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十四章 夫妻齐心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十四章 夫妻齐心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欧阳侧妃见云曦挑眉,便笑着说道:“久闻夏国长公主出生额间便有梅花印记,更是在一夜之间,使得夏国境内所有梅花齐绽,所以我便特意为长公主定做了一套首饰,你可还喜欢?”

    欧阳侧妃记恨着昨日的仇,自是要在今日将脸面找回来,她都已经这般说了,云曦便是看了出来也得认下,否则便是不敬长辈!

    锦安王朝着她们的方向瞥了一眼,便淡漠的收回了视线,径自举杯啜饮,他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冷凌澈,看来他对这个长公主也没有多上心啊!

    果然如欧阳侧妃所料,云曦虽是迟疑了一瞬,却立刻绽放了笑颜,双手接过。

    欧阳侧妃见此冷笑,都说这长公主如何厉害,今日一看也不过如此嘛!

    王府里的女人不算多,除了两位侧妃,便只剩下两位夫人,她们自是没有资格喝云曦敬的茶,只起身福礼,算是见过。

    锦安王府的长子不是冷凌澈,而是秦侧妃的儿子冷凌弘,其实世家大族长子长女基本都是嫡出,这也是因为出于对嫡妻的尊重。

    冷凌弘和冷凌澈年岁相仿,不过只差几月,可即便如此也是折损了王妃的颜面,这般看来也难怪冷凌澈与锦安王有嫌隙了。

    冷凌弘长得虽不若冷凌澈这般出众,但也是仪表堂堂,既有文人的清雅,又有将帅的朗朗之气。

    “兄长!”云曦敬了一杯茶给冷凌弘,冷凌弘立刻双手接过,命他的妻子严氏送上备好的礼物。

    锦安王中只有冷凌澈一名嫡子,秦侧妃育有大公子冷凌弘和五小姐冷清薇,欧阳侧妃育有三小姐冷清芙和四公子冷凌墨。

    霞夫人膝下有一女是六小姐冷清蓉,锦夫人膝下则是王府最小的公子冷凌逸,年仅十岁。

    除了五小姐、六小姐还有年纪最小的冷凌逸,其他人皆以婚配。

    云曦心中暗叹,这般一看,身为帝王的夏帝的确是子嗣单薄!

    除了冷凌弘之外,其他人自是都要与云曦见礼,当见过四公子冷凌墨和他的妻子刘氏时,冷凌墨那一双眼睛牢牢的贴在了云曦的身上,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惊艳。

    最后还是欧阳侧妃轻轻咳了一声,刘氏又拉了拉冷凌墨的衣袖,冷凌墨才垂下头拱手道:“见过二嫂!”

    “四弟不必多礼!”云曦只淡淡的瞥了冷凌墨一眼,便转头笑望着刘氏。

    刘氏只觉得云曦这一笑灿若朝阳,即便她是一个女子也不由得怔住了。

    云曦送给刘氏一支琉璃月季簪,刘氏笑着双手接过,云曦却是随手拿过那一套红宝石梅花首饰中的发簪和手镯,不由分说的为刘氏戴上了。

    在刘氏惊怔错愕之下,云曦嘴角舒缓,荡起一抹浅笑,温柔的望着刘氏,启唇轻语,“虽然四弟妹是在云曦之前嫁入王府,但也总归是新婚。

    欧阳侧妃对云曦的一片关怀之心,云曦不敢独享,今日这首饰我们一人一半,就算云曦借花献佛,将欧阳侧妃的祝福转送给四弟妹。

    云曦相信有欧阳侧妃的祝福,四弟和四弟妹定会夫妻恩爱,我们王府也定会子嗣繁茂!”

    屋内顿时一片沉寂,锦安王似是喝水喝呛了,猛地咳嗦了起来,眼中的神色既冷又深。

    冷凌澈的嘴角漾起一抹淡笑,这些小事自是不用他来出手,他的曦儿哪里会受委屈呢!

    刘氏无措的站在原地,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欧阳侧妃沉不住气了,立刻开口道:“世子妃这是什么意思?”

    云曦侧头望了欧阳侧妃一眼,嘴角的笑如同芙蓉盛开,越发的华美,而眼中的寒光却是冷的惊人。

    她语气柔柔,仿若只是一个最温和不过的女子,“云曦的意思便是欧阳侧妃的意思啊!”

    欧阳侧妃身体发颤,却是气得说不出一个字来,她总不能说云曦是不怀好意,那样岂不是将她自己都装进去了!

    刘氏有些愤恨的看着云曦,她嫁入王府已将近一年的时间,肚子却是一直没有动静,如今云曦又送她这梅花,岂不是在侮辱她?

    秦侧妃看着云曦,眸中光芒闪烁,连忙笑道:“你们妯娌之间互敬友爱是王爷和我们最想看到的了,您说呢王爷?”

