色复杂):我还是文中的男二吗?

    浮梦:怎么了?怎么突然有这种疑问?

    司辰(苦恼):我好像一直在客串,甚至还没有一个暗卫戏份多!

    浮梦:呃……其实暗卫便宜!

    玄羽:骂谁贱呢?

    玄角:你才便宜!你全家都便宜!

    司辰(扬天长叹):就连小剧场我也不是主角!

    大家不要急哦,浮梦一定会弥补司辰的,哈哈,小司辰么一个,相信我是爱你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