    锦安王的嘴角略有抽搐,听秦侧妃问他,只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便将视线移开,不再理会她们。

    云曦只淡淡一笑,便抬步走向了其他人,一一见过之后,锦夫人身边的那个小男孩睁着一双明亮纯净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云曦。

    锦夫人推了他一下,他才走上前去,像模像样的行礼说道:“逸儿见过二嫂!”

    行礼途中他还偷偷抬头看着云曦,那圆润可爱的模样倒是让云曦发自真心的一笑。

    这一笑冷凌逸的胆子倒是大了起来,他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不完整的小牙,“二嫂嫂你长得真好看,和二哥哥一样好看!”

    锦夫人有些紧张的站起身,想要向云曦赔罪,云曦却是笑着将礼物递给了冷凌逸,锦夫人见云曦没有怪罪,才放心的舒了一口气。

    冷凌逸与云泽年岁相仿,他长得十分清秀,笑容更是纯净。

    云泽每每换牙的时候,都恨不得不开口说话,更不会咧嘴笑,这孩子倒是十分的坦然单纯。

    一一见过众人之后,锦安王不耐烦的挥挥手,正想将众人赶走,却是忽闻宫中来了赏赐。

    众人都立刻起身赶往前院,只见院中放着整整六十六个金丝楠木的箱子,众人跪在地上听着殷太后身边的陈公公尖声念道:“太后懿旨,锦安王府世子妃蕙质兰心,温婉贤淑,哀家甚至喜欢,特此东珠百颗,夜明珠……”

    接下来便是长长的赏赐礼单,等到这陈公公念完,众人都觉得双腿微麻,当最后一个字念完之后,陈公公才讨好的看着云曦,恭敬的说道:“世子妃接旨吧!”

    云曦敛首抬臂,垂目说道:“妾身接旨,叩谢太后恩德!”

    众人这才得以起身,看着那满满一院子的箱子神色各异,陈公公笑着愈加恭顺,一张脸像开了花的包子似的,“世子妃,太后娘娘说这些都是不值钱的小玩意,让您随便赏玩。

    挑喜欢的留着,不喜欢的扔了也无所谓,太后还说啊,让您有时间就多进宫陪陪她,若是在楚国有什么委屈也一并告诉她老人家,她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云曦闻后一笑,殷太后这不是怕她在楚国受委屈,而是怕她在这王府中不容易,这才特意来给她撑脸面了!

    不管是为了什么,这份心思云曦都感激在心,她给了陈公公一个沉甸甸的绣包,轻笑道:“有劳公公了,还请公公代为转达,云曦定会时常进宫探望!”

    众人听到此处,神色更是复杂,殷太后的性子十分刚硬,极难讨好,如今竟是对云曦这般厚爱,这可不是好事。

    宫中宣旨的人走了,锦安王看了冷凌澈两人一眼,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众人也纷至离开,秦侧妃走到云曦身边,笑意温柔,声音轻缓,“世子妃可能还不熟悉府里的情况,这赏赐和你的嫁妆又实在太多了,不如都先一并放到库房中,改日我派人帮你清点!”

    云曦眼中闪过一抹光亮,却只是笑着说道:“好,有劳秦侧妃了!”

    ……

    折腾了一天,两人漫步走向芙蓉阁,冷凌澈见云曦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便知道她定是又有了想法,却没有过问,只一直握着云曦柔滑的小手。

    两人终是到了芙蓉阁,云曦看着匾额上那笔势如鸿的三个字,不觉一笑,芙蓉花可谓是他们的定情之花,等到芙蓉花开,不知将是何等美景!

    “进去看看!”冷凌澈握着云曦的手,两人在一众小丫鬟或惊讶或偷笑的神色下携手迈进。

    云曦昨日自是无缘一见,便是今早出门,因着天色暗淡也未能看清院中的美景。

    院中铺路的是白色玉砖,干净无尘,主路两旁立着一排翠玉雕刻的水台,水台中间喷溅着汩汩清澈的水流,里面种着含苞待放的莲花,等到花季一到,这里的景致定然别致。

    院内有桃李、金桂、海棠、寒梅,小小院落已然包含春夏秋冬四季之景,云曦越看越惊喜,只觉得这么一个小小的院子甚至比华丽的夏宫更美!

    后院的芙蓉丛旁还悬着两个秋千,这倒是出乎了云曦的预料,便侧头看着冷凌澈,冷凌澈抿唇轻笑,开口道:“小孩子都喜欢玩秋千,建院子的时候便一起备下了……”

    孩子?

    云曦有些尴尬的扬唇笑笑,喃喃道:“你想的也太远了吧……”

    就算他们很快就有了宝宝,那孩子也要到两三岁才能做秋千,他这可真是“未雨绸缪!”

    冷凌澈伸手推了推秋千,眼神有些暗淡的说道:“与你分开后,我茫然未知,漫漫长夜我唯有幻想着与你的未来方能度过……”

    冷凌澈从后边环住了云曦的腰身,亲吻着她的长发,声音缥缈,“曦儿,我甚至都已经想好了我们容颜迟暮时的生活,而我唯一不敢想象的便是你能够成全我对你的爱意!”

    云曦身子一颤,他的每句情话都让她感动沉溺,她将一双柔夷缓缓覆在了腰间的手上,忘我的感受着这份来之不易的情愫。

    “主子!主子!”一道男声打破了眼前静谧的画面,云曦立刻挣脱开冷凌澈的怀抱,作势荡着秋千,将头低低垂下,借势掩饰自己羞红了的脸。

    玄羽也没料到自己会撞见这么一幕,看着冷凌澈那冰冷淡漠的眸子,玄羽的双腿一抖,险些左脚绊右脚摔个彻底。

    刚才那中气十足的叫声瞬间没有了底气,他撑着树干,勉强站稳,心虚又可怜的看着冷凌澈,“主子,小侯爷找您有事相商……”

    冷凌澈斜睨了玄羽一眼,玄羽险些被那个眼神吓得自尽而死,好在那眼神一瞬即逝,让玄羽得以喘息。

    冷凌澈转而温柔的看着云曦,声音更是轻柔,“我先处理些事情,你先休息一下……”

    “等等!”云曦起身,蹙眉道:“昨日在驿站有一个小意外,是王府中的婢女……”

    冷凌澈闻后淡淡一笑,只开口道:“随你处置,你只需记得在这王府里你不必顾忌任何人!”

    云曦闻后点头,知道该如何做了,便开口道:“你快去吧……”

    顿了顿,云曦复又补充道:“我等你!”

    冷凌澈似是很满意这句话,眼里笑意更浓,可是视线刚一离开云曦,玄羽便险些被那双墨眸中隐藏的杀气吓尿,只得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跟在冷凌澈身后,心里只恨自己鲁莽。

    书房里,殷钰正百无聊赖的瘫在椅子里,他双手拿着折扇,漫不经心的看着扇面上的仕女图。

    他将折扇开了又合,合了又开,看得周围的人都觉得心烦。

    “小侯爷,您是不想要这把扇子了吗?要是您不要了,属下帮你折了怎么样?”玄角开口道,只觉得那折扇开开合和合的声音实在刺耳。

    殷钰瞥了玄角一眼,他们之间很是熟悉,彼此说话都没有顾忌,“玄角,你若是改不了嘴臭的毛病,以后只怕是要孤独终老啊!”

    玄角抽抽嘴角,莫不在意的说道:“彼此彼此!”

    殷钰倏的收起了折扇,冷眼看着玄角道:“本侯爷说话那是恰到好处的犀利,不像你只能用嘴巴臭来形容!”

    玄宫看着两人煞有介事讨论着谁毒舌的问题,只觉得无奈,现在楚国人都这么无聊吗?

    看到冷凌澈迈进书房,殷钰才眼睛一亮,直接奔到冷凌澈身边,开口道:“二哥,你可算来了!”

    “什么事?”除了云曦之外,冷凌澈一直惜字如金。

    “那件事咱们怎么处理呀?”殷钰眼睛泛光,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冷凌澈抬眸看了殷钰一眼,淡淡开口:“你可有想法了?”

    殷钰咧嘴一笑,将折扇往手心一敲,白色的折扇倏的折合,“那些人敢破坏二哥的婚事,绝对不能姑息!”

    原是在昨日,就在冷凌澈迎亲要走的路上,竟是赶上有一家办丧事,若是两家碰上不仅晦气,还会耽误吉时。

    冷凌澈早就让玄羽他们注意着,这家出殡一刻不早一刻不晚,偏偏等着冷凌澈要迎亲归回之时,这世上哪有这般巧的事情!

    而且锦安王府世子大婚人尽皆知的,即便碰巧赶上,普通百姓也一定会将时辰挪开少许。

    于是玄羽当机立断,立刻将这些人一个不留全部拿下,昨日冷凌澈没有心情理会他们,今日却是不能错过。

    殷钰缓缓凑近了冷凌澈,却还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他打开折扇,状似暧昧的挡住两人,轻笑道:“那棺材是个空的,我把那带头的人关进去一天了,你猜他是谁?”

    “二皇子府中的!”冷凌澈确定的说道,没有一丝犹豫。

    殷钰觉得扫兴,坐直了身子,挑眉问道:“可要把人送到京兆尹?”

    “不必,这点事情陛下还不会为难他,送去也是无用的。出殡之事不能耽搁,二皇子明日上朝时想必也是个吉时……”

    殷钰摇头失笑,“二哥,时隔多年,你果然还是最坏的那个!”

    冷凌澈起身要走,殷钰立刻说道:“二哥,改日你带着二嫂一起来慕香阁,弟弟做东如何?”

    “改日吧,最近有些忙……”

    冷凌澈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殷钰苦着脸,叹气道:“真是不给面子,你这新婚燕尔的,有什么可忙的!”

    冷凌澈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微不可察的弧度,忙的便是新欢燕尔,夫妻恩爱……

    ------题外话------

    第二更